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 错过(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40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在沈燕还没缓过劲来时,苏德又说话了。

    “再说了,当初也是你说静静是你的女儿,我们也认了,这静静啊,毕竟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叫你一声妈妈也不为过,我听说,你收她做干女儿了,她也叫你干妈了,是不是啊?”苏德笑,这些事都是事实,所以不需要沈燕回答,他紧跟着说道,“嗯,这样也挺好的,而且,你这个干妈做的比亲妈都多,又是买房,买车的,为了静静,你也不惜跟正谦翻脸,其实,我都知道,静静来看我的时候,都跟我说了,说你对她,非常非常的好,那个时候啊,她就在怀疑,是不是你才是她的亲妈。”

    沈燕讶异的抬头看向苏静。

    苏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内心不得不感叹,她这个老爸,这张嘴真的是太能说了。

    她的原话其实不是这样说的。

    “我确实这样问过我爸。”苏静尴尬的说着。

    沈燕又平静了下来。

    “终归不是亲母女,那感觉能怎么样了,是我以前没想明白而已。”沈燕淡然的说道。

    过去,一味的付出,部都是她的自作多情而已。

    他们这个国家,太讲究的是血缘亲情了。

    看看电视上的新闻,多少那些半途抱养到家里来的孩子,养大了后,还是哭着喊着要去找亲生父母来的。

    这也是为什么好多不能生的人,也会想尽各种办法去生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什么叫属于自己的孩子呢?

    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才叫自己的孩子。

    苏静:“……”

    苏静实在是没想明白,她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可以让沈燕对她失望到如此地步?

    就是上次,她送她跟闻倾去了郊区,她问她要了钱,然后她拐到脚了,她不知情,所以就没及时赶过来看她,就是这样的事情吗?

    多少亲生的孩子,也会在自己父母病痛的时候赶不回来了,那是不是所有天下的父母都要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而寒心呢?

    所以说,这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女,那就算不得是母女嘛。

    她之前那些年,对她难道不巴心巴肝的好吗?

    就是因为那件事小事,她就连童欣乐都不如了,是吗?

    “沈燕,其实你对静静做了,不比亲生母亲差,静静这后半生是要孝顺你的,在我跟她妈妈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是你给了她关心,给了她母亲般的照拂,我跟闻倾都要谢谢你的,你放心,我会东山再起的,就算咱们俩家结不成儿女亲家也没事,静静是你的干女儿,咱们这干亲家就算是结定了,你说呢?”

    沈燕被苏德都逼到这份上了,也只能点点头。

    苏德笑了笑,“静静,给你干妈斟酒,以后啊,走哪儿都要记得叫干妈,知道吗?”

    “是的,爸,我知道了。”苏静站起来,给沈燕倒了一杯红酒,“干妈,喝酒。”

    沈燕在心底叹口气,喝了这杯酒。

    她看了苏静一眼,看着她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的样子,她却感慨良多,她很清楚,他们之间回不到一开始那样了。

    至于,苏德为什么坚持这样,她得多留个心眼,她就算答应了,那也绝对不能给正谦还有乐乐添麻烦的。

    如果苏家注定是个大麻烦,那这个麻烦也得她自己去承担。

    苏德也不在意沈燕内心是如何想的,反正在他的眼里,这个没文化的女人,也就是起一个中间桥梁而已。

    最关键的是邵正谦。

    这次,他去找京城的那些人,他该得到的那笔钱,他是拿了回来,毕竟,这牢不是白做的。

    另外,他没想到的是,邵正谦跟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前任褚家家主褚驰烈成了义父义子的关系。

    褚驰烈的名望,道上好多人都听说过。

    就算不混道上的,听闻了这个人的传奇后,也知道,这个人有多难缠。

    如今,邵正谦成了那人的义子,他得好好的利用这层关系,让自己东山再起。

    邵天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有出面过,也没有参与过,所有的一切都有人替他背锅,而且,他当初用的也是假名字,在他脱离那个名字的时候,就让那个名字永远的消失了。

    他不怕邵正谦可能够查到他。

    倒是褚驰烈的手段,他没有领教过。

    他自认为天衣无缝的事情,瞒过邵正谦,瞒过所有查这件事的人都绝对没有问题,但是褚家的手段,他却不太清楚。

    所以,他也不敢保证。

    但是,他首先得镇定。

    总之,不管如何,先见过邵正谦,试探下,未来该怎么样,他再做打算就好。

    反正,他其实问心无愧的,要对付邵天,看不惯邵天的人,从来都不是他。

    他也是别人的棋子而已,算不得主谋的。

    苏德心里也在想他自己的事情,可四个人,表面上总算是维持了平和,将这顿晚饭进行了下去。

    晚饭过后,沈燕叫来了司机,这是正谦跟乐乐他们去蜜月旅行之前,安排的一个司机留宿在这里,方便他们三个人随时出门。

    司机带了老婆过来住的,他们老两口又不愿意占便宜,所以都是自己在煮饭吃的,不管她怎么劝,司机两口子都说得有规矩才行的。

    跟司机说好了,沈燕对苏德说道,“家里也没有装修过,你们也看到了,就两个佣人在家,伺候不过来,附近有五星级的酒店,服务也很到位,定个套房,也够你们睡了。”

    闻倾真是气不过,但是却没有反驳,毕竟在她看来,就算她不会留下来过夜,但是沈燕应该主动挽留他们的。

    可是这个女人,非但没有要挽留他们,甚至还将他们主动往酒店赶。

    谁主动,谁被动,这种关系一转变,就会让人觉得不爽,非常的不爽。

    “好的,明天我们暂时不离开青云市,静静郊区的房子,我会处理掉,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还是要回到市里来了,如果正谦明天没有空,那改天约他也行,告诉他,不要让我等太久就好。不过,我会非常耐心的等他的。”

    苏德说完,带着闻倾跟苏静上了车。

    司机是邵正谦安排的人,三个人在车上也就是闲话家常,还说了不少沈燕的好话来着。

    到了酒店后,苏德自己掏钱定了套房,闻倾就开始抱怨了。

    苏德听了只是笑笑,劝慰着她。

    闻倾嘟囔个嘴,“真的,就从来没有在这个女人面前,这么的丢脸过。”

    闻倾这话里话外还是瞧不上沈燕。

    “老婆,那以后啊,就得委屈你,慢慢习惯在她面前丢脸。”苏德严肃的说道。

    闻倾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他不是说他要东山再起的吗?

    既然要东山再起,那她为何还要在沈燕的面前丢脸啊?

    “当初,我让静静对正谦好,就是想让她得到正谦的心,闻倾啊,当初我告诉你,正谦是个好苗子,让静静抓住,你就不肯听我的,现在这个好苗子,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所以咱们得讨好沈燕啊,谁让她有个优秀的儿子呢。”

    苏德叹口气,他也不想闻倾朝一个她看不上的女人低声下气。

    但是没办法,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要能屈能伸才能长久,才能走到人生的巅峰。

    以前的他,也是因为忍辱负重,才能有当初那样的地位。

    现在,这种生存法则依然存在,而且更严峻。

    “邵正谦不过被人称作外科圣手而已,他是很优秀,但是也不用我们一家人都向他们娘里卑躬屈膝吧,居然还要去讨好?”闻倾刚醒的时候,对沈燕的态度的确是可以用讨好来形容的,可现在老公回来了,又振奋人心的说着会东山再起的话,她很自然的认为,他们一家人是要回到过去的生活了。

    她想的其实没错,在苏德看来,他们一家三口回到过去的生活水准,一点都不难。

    但是,邵正谦已经成为了人上人,他们就算回到了过去的生活,还是需要讨好邵正谦的。

    可是现在看来,邵正谦不是那么好讨好的,所以,他们要讨好的人是沈燕。

    那女人比较傻,说两句好听的,服两句软,她以后肯定会在邵正谦的面前说他们不少好话的。

    “哎,老婆啊。”苏德叹口气,伸手揉了揉闻倾的头发,满含无奈的口气,转头又看了一眼苏静,“静静,你错过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

    苏静:“……”

    苏静就这么傻傻的看着苏德,她心里也很清楚。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错过就是错过了,邵正谦不喜欢她,她觉得,就算没有童欣乐,邵正谦也不喜欢她。

    “听过孤岛褚家的传奇吧?正谦如今是褚家前任当家的义子,也就是现任当家的义弟,我们以后啊,得如履薄冰的过日子了。”苏德低着头说道。

    今天去京城,他还得知了一件事,那就是之前被当做枪使的四个药业局的职员,受邀去孤岛参加褚驰烈的寿宴。

    四个人本来无比期待,无比高兴的去了,可是谁知道,那四个人据说回来就病倒了,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四人却有不同程度的中风迹象。

    苏德这心里也是咯噔了下,想要见邵正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今儿是见到了沈燕,发现沈燕还属于压根什么都不知情的人,她对他们的不满,无非是因为苏静的不会做人,以及当初的误导。

    当初的误导,说实话,他都没想到会导致邵正谦跟童欣乐发生误会,当时,他也就是听说了杨景云的名字,所以就让人用了这个名字,造的假证件。

    他哪儿知道,杨景云是童欣乐的舅舅。

    只可惜,这样都没有让两人分开。

    那邵正谦对童欣乐,还真是喜欢。

    原本想让苏静用女人的爱情将邵正谦进行捆绑约束,让他永远不会怀疑到他,更不会针对他,这一步既然走不下去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只能再从长计议。

    “什么?邵正谦成了那人的义子?”闻倾是真的很意外。

    她当然听说过关于褚家的传奇啦,那是一个神秘强大到没有人敢轻易去触碰的一个大家族。

    别说家主了,就是因为姓了一个褚,从那个岛上走出来的褚家人,随便是谁,到了他们的这个空间,那也是一个特别牛逼的存在啊。

    苏静没听说过,所以并不知道他们说的褚家有多可怕,她一脸懵逼的看着父母脸色暗淡无光了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闻倾是真的后悔当初那样对邵正谦。

    可是如今,懊悔也没用了。

    邵正谦避而不见,想到上次,邵正谦在她面前给她算的那笔账。

    她就觉得心凉,一个不认为自己还欠他们的人,估计是不会买他们的账的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