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例检(20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69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严震回去后,就利用自己手上的关系,叫来了市财政部门的领导,让对方去查童氏的财政收入以及税收状况。

    正好年底了,要他们仔细慢慢的审查。

    严震是京城的市长,他这样跨区的干涉,让青云市财政部的李部长实在是不喜,可是在官场这样的地方,不喜却不得不做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

    李部长在请示了本市市长后,对方都没有拒绝,李部长就答应了。

    翌日。

    童欣乐刚到公司不久,才将何薇从副总裁的办公室给接到她的秘书办办公室,在她部门的秘书办里担任秘书长,两人刚落座,没说上两句,毛景轩就直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何薇知道毛景轩跟童欣乐是多年的革命情谊,这人在童欣乐跟前工作,也是随意惯了,他这般横冲直撞与他直接的个性有关系。

    童欣乐都是不介意的。

    “童总,财政部,税务局来人了,说是要查我们的账。”毛景轩的消息很灵通的,他是业务部的先锋,除了在外面能谈很多业务回来,在公司内,他也是能握的一手好资源。

    “童总跟童副总呢?”

    童欣乐眯着眼睛,询问。

    她有不好的感觉。

    她还没有去,就能感觉到这些人是来者不善。

    严震夫妇俩昨天才到他们家来大闹了一通,今天就能出动人来公司查他们的账,很好,这人的动作堪称是神速。

    只是,他们童氏行的端,坐的正,怕他不成么?

    “童总今天带老婆去医院复检,这你忘了?副总今天约了一个重要的客户,是从国外来的,一个月前就约定好了的,所以今天上午都不会来公司,下午得看情况。”

    童欣乐没敲定秘书长之前,这个秘书长暂时由毛景轩来兼任的,所以,他对公司两个总领导的行程都是比较清楚的。

    “对哦,我怎么忘了这件事。”童欣乐一拍脑门,她站起来,“老毛,你跟我过去,微微,你去法务部叫我四姐,童欣安。”

    三个人,分成两头。

    童欣乐感到财政部的时候,政府财政部门的李煜部长,端坐在那里,他手下的人正在行使公务。

    他面前是他们员工给端过去的一杯咖啡,他却一口都没喝。

    这么的抗拒,看来是打算秉公办理的。

    童欣乐不怕他的秉公办理,她走过去,朝李煜微笑道,“李部长,执行公务啊?”

    “童小姐,不好意思啊,接到上级的指令,所以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就过来了。”李煜笑了笑,官方的说着。

    其实,一座城市要发展的快,他们政府部门得跟这座城市做的成功的企业家,维持好良好的社交关系。

    政府有什么活动,这些优质的企业家才会鼎力支持,只有他们的鼎力支持,他们一些慈善活动才能做的更完善。

    只靠国家拨的款项,那是远远不够的。

    何况,能给他们官员长脸的,也是这些优质企业家。

    他们生意成功,特别会赚钱,这所上缴的税收自然高,他们交给国家的税收收入高,他们这当官的也有面子啊。

    所以,迫不得已,他还真不想这样强硬的执行公务,破坏了他们跟童氏的关系。

    可是,市长大人要讨好严震,逼他这么做,他也是没办法啊。

    人家市长都要看脸色行事,他这个小官,就更不得不看人脸色了。

    “年底了嘛,过来检查也很正常。”童欣乐坐了下来,不动声色的瞧了瞧李煜躲闪的眼睛,不敢直视她,证明这突击检查还是有猫腻的。

    眼睛躲闪,一个人心虚的表现啊。

    童欣乐在心底呵笑了一声,她能感受到李煜的无奈,这种不是一把手,又被一把手给管制的不大不小的官员,其实是很憋屈的。

    这就不难理解,这当了官的人,个个都想往上爬,都想出人头地,不用看人脸色。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这进了官场啊,那就是注定身不由己了,爬的再高,都会有更高的人压制你一头呢。

    有时候,还不如老百姓活得自在。

    无欲无求的,才是大无畏呢。

    “对了,我们童氏还有水产业呢,没叫上这卫生局的一起来检查下我们童氏旗下水产的卫生吗?这人一起来了,我中午就一起把你们都请了,免得你们受累,跑这么多趟啊。”

    “吃饭就不必了,童小姐。”李煜直接拒绝了。

    以前走走过场,一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还说得过去,可如今,他们的突击检查,原本就把人给得罪了。

    人能轻易的还请他们吃饭?

    他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不甩脸子都不错了。

    “李部长今天还真是公事公办的很,行吧,你们检查吧,我还有工作,就不陪着您呢,有事让人来叫我就好。”

    童欣乐朝李煜说完,又对着财政部的老总说道,“杜经理,李部长的要求,你可要大力配合啊,别落了口实。”

    “是的,童小姐。”

    这个时候,童欣乐就是他们公司的主心骨了。

    童欣乐还没有走,童欣安就过来了,她一看到这阵仗,就尖酸刻薄了起来,“哟,李部长来了啊,真是稀客呢,来之前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怎么啊,是谁举报了我们童氏藏污纳垢了么?”

    童欣安直接的很,她昨晚在家,自然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严震的嘴脸,知道严震会报复他们,可是严震这动作还真他么的快。

    他们童氏没什么害怕的,但是这么突然袭击,又这么一本正经的被查,这要是被业内的人知道了,还不被笑话么?

    那些人,就喜欢看人笑话。

    他们童氏冷不丁的被人这么一本正经的查一查,本来是没什么的,可从前,不是这样的规矩,突然来这么一遭,自然惹人怀疑了。

    他们是没什么好怕查的,但是这人的嘴巴,就没有个底线,以后的各种商业聚会,这件事免不了的就要被有心人士,以及他们的竞争对手拿出来嘲笑一番。

    童欣安当然是生气的。

    “四小姐别这么说,就是年底了,我们部门例行检查一下,今年从大企业开始,你们童家是我们本市最大的企业不是,所以从你们开始,下一家是靳氏。”

    李煜也是在官场上多年摸爬打滚爬上来的,应对这种,还是游刃有余的。

    给人戴高帽,任何时候都不会有错。

    他这会儿将他们童氏捧成第一,那他们童家人的愤怒,自然会减轻不少。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话,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可是,童家人今天偏不吃这套,谁再给他们下套子,他们清楚的很。

    “少来,李部长,例行检查,是吧?那公文呢?没有公文,你给我例行检查个屁啊?就凭你们一句,上级指示啊?哪个上级,你跟我说说,严震啊?他在京城当市长,管到我们青云市来了,他这手,是不是伸的太长了?”

    童欣安特别直接的点名说了严震的名字。

    她甚至直言不讳的直呼严震的名字,这个人,以前她爸的别的朋友就说过严震那种人就是小人,你对他有用的时候,他可以卑微的像条狗,没用的时候,他那人,可以当做压根就没认识过一样。

    也就他爸,这么多年了,还把严震给当兄弟来着。

    两人之间没有私人恩怨,也没有利益冲突,自然友谊就长存了些。

    眼下,严雯想要嫁给她大哥不成,害了人,被他们怨怼,竟然就使这些阴招来了。

    “公文会补上的,四小姐。”李煜愣了下,然后笑着说。

    严震要给人下马威,逼着他今天一上班就过来审查。

    红头的公文,要层层的批准,从他这边写了申请递上去,得三个工作日的流程,所以,他今天突击检查,是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

    算是接了个上级口谕。

    这童家的人,你给他们面子的时候,他们也会非常的捧你的面子,可是一旦,你不给他们面子了,他们也不是吃素的。

    自然不会再捧着你的面子。

    这种做法,也是正常的。

    “补上?李部长,你可是这官场上的老人了,你这没有公文就要我们力配合,凭的是什么?就凭他严震的威望啊?我们是老百姓,但是,老百姓有上访的权利吧?”

    童欣安抬起脸来,就这么直接的盯着李煜。

    李煜其实也不傻,这童家人不给面的,其实不是他,也针对的是不是他们本市的官员,而是严震。

    这严震也真是绝了,不知道跟童家人闹了什么。

    害得童家人这么不给他面子,可这锅,却让他们财政部来背。

    “四小姐,别,这样好了,我们暂停手上的活儿,等拿到了公文再来,今天真是打扰了,对不住啊,改天,请你们吃饭。”

    李煜叫停了手下干活的人,风一般的来,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童欣乐就站在门口,就等着他们撅屁股滚蛋呢。

    童欣乐让人将那些翻的乱糟糟的资料给收了起来。

    让大家安心工作。

    法务部离财务部最近,所以,童欣乐去了童欣安的办公室。

    童欣安气的一口气喝掉了办公桌上,秘书之前给她泡好的咖啡。

    这会儿,她胸口还起伏的厉害。

    “严震这个不要脸的,真是太过分了。”一杯咖啡下肚,还抑制不住童欣安胸腔里的怒火。

    童欣乐笑了笑,“别气了,四姐,你今天的表现真是太帅了,帅呆了,我都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你了。”

    “去,少贫嘴,你有本事赶人,你怎么不赶啊?还硬是让人来叫我,我是不是得谢谢你给我这个出风头的机会啊?”童欣安没好气的说着。

    她就不信,童欣乐不知道,人家来检查的时候需要出具公文吧?

    “咱们这是各司其职,你是法务,这样的交涉,自然是你出面啦,我是来谈业务的,以后免不了还是要跟这些当官的来往,应酬啊,我要出面跟人撕破脸了,这以后,人家还不得处处给我穿小鞋啊?”

    “哦,童欣乐,你这是坑我呢?”童欣安恍然大悟。

    “怎么会呢?”童欣乐走到童欣安的旁边,温柔的给她按摩,“我就是觉得这个人,你出面赶,是最妥当的。”

    “我去,滚你丫的啊,少在我面前露脸。”童欣安伸手赶人。

    童欣乐还想说什么,她的电话就响了。

    电话是邵正谦打来的,“我跟义父就约定了这个周末哦。”

    “嗯,知道了。”童欣乐应道。

    “怎么了?好像不开心啊。”

    “没事,晚上回来了跟你说。”

    “好吧。”

    童欣乐挂了电话,被童欣安一阵取笑后离开了童欣安的办公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