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 认定(14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908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童欣乐找方言这件事,邵正谦知道了。

    方言主要是听到了童欣乐这话里的不对劲,所以将邵正谦也通知过来了。

    童欣乐在帝王殿的门口,看到在这里等她的邵正谦,她也没退缩,邵正谦开口问她的时候,童欣乐也很直接,“我找方言办点特殊的事情。”

    “什么特殊的事情?”邵正谦严肃的问着。

    方言是褚驰烈的手下,另外,方言在道上还有点人脉,有时候方言还会接一点替天行道的活儿。

    他就是中间人,买房跟卖方在达成合作后,他抽取交易的提成。

    就像是做房产中介那样,交易完成一单后,抽两笔提成,这样的抽成方式,真的很赚。

    方言有褚老的这层关系,做这样的买卖,方便有力的很。

    而且,方言的办事成功率,她有调查过,她也相信方言的能力。

    做这样的事情,找他,准是没错的。

    今天,严雯确实让她气到了。

    不,应该说,这一个月,严雯的那开心的模样,她何尝不知道?

    就算何薇不告诉她这些,最终也没有弄到严雯跟李佳的对话录音,她深信不疑,当初给她大哥下药的人就是严雯。

    赵希媛就是那一次跟她大哥发生关系,有孩子的。

    他们俩谁都不知道,童嘉晟喝下的那春药,有这么强大的效力。

    她想,一开始严雯大概也是不知道的,而是李佳闭关学习回来后,李佳以为是严雯的手段的成功了,所以好心的提醒严雯,千万不可怀孕。

    虽然迟了,但是李家这也是关心朋友。

    可是她哪儿知道,严雯压根就没有成功,反而害得赵希媛承受了这么巨大的痛苦。

    怀胎数月,她都跟肚子里的孩子有了深厚的感情了。

    “你别管。”童欣乐不想告诉他。

    “你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童欣乐想要做什么,她不说,他都猜得到。

    “是,她敢对我哥用那么下三滥的药,我为什么就不能对她用?”童欣乐大方的承认了。

    她凶狠的看着邵正谦,大有一副,他要是敢阻止她,她就会跟他拼命的姿态。

    这一个月,他们一家人是怎么过来了,邵正谦不是不知道。

    他要是敢拦着,她会对他很失望的。

    赵希媛要是真的走不出这个阴影来的话,那么,他们夫妻俩都会崩溃的。

    “你已经确定是她了吗?”相较于她的激动,邵正谦要显得平静很多。

    “是的,何薇曾经听到过她跟她女朋友谈论对我哥用药的这件事,何薇现在还在想办法弄她们俩的对话录音,但是我觉得没必要了,我想过了,这件事,就算有了录音,法律也制裁不了他们的,用春药不是害人命,怀孕,留下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我大哥跟嫂子他们自己的选择,与她都无关。”

    童欣乐将事情分析的很清楚。

    所以,对付严雯这样下三滥的人,就得用下三滥的手段。

    “既然确定了,那就进去吧。”邵正谦并未阻止她的这个报复的想法。

    这社会有些人,法律制裁不了的时候,就该受到一些天谴。

    童欣乐能想到方言,而不是病急乱投医的去找别的人,还算是理智的。

    听到邵正谦这是支持她后,童欣乐眼中的凶狠褪去了,转而是因为邵正谦对她情绪的理解,对她想要宣泄情绪的支持而充满了感激。

    “老公,我……”童欣乐想跟他道歉,她刚才都误会他了。

    “走吧。方言的时间很宝贵的。”邵正谦牵着她的手进去了。

    童欣乐跟邵正谦进房间后,方言听完了夫妻俩人的‘诉求’后,虽然诧异,但是当场就接了这一单。

    而且是不收童欣乐的钱。

    童欣乐非得要给他钱,方言只好先替办事的兄弟把这辛苦费给收了。

    童欣乐要转账,方言拒绝了,“下次你们来的时候,给我带现金来就可以了,这种事为了避免有些人报案,我们都不接转账的,现金更方便,再说了,你这单也不贵。”

    童欣乐点点头,然后她把严雯的照片发给了方言。

    方言答应了,送他们出去。

    离开帝王殿后,童欣乐的暴躁的情绪才稍微得到了一丝缓解。

    邵正谦陪童欣乐用了午餐,邵正谦见她状态不是很好,建议她回去休息,但是童欣乐婉拒了,她要回公司去。

    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公司还是要照常运转的,所以,她还是要回去工作的。

    邵正谦只好先送她回公司了。

    下车的时候,邵正谦告诉她,她下班,他来接,晚上,他们一家三口去外面吃。

    童欣乐点头答应了。

    方言在他们走后,就把童欣乐的诉求告诉了褚驰烈,褚驰烈听了后,得罪他儿媳妇儿的人,不管做了什么,都得严厉的惩罚。

    让方言放手去做,有什么后果,他来承担,甚至,还给严雯的惩罚加了力度。

    方言听了褚驰烈的吩咐,应了声是。

    不得不说,褚驰烈才是狠角色,童欣乐还是太善良了,她所说的那种方式,对于那种女人,算不得惩罚来着。

    要让一个人永远记住啊,得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行。

    回了公司后,童欣乐给何薇发了一条信息,意思是今晚过后,不管有没有弄到严雯跟李佳的对话录音,都让何薇回到她的身边来。

    毕竟,严雯那么恶心的人,何薇待够了。

    而她,也不想跟严雯那样的人,讲什么理法依据了。

    何薇接到这条特赦令后,高兴的很,一下午,就这么愉悦的过去了。

    童嘉晟过来找严雯的时候,是下午三点。

    在何薇非常诧异的目光中,严雯非常的开心的跟着童嘉晟出去了。

    童嘉晟直接推开了一个旁边一个小会议室的门,两人进去后,严雯后知后觉的发现,童嘉晟的不对劲。

    她小心翼翼的开口,“嘉晟哥。”

    童嘉晟闭上眼睛,有些事情,其实他早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在严雯没有否认她喜欢自己的时候,他就知道,上次在度假村的时候,他被人下药那件事,就是她做的。

    可是,他真的是没想到,那个药的效力这么厉害。

    一开始的产检,赵希媛都没有问题,最后到四维彩超了,孩子居然是那样的。

    他一个大男人都不敢去想,一个没有眼睛,没有手指脚趾的孩子,这真的要活了下来,要怎么生存。

    死亡,是最好的结局。

    是他们孩子的最大的宽恕。

    但是,让孩子变成这样的,是那药物造成的。

    他们不懂,想着怀孕了,是他们跟孩子的福分,自然就留下来了。

    但是,留下来的结果,是这样的打击,他们一家,上上下下,谁都承受不住。

    而这一切,都是严雯造成的。

    哪怕她的初衷不是这样,但是药就是她下的。

    “不要叫我嘉晟哥,在你给我下药的那一刻,有没有想过,我的孩子会因为你给我下的那些药,而变成畸形儿?”童嘉晟转过身来,阴狠的逼问着。

    严雯:“……”

    严雯愣了。

    她没有想到,童嘉晟问都不需要问过她,居然就这么认定是她下药的。

    的确那药是她下的,但是她从来都不知道,在童嘉晟的心里,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看看他现在的眼神,盯着她的眼神里,好多厌恶跟延嫌弃啊。

    她不想看到他这么嫌弃她的眼神,几个月前,他看自己的时候,分明是欣赏,是欢喜的,所以她的那颗芳心,每天都在为他沉沦。

    但是现在,他怎么可以这般嫌弃,厌恶自己呢?

    严雯没有反应,她不知道怎么为自己辩解。

    “你不要否认,这药不是你下的,严雯,我告诉你,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你做过,我只要用心去查,我相信一定会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只是那个时候,我们两家多年的情分就都不存在了。”

    “不,嘉晟哥,你没有证据,你不能这样说我,我喜欢你是真的,我从小就喜欢你,我一直以为以我们两家的情分,我长大了,我就可以嫁给你,我真的没想过,会突然出现一个赵希媛来,我恨她是真的,但是她不爱你,也是真的啊,嘉晟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要这样守着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呢?”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严雯知道自己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童嘉晟没有证据笃定是自己下的药,都已经如此厌弃自己了。

    那要是有证据了,她还不得被她驱赶,给弄进监狱里去吗?

    不行,她当初下药的目的,是想着生米煮成熟饭了,然后以他贵重的品格,他一定会对她负责任的。

    当时,他跟赵希媛还没有夫妻之实,所以,她想的是他跟她有了夫妻之实,那么,他一定会跟赵希媛离婚的,转而娶她的。

    计划跟想法都很好,就是中途竟然出了这样的错,便宜了赵希媛而已。

    现如今,赵希媛也算是得到了报应。

    该她的报应,与她何干?

    “你喜欢我,就可以对我下药,你觉得我会对一个对我做出这种事的女人负责,是不是?”好多事,之前想不明白,现在他都想明白了。

    在严雯看来,他就是这样傻,这样愚钝的男人吧?

    所以,吃定他的品行,才敢这样算计他。

    结果呢,他的下意识的选择,让赵希媛如今付出这样大的代价,他们一家都为此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这个女人,简直太蛇蝎了。

    “我没下药,不是我。”严雯极力否认。

    她坚决不承认。

    就算要撕破脸皮,她也绝对不会主动承认的。

    再说了,那监控坏掉了,她下药的时候也没碰到过杯子,她就不信,他们能找到什么证据出来。

    既然没有证据,那么,她说没有,就是没有。

    谁拿她都没辙。

    童欣乐不也一样拿她没辙吗?

    要是有办法的话,她才不相信,童欣乐会这样轻巧的放过她呢。

    “不管是不是你都好,严雯,你被解聘了,明天开始,你不需要来上班了。”童嘉晟对她,是彻底没了赖心。

    那件事,他确实不会去查,有些事,就算是事实,就算是找到了证据,也治不了她的罪。

    她下的是春药,她的目的是为了跟他上床。

    可最终,导致了孩子畸形,以及让赵希媛怀孕的人,是他。

    如果不是他,赵希媛如今不会这么的痛苦。

    与其花费时间去找严雯的证据,还不如将时间用在陪伴赵希媛上,让她早日走出痛苦的深渊里,他们的未来,还是可以过得很好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