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 绝交(30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739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严雯坐在那儿,她今天出门,就是扮演一个弱者,让别人同情的。

    她把自己伪装的十分可怜,也是为了让童启发可怜她的。

    毕竟,童启发之前是真的把她父亲当成兄弟的。

    杨瑞婷是不会帮她说话的,之前因为她对童嘉晟有那样的心思,她就不喜欢她了,更别说,她对童嘉晟下药的事情都被戳穿了,那就更加不讨杨瑞婷的喜了。

    这会儿,听到童欣乐这样问,严雯抬头看了她一眼,表情略带尴尬。

    “嗯,医生建议还是要好好静养一段时间的。”严雯回话了。

    “既然是静养,那严叔叔,吴阿姨,你们应该让严雯好好在家里休养的。”童欣乐说道。

    “就是,就是,女孩子遇上这样的事情,好多人都不好意思出门的,这雯雯的心理倒是蛮健康的。”杨瑞婷笑着说。

    她这意思,就是在说严雯的心大。

    人都受到这样的伤害了,居然还能出门,为父亲的官位奔波。

    童欣乐看了杨瑞婷一眼,她觉得,她妈有时候说话就是这样成精了。

    想来也是,苏静那样的人,被人夺了清白,她可是激动的想要去寻死啊。

    就算苏静那冲动的行为,是她心理承受能力太弱,但是像严雯这样的,刚出院没两天,就可以这样出门来见人的。

    那可不是心理素质好就可以解释的。

    吴燕燕出门的时候,就被严震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求,不许她在童家撒野耍泼,今天不管童家的人说话如何刻薄都好,那也让她受着就是了。

    吴燕燕是带着这样的心理准备过来的,可眼下,听到杨瑞婷跟童欣乐这母女俩在这一唱一和的说着严雯的事情时,她真的是火冒三丈。

    她也是一个母亲,不管自己的女儿是多么的不受人待见,她也没办法忍受,自己心疼的女儿被人这么说。

    吴燕燕刚要发飙,严震就走过来了,拉了她一把,“就是,嫂子说的对,就是咱们这雯雯啊,是真心孝顺,这不听说了大家在背后都怀疑我这是滥用职权,以泄私愤,这件事,就是之前老文对你们童氏的各种例检,之前老文呢,跟我走的比较近,这不,我不就跟着受牵连了么?”

    听着严震这样黑白颠倒,幸好文治山也聪明,先找了她。

    这些当官的人,可都是老狐狸了。

    个个都是人精,一不小心就被对方给吞了。

    “不对吧,文市长可是告诉我们,他跟你交情匪浅,之前呢,欠你一个大大的人情,所以,您这是拿人情去逼迫他,让他派人找我们童氏的麻烦呢,我们跟文市长的误会解除了,而我相信他的话,毕竟,您们可是一直在怀疑我,不是吗?既然是怀疑我,又何必上门来受这份委屈呢?”

    童欣乐那是丝毫不给严震的面子,在她看来,两家人的情分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就真的没有维系的必要了。

    也就严震这样的,居然好意思带着老婆跟孩子求上门来。

    “你相信文治山那个老狐狸,不相信我们?童欣乐,你严伯伯跟你爸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啊,除了没有血缘关系之外,他们的情谊可是一点不差的。”吴燕燕不肯再听严震的了,她站起来,帮着严震说话。

    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向他们讨回严雯的公道了。

    毕竟,今天这委屈,是他们主动求来的。

    她想的是,只要严震将来官复原职了,这童家的人,留着慢慢收拾。

    但是,谁曾想,童欣乐完不给他们面子,不给严震的面子,那也就是不给她父亲童启发的面子啊。

    “是吗?如果真的按吴阿姨您说的这样的话,那严伯伯更没理由这么对我们了,不是吗?可是严伯伯还是让人轮着天的来公司,要不然就突击检查,弄的我们的客户人心惶惶,下线的酒店,超市,餐馆,这几天退单那么多,这笔损失,要不要我当场算账给您听听?”

    童欣乐是真的火。

    如果今儿不是邵正谦跟褚驰烈之间的关系,那么,今天受委屈,上门求饶的人就是他们了,那个时候,她可不认为,严震会顾念什么旧情。

    这个时候,那旧情来说事,她会依他,才怪咧。

    谁不知道,她童欣乐是这样的人,不惹她也就算了,惹了她的话,在她的能力范围内,她一定要让对方好看。

    当然,她也是聪明的人,招惹不起的人,自然不招惹。

    可是,这次,两家闹成这样,不是他们的错。

    谁让严雯这样恶劣的,偏偏,这严震夫妇俩,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后,还放纵着女儿的胡作非为,这才导致了他们两家走向了决裂的。

    “真是太欺负人了。”吴燕燕站了起来。

    “欺负人?吴燕燕,我看你们这是越活越回去了,是吧?在过了一段自以为是的人上人的日子后,三观也变得这样不正,小震,你们严家的脸,算是让你给丢尽了。”童鸿理不等吴燕燕发飙,就威严无比的说着。

    童鸿理的威严,不仅严震买账,吴燕燕也是认账的。

    所以,夫妇俩低垂着脑袋,不说话了。

    “算了,今儿这顿饭就不要吃了,以后再说吧,管家,送一下严先生跟夫人。”童启发自然是不能在这个时候说童欣乐的不是的。

    这件事,一家人都不肯站在严震那边,就连自己的父亲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严震先前做的那些事,确实是过分了。

    其实,他心里也是没想到严震能联合别人这样对他们童氏,他是顾念旧情,但是他并没有顾念到为了旧情,让自己的身边人难过,让他们的家族事业,就让严震因为发泄私愤,而将他们的百年清誉给毁了啊。

    严震看着童启发,他知道,这一家子的人里面,谁都不会帮他说话了。

    除了童启发。

    “童哥,我承认,我之前真的是鬼迷心窍,你就原谅我一回吧,帮我说说话,我也是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地位,我……我也没几年就要退休了,我不能这么不干不净的被停职啊。”

    那是污垢,是谁都不想沾染上的污点。

    这污点可是要伴随一辈子的,死了后,指不定都还要被人议论。

    “呵,终于肯承认啦,但是严震啊,停你职的人,是你的领导,你的上级,你来求我们,有什么用呢?”杨瑞婷有些无语。

    这人,不被逼到极致,这些认错的话,还不肯说呢。

    她就不明白了,这人是在他那个圈子待太久了啊,久到一直认不清他自己从前到底是怎样的人。

    “有用,乐乐啊,只要你让正谦帮我在褚老那边说上一句话,你严伯伯就算保不了职位,至少工作不会丢啊。”

    严震也不傻,他从那些人的嘴里,听到的只言片语,也能分析出来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关系,更何况,先前魏书明那些人的遭遇,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

    只是后来,邵正谦又因为靳国豪投诉他的事情,让人从医院里给解聘了,所以,好多人,也就不觉得魏书明说的是真的了。

    可是现在分析下来,能够这样一个电话,并且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他上头的领导查都不查问一下,就直接给他停职的人,除了褚驰烈,还真没有谁有这样的面子。

    所以,哪怕他们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先这样说,试探一下也是好的。

    “褚老?他能管得了这样的事?要是可以管,要是能够帮你,正谦他又怎么会被解聘呢?”童欣乐反问道。

    严震:“……”

    严震这下沉默了,如果真的不是褚驰烈的话,那么到底是谁在背后做他的小动作?

    这样搞他?

    有别人这样做也是可能的,毕竟,他在位期间,到底得罪了多少人,他也未曾可知。

    这不,一旦有把柄被人抓住呢,让人从背后给推一把,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他丢官这件事真的跟童欣乐还有邵正谦没关系的话,那么,今儿真的是白来了这一趟了。

    “童伯父,童哥,嫂子,今天打扰了,不管怎么样,我代雯雯要跟你们说声对不起的话,给你们造成的痛苦,也无法弥补了,眼下,咱雯雯也得到报应了,还希望你们看在这孩子如今也可怜的份上,可以既往不咎。”

    “我们已经是既往不咎了,严震,吴燕燕,既然咱们两家都这样了,以后还是别来往的好,送客。”

    杨瑞婷拿出了女主人的威严。

    童启发一声不吭的坐在那儿。

    严震尴尬的笑了下,“好,打扰了,我们走。”

    他有气无力的叫着老婆孩子离开这里。

    吴燕燕扶着严雯的手,看着杨瑞婷,“杨瑞婷,赵希媛那样的儿媳妇儿,你这么宝贝,我真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

    吴燕燕就是气不过,她女儿之前可是市长千金,竟就这样的输给了一个亲娘早逝,爹不疼的傻丫头。

    结果,他们家现在还这样的倒霉。

    “我后悔还是不后悔,那是我的事情,我现在庆幸的是,没有跟你们结成亲家,否则,我真的会后悔死的。”

    “你——”

    吴燕燕被怨怼的脸都僵了,她简直不敢相信,多年的情分,杨瑞婷压根不顾,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真的是难以想象。

    严雯的身子在发抖,她原本不想出门的,可是奈何不住,母亲的劝说,以及父亲病急乱投医的浮躁。

    身为女儿,已经给父母招来了太多的麻烦。

    她现在要是还能出一份力,她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可是,她没想到,在童家,她就感受到了令她备受难堪的关注,可是她,只能硬着头皮的坐下来,扮着楚楚可怜的模样。

    她想,在童欣乐的眼里,她如今又多了一个脸皮超厚的缺点了吧。

    一家三口狼狈的从童家就这么离开了。

    严震上车后就不断的打电话,为了自己的仕途,他算是拼尽了力了。

    至于老婆跟女儿所受的委屈,他确实是顾不上了。

    毕竟,他自己要是完了,他们家就彻底完了。

    严雯上车后,将自己缩成一团,第一次,她觉得她头顶的天空,一片晦暗,毫无阳光。

    童家。

    严震一家三口走了后,童欣乐就被包围了。

    “这正谦跟那个褚老到底是什么关系啊?”问话的自然是童启发。

    总觉得褚老给邵正谦太多的帮助了,可如果邵正谦跟褚老真有什么不为外人道之的关系的话,可为什么,邵正谦被解聘这件事,褚驰烈又不保他呢?

    “真是救命之恩的关系,另外,两人谈得来成了忘年交,要不,等他来了,你们问他好了,反正他隔一会儿就来了。”童欣乐直接甩锅。

    “……”

    ------题外话------

    今天的爆更完毕,累屎格子了,真的好累,从接到限免通知,格子就没有在十二点前睡过觉了,这两天更是熬到一两点,还在给大家码字,希望明天过后,格子可以十点入睡,么么哒。再不补充啊,格子会垮掉的。

    错别字肯定有吧,哪怕格子粗粗的检查过两遍,可是老眼昏花的格子啊,肯定还有漏网之鱼,亲们就体谅下哈,不影响阅读的话,咱们就将就一下啦,影响阅读的,请亲们指出来,格子还有奖励的哦。

    好啦,亲们看完就赶紧睡觉吧,格子再码下明天的章节,计划还没有完成,格子还须努力。晚安!MUA—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