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 高烧(2更副线铁)

作者:格子虫 |字数:15254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铁灵心问清楚是哪家医院后,就直接去铁灵云的房间找她。

    此刻,铁灵云还在浴室里洗澡,铁灵心等了会儿,就上前去敲门。

    铁灵云此刻心情有些烦躁,先是因为靳睿博的那个模样,原本就让她心里很烦,后来回到家后,去看望朱挺。

    她本来想在朱挺那儿吃颗定心丸的,结果,朱挺不知道是酒没醒呢,还是人喝了酒后就变糊涂了。

    她说找人挑个好日子,他们先去把结婚证给领了,婚礼可以晚点办,等买到他们俩都心仪的房子后,再办婚礼,结果朱挺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反问她,是不是忘不掉靳睿博。

    她当时的情绪是什么样的呢?

    面对朱挺这样直接的反问,她有心虚,有焦躁,还有被问到心事的尴尬。

    她真的很想冒火,她的情绪很复杂,事实上,她的情绪也急需找到一个可以宣泄的途进。

    她真的很想发飙的,但是她克制住了。

    她只是站起来,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朱挺,你现在不冷静,等你冷静下来了再来找我说,如果你冷静了,那么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尊重。”

    说完,朱瑶就敲门进来了。

    她就从那个房间逃也似的出去了。

    现在,她的脑子好乱,理智上,她知道自己选择朱挺,肯定是她愿意的,毕竟这是自己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嫁给他,她绝对不会后悔。

    她也不会做任何背叛他的事情。

    可情感上,她的心里确实还是有靳睿博的。

    毕竟,他是她第一个心动的男人,是她深深的爱过,并且将自己的身心都交付出去的男人。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一世一双人的跟靳睿博走下去。

    可是世事难料,莫玲对她的不喜欢,瞧不上她,让他们俩平白无故的多了好多的误会,后来,灵心还掺了一脚,虽然最后及时刹住了车,没有造成太尴尬的局面。

    但是,她却突然就放弃了,她想换一个人来喜欢,也想换一种比较正常,普通人拥有的生活方式。

    所以,她在明知朱挺喜欢自己,还去招惹他,就是想要跟他一起共度余生的,可是这个家伙,刚才在他的房间里,他的怀疑,让她颇有些受伤。

    就算她暂时还没有忘掉靳睿博,但是她铁灵云是什么人,她以为,他朱挺是知道的。

    所以,朱挺刚才会说那样的话,她只当他是酒没醒,人还糊涂着,她不当真。

    “姐,送我去趟医院吧,靳总生病了,林总送他去医院了,让我过去一趟。”铁灵心一边敲门,一边喊。

    好一会儿喊,才将铁灵云给喊答应。

    铁灵云包裹着头,套上浴袍就出来了。

    “你说什么?发生什么事了?”隔着门板,铁灵云听的不是很清楚。

    “靳总病了,林总让我们俩过去,你开车送我去吧。”铁灵心说道。

    “哦,我换下衣服,你在楼下等我,我马上下来。”铁灵云说道。

    一天都还没有过,那人就病了,家里不是有佣人吗?

    不是在床上睡的好好的吗?

    怎么还会生病啊?

    铁灵云脑子有些乱的想着,导致她在穿衣服的时候,出现了好几次失误,扣子扣错,毛衣穿反了,又脱下来重来,最后羽绒服的拉链,手抖了半天才拉上去。

    甚至,连头发都来不及吹。

    拿了手机,钥匙,钱包,铁灵云就出去了。

    她到了楼下,朱挺坐在沙发上等她,可是看她跟铁灵心一前一后急匆匆的模样,他也来不及说刚才的小误会了,而是关心的问着,“发生什么事了吗?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嗯,有点事。”铁灵云没说是什么事。

    铁灵心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走过来,“朱挺哥,我们现在着急出门,回来再跟你解释吧,走啦,姐。”

    铁灵云看了朱挺一眼,她知道,朱挺已经酒醒了,他刚才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怕是在等她。

    但是,这个时候,她没办法留下来与他说话。

    她跟铁灵心走了。

    关门的时候,朱瑶听到声音,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哥,谁出门了?”

    “她们姐妹俩有事要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铁家出了什么事,看她们脸色都不太好。”朱挺担心的说道。

    “你看你,现在知道担心了,那刚才灵云姐让你挑好日子去领证,你干嘛没答应啊?”朱瑶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朱挺没吭声,他其实只是不想铁灵云头说结婚,是因为她一时的头脑发热而萌发的冲动。

    他担心,铁灵云以后会活在悔恨里。

    如果婚后,让他面对天天唉声叹气活在悔婚里的铁灵云,那他还不如从来就没有拥有过。

    “你说你吧,你要是跟灵云姐领证了,你这会儿就是她的丈夫了,如果他们铁家真的有事,你就是灵云姐的丈夫,是他们铁家的女婿,你就可以去帮忙,而不用干坐在这里等了。”

    朱挺叹息一声,“我知道,但是有些事,你不懂。”

    朱瑶真是被气笑了,“我不懂?你说出来啊,我是不懂你在想什么,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行了,时间不早了,回房睡觉吧,我明天早上要早起呢。”朱挺说道,有些事,他都还没有想透,他真不知道怎么说。

    “这个时候,灵云姐没回来,你睡得着?”朱瑶反问。

    朱挺白了她一眼,朱瑶投降道,“好好好,我不废话了,我进去了,懒得搭理你。”

    朱瑶回了房间,朱挺又坐了会儿,然后也起身回了房间。

    靳睿博在市一院输液降温。

    林逸夫简直要被吓死了,他回去的时候,屋里黑漆漆的,他今天也喝的不少,有点累了,想要回房睡觉。

    他先进房间洗了个澡,经过靳睿博的房间,他敲了下门,里面没声音。

    他本来想直接回房间睡觉算了,但是他却不太放心,就自己转动门把,进去后,房间也是漆黑一片,大概是几小时没透气了,房间里的酒味很浓。

    床上的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林逸夫尝试着叫了他一下,靳睿博一点回应都没有。

    林逸夫开了灯,强烈的灯光刺激,床上的人都没有反应。

    他心里疑惑的想,这人睡这么死么?

    后又觉得不太对劲,他走到床边,看着靳睿博的嘴唇干裂的都要起壳了,脸蛋红的不像话,他鬼使神差的伸手去拨弄了他一下。

    这下好了,靳睿博身上的高温,吓了他一跳。

    他当即就拨了120。

    因为他连叫了靳睿博好几声,这人都没反应。

    120来的倒是很快,医护人员下来,先是测了温度,42。1度的高温,难怪人都被烧的昏迷不醒。

    后来,医护人员让人抬了担架过来,将人给抬到了救护车上。

    林逸夫赶忙穿回白天的衣服,匆匆的跟着走了。

    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给喂些温水,人完是昏迷的,不能喝,主要就是棉签上蘸着水,滋润着靳睿博干裂的嘴唇。

    到了医院,好一阵手忙脚乱后,医生开了住院,他要去办住院手续的时候,其中一个护士叫住了他,“铁灵云是谁啊?病人一直在叫这三个字,如果是人名的话,能联系到这个人,就把这个人叫来陪护一下吧。”

    护士也是见靳睿博烧的可怜,嘴里喋喋不休的叫着铁灵云的名字。

    护士又是年轻女孩,平时会用手机看一下言情小说,这不,在听到靳睿博昏迷的时候还惦记着这个人,所以,年轻女护士脑补了一出浪漫的言情剧来。

    这不,就对林逸夫提了要求了。

    林逸夫这才得空掏出电话给铁灵心打了电话,让她们姐妹俩赶紧过来一趟。

    两人到达后,靳睿博输着液,还没有退烧,医生说过,退烧没那么快的,反正让人寸步不离的守着,随时监测体温,要是有什么拿不准的,就让他们叫护士。

    林逸夫是真的累了,让他守夜,怕是不行的。

    姐妹俩过来,铁灵心就接了守夜的任务,姐妹俩一起守,可以互相轮着休息,也不会太累。

    林逸夫听了自然是喜欢这个建议的。

    于是,把人交给她们俩姐妹后,他也就安心的回去睡觉去了。

    走之前,他还说明天睡醒了过来换她们。

    好在内科的住院病人不是很多,三人间病房,另外两张床都没人。

    铁灵心看了一会儿点滴液还有多少,靳睿博的模样好像看上去也没林逸夫说的那么凶险了,她也就放心了许多。

    她对铁灵云说道,“姐,你先看着,我去找护士,让她拿两床被子,我们先在这将就一下。”

    “嗯。”

    铁灵心出去了,铁灵云朝靳睿博的床边走去。

    走近了,就听到靳睿博嘴巴在动,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声音实在小,她担心,靳睿博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就凑上前去,将耳朵铁在他嘴唇上。

    然后,她就听到,“灵云,老婆,媳妇儿,灵云,老婆,媳妇儿,……”

    铁灵云听的一阵阵心颤。

    也不知道有没有让人听了进去。

    就在这时,护士抱了被子进来,还挺热情的帮她们把床给铺上了。

    铺好了后,护士拿了本子过来让铁灵云签字,铁灵云就签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上面工整漂亮的铁灵云三个字,年轻护士笑了,“你就是铁灵云啊?那个先生还真把你给找来了,这个人啊,从下救护车到进急救室,就在叫你的名字。”

    铁灵云脸蛋更红了,她不敢吭声。

    这护士都听到了,现在又知道她叫铁灵云,怕是要让人家更误会了。

    年轻护士也看到铁灵云脸蛋红了,不知道人家是因为尴尬而闹了红脸,还以为人家这是害羞,或者是不好意思闹的大红脸呢。

    “你们俩是情侣吧,吵架了吗?小吵怡情,这大吵啊伤身,这不,把自己给折腾到发高烧了吧。”年轻小护士嘴巴喋喋不休的说着。

    铁灵云愣是不好解释。

    在年轻小护士不说话了后,铁灵云这才小声的说着,“我们不是,你误会了。”

    年轻小护士朝铁灵云诡异一笑,“你们不是,才怪咧?我在我们科,可是号称火眼金睛的,谁谈了恋爱,谁跟谁吵架,我一看他们的微表情,我就知道了。”

    “嗯,情商真高,但是我跟他真的不是。”铁灵云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线了,拼命的跟一个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的小护士解释半天。

    年轻护士看了一眼点滴,又回头瞅了她一眼,“不是?那你们是前任的关系咯?”

    铁灵云心惊,脸上感觉更烧了,现在的小丫头,都是这么厉害的吗?

    真的是火眼金睛啊。

    年轻小护士似乎看穿了铁灵云一样,主要也是铁灵云的反应太敏感了。

    “小姐姐,你真的好可爱哦,你不需要回答我了,我已经知道了,今天晚上有两瓶,这瓶输完,还有一瓶,温度可能会退下去,不过一会儿还有可能会起来,你说这人怎么这么自虐呢?大冬天的跑去洗冷水澡,不感冒生病才奇怪咧。”

    年轻小护士自动进入话痨的模式。

    叨叨叨完毕后,她拿了本子,直接走了。

    铁灵云整个人傻了,这人跑去洗冷水澡,在他们走后?

    那还真的是自虐呢。

    他干嘛要这样对自己呢?

    只是,那小护士怎么知道靳睿博是洗冷水澡造成的呢?

    刚才林逸夫都没说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啊?

    医生顶多就是判断感冒生病呗,至于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当代医生估计还没有谁有这么神的吧?

    可是这小护士竟然知道?!

    太奇怪了。

    铁灵心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铁灵云在发呆,她在洗手间待了一会儿,所以回来迟了。

    “怎么了?姐。”铁灵心问她。

    铁灵云回神,“哦,没什么。”

    “那你先过来睡会儿吧,我先守,一会儿我困了,我再叫你。”铁灵心建议着。

    铁灵云点点头,哪怕她这个时候,其实是睡不着的。

    铁灵云走过去,躺在一张床上,就脱了下外套,外面的裤子也没脱,就这样躺上去了。

    铺两张床,铁灵心花了一百块,但是这一百块,她觉得花的值。

    毕竟医院的被子被他们弄脏了,人家要洗,还要消毒,工序那么多,收他们一床五十,一点都不贵。

    “灵心,医生有说他是怎么发烧的吗?”铁灵云让那小护士给说糊涂了,所以她不确定,医生有没有说过是什么原因引发的发烧。

    “没有吧,不过就是醉酒引发的呗,还能是什么啊?”铁灵心说道。

    铁灵云点点头,没说什么了。

    她不该纠结这个问题。

    不管是不是像小护士说的那样,他是自虐跑去洗冷水澡而引发的发烧,反正就是发烧了,还是高烧,人还昏迷着呢。

    铁灵云躺下后,她以为自己肯定睡不着的,不知道怎的,躺下去还没有五分钟,就睡着了。

    大概是之前精神蹦的太紧了,这会儿一得到放松,瞌睡虫就来了。

    铁灵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亮,走廊的灯照射进来,房间里也不是黑,她转过头去,铁灵心已经睡了,有个人站在靳睿博的床前,埋头在弄着什么。

    铁灵云心惊的坐起来,“你是谁?你干什么呢?”

    那个年轻小护士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她,“我是护士啊,我过来给病人取针的,你们俩可真行,两个人轮流守夜,居然两个人都睡着了,还得病人按铃,我们才知道液都输完了,你知道这大半夜的,铃声那么突兀的响起来,把我跟我同事都给吓傻了吗?”

    铁灵云:“……”

    铁灵云没吭声,是之前的那个小护士,她认识她,也就不慌了。

    冷静下来后,她再次确信,这小护士还真是个话痨。

    她不过就是问了两个问题而已,她倒好,一口气吐槽了这么多。

    可是,她知道是自己不对。

    她赶紧把外套穿起来,病房里没有开暖气,这样的天还是很冷,是容易感冒的季节。

    “对不起啊。”铁灵云迟疑了下,还是道歉了。

    听她道歉,年轻小护士都愣了下,估计是医患矛盾太白日化了,所以遇上如此客气懂礼的病患家属,她反倒是不知道如何自处了。

    “你也不用道歉,病人都没跟你计较呢。”年轻小护士笑笑。

    伴随着一声好了,年轻小护士端着她的药用盘走了。

    铁灵云迟疑了下,最终没有问出口。

    靳睿博醒了,不然他不会自己按铃。

    铁灵心睡的很沉,铁灵云自然不会去叫醒她。

    她走过去,不够明亮的房间里,靳睿博看得到她在朝他靠近。

    他有点心跳加速,头还是很晕,但是知道她在这儿守着他,他就有种不言而喻的幸福感。

    铁灵云走过去,伸手就摸向靳睿博的额头,温度还是有点烫。

    看来,高烧是没那么容易退的。

    “要喝水吗?”铁灵云也不知道他饿不饿,他们来的太急了,也没准备东西。

    医院里热水到是充足的。

    “嗯,麻烦你了。”靳睿博客气的说道。

    “不用客气。”铁灵云说着,拿了水杯,就去倒水。

    她把热开水跟冷开水融合在一起,兑成了温水,还用手背试了水温,这才送到靳睿博的嘴边。

    这般细致周到的服务,靳睿博好久不曾享受过了。

    在这整个过程里,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好怕她是田螺姑娘,眨个眼就会消失。

    喝过水后的靳睿博,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铁灵云,开口提醒她,“护士说,还要吃药。”

    铁灵云扭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口袋的药,她站起来,开了床头灯,开始按说明配药给他吃。

    靳睿博吃药都是一把抓,然后一口吞的。

    铁灵云吃药不行,她都是一粒下去,然后配一大口水,有时候还咽不下去。

    她吃药超级痛苦,所以,她不喜欢生病,更不喜欢吃药。

    对那些吃药很厉害的人,她也很佩服。

    像靳睿博,像她妹妹灵心。

    灵心吃药也很省心,她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她们姐妹俩从学校回来都生病了,她们妈妈就带她们姐妹俩去医院看病,医生配了药。

    灵心回来后,一小杯水就把药给冲下去了,吃完了药,人家坐在沙发上美滋滋的看电视,她却坐在饭桌边,与那些药丸奋斗了差不多半小时。

    到最后,她妈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让她坐在这里自己吃。

    她知道,她妈妈看她吃药头疼的很。

    靳睿博吃完药,看着铁灵云的样子,就知道她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他没打扰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他还记得自己今天说过的那些话,他好久好久没有好好看过她了。

    今天这样难得机会,以后怕是不会再有了。

    所以,靳睿博特别贪婪的盯着她。

    “还是跟从前一样,那么怕吃药啊?”看到她依然用着一副崇拜的目光盯着他看的时候,靳睿博埋头好笑的问着。

    铁灵云勾了下唇,有些人的坏习惯,怕是一辈子都改不好了。

    就像她这个怕吃药的毛病,大概也是好不了了吧。

    这跟年龄大小无关,怕吃药的人,就是年龄再大也会害怕,哪怕她长大后,不哭不闹,这内心也是排斥的。

    那不怕吃药的人,小小年纪的时候也就不会怕。

    靳睿博其实脑袋很晕,很想睡觉,但是他就是不让自己睡。

    想跟铁灵云聊天来着。

    哪怕基本上都是他在说,铁灵云只是偶尔间或的时候嗯一下,啊一下的附和他而已。

    对他来说,他们俩能像今天这样,坐在这儿这样聊天,已经是上天给他的恩惠了。

    然而,对病人来说,聊天也是一个体力活儿。

    尤其是发烧的病人,需要的原本就是更多的休息。

    可是靳睿博不肯,刚退下去的温度,很快就升起来了。

    靳睿博说话的过程里,铁灵云催他睡觉催了好几次,他都不肯,她也是没辙,只好由着他,她就是兴趣缺缺的偶尔附和两下而已,就是想靳睿博最好是没了说话的兴致。

    不曾想,这人一个人的独角戏都能唱这么久。

    唱到她发现他的眼神又开始迷离了起来,她才意识到不好,手探过去的时候,她就注意他的温度去了,也就错过了靳睿博的手抬起来,在空中抓了两下,想要抓她的手。

    铁灵云被他身上滚烫的温度给吓了一跳,这才输完液,这温度还这么高,她真的是怕。

    “你先等一等,我去帮你叫护士。”铁灵云说道。

    靳睿博看到她脸上的焦急跟担心,他反而欣慰的一笑,他其实还想告诉她,让她不要那么担心,他不会有事,不会死的。

    他还要活着,好好的活着,看到她幸福才行。

    他有很多话想告诉她,他还想说,不管未来,她还爱不爱他,他都会爱她,他决定了,余生的时间,部用来爱她。

    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靠近他了。

    之前要娶灵心的那样的傻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只是,这么多想说的话,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因为他嘴巴张了,但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听到声音。

    而他看到,铁灵云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后,他眼前就陷入到一片黑暗里。

    铁灵云去护士站的时候,还是那个年轻的小护士,她看到铁灵云急匆匆的跑来,脸色都白了,主动问道,“病人温度又上去了?”

    “嗯,而且人又昏迷了。”铁灵云喘着粗气说道。

    其实没几步路,但是因为她跑的太急,就不自觉的喘上了。

    “又昏迷了,身体这么差的啊,看上去不像啊,……”

    叽里呱啦的唠叨,铁灵云觉得自己都无力吐槽了。

    ------题外话------

    明天见,今天就二更了哈。

    推荐古代权谋文

    《王妃在上,请授为夫一扑》情雪凝钰

    曾经,有人许她一世荣宠,此生不负。

    何曾想,一切美丽誓言的背后,都隐藏着最恶毒的真相。

    她,不过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

    当正主回宫,她便失去了所有光环。不仅是后位,还有样貌,声音和腹中骨肉,无一幸免。

    一场大火,焚尽世间繁华,却让她得以重生。

    从此,这世上只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至于那些欺我,骗我,害我,伤我之人,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