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想好(3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803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是我毁了静静的幸福。”闻倾十分自责。

    “好了,事到如今,也还没有太糟糕到走投无路的地步,洗洗睡吧。”苏德朝苏静说道。

    苏静点点头,去了另一个房间。

    闻倾这时才跟苏德说了另一件事,“阿德,咱们的静静,被人……,你说,咱静静的将来,可该怎么办啊?”

    话一说完,闻倾就掩面而泣。

    这件事情过去了好些年了,但是却一直是她心中的痛,忘却不掉的痛。

    苏德听后,拳头紧握,牙齿也咬得磕磕作响。

    “冯耀成这个老匹夫,这笔账,我给他记下来了,以后再跟他好好算个清楚。”苏德咬牙切齿,无比痛恨的说着。

    苏静是他手上唯一的王牌,可是那个老男人,竟然将他唯一的王牌都给毁了。

    那就真的是没多大的用处了。

    一个不干净的女人,除非时运非常好,否则,想要嫁个好点的男人都难。

    这年头,社会开放了,可是谈婚论嫁的时候,好男人还是会挑选好女人的。

    女人不干净了,这身价自然就掉了。

    苏德想想就气。

    等着吧,等他一切顺利起来,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冯耀成。

    “事情都过去了,别哭了,放心吧,我相信,咱们静静一定会嫁个好老公的。”苏德安慰着闻倾。

    闻倾点点头,也就信了。

    午夜。

    闻倾跟苏静都睡了,苏德睡不着,他拿了烟跟打火机从房间走到外面客厅的阳台,站在阳台上,看着青云市的夜景。

    一支烟一支烟的抽着。

    刚进监狱的时候,有人想要弄死他,他经常半夜会被偷袭,可惜他命大,没有被打死,后来,那些人有的被执行了,有的被带走了。

    那段苦不堪言的日子才算熬过去,然而,他的作息却就此改变了,经常大晚上的失眠。

    一闭上眼,就都是自己被揍的那些画面。

    他总算是熬出来了。

    翌日。

    邵正谦开车去了医院。

    童欣乐跟陈晓舟两人带邵彬出去玩,她们不敢叫赵希媛,赵希媛是杨瑞婷的重点保护人物,所以,还是留在杨瑞婷的跟前会比较好。

    尤其是上次,许阳的车跟他们的车发生了碰撞后,杨瑞婷更是担心赵希媛日常出门的问题了,好在家里后院够大,散步啥的,都可以。

    两拨人马,各自安好的出门。

    童欣乐跟陈晓舟那边简单,带着小孩子,自然是游乐场玩一遭了,顶多再多加一个动物园,一天就够打发了。

    之所以让晓舟陪着,也是因为晓舟比较年轻,体力够好,邵彬那小子也是精力旺盛,童欣乐的这个蜜月,她过的真的是精疲力竭,所以体力太差了。

    邵正谦跟他们约好,他们这边一完事,就去跟他们汇合。

    邵正谦到了医院。

    在门口碰到刚吃完早餐往回赶的关和,靳国豪投诉邵正谦的这件事,也是这两天才在医院里传出了风声。

    关和也是一个爆栗子脾气,在听说了齐院长都不能做为的情况下,他真的是把齐桑给狠狠的贬损了一通。

    说她那个父亲,简直就是是非不分,这靳国豪有点臭钱就了不起了啊?

    妈的,好像谁他么没见过有钱人似的,他们关家的钱就可以砸死那个老不死的。

    要不是邵正谦,他那儿子不光是失忆,指不定连命都救不过来呢。

    可是气归气,他也明白,这件事跟齐桑没关系,他手上还拎着给齐桑买的早餐,打算给那妞儿赔罪来着。

    他这人就是冲动,冲动的时候,就什么理智都顾不得了。

    先把人给骂了再说。

    这不,理智回来了,才知道,压根就骂错了人。

    “正谦,你这婚假不是没结束吗?怎么回来了啊?”关和以为邵正谦还不知道这件事,也就跟他打着哈哈。

    毕竟,婚礼前的邵正谦,表现的非常正常。

    他要是知道,齐桑她爹打算妥协靳国豪所提的要求,建议他辞职的话,邵正谦肯定心情会非常不好的。

    毕竟,邵正谦是喜欢这身白大褂的,才选择来当医生的。

    “齐院长找我有点事,我先过去,一会儿过去找你啊。”邵正谦没跟他废话,就直奔齐卫东的办公室去了。

    “哎——”

    关和在后面唤,奈何邵正谦的动作太快,转个弯,他就直接拐进了一旁的行政大楼。

    邵正谦人刚拐进行政大楼,齐桑就打着哈欠从住院部那边出来了,看到关和杵在大门口那儿挡着道,她没好气的说着,“关医生不是想一大早的给人添堵,要跟我吵架吧?”

    这件事,她真的是被殃及的池鱼。

    不管这些人怎么说,她都不相信她爸会舍得放邵正谦走,她绝对不会相信,她爸会蠢的让邵正谦辞职的。

    那个靳国豪不是要交代吗?

    他儿子活得好好的,难道不是最好的交代啊?

    拿失忆说事,这失忆不是手术的后遗症造成的。

    指不定,是他们家的家庭关系太恶劣,导致他儿子失忆的呢?

    这特么的谁说的清楚啊。

    “吃早餐啊?喏,给你买的,那天,我太冲动了,不该对你说那样的话,我知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老邵真要辞职了,你肯定也非常伤心的,所以,对不起。”

    关和这人道歉起来,也是诚恳的。

    “那天,你骂我骂的那么难听,就几个包子就把我给打发了啊?怎么着也得敲你一顿大的啊。”齐桑也不扭捏的从邵正谦的手里拿过他买的包子跟豆浆。

    “好,就中午吧,老邵回来了,去你爸办公室了,一会儿一起,老霍那儿,或者别的什么地儿,都没问题的。”

    关和的话刚说完,齐桑转身就跑。

    关和愣了下,这个时候,追上去没用,人家两人谈正事呢。

    所以,他得阻止齐桑去打扰他们谈话。

    齐卫东办公室内,因为邵正谦要来,所以,齐卫东今天难得这么早的出现在办公室等着。

    他的一张脸,也是精彩纷呈,并且纠结万分的。

    他也是昨天才接到卫生局的电话,让他临时去京城一院去接任院长一职,同样都是院长,因为医院的不同,所以地位也会不同的。

    而他这样,分明就是变相升职了。

    他原本没有想过,在退休前还能升职的,他只求平平稳稳的当好他青云市一院的院长,然后和和美美的等着退休就好了。

    可他哪儿知道,天上还能降下这样的大好事。

    京城那边,院长住的别墅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他走马上任了。

    他这调职过去的,让多少人羡慕跟眼红啊。

    可这样的大喜事,他现在却犯了难,女儿齐桑不理解他啊,这件事要是让齐桑知道,他们父女俩铁定又得闹不愉快。

    齐桑肯定会以为他这是把邵正谦给卖了,然后换取的前程,肯定会认为他是一个不厚道的人。

    想到那个女儿,以及他那个就见过一次面的画漫画的女婿,他就觉得头疼。

    那个男人好是好,但是这个年纪了,还居无定所的,他就是觉得他不能给他的桑桑一个稳定的生活跟一个稳固的未来,他是不太满意,可是他偏偏还不能说了。

    齐桑陷进去了啊。

    他想拉她一把,都不成。

    这些生活琐事,一件件,一桩桩都让他心烦意乱。

    就在齐卫东陷入自己混沌的思绪里,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他咳了一下嗓子,说,“进。”

    邵正谦推开门进来了,他手里还带来了一瓶好酒,先前在方言那儿拿了几瓶好酒,他不喝,知道齐卫东爱收藏好酒,就给他拎了一瓶过来。

    “齐院长,恭喜升迁。”邵正谦之前就得到这个好消息了。

    褚驰烈办事,总是这样尽善尽美,很多他都没想到的细节,褚驰烈都会提前帮他想到。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他之前的想法,褚驰烈一听,说好是好,但是细节上不够到位,于是,他给出了两个主意后,这戏啊,就唱的真的是太完美了。

    “你——”齐卫东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可看到他放在这桌上的酒,他眼睛都瞪大了,“这酒,你也有啊?”

    这瓶有着三十年分的茅台酒,之前,他在一次好友聚餐的酒桌上,喝过一小杯,就再无机会品尝了。

    后来,在藏酒市场,他看到过一瓶出售,可是因为在乎价格,也失之交臂了。

    这些年,他都挺想念那个酒品的味道,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真的那么好,反正那一小杯下肚后,他这身体就记住了那个酒的味道。

    往后,喝其他的白酒,怎么都喝不出他所欢喜的那个味来。

    他没想到,邵正谦这么有心,竟然在这个时候,给他拎来了一瓶。

    “顺手牵羊给牵来的,听齐桑说,您做梦都在怀念,这不,给你送来了。”邵正谦坐在齐卫东的办公桌对面。

    他到这家医院入职以来,进齐卫东的办公室无数次,这是他们俩第一次用这样的口吻交谈。

    之前,齐卫东想让他做他的女婿,被他拒绝了。

    随后,齐卫东为了他的升迁真的是操碎了心,他之前对齐卫东虽然态度冰冷,但是这个嘴巴不会说好听的话的院长,其实给了他很多温暖的记忆。

    所以,这京城一院的院长,他认为非齐卫东莫属。

    他有自己的私心,这是人类的通病,是人都有私心,非常的正常。

    可齐卫东有一点好,那就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有正确的理念跟价值观的。

    所以,他值得这次升迁,配去首都医院给首都人民当院长。

    “不是,你顺手牵羊牵来这么好的一瓶酒,你就不怕人家报警啊?”齐卫东听了后,脸都绿了。

    邵正谦看着可爱的老头子,难得笑了,“您就放心的喝吧,人家报警,抓的也是我,跟你没关系的。”

    “我……,你……”齐卫东总算是明白了,“你这混小子,又拿我开心。”

    “好了,说正事吧。”邵正谦严肃了起来,“我的这件事,让您操心了,您出了解聘我的通知,这件事看似是我受委屈了,实则是您受委屈了,让您去京城,这背井离乡的,我很抱歉。”

    齐卫东难得听邵正谦说如此煽情的话,都有些受不了。

    以前的邵正谦,跟他说话的可不是这样的。

    “你这样跟我说话,我还真是不习惯。”在这间办公室,没有别人的时候,邵正谦压根就没把他当过院长,除了有事求他的时候例外。

    今儿突然对他歉意这么深,还真的是让他有些接受不过来。

    “慢慢的,习惯了就好。”邵正谦言简意赅,“您什么时候去京城啊?”

    “下周一,那边给我三天假,这边,我还需要几天时间来处理医院的事情,你的事情,通告也印好了,你想好了,真的要这样发?”齐卫东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