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 年味(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64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女神的贴身侍卫都市超级保镖今生有幸

    相比于童欣安北楼里的小别扭,童嘉晟的东楼跟童欣乐的中楼气氛都很和谐。

    童嘉晟跟赵希媛的家里,住进了他们的二叔两口子,他爸弟弟妹妹家的孩子都是独生子跟独生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兴旺后代的责任,就到了他父亲这里来了,他妈妈也是神奇,连着生两对双胞胎,还是一对男,一对女,简直就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主啊。

    这要是两对双胞胎都是男的,或者都是女的,都不足以让人发狂的羡慕嫉妒,可偏偏是一对龙,紧跟着一对凤,最后来的单胎,不论男女都是好的。

    然而,最后来了乐乐这么一个古灵精怪,又特别讨人喜欢的丫头,这家人的关注力,能不在乐乐一个人的身上么?

    童启文两口子也是累到不行了,人老了,早就不习惯熬夜了,哪怕一年到头,也就除夕这天要守岁,这是童家的规矩。

    但是人老了,身体不行,扛不住,吃饺子汤圆的时候,就已经哈欠连连的了。

    所以,两人进屋后,就让佣人带他们回房,简单洗洗就睡了。

    这躺下去,闭着眼睛就着,管它外面炸的如何响,睡觉才是大事。

    这二叔夫妻俩进入东楼就去他们的客房休息了,夫妻俩相视一笑,让佣人也早点去休息,两人手牵手就回房了。

    回到卧室,赵希媛也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哈欠,见她累了,童嘉晟主动问着,“要不咱们也早点睡?”

    “嗯。”赵希媛点点头。

    因为在青云市有初一不洗澡,不洗头的风俗,所以,洗澡洗头的事情,两人下午在去酒店之前就做了。

    所以,放点水,洗个脸,洗下脚,就可以直接睡觉了。

    赵希媛是享受的那一个,就连刷牙都是童嘉晟把牙膏给她挤好了,让她进去刷就行了。

    洗脸的时候,赵希媛只需要坐着,童嘉晟把洗脸水放好,毛巾拧好,将拧干的毛巾递到她的手上,她只需要自己擦一擦就好了。

    因为时间太晚了,所以赵希媛也就没有用洗面脸,也不敷面膜了,就用清水洗洗就算了。

    泡脚的时候,赵希媛这才有空把手机拿出来看,今天除夕,他们班级群一直有家长不断的发新年祝福的短信。

    还有家长发新年红包,都是家长们在抢,他们班的三个老师都没有强,虽然家长们一直在艾特他们,让他们老师也抢红包,赖老师出面说谢谢大家的祝福就行了。

    中间,她得空也回了一句谢谢,然后就再没看过手机了,任手机在裤兜里震动不已。

    除了班级群里热闹之外,她亲戚群也很热闹。

    明天是她外婆家团年,让她带着童嘉晟一起回去。

    大年初一,是她外婆团年的传统,因为那个时候,外嫁的女儿都可以回家团年,本来是该初二的,但是初二,她那两个舅妈要回娘家,所以,外婆就顾着他们,让外嫁的女儿提前一天回家来团个圆。

    这天,家里的人才是整齐的,老年人嘛,都想要过一个团团圆圆的年。

    也好在,她那两个姨丈都是疼老婆的,尤其是她那个小姨丈,隔一年还会跟小姨一起回外婆家过除夕呢。

    五个女婿媳妇儿里,她外婆最喜欢的就是她的小姨丈,说这种疼老婆的男人,才是女人需要且能够倚靠的最佳丈夫。

    就算小姨丈经济上没什么能力,但是女人一旦找上这种男人,那心也是安定的,也是超级有福气的人。

    所以,她小姨现在四十好几的女人了,看起来就跟三十几岁的差不多,而且,在她小姨丈的面前,非常的小女人,简直不像是一家幼儿园的园长。

    她小姨的霸气,在回家去见小姨丈之前,就会收拾了,在家里的小姨,那就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公主。

    娇气得不得了。

    赵希媛觉得自己现在也快要被童嘉晟给宠坏了,刚结婚的那会儿,她是真的没有想过,他们俩会走到今天这样温馨幸福的局面。

    而她也没想到,童嘉晟这样一个站在人生巅峰的男人,会这样对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竟然还是她自己。

    她刚跟童嘉晟协议结婚的头两年,她都是一个人回外婆家过年的。

    先前,她引产住院期间,外婆他们都过来看过她,也看到童嘉晟是怎么呵护她,照顾她,心疼她的。

    所以,小姨在群里特别强调,今年一定要让她带着童嘉晟回家过年。

    赵希媛回了大家,“知道了,一定到。”

    小姨这个时候还没有睡,秒回了一句,“收到,你家老公爱吃什么呀?我看看,让你小姨丈估量着添点。”

    赵希媛朝童嘉晟看了一眼,嘴角上翘的回,“他不挑食的,什么都吃,小姨丈煮什么都好。”

    她家小姨丈是个公务员。

    工作之余去学了厨艺,然后成了她小姨的专用厨师。

    除了工作,所有的闲暇时间就是为了帮她小姨做尽天下美食,小姨的儿子,也是她弟弟,经常在她面前吐槽,说实在是受不了父母的腻歪,几十岁的人了,也不怕别人笑话。

    这时候,她们的外婆还有弟弟的奶奶,也是她小姨的婆婆,就会骂她弟弟,说他懂什么,男人疼女人,天经地义。

    她弟弟的奶奶甚至还说,她小姨丈疼老婆还比不过小姨的公公来着呢。

    总之,她小姨找对了人,找对了公婆,生活在蜜罐里也是应该的。

    她小姨对家里的人也很好,非常舍得对他们花钱。

    所以,人都是相互的。

    “好吧,时间不早了,早点睡,明天早点过来,陪我打麻将,你老公那么有钱,让他输点给我。”韦小珍结束了话题。

    赵希媛回了一个晚安。

    原本她都想要睡觉了,发现短信箱里有好几条未读的短信,微信朋友那儿也有新加朋友的申请。

    电话号码是许阳的,赵希媛没有点同意。

    先前发生了撞车那样的事情,许阳这人心毒,她那一刻就看清了。

    这样的人,她是不会再跟他有所来往的。

    过去,就算她瞎了眼,竟然会喜欢上他,还把他当成值得珍惜的初恋存放在心里,可是现在看来,这个男人其实不配的。

    从他当时为了他自己的尊严就不顾一切的撇下她离开,放任她在赵家生活的水深火热,是他自己给了别的男人搭救她的机会,那么失去她,也该是他能够预料到的。

    可这人,明显输不起。

    输不起也就罢了,还能做出那么恶劣的举动来,就真的是让人太绝望了。

    她换了电话号码,但是微信号是用以前的QQ号申请的,许阳会一直给她发来好友申请也挺正常,但是她不会通过他的。

    她的新电话号码,许阳还是知道了。

    微信联系不到她,就改发了短信。

    她有些郁闷,用防火墙可以屏蔽了他之前的电话号码,他就可以换别的电话号码进来,她总不至于把所有陌生的电话号码都屏蔽了吧,毕竟,有很多孩子的家长会突然打电话进来。

    她不能够。

    她看着许阳发来的一长串的新年祝福短信,以及他的一长串的道歉,她没看完,也没回复,将震动关了,手机开了静音后,就把手机放床边的床头柜上了。

    许阳终究还是影响了她的心情。

    她真的好希望这个人可以不要再在她身边出现了,但是他是夏冉冉的舅舅,她回学校上课了后,许阳还托夏冉冉对她说对不起来着呢。

    孩子终归是孩子,夏冉冉奶声奶气的让她不要生她小舅舅的气了,还用她以前说过的话,劝说她。

    说知错就改的孩子是好孩子,那知错就改的小舅舅,也是好舅舅。

    总之,夏冉冉是希望她原谅许阳的。

    但是他们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她没办法对一个才三岁多的孩子讲,他们压根不懂。

    可是她很清楚,她跟许阳之间的同学情,也已经没了。

    她不会原谅他,她不是傻子,怎么会去原谅一个想要她的命,想要她身边人的命的男人呢?

    哪怕这个男人打着爱她的旗号,那只会让她感觉到更可怖。

    童嘉晟上床的时候,就发现赵希媛的脸色不是太好,他伸手过来,将人搂在怀里,“怎么了?”

    赵希媛摇头,“没事。”

    她不想让他替她担心,她还在被许阳纠缠。

    但是赵希媛宽慰他的话,并没有让他相信,“告诉我,我可以帮你解决。”

    他坚信她有事,因为他进去洗脸之前,赵希媛玩手机的时候,都是开心的模样。

    赵希媛看着他,叹了一口气,知道瞒不过他。

    “是许阳给我发了一些道歉跟新年祝福的短信,还有微信好友申请,他也一直发过来,有点烦而已。”赵希媛如实说道。

    童嘉晟点点头,知道她的烦恼,换号不是办法。

    许阳这样苦苦相逼,是不想赵希媛去当老师了,是吧?

    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只会让赵希媛更恨他了么?

    他的这个情敌,实在是不怎么聪明啊。

    “别想了,把他们当成是垃圾短息就好。”童嘉晟只能暂时先这么安慰她,毕竟让她辞职回家,他知道,赵希媛肯定是不答应的。

    他到时候再找相关的专业人员帮他想想办法。

    许阳也不是每天都来骚扰。

    “嗯。”赵希媛点点头,“明天回外婆家吃饭,我们早点起来,睡觉吧。”

    “好。”

    童嘉晟答应了。

    这是第一年,赵希媛主动邀请他回她外婆家过年,这是好事啊。

    超级好的好事。

    两人躺下来,熄灯睡觉,因为明天要早起,还要准备东西,童嘉晟也就打消了做坏事的念头了。

    搂着自己的媳妇儿,安心的睡觉了。

    与此同时。

    童欣乐的中楼。

    童欣乐是个典型的夜猫子,她要守岁的,童家人里,也就她比较守旧,另外,她也熬的主。

    上大学那会儿,邵正谦忙着做各种实验,没工夫搭理她,所以,她经常跟舍友一起,将笔记本的电给充满,然后熬夜追剧。

    那个时候,舍友每人一台笔记本,都充满电,一台一台的消耗,一个通宵而已,电是够够的。

    所以,两人回到家,安顿好沈燕跟小彬彬后,夫妻俩就拿着一堆零食,泡了一壶茶,提了一大瓶保温水瓶,就去了三楼主卧外面的大阳台。

    夜空中的烟花时不时的还在绽放,远处的砰砰砰声传来,这年味好像总是需要烟花才能让人感受更真切似的。

    两人吃着东西,喝着茶,就这样聊了一整夜。

    童欣乐都没发现,过去闷葫芦似的的邵正谦,到底从什么时候变得不闷的,他俩在一起的时候,再也不是她一个人唱独角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