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 评价(4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82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童欣乐自然也瞧见了,她先前就差不多知晓这人在假装失忆了,所以,这会儿看到靳睿博这样,她也不觉得意外。

    她干咳了两声,提醒了下靳睿博的失态。

    靳睿博收回视线,几个人一边闲聊八卦,一边品尝美食。

    林逸夫也是个吃货,所以,八卦聊得少,反倒是美食聊得多,铁灵云的每一道菜,都得到了林逸夫十分的赞赏。

    “这将来的工作餐,是不是都固定在这家了?”林逸夫问。

    他问的是铁灵心。

    铁灵心下意识的偏头去看靳睿博。

    童欣乐觉得林逸夫这想的是真美,“你可想的真美,你不知道在青云市,多少人想吃老铁私厨卖的菜啊?就是我,我都不能天天来呢。”

    “灵心是老板的妹妹,那我们自然比你特别。”林逸夫打击她。

    童欣乐就做出一出深受打击的模样,捂着心口,“好啊,心口好痛。”

    林逸夫笑。

    没搭理她。

    “你家邵医生知道你是这样的童欣乐吗?”林逸夫吃了几口菜,才问。

    “我什么样,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不需要你打小报告。”童欣乐嘟嘴。

    满满一桌的菜,让他们六个人给吃了个精光。

    随后,靳睿博买了单。

    朱瑶过来收钱的时候,还是给他们打了九折。

    靳睿渊付了钱,六个人就起身离开。

    今天不是周末,下午回公司做点事情,所以,童欣乐也没有逗留,就走了。

    林逸夫上车的时候,摇下车窗,叫了下童欣乐,“童欣乐,找时间多聚聚。”

    “好。”童欣乐满口答应了。

    林逸夫摇上车窗,他们先行走了一步。

    童欣乐坐上后车座,扭头看了一眼老铁私厨,然后转过脸来,让毛景轩开车走。

    后厨里。

    五桌菜都做好了,铁灵云跟朱瑶两人这才开始吃饭。

    她俩的菜,都是铁灵云另外炒的。

    朱瑶没什么胃口,吃一小碗饭,都抬了好几次头了。

    在朱瑶抬第五次头来的时候,铁灵云好笑的摇摇头,“瑶瑶,你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她们俩,是未来姑嫂关系,现在又是合伙关系,而且,如此谈得来,在她面前,她觉得朱瑶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啊。

    “我就是觉得,这个靳睿博怎么看都不像是失忆的人啊,尤其是他刚才看你的时候,还那么痴傻。”朱瑶嘟着嘴。

    铁灵云自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她笑着摇摇头,“你可真是个傻丫头,我现在是你哥的女朋友,那个靳睿博呢,也是一个懂得道德的人,他不会做出那种让别人分手的事情的。”

    铁灵云很肯定的说着。

    她所认识的靳睿博,是翩翩佳公子啊。

    朱瑶看着铁灵云,更不开心的噘嘴起来了,“你到现在,对他的评价还那么好。”

    “对人的评价要客观,不带私人感情的评价,才是公正的,吃饭吧,我们晚上还有得忙呢。”晚上还有五桌的客人。

    而且每桌都是八人以上,所以,他们今天晚上算的上是办小型的宴席了。

    “嗯,我哥下午会按时下班,他会来帮忙的。”

    “知道的。”

    见铁灵云并没有因为靳睿博的出现而有异样,朱瑶也放心了许多。

    她也知道,不该这样长靳睿博的志气,灭她哥的威风。

    但是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靳睿博比她哥,帅气了不止一个档次啊。

    这靳睿博任何时候,都是一个强劲的情敌。

    除非,铁灵云跟她哥赶紧把婚给结了,然后生个孩子,她这心,怕是才能彻底放进肚子里,否则,这靳睿博来一次,她就得怕一次。

    那边,靳睿博一路上,都在想铁灵云的脸,以及她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每一个表情,这些都是他尤为珍惜的。

    他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没有先前的那种排斥,他们也没有刚重逢时的那种剑拔弩张的感觉,这般维持着表面的平静,他也一时不确定,到底是好还是坏了。

    值得庆幸的是,今天在店里没有撞到朱挺,没有看到他们甜甜蜜蜜,气氛和谐的画面,哪怕朱瑶对他异常防备。

    他可以不要脸的认为,朱瑶之所以对他这么的防备,那是因为她都觉得,铁灵云的心还在他的身上。

    他觉得,只要铁灵云的心在他身上,哪怕这只是他的错觉,是他的自以为是都好,他都会觉得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会稍微好过些。

    *

    文治山在办公室里,安排了人下午去检查靳氏名下的一些服务场所,任务下达了后,他的秘书走过来,“文市长,邵正谦来了。”

    “谁?”文治山扶了下他鼻梁上的老花镜。

    人老了,这眼睛就容易老花,他也是上班工作需要看文件资料的时候才会戴眼镜。

    “邵正谦,他今天过来,是为了拿实验室大楼的钥匙,之前,他买了回去,一直在办手续,今天早上,相关部门把钥匙送了过来,我之前放您办公桌上了。”秘书说的很具体。

    当初,文治山就说过,邵天实验楼这件事,要经他的手办。

    这不,相关部门办好了后,就早早的过来了。

    文治山低头就看到一大串钥匙放在了他的桌子上,他点点头,“嗯,好,让他进来吧。”

    “是。”

    两分钟后,秘书领着邵正谦进来了。

    邵正谦是童欣乐的老公,现如今,这人也是他文治山的贵客了。

    “正谦,来了?坐坐坐,要不要喝点什么?”文治山用着热情不过度的态度对他。

    邵正谦摇头,“不用了,文市长,您这么忙,又是日理万机的,我拿了钥匙就走,不耽搁您的工作。”

    况且,光是一个实验楼的,他都费了不少的劲。

    褚驰烈说要方言帮他的,可以很快的拿到,但是让他拒绝了,毕竟,要让他跟苏德的药业公司发展起来,需要时间才行。

    再说了,要是什么都让褚驰烈帮忙,那也不太好。

    他坚持不要帮忙,褚驰烈那边自然也不会坚持要帮他的。

    “不会,不会,中午一道吃饭吧?关于你让市一院解聘的事情,我看这里面是个误会,新院长已经走马上任,我打电话约约他?”文治山热情的问着。

    原本以为,齐卫东那个人在把邵正谦给解聘了,会遇上麻烦呢,结果,人家居然没有遇上麻烦,甚至还升职了。

    而且,齐卫东的女儿齐桑跟邵正谦还是好朋友来着,这不得不说,人家的运气简直太好了。

    自然,他们都不傻,讨好邵正谦跟童欣乐是正确的,只是,对他们的讨好又不能太过明显,否则,会显得自身太掉价。

    这就是官场的生存法则。

    每一个圈子,都有这样的法则,除非,你无欲去求,就可以自由自在。

    但是,身为人,怎么会无欲无求呢?

    “真的不用了,我跟人合开了药业公司,另外就是,实验楼拿回来了,我想继承我父亲的衣钵,做药品试验,研发新药,我更喜欢做这个,毕业的时候没有做,那是因为实验楼还没拿回来,现在拿回来了,我更倾心做研发,自然就不再回手术台了。”

    “那你这样,多少病人的损失啊,之前,京城一院的魏书明,一直想你过去他那儿了,能够拒绝他的人可不多,证明你这是有能力的。”文治山自认为说到了点子上,“所以,你应该回到手术台上发光发热。”

    “文市长,我是一个凡人,不是一个圣人,所以不是谁需要我,我就要在哪儿的,而是我喜欢在哪儿,我才要去哪儿。”邵正谦表达着自己的三观。

    这并非是自私,而是对自己负责。

    一个人,不管他的人生有多成功,在一个圈子里,地位有多崇高都好,但是世界太大,没有人能够对所有人都负起责来,能对自己负责,就已经是相当的不错了。

    文治山愣了愣,他倒是没想到,这人这么直接的就把大多数人只敢放在心里的想法就这样给说了出来。

    “嗯,说的是,好多人为了别人的看法,而让自己活得太累。”文治山总结道,他站起来,把桌上的钥匙拿来给他,“这是实验楼的钥匙,给。”

    “谢谢。”邵正谦接过。

    他等这栋实验楼回到自己的手上,等了好多年。

    青云市的市长也换过了,她高三毕业的时候,市长还不是文治山,文治山是青云市人,只是,先前在别的省市里做事。

    而后,才升职到青云市当市长的。

    现在由他将这串钥匙交到了他的手里,他还是很感激这个人的。

    “不客气,对了,回去跟乐乐说,她的要求啊,我都帮她做了,之前是我做的不妥。”文治山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他很清楚,在背后帮童欣乐的那个人,看重的未必是童欣乐,很有可能是眼前这个人。

    “好,文市长也别这么说,不管是查童氏,还是查靳氏,都是你们的职责,不需要抱歉的,该拿出你们的铁腕来。我先告辞了。”

    邵正谦拿了钥匙就走了。

    文治山点点头,没说话,可他心里,却莫名对邵正谦表达出来的那种摄人心魄的气场唏嘘。

    他一个五十好几,快要六十岁的男人了,邵正谦还不到三十岁,他就能这般的沉稳,说话做事,都给人好大的压力。

    他要是与他是同龄人的话,估计得自惭形秽。

    也罢,文治山摇摇头,看了下时间,也准备出去吃午饭了。

    邵正谦拿了钥匙后,就给室内装饰公司的人打了电话。

    双方约了时间聊装修的东西。

    邵正谦离开市政楼,就在附近找了家小面馆,吃了一碗面。

    他喜欢吃面,他喜欢一切简单的事物。

    当初,之所以受童欣乐的影响,也是因为他一眼就知道她是个很简单的人,而苏静是一个特别复杂的人,他第一眼就不喜欢。

    吃过面后,他开车去了实验楼,等着。

    装修公司的人来了后,邵正谦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就是想跟从前一样就可以了,大多数的地方都维持不变,越简单越好。

    装修公司的人明白了他的意思,邵正谦就把钥匙给了他们,离开了。

    时间不早了,他还要接儿子。

    这段时间,接儿子的任务还是他,接到儿子就送儿子去他外公外婆家,然后夫妻俩在家里蹭过饭后,就回星河湾。

    自打铁灵云跟铁灵心姐妹俩住到星河湾了后,童欣乐都会去找她们姐妹俩聊聊天才肯回家来睡觉。

    这段时间,他也会适当的做些自己的事情。

    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的,波澜无惊,却又让他莫名的觉得每时每刻都很幸福。

    岁月静好的状态,大概就是这样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