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天谴(17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8206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童欣乐一直走到与严雯的病房相反的走廊尽头,才停下。

    李佳自然一路跟随,童欣乐停下后,她才敢停下,中途也不敢叫她。

    童欣乐转过身来,直奔主题,“严雯用来算计我哥的那个春药,是你给她的?”

    李佳愣了下,童欣乐找她说话,其实是算账的吗?

    这时候算账?

    “我……”李佳在想要怎么组织语言,才能撇清自己的关系。

    这件事,原本就与她无关,她不过是提供药源而已,严雯怎么用,是她的事情,以及事情演变成这个地步,也不是她所能控制的啊。

    童欣乐因为她嫂子的事情来找她算账,不应该吧?

    “别告诉我说,你没给。”童欣乐直接打断她,“既然我敢这么来问你,就证明我已经知道了,而且有证据。”

    “是,童小姐,那药是我给雯雯的,但是这药是助兴的药物,它本身对人是没什么伤害的,而且这款药的用药禁忌,就是我不说,雯雯也该知道,当初,我真以为她是自己用的,我并不知晓……”

    “你只需要承认,这药是你给她的就成,其他的事情,我没问你。”童欣乐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解释,以及她的撇清。

    李佳愣了会儿,应了一声是。

    她是恩怨分明的人,否则,她找上方言的时候,也会放上一张李佳的照片,她既然没想过收拾她,也是因为她就是提供了药。

    严雯这样的人,为达目的,誓不罢休。

    倘若李佳不给她药,她还是会想其他办法的。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来日,我需要你作证的时候,你别昧着良心就好,否则,像严雯那种女人所遭受的天谴,说不定你就惨遭不幸了。”

    李佳是聪明人,她何尝不知道童欣乐这话里有话。

    稍微细细的分析一下,细思极恐。

    她整个人都僵硬了。

    童欣乐说的还真是好,天谴。

    童欣乐撂下话,就转身走了。

    李佳是隔了一会儿才过去的。

    她们俩一前一后的出现在病房内,镇定剂也没让严雯镇定多久,估计是昨天的噩梦太深刻的植入脑细胞了。

    就连镇定剂都不能让她不做噩梦。

    童欣乐听到房间里这是哭声一片,严雯在哭,严夫人也在哭。

    严震的表情冷冽僵硬,痛苦不堪。

    童欣乐在想,当初严雯大概就是用她此刻的心境,在欣赏着他们一家的痛苦吧,现在,反过来了。

    虽然,让人把严雯强暴了,不是她的本意。

    但是,严雯遭遇了这样的不幸,她真是可怜不起来了。

    这叫做自作自受吧。

    方言大概是觉得她的诉求太过仁慈了,所以特地加了料,让她更舒爽一点。

    不管是怎么都好,严雯那张嘚瑟的脸,总算是嘚瑟不起来了。

    “好啦,别哭了。”严震忍耐了好久,实在是听不得妻女的哭声。

    事已至此,哭有何用。

    “我要报警,那些混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严震怒吼。

    这些人真是不要命了,他严震的女儿,都敢糟蹋,那么,他一定要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家伙们,以命相抵他女儿的清白。

    严夫人愣了下,看着严雯那张可怜兮兮的脸,更是悲从中来。

    她是女人,她非常的清楚,那些人就算是以命相抵了,他们的雯雯,还是毁了。

    听了严雯的怒吼,李佳情不自禁的朝童欣乐看了一眼,发现童欣乐很镇定。

    童欣乐比她们也不过大了几岁而已,这番镇定,气势强大的模样,还真是让她佩服啊。

    这要是换了她,这心里虚着呢,还不得被严震的怒吼给吓死啊。

    警察那边听人说醒了,问过医生后,医生说可以来录口供,于是在严震发了怒之后,病房里正陷入死寂般的沉默时,警察敲响了病房的门。

    “不好意思,严小姐,麻烦你录下口供。”警察进来,行了个礼,说道。

    “这人都这样了,还录口供,你们是没长眼睛的吗?给我滚出去。”这一次,生气发飙的人是严夫人。

    童欣乐看的啧啧称叹,还真是挺有市长夫人的风范啊。

    人家执行公务而已,居然对人家使用滚这个字。

    警察转身走了。

    童欣乐走到杨瑞婷的身边,叫了严震夫妇俩医生,“既然严伯伯跟严伯母都到了,这边也没我们一家什么事了,爸,妈,我们就先走吧,家里本来就还有一大摊烂摊子呢。”

    赵希媛出事了,她母亲急的差点病倒,也没见这市长跟市长夫人前来探望一下啊。

    他们的女儿出事了,他们一家这么巴巴的赶上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是是是,老严啊,我家儿媳妇儿也才小产,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我们就先走了,雯雯,你好好的养身体啊。”童启发站起来说道。

    严震自然是不会多留了,“好的,老童,今天真的是麻烦你们两口子了,还有乐乐,谢谢你们,改天我们哥儿俩再一起喝酒。”

    “嗯,好好照顾雯雯。”童启发点点头。

    一家三口离开医院后,童启发跟杨瑞婷上了司机的车,回了家。

    童欣乐开车跟在他们身后。

    她也想回趟家。

    有些事,她想亲口告诉赵希媛。

    让她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希望她可以早日走出来。

    到了童家。

    童欣乐直接去了赵希媛的房间。

    赵希媛坐在他们房间外的阳台上,深秋的风,还是有些刺骨寒冷的。

    赵希媛身体本来就体寒,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的。

    而且,她看她,穿的也挺单薄的。

    她叹口气,拿了一件披风,就走了过去。

    她将披风披在了赵希媛的身上,赵希媛感觉到了动静,回头看了一眼童欣乐,“乐乐,你来啦?”

    她朝她笑,可是她这笑,很勉强,很不自在。

    “不想笑就不要笑。”童欣乐坐在她旁边。

    “严雯昨天晚上出事了,被流氓给糟蹋了。”童欣乐突兀的说道,“害了你跟大哥,又害了你孩子的凶手遭受到了天谴,嫂子,她毁了你们的第一个孩子,老天就毁了她一生,这比让她偿命,坐牢还更好,嫂子,不要再难过了,走出来,好不好啊?”

    最后一番话,童欣乐算是苦苦哀求了。

    悲伤的够久了,她不是一个人悲伤,他们都在悲伤。

    那个孩子,最后爷爷还让做白事的人,给那个小孩子刻了碑了呢。

    赵希媛总算是回神过来了,“乐乐,不是天谴,是你做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可是市长的女儿,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她知道,童欣乐这么做是为了她。

    童欣乐这么关心她,她还这么的悲戚,是她不够理智。

    可是,她真的很期待这个孩子,是她跟童嘉晟的第一个孩子。

    而且,孩子长成那样,她这个母亲也真的是很自责。

    那场手术,她是不痛,可是孩子活生生的被扼杀在她肚子里,他能动了,应该就有知觉了,他得多痛。

    每次陷入沉思,想到那孩子在她肚子里所遭受的罪,她就非常的憎恨自己。

    “那是她该受的,她自己一时得意跟她朋友跑出去喝酒,喝得酩酊大醉,碰上流氓了,怪得了谁?又不是我逼她去喝酒的,我更不能遥控那些流氓,嫂子,你以为我有这样的本事啊?”童欣乐笑着否认了。

    赵希媛看着她,“真的不是你,是天谴?”

    “嗯,就是天谴。”童欣乐重重的点头。

    “一切都会过去的,嫂子。”看着赵希媛又哭了,童欣乐轻声又无比坚定的说道。

    “嗯,我答应你,乐乐,我会好好调整我自己的。”

    “好。”

    *

    病房里。

    严雯还哭哭啼啼的,良久之后,才停止了哭泣。

    严夫人也在丈夫禁声里停止了抽泣。

    “女孩子家家的,不学好,学人家喝酒,给了坏人有机可乘,雯雯,我跟你妈妈是这样教你的吗?”严震痛心疾首的问着。

    严雯也知道,昨天自己的行为不当,但是昨天那种情况,一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她要是不喝酒发泄发泄,她觉得自己会被逼疯的。

    童嘉晟的避而不见,让她遭到了童欣乐的奚落,随后童嘉晟找来了,却是质问以及毫无理由的要解聘她,这么多让她糟心,让她烦闷的事情,她要是不喝点酒,她真的是承受不住。

    她会发疯,她担心,她会冲到童嘉晟的家里,做出更不妥当的事情出来。

    “爸,我错了,但是您一定要帮帮我,我是被人下药的,那些人不是流氓,他们是有备而来的,他们一定是受人指使的,你找人好好审问,一定可以问出这背后的人的。”严雯收拾起悲伤,她也暂时不去想她被人毁了清白的画面。

    昨晚的一切,她都记得很清楚。

    她是喝多了,但是还不至于酩酊大醉,她的酒量,在国外的时候,就已经练出来了。

    李佳的经纪人来电话找她,还是她给接的呢。

    李佳也不会醉的太离谱,毕竟她是第二天有工作要做的。

    李佳走后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身体不对劲了。

    她想拨电话求救,可是她刚把电话给拿出来,就被人一脚踹得手机离开了她的手,接下来,她身体变化,她非常的清楚。

    然后就是那群该死的混蛋,他们在酒吧就把她给糟蹋了。

    不是警察说的什么流窜犯流氓。

    “那你觉得是谁会害你啊?”严震蹙眉问着。

    要真的是有人教唆人强奸,那这幕后主谋的罪,可不小啊。

    “是,是童欣乐,一定是她,她要替她嫂子报仇,所以找人毁了我。”严雯想了想,分析了又分析,恨她,又能做出这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报复手段的,就只有她了。

    严震跟严夫人异口同声,“童欣乐?”

    “怎么会是她呢?”严震反问。

    他们两家的关系这样好,童欣乐就算是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可能对他们雯雯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再说了,严雯还说童欣乐是替她嫂子报仇。

    这又是哪儿跟哪儿啊?

    “雯雯,你好好的把事情跟我们说清楚了,如果真的是童家人,那这公道,爸爸妈妈一定要帮你讨回来的。”严夫人冷静下来,对严雯说道。

    “对,没错,你好好跟我们说,如果真是那丫头,爸爸一样不放过她的。”严震眯着眼睛说道。

    有了父母的承诺与支持,严雯也不怕了。

    便将童嘉晟因为没有证据的质疑她下药,而且为了他的猜测就要解聘她,以及童欣乐是如何羞辱她的事情都说了。

    李佳在旁边听了严雯的讲述,终于明白了,童欣乐刚才叫她过去,问她那两句话的目的,以及她话里的威胁。

    李佳只觉得后背都凉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