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引产(1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633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到了工地上,靳家的施工队正在紧赶慢赶的日夜赶工,地基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地面上的建筑也有一栋初见了模样。

    算是很努力的在赶工了。

    靳睿渊跟许阳已经戴上了安帽,在施工入口等他们,而他们的手上还拿着给他们的准备的安帽。

    双方打过招呼后,秦远翔跟童欣乐戴好安帽,毛景轩的安帽,是许阳差人又去拿了一顶新的来。

    童欣乐跟许阳虽然因为一些私事,互相看不顺眼,但是这个时候,也不会恶言相向的,再说了,这原本就是她要请君入瓮的。

    介绍了下后,然后双方在签到表上签字,表示在这个过程中,都在及时的互相沟通就好了。

    从工地上走了一圈下来,也就四十分钟的时间。

    靳睿渊邀请他们一道吃午饭,这是正常的,秦远翔答应了。

    童欣乐也不会拒绝。

    就在这时,她包里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她捏着手机跑到稍远的地方去接了,“妈,怎么了?”

    杨瑞婷听到童欣乐的声音后,大哭不止,“乐乐,出大事了,你来一趟医院,快点,我们等你。”

    童欣乐:“……”

    童欣乐愣了下,出大事了,杨瑞婷还哭了。

    难道是?

    想到这一点,童欣乐摘了头上的安帽,就扔在地上,“老毛,速度跟上。”

    童欣乐着急的甚至都没有跟秦远翔打声招呼,就要走。

    更别说是边上站着的靳睿渊跟许阳了。

    秦远翔瞧出了她的不对劲,她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他回头对靳睿渊说,“靳总,今天看来没办法一起吃饭了,我们先走了,改天吧。”

    人家都这么说了,靳睿渊也没强留了。

    就是这个童欣乐,还真他妈的有个性。

    这个女人,要不是出身好,他真的好想弄来玩玩。

    童欣乐这个女人,太容易让人有征服欲望了。

    只可惜,这女人命很好。

    靳睿渊回头看了一项身后的工程,这项工程,他是付出了力在做,就是为了让靳国豪看到他的努力跟能力,所以,他绝对不会让这工程出事的。

    而且,秦远翔跟童欣乐的新型养老院的概念这么一出,他相信,他们这个项目最终还会得到政府的支撑,靳国豪会对他更加的看好。

    这以后啊,就算是靳睿博恢复了记忆,醒过来了,他也争不过他了。

    一切就都尘埃落定了。

    许阳看到童欣乐这么急冲冲的就走了,心中也腾升起了一股不踏实,想到最近,严雯对他都是爱答不理的样子。

    严雯嫌他被赵希媛彻底抛弃了,觉得他没本事勾引走赵希媛,也就不对他抱有希望了。

    这个女人,还挺有原则的。

    她找上他,是为了想要夺回自己所爱的男人,而他找上她,是觉得严雯在童嘉晟那边失望的多了,就会心有不甘,然后出卖童嘉晟。

    但是他真的是低估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公私分明,还挺有原则,不管他怎么试探,就是不肯出卖童嘉晟。

    对童嘉晟真的是忠心耿耿啊。

    他与她,周旋了好几次后,没有结果后,靳睿渊就不想在花时间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了,靳睿渊如今是一心一意的想要把这项目做好,甚至叮嘱他,这个时候,不要跟童家结怨。

    找到机会后,许阳给严雯打了一个电话。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那边电话刚接起来,许阳就直接的问着。

    不管严雯做什么,他的底线是不许她伤害赵希媛。

    可是严雯这个女人,在这件事上,最恨的就是赵希媛,难保她不会对赵希媛做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吗?”严雯其实猜到了,因为她要是没记错,今天是赵希媛做四维彩超的日子,李佳的话,到底值不值得信,就看今天了。

    许阳突然的质问,让她开始期待,是不是赵希媛那边出事了。

    “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童欣乐刚才急匆匆的就走了,原本约好一起吃午饭的。”许阳不确定是不是赵希媛出事了,严雯这样子,明显是在跟他装傻来着。

    “那我哪儿知道,行了,没别的事情,我挂了。”严雯不耐烦的把电话给挂了。

    许阳还想说什么,靳睿渊已经在催了,他只好先跟上靳睿渊的脚步。

    童欣乐赶到医院后,毛景轩去停车,她则直接去了妇产科。

    到了妇产科,她想,她终身都不会忘记那一幕的。

    杨瑞婷紧紧的抱着痛哭不止的赵希媛,她一边落泪,一边劝。

    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这般这样,还有她大哥,一米八几的大男子,想哭而不能哭,一双眼睛都红透了。

    她清楚的听见,童嘉晟在对赵希媛说,“媛媛,我们还年轻,这个孩子不能要,我们要下一个,好不好?”

    童欣乐:“……”

    童欣乐捂着嘴巴,事实与自己的猜想相符的这一秒,她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感受,情绪崩溃的那一秒,她的眼泪,扑哧扑哧的往下掉。

    她是过来解决问题的,但是面对这个问题时,她内心里,感同身受的悲伤,来势汹汹,差点将她击垮。

    她得很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才能制止自己不哭出声来。

    为什么,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

    他们一家人期待了这么久的孩子,赵希媛的肚子,她还伸手摸过,那小家伙可活泼了,还踢过她呢。

    她这个姑姑,甚至在心里都帮他想好了,他要是男孩的话,以后就让彬彬带着他一起玩,要是女孩的话,她这个姑姑,一定要将她装扮成公主,给她买很多公主裙,公主玩的玩具。

    她甚至还想过,小家伙出生的时候,软绵绵的抱在怀里的样子,这个月都十一月了,再坚持几个月,明年的春天,小家伙就要出生了。

    多么美好的事情,突然间,就这样戛然停止了么?

    “你是病人的亲属么?哎,劝劝吧。”负责给赵希媛做检查的医生,因为没见过童欣乐来,所以,走到她身边问着。

    听到声音,童欣乐这才缓过劲来。

    对,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他们此刻有多么的痛苦,她大哥的那句话是对的,他们还年轻,以后还可以再生。

    童欣乐擦了眼泪,回头看着那医生,“你是我嫂子的主治医生吧?孩子……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啊?”

    胡医生看了眼房间内惨烈的情况,将童欣乐拉到了旁边,“思维检查的结果是,孩子的五官不,没有手指脚趾,畸形严重,不建议生产。”

    “五官不?没手指脚趾?”童欣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就是以前条件差的时候,也没听过这么严重的畸形儿啊。

    现在怎么会?

    “孩子没眼睛,这也是我当医生二十余年,头一次遇上这么严重的畸形儿啊,我估计是你嫂子吃了什么药物导致的,当然,这只是估计啊,导致婴儿畸形的发生,有太多的因素了。”

    “那孩子的身上可以查找缘由吗?”童欣乐反问。

    “不一定,做手术的时候,我可以取点组织去化验,只是啊,现在产妇说什么都不肯做手术,我们也没办法告诉她,孩子是这样的畸形,怕她受不了。”胡医生解释道。

    所以,目前知道孩子是如此严重畸形的人,就只有杨瑞婷跟童嘉晟,赵希媛现在连孩子为什么都不能要的理由都还不清楚。

    也是,孩子在自己的肚子里,长成这样,就是他们这样的旁人听了都伤心,更别说是跟孩子日日夜夜紧紧在一起的准妈妈了。

    孩子都有胎动了呢。

    “她这样的,得尽快引产,月份越大,妈妈越危险,另外,引产后一年内都最好不要怀孕了。”胡医生最后又说道。

    “好,谢谢你,医生。”童欣乐差不多知道了。

    胡医生点点头走了。

    童欣乐朝房间内又靠近了一些,这是走廊尽头的专供特殊病人的休息房,远离前面病人就诊的公共区域。

    这边隔音效果还不错,童欣乐都是走到门口,才听到赵希媛痛苦的大喊,“不要,不要,我要我的孩子,阿晟,妈,不止你们期盼这个孩子,我也期盼这个孩子啊,他都能动了,每天晚上,他都会……”

    “媛媛,你乖,你最听话了,别说了,好吗?这个孩子,我们先暂时不要,听医生的好不好?”

    那是杨瑞婷的声音,她很疲惫,强忍着心痛在劝说着赵希媛。

    因为他们谁都知道,最痛苦的人是赵希媛。

    都是当过妈的,怀过孩子,这孩子在肚子里面有了胎动后,他就是个活生生的人了,他的小手手,小脚脚都差不多长成了。

    四维彩超差不多就是产检的最后一关,这一关过了,那就真的是安心在家待产了。

    好多人的孩子,也就停止在这一关。

    有时候是小孩子的心脏出了问题,有时候是那样这样的问题,总之,大多父母都是理智的。

    谁都想要一个健康的孩子,孩子生出来倘若真的不健康,孩子痛苦,父母也会跟着痛苦。

    现在是明显看得到的,孩子不能要,那这份痛苦,已经是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所有痛苦里最轻的了。

    所以,再痛也要割舍。

    童欣乐走了进去,“妈,我来吧。”

    童欣乐沉着冷静。

    杨瑞婷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但是她想,童欣乐应该是知道了,这孩子的眼眶,分明还那么红。

    可是这孩子的眼睛里,却是非常的坚定。

    杨瑞婷在心底叹气,媛媛这孩子真的是命苦啊。

    自己的妈妈去世后,在赵家,一直受继母欺负,这好不容易嫁到他们家来了吧,居然还会面临这样悲惨的事情。

    “妈,调整下情绪,给邵正谦打电话,我们转院去市一院,去那边做手术。”童欣乐当合赵希媛的面,对杨瑞婷说道。

    赵希媛以为童欣乐是来劝杨瑞婷跟童嘉晟的,结果,她直接安排了她做手术的事宜。

    她拒绝的摇摇头,“不,不,不,我哪儿都不去,我不要做手术,乐乐,你也是当妈妈的,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

    她的眼泪,疯狂的在飚,童嘉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咬紧牙关,紧紧的抱着赵希媛,他心里非常清楚,这个孩子,说什么都不能生下来的。

    所以,他了抱紧她之外,没有顺着她的心意说不做手术这些话来欺骗她。

    “嫂子。”童欣乐上前一步,坐在床边,与赵希媛满是泪眼的一双可怜可悲的眼睛对上了,不知道她哭了多久,这眼睛里面,都布满了血丝。

    童欣乐真是心疼,但是她必须接受事实,必须勇敢,这孩子要是自然发育成这样的,那也就罢了。

    可要是不是自然,是人为,这孩子的公道,她这个做姑姑的,一定要为他讨回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