309 给错(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450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需要我帮什么忙吗?”童欣乐拉着他的手,主动的与他十指紧扣。

    “不用,明天我去医院,接受医院的裁决,我会主动辞职,你别去找靳家的麻烦,就可以了。”邵正谦一脸平静的说着。

    童欣乐怔了一下,“你真要离开医院了?”

    “嗯,褚老还送了我们一个新婚礼物,那就是我爸之前的那栋实验楼要出售了,我准备买下来。”

    “你这坏人,我心意跟你一起过蜜月,你在背后,却一直在操控这些事情,是不是?”童欣乐故意这么说道。

    她之所以将话题给绕开,是因为她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他的无奈与痛苦。

    是啊,邵天的死,应该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吧。

    说来也真是好笑,当时邵天死了,沈燕他们把别墅卖了,用来还债跟赔偿,以及补偿员工的工资。

    他们一家老小,过着清贫不不堪的日子。

    那栋实验室楼,是他们邵家的财产,政府还封存着,一直不卖,现在不想卖也得卖了吧。

    只是,那栋楼,难道不该物归原主么?

    “那是蜜月之前就安排好了的,这个月,不过是方言他们在帮我操控,靳国豪正好投诉我,我找了一个比较合适的理由正好离开医院,齐桑要是来找你,别什么都跟她说了,就说我累了,休息一阵。”

    “嗯,我知道了。”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童家开饭了。

    明天邵正谦要去医院,童欣乐就留在家里过夜了,她顺道也打算周一去公司上班,她得让童嘉晟帮她安排下。

    童欣乐原本是让邵正谦回家里去住的,可是奈何,邵正谦舍不得与她分床睡,哪怕她大姨妈还没有走,他也想要抱着她睡。

    是以,邵正谦也赖皮的留了下来。

    家里的房间够是够,毕竟这么多人,再加上佣人,住这么多人,还是会显得稍微紧了些。

    好在,邵正谦跟童欣乐就在家里赖一天而已。

    晚上的时候,童嘉晨相亲,童嘉晟陪老婆散步,童欣安在外面住,吃了饭就走了,童启发就把邵正谦抓来跟他一块下棋。

    邵正谦这个女婿的脾性都还不错,就陪着老头子一直下,不动声色的让他赢了差不多一个晚上,童启发开心的要命。

    一整晚都听到他们在茶房那边哈哈的笑着。

    杨瑞婷摇摇头,“你这爸是越老越小了,不就赢了几盘棋而已,就能高兴成这样。”

    “这人老了,可不就跟孩子一样了么?”童鸿理在旁边附和着说。

    他在看电视新闻,杨瑞婷跟童欣乐陪着他一起看。

    杨瑞婷剥了一跟香蕉,递到童鸿理的手上,“爸,吃香蕉。”

    “哎。”童鸿理接了过来。

    杨瑞婷又给邵彬剥了一根,四代同堂,其乐融融的画面,充满了温馨的感觉。

    *

    同样的夜晚。

    同样的都市。

    同样的房子下,童家的氛围,永远都是一派祥和,邵家别墅里,气氛则要显得呆滞好多。

    沈燕跟苏家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她的热情,在闻倾阴阳怪气的语气里,渐渐消磨了。

    她六点就叫他们吃饭,闻倾跟苏德都说等等,她真不知道他们要等什么,他们以为她给邵正谦打了电话,邵正谦就会为了他们赶回来的吗?

    是,苏德之前对他们一家有恩,但是正如邵正谦所说,苏德给予的恩赐,不是他们自己求来的,是苏德主动给予的。

    为了苏德这份主动馈赠的恩赐,他们母子俩这些年背负了太沉重的负担,而她差点就害得邵正谦与他渴望的幸福,失之交臂。

    这些,也都是拜他们所赐。

    当初,也是苏德找来的人,告诉他们,杨景云是害死邵天的凶手,可这根本就是乌龙,子虚乌有的事情。

    她为了这么一个乌龙事件,就这么一直恨着童欣乐。

    她对苏静那么好,换来的却是苏静将她算计的如此彻底。

    心寒吗?

    当然心寒啦,她是把苏静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人,不求苏静毕生对她孝顺有加,但求苏静能稍微知恩,感恩一点就好。

    “沈燕,你现在跟从前也不一样了好多,如今看来,你算是苦尽甘来了。”闻倾说了好些话,是不好听,沈燕也是不咸不淡的回应着,苏德喝了一杯酒后,总结的说道。

    “是啊,儿子媳妇儿孝顺,孙子又很乖巧,可不是苦尽甘来了吗?您也是啊,您这出来了,夫人跟静静也盼着能有好日子过了。”沈燕应着。

    面对苏德,她该感恩的还是会感恩,但是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卑躬屈膝了,毕竟,欠他们的,邵正谦还了不少。

    她也给了苏静不少,这些年的确是该还完了。

    反之,应该是他们欠他们了,可是这一家三口哪儿有欠人的样子,尤其是闻倾说的那些话,这话里话外,都更像是来找她讨债的。

    “是啊,我出来了,得让她们过好日子了,沈燕,我以为,对你来说,静静就跟你的女儿差不多的呢,结果,你让正谦这么欺负她啊?”苏德不紧不慢的说着。

    旁边的小汪真是有些听不下去了,“苏先生,夫人跟邵医生可没欺负过苏小姐呢,夫人对苏小姐有多好,我跟胡姨都看在眼里的。”

    “呵——”

    苏德轻笑,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太没有规矩了,沈燕,你这平时一个人的时候,跟这两个下人一次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也就罢了,这家里来客人了,还让下人上桌,就不太不像话了,而且,主人跟客人说话的时候,有你们说话的份吗?”

    闻倾冷冷的瞪着那个帮腔的小汪。

    “花钱雇我们的可从来都没把我们当过下人,不过一个贿赂犯真好意思。”小汪才不怕。

    童欣乐交代过她,让她不需要把自己当成普通的下人,她告诉过她,沈燕这人软弱,以后这苏静以及苏静身边的人要是上门来找他们的麻烦,她不用怕他们,有些沈燕不能说的话,或者是说不出来的话,她可以帮忙说。

    在他们家里,没有什么主人跟下人区分。

    童欣乐对于她们能够留下来照顾沈燕,对她们甚是感激呢。

    胡姨稍微伸手拉了她一下。

    沈燕也瞅了小汪一眼,但是她没有开口指责。

    因为小汪说的是事实,而苏德跟闻倾那高高在上的态度,她算是领教了。

    闻倾很直接,说话难听,可这人终归是没什么心计的,但是这苏德可是实实在在的笑面虎啊,她算是又一次领教了。

    而且,她今天看见苏德后,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质疑感。

    当然,这种感觉,她不可能跟他们说的。

    啪的一声,闻倾搁下筷子,站起来,指着小汪,“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给我说一个试试,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好了,闻倾,你看看人家沈燕,从农村来的,如今成了夫人了,人家多镇定啊。”苏德开口劝道。

    沈燕:“……”

    被苏德这么一讽刺,沈燕只觉得脸上,烧的厉害,难堪的要死。

    “没必要跟一个下人这么见识,平白无故的,跌了自己的身份。”苏德还在吃着饭桌里的菜,缓缓的说道。

    “就是啊,妈,坐下来啦。”苏静叫着闻倾。

    现在的闻倾跟从前的她,还是有所变化的,她现在至少肯听劝了。

    闻倾坐下来后,苏德这才看了一眼沈燕,沈燕面对他们,已经食不知味了,她放下筷子,看着苏德,“苏先生,当初你故意告诉我们,杨景云是邵天最后一个联系的人,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燕嘴笨,也无法替受了委屈的小汪跟自己说些什么,苏德跟闻倾都是文化人,他们这明里暗里的讽刺,她一个粗鄙的人,学不来的。

    但是她不会为了顺他们的心意,就开口说小汪的不是,毕竟,她是替自己出头,帮自己说话,她要是再指责,这是会伤人心的。

    索性,她也是一个藏不住话的性子,直截了当的问了。

    苏德闻言,也放下了筷子,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哦,你觉得我当初是故意给你们错消息的,是吗?”

    沈燕:“……”

    沈燕反应过来,知道自己一时用词不当。

    有点窘迫。

    当时的情况,苏德是她十分信任的人,所以她在怀疑邵天跳楼自杀这件事的时候,苏德帮他们报警了。

    然后是警察帮他们做了排查,发现,之前最后的那通电话是用杨景云的身份证登记的电话号码。

    警察做了排查的结果告诉他们,没有任何疑点。

    除了杨景云登记的那个电话号码,在邵天出事的时候,那个电话就停用了。

    她本来是想要警察继续查下去的,当时是苏德劝了她,说邵天跳楼是她跟孩子亲眼看见的,就算对方说了什么刺激邵天的话,对方如果否认这是引发邵天跳楼的直接原因,那也没用的。

    而且,当时邵正谦整个人都傻掉了,差点没吓坏她,只好先安抚孩子,然后把邵天的后事给办了再说。

    随后这件事,就有点不了了之了。

    邵正谦当时病了,他们照顾了邵正谦三年。

    这三年,苏德的生意越做越好,之后他们缺钱的时候,还买了他们家的别墅。

    以高出市场价很多的价格卖了他们的别墅,就这样,苏德成了她心中的恩人。

    在他们一家人的面前,她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况且,那个时候,她觉得苏静是从她肚子里的生出来的,就算她们之间没有血缘,但是也算的上有着母女的情分。

    总之,过去的一切,到现在,她才深切的明白,她所以为的,人家压根就看不上。

    苏静把她当傻子。

    她难道还能再傻下去么?

    乐乐对她这么好,她不是没眼睛,不是没有心,在她做出那样的事情后,乐乐还能看在正谦的份上,对她这样,她已经很知足了。

    “你知道我不会说话,你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一个农村女人,而且没什么文化的,也不会用词,你不需要在这些地方上跟我计较吧?”沈燕让自己的心态放缓。

    苏德瞅了她一眼,“沈燕,我知道,你觉得我们两家现在是两不相欠了,但是实际上,当初我帮你们,原本就没想过要你们惦记这份情,我们两家这么有缘分,要不是碰上了你,我跟闻倾说不定连个女儿都没有呢,所以,这份大恩大德,我苏德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一番话,说的沈燕很是动容。

    苏德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让你原本有一腔的疑问,都让你无从下口,不知道该怎么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