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欺负(16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939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翌日。

    童欣乐睡了个神清气爽,早上,方言就给他们的手机上发来了消息,说是已经搞定了。

    童欣乐跟邵正谦对视一眼了,童欣乐都有点意外,方言这动作真的是有些神速啊。

    “方言是褚老的得力干将,他的动作要是不神速,能成为褚老身边最重要的人么?”邵正谦反问。

    “你不是都认他当义父了吗?”童欣乐反问。

    邵正谦点头,“嗯,是。义父之前就说咱们还差一餐相认宴,不过,咱们家这一个月不太平,义父也知道,所以这餐就往后延,延到你有时间了再说。”

    童欣乐抿唇微笑,这褚老,对他们是真好。

    她知道,能得褚老这样的真心与体贴,都是因为邵正谦。

    不管褚驰烈为何这般对邵正谦都好,眼下,这件事的真相,倒不是最着急的。

    “好,就这两天找个周末吧,带上小彬彬一起去,让他叫义父一声爷爷,他也会很高兴的,算是我们的感恩吧。”

    褚驰烈对他们做的真的是太多了。

    “好。”

    邵正谦点点头,他现在就是这样,老婆说什么都好。

    两人起床,邵正谦去厨房准备早餐,童欣乐去邵彬的房间,叫邵彬起床。

    随后,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坐在餐桌上吃饭。

    童欣乐发现,邵彬这脸上圆润了好多,长肥了不少。

    “彬彬,你是不是胖了啊?”童欣乐诧异的问着。

    也就刚生下来那半年,邵彬有点婴儿肥的样子,随后,邵彬开始拔高了后,这身形就逐渐消瘦了下来,一直到现在,就好像没再胖过了。

    也是,有一个不会做好吃的娘,这孩子自然是没口福的。

    这当爸的,每天换着花样给孩子做好吃的,孩子眼看着每天都在长。

    “好像是。”邵彬点点头,“爸爸做的饭菜太好吃了。”

    邵正谦温柔的摸了摸邵彬的头,“喜欢吃就好。”

    童欣乐看着他们父慈子孝的画面,心中甚是安慰。

    就是可怜了赵希媛,如果孩子好好的,那么,她也会有这些美好的感受的。

    赵希媛到现在都走不出悲伤的境地,所有的人轮流劝,她还是日日以泪洗面。

    之前是当着他们的面,就控制不住掉眼泪,现在在外人面前,是不哭了,可是谁知道,她这背地里会哭成什么样呢?

    每次回去陪着她的时候,看到她的样子,她这心都是一揪一揪的。

    他们家,从这件事发生后,都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笑容了。

    大家都只盼着赵希媛能够走出来,把身体养好了,慢慢再生养一个,有了另一个孩子的陪伴,丧子之痛才会慢慢的平复。

    这件事,也就只有随着时间慢慢的平复了。

    三个人的早饭还没有结束,童家那边就来电话了。

    电话是杨瑞婷打来的,“乐乐,严雯出事了,说是昨天晚上在酒吧喝酒喝多了,晚上让几个流氓混子给欺负了,她爸妈还在路上,你爸又不方便去病房探望,你陪妈妈去吧?”

    杨瑞婷不想一个人进去。

    之前赵希媛出事的时候,严雯来家里探望,她不是傻子,这明里暗里说的话,真的是相当的难听。

    现在这女孩出事了,她只是觉得这还真的是风水轮流转。

    要不是童启发还顾念着跟严震过去的兄弟情,这严震一大早的打电话来让他们这边帮忙过去看一下,她还真的是不想去。

    “好啊,我马上过来。”童欣乐答应了。

    她就是想看严雯现在还能是什么嘴脸。

    接了电话,童欣乐就不吃了,“我不吃了,先去医院了。”

    “路上当心。”邵正谦叮嘱了两句,并未阻止她。

    “嗯。”

    童欣乐到达私立医院后,杨瑞婷就在楼下等她,童启发已经上楼去了。

    童启发在走廊上,急切的走来走去的,两人靠近,才听到病房里传来严雯惊悚的尖叫声,难怪童启发听不下去。

    最后里面的医生直接让护士把人给按住,打了镇定剂,房间里面才安静了下来。

    童欣乐没什么反应,童启发看着她俩,“你俩进去看看吧。”

    “这不都安静了吗?严市长跟市长夫人什么时候到啊?”童欣乐问着。

    听到严雯撕心裂肺的尖叫,她这心里啊,真的是稍微舒坦了些。

    但凡这段时间,她能因为看到赵希媛的悲苦,以及想到那孩子的可怜,稍微有点恻隐之心,她都不会遭遇今天这样的祸事。

    很快,病房的门就打开了,医生看到他们,解释道,“病人的情绪很激动,镇定剂也就只管得了半小时,你们还是多花时间劝劝她吧,这镇定剂打多了,对病人也是不好的。”

    “好的,医生,等病人的家属来了,我们会转达的。”童欣乐微抿着唇应道。

    医生明白过来了,点点头就走了。

    李佳录完口供过来了,她也是清晨六点,接到巡逻警察的电话,才知道严雯出了这样的大事。

    她真的是没想到,昨天晚上,她们俩都喝太多了,她是经纪人过来接的,迷迷糊糊间,她还记得她嘱咐了经纪人要好生妥当的安置好严雯。

    然而,她哪儿知道不过一个晚上,严雯就让流氓给毁了。

    接到电话后,她跟经纪人赶紧跟公司请假,先赶过来,配合警方进行事件的调查。

    李佳没有见过童家的人,但是她见过严震跟严夫人,所以,知道他们不是严雯的父母,“你们好,请问你们是雯雯的亲戚吗?”

    “我们是她父母的朋友,你是?”

    “我叫李佳,是雯雯的闺蜜。”李佳说道,她也是心力交瘁。

    此刻,她除了为严雯的遭遇而心痛之外,她还有点小庆幸,这昨天,要是经纪人不来找她的话,她是不是也会跟严雯一样倒霉,被那些个流氓给惦记上啊。

    童欣乐抬头看了李佳一眼,严雯的药,就是这个女人给她的。

    李佳被童欣乐这怪异的眼神给看的有点心神不宁的,她压根就不记得她有得罪过眼前这个女人啊。

    “我叫童欣乐啊,严雯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因为触犯了我们公司的规章制度,所以我们决定解聘她,我代表公司过来看看她的。”

    面对李佳的回视,童欣乐笑着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

    “原来是童氏的童小姐,你好,久仰大名。”李佳伸出手来。

    “你好。”童欣乐嘴上回复了,但是她的手并未伸过去。

    李佳有点微微的尴尬。

    不过,她也算的上是公众人物了,这些尴尬的事情,在工作的时候,经常遇上。

    那些有钱的老板,谁不是高高在上的啊?

    瞧不上他们这些抛头露面的人,也是正常的很。

    “那我先进去看看雯雯了。”

    “李小姐,有两句话,想单独跟你说下,耽搁你两分钟,严雯在里面,护士刚给打了镇定剂,估计会睡上一会儿。”童欣乐说完,就朝前面没有什么人的地方走。

    她不怕李佳不跟上来。

    她今天要不是童家的人,或许李佳瞧不上她,不把她的话当一回事,但是她可是童氏的童小姐呢。

    他们公司有很多机会给这些平面模特的,就算他们童氏曾经没有用过她李佳,但是她们那群人,也坚决不会得罪了她这样的人。

    李佳跟了上去。

    童启发倒是疑惑起来了,“这人是雯雯的闺蜜吧?咱们乐乐有什么话是要单独跟她说的?”

    “这我哪儿知道?坐下来等吧。”杨瑞婷劝说着。

    “咱们青云市什么时候治安这么不好了?在这里出了这样的事情,这怎么跟严震那老小子交代啊?”

    童启发表情严肃,内心焦虑的很。

    这严雯可是严震跟他夫人宝贝到不行的女儿,这严雯从小也是聪明伶俐的,严家的人对她的期盼很高。

    但是这丫头,为了喜欢他们家嘉晟,不惜放弃了美好的前途,跑到他们家公司来上班,结果,嘉晟娶了妻子了。

    他当然不是说嘉晟娶妻有什么不对,就是错过了这么一桩门当户对的美好姻缘,他还是觉得蛮遗憾的。

    眼下,他们家糟心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呢,这严雯又出这样的事情,真是流年不利。

    “有什么不好交代的啊?严雯那么大的人了,你没听警察说啊,她是在酒吧喝酒喝多了,你说,这要是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她能去酒吧那样的地方吗?那是什么地方啊,良家妇女都不会去的地方,那地方多复杂啊?”

    杨瑞婷对严雯所有的好感,都荡然无存了。

    能去酒吧,喝得烂醉如泥的女孩,再好也有限。

    最后还运气不好的遇上深夜流窜在大街上的流氓也是她命不好,可这都是因为她先前喝醉了的缘故啊。

    童启发就喜欢什么帽子都往自己头上扣,她真是受不了。

    再说了,这严雯住在的也是他们严家的老宅,又不是寄养在他们家,这还怕交代啊?

    “你这人,跟一个小丫头较什么真啊?现在的年轻人,谁不爱去酒吧凑个热闹啥的?”童启发说她。

    “呵,我们家的三个宝贝女儿都不会去那样的地方,她还是市长千金呢,真是丢他们严家的脸,如今还出现了这样不幸的事情,要是我,我也不好兴师问罪的。”杨瑞婷说道。

    “好了,少说两句啊。”

    “我干嘛要少说两句啊?我告诉你,这女孩啊,我是真不喜欢,要不是因为你,我根本就不想来,我想乐乐也是一样的,你还记得吧,媛媛出事,刚出院回家没两天,她带了东西过来探望,你还记得她说的那些话吧?”

    “你看看你,就是记恨上人家了吧?你这心胸,是越活越回去了。”

    童启发翻了个白眼。

    “童启发,媛媛可是你的儿媳妇儿,她多惨啊那几天,她到现在还没有从丧子之痛的阴影里走出来呢,严雯说那样的话,我这当婆婆的,难道就不能为我儿媳妇儿记恨一下吗?”

    杨瑞婷忍不住放开了声音。

    这个童启发,就是太看重所谓的兄弟情。

    兄弟情是兄弟情,兄弟情再好,严震人好,也不能证明他教育孩子也是成功的啊。

    有人是很优秀,可是教育孩子却不行,教育出来的孩子,是个混账东西,犯了法,总不至于他父母是好人,就给他宽恕了吧。

    “好了,好了,先不说了吧,这孩子如今遭遇这些,难道不可怜吗?”童启发放软了声音,他没想过为了别人的事情跟媳妇儿吵。

    “这事放到谁身上都可怜,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要去面对,鬼吼鬼叫,也改变不了什么啊。”杨瑞婷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几道脚步匆匆的声音传了过来,严震夫妇俩,还有严雯的大哥严之浩到了。

    严震的夫人,早就哭成了个泪人。

    双方一见面,都有些沉默。

    “啊——”

    此刻,房间内再次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嘶喊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