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 残缺(1更副线铁)

作者:格子虫 |字数:8122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都市绝品仙医拜师九叔

    铁灵心言简意赅的将今天早上发生在靳睿博病房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完后,在场的三个人都倒抽一口气。

    童欣乐直接仰天叹息一声,“哦,我的天,这也太巧了吧,要不是我今天亲耳听到人家的同事说是他们之前得罪的人过来寻滋生事,我真觉得这件事该跟你有关了,心丫头,你就庆幸吧。”

    这件事,好在不会怪在她的头上。

    她太了解铁灵云了,就算一切都是巧合,但是就冲着铁灵心今天做的那些事,害得朱挺心情不好的去上班,接下来,灵云肯定会凉她一段时间了。

    她真的是不知道这小丫头的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啊。

    “我——”铁灵心不知道该怎么说,她都搞不懂,童欣乐这是在安慰她还是在指责她。

    她现在也心好乱。

    “没事,既然一切都是巧合,你姐那么灵透的人,肯定会想明白,这件事与你无关的,你别太自责了。”林逸夫不忍见她这么的自责难过,开口安慰着。

    靳睿博简直没想到,今天还有这么一出。

    他知道灵心这是想要帮他来着,但是他比谁都清楚,这个时间,真的是太不合适了。

    偏偏老天不肯帮他也就罢了,竟然还这般落井下石。

    让朱挺出事。

    朱挺任何时候在工作上出事,都比今天要好。

    可是他不能苛责灵心,这丫头,心意都在替他考虑,他欠这丫头太多东西了。

    他都想好了,等他报完仇,生活回到正轨后,他会帮灵心张罗她的终身幸福,以哥哥的身份。

    虽然他想以姐夫的身份,跟灵云一起帮灵心张罗她的幸福,但是他不确定,这辈子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今天,看来这个机会好像是来了,可惜,那是一条死结。

    靳睿博好像都看到这个死结,是打不开的那种了。

    铁灵云挂了电话,朱瑶堵在路上了,估计还有半小时才能到。

    铁灵云的脸色还是很苍白,脑袋的眩晕感没有那么强烈了,她站到手术室的门口,跟朱挺的同事站在一起。

    排斥他们的感觉很是明显。

    铁灵心这心更痛了,她除了祈祷朱挺没事之外,再去其他。

    几个人都不说话,就这么默默的陪着她。

    半小时后,朱瑶到了。

    她一路狂奔而至,进了医院就在哭。

    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她哥哥与她相依为命了,她真的好害怕,她哥会出事,会死。

    那样的话,在这个世界上,就只剩她一个人了。

    “嫂子。”朱瑶一到,就开口叫着铁灵云。

    虽然朱挺不让她这样叫,但是她有时候就会这样叫她。

    铁灵云还会应。

    所以,有时候,她真的不知道她哥到底在介怀什么。

    “瑶瑶。”铁灵云拉着她,两人手拉手,彼此的手都冷的跟冰块似的。

    两人见面后,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最后,还是朱瑶受不了,问向了朱挺的同事,“我哥这到底是怎么了?”

    那个被朱挺搭救的交警于是又十分耐心的将这件事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

    朱瑶听得简直了,现在的人都这么的凶神恶煞的么,被交警处罚了,竟然还要向交警报复,他这是嫌命活太长了么?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倒霉的是她哥?

    朱瑶觉得自己简直接受不了。

    手术室外的人差不多到齐了,朱瑶来后的半小时,手术室门口的提示灯灭了。

    手术完成。

    邵正谦跟关和还有今天的主诊医生一起走了出来。

    他们的衣服都来不及去更换,直接过来见家属。

    所有人看到手术室的门开了,齐齐的围了上去。

    铁灵云跟朱瑶站在最前面,邵正谦看了他俩一眼。

    “手术很成功,但是因为是反复碾压,造成腿骨碎裂,腿部神经严重受损,原本是打算截肢的,我跟关医生合力把他的腿保了下来,可是也要看后期恢复情况,再次面临截肢也是可能的,另外,你们家属一会儿到关医生的办公室,还有事情,要私下与你们详谈,命是救回来了,不用担心。”

    邵正谦说完,就跟关和走了。

    知道朱挺的命是抱住了,而且最终也没截肢,铁灵云,朱瑶,以及朱挺的同事都欣慰的笑了。

    尤其是铁灵云,心里都踏实了好多。

    所以,并没有注意到邵正谦离开时,那别有意味的眼神。

    朱挺的病房是VIP特护病房,独立的单人间。

    一行人都移到病房那边去等了,提前过来准备的护士看到病房里堆了这么多人,赶紧说道,“别留这么多人在这儿,病人刚手术出来,需要静养,留两个人下来就好。”

    随后,邵正谦换好了休闲服,关和身穿白大褂过来了。

    他们跟房间里在做准备工作的护士打了声招呼,来了一个护士长,把朱瑶叫出来,去补办之前的签字手续。

    邵正谦叫了铁灵云。

    加上童欣乐,四个人去了关和的办公室。

    铁灵云看着邵正谦脸上凝重的表情,刚才才稍微放松的心情,这会儿又悬了起来。

    加上关和那复杂的眼神,让铁灵云开始害怕起来。

    “邵医生,关医生,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是刚才没有说的?”铁灵云回忆起刚才,他们俩好像保留了一些东西没有说。

    邵正谦跟关和对视一眼,关和眨了下眼睛,朝邵正谦点头,示意他来说。

    这么残忍的事实,他不想对铁灵云这么一个可怜人宣布。

    所以,由邵正谦来说,最为合适。

    邵正谦白了他一眼,最后看向铁灵云,“朱挺现在面临两个问题,一是能不能正常走路,得看后期的恢复训练,还要看他的意志,恢复期间,他的腿没有知觉,是正常的,俗称瘫痪,一会儿麻醉退了,人就会醒,你跟朱瑶要做好心理准备,陪着他,给他勇气,告诉他,未来站起来重新走路,是绝对可能的,医学界,有这样的案例。”

    铁灵云捂着嘴巴,双眼蓄满了眼泪。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人是活过来了,可是这样,残缺不的,对朱挺那样骄傲的一个人来说,怕是这种情况,还不如死了呢。

    铁灵云已经能够猜到,未来很长一段路,他们三个人怕是会走的很艰难。

    朱挺能否走出心理问题,她都不是那么确定。

    尤其是发生了今天早上这样的事情,朱挺愿不愿意让她靠近,她都不是那么自信。

    但是,不管朱挺如何抵抗,她都会帮助他,让他重新站起来,不管花多长的时间都好,她都会对他不离不弃。

    这是她的决定。

    “那第二个呢?”童欣乐替铁灵云问了出来。

    邵正谦看了一眼童欣乐,那一眼,童欣乐就知道,这第二个问题,怕是比第一个问题还要严重。

    第一个问题,已经很严重了。

    朱挺是交警,截肢肯定让他难受,那注定是不能再干交警的活儿了,截肢了后,连出门都成了老大难的问题。

    朱挺醒来,要是发现自己的身体这般残缺,怕是不愿意活了。

    所以,邵正谦跟关和拼命的保住了朱挺的腿,不管他们用了什么办法,总算是保住了。

    但是腿是保住了,可这人不能走路,那有腿等于没腿,那也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实。

    这第一个问题都已经这么令人难以承受了,听着都心痛,这第二个问题,到底是什么,让邵正谦这样一个客观理智的人都变得难以启齿了起来。

    童欣乐不敢去想。

    “是什么?邵医生,你说吧,我可以承受得住。”铁灵云说。

    邵正谦不觉得她可以承受,但是这件事,必须得让她知道,告诉她,比告诉朱瑶更有必要,当然,朱瑶也是应该知道的。

    她是朱挺身边最合法的监护人。

    铁灵云的身份,在法律上,还是不被认可的关系。

    “朱挺他,他下身受损非常严重,怕是……以后都不能人道了。”难以启齿,真是非常的难以启齿,可邵正谦最后还是说了。

    之所以难以启齿,那是因为他从童欣乐那儿知道,铁灵云打算年后开春,找个好日子,跟朱挺领证结婚,然后生孩子。

    铁灵云喜欢孩子,可是偏偏上帝没能让她如愿保住她第一个孩子,眼下,她想要跟朱挺生孩子,可是朱挺又这样了。

    真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要对铁灵云这么残忍。

    “不能人道?”铁灵云重复着最后的四个字。

    天啊,真的是晴天霹雳。

    铁灵云不是为自己感叹,而是替他们朱家感叹,她跟朱挺确认关系后,朱瑶就说过,让他们将来生好几个孩子。

    最好是两男两女,当然,如果铁灵云要愿意的话,想生多少,他们两兄妹都由她决定。

    当时,她就笑朱瑶,把她当老母猪了吧。

    还生两男两女咧,能够有一男一女,她就非常满足了。

    但是现在,她的孩子梦,是不是就要彻底宣告破灭了。

    朱挺不能人道了,而她不会离弃朱挺的,那么,她这辈子,哪儿还有机会生孩子呢?

    正常的夫妻生活都没了。

    她觉得好讽刺啊。

    上天对她跟朱挺,未免太残忍了吧。

    “灵云,咱们勇敢点,好不好?别哭,好不好?”童欣乐看到铁灵云的眼泪就那样肆意的往下流的时候,她真的是心超痛的。

    童欣乐说这些话的时候,她自己都没有忍住,先哭了起来。

    铁灵云吸吸鼻子,看了看她,苦笑,“你都哭了。”

    下一秒,童欣乐将人给抱住,“哭吧,灵云,这里没有外人,你一次性先哭个够,相信我,未来的日子,不管有多艰难,我都会陪着你一起走的,嗯?”

    “嗯,呜呜呜,……啊啊啊……”

    被童欣乐搂在怀里的铁灵云,真的是彻底放声大哭了起来,完的宣泄了自己的情绪。

    两个女人抱头痛哭的模样,让旁边的两个男人,都红了眼眶。

    朱瑶补办了手续,去病房的时候,朱挺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她在房间里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铁灵云。

    她让朱挺的同事帮忙给看一下,然后就去找铁灵云去了。

    她问的是关和的办公室。

    护士告诉她之后,她直接去了关和的办公室,隔着门板,她听到铁灵云跟童欣乐的哭声,她心惊的推开门,看着房间里的四个人,怀疑的问着,“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铁灵云回头,泪眼迷蒙的看着朱瑶,这下更加绝望了。

    两个女人花了点时间整理情绪,邵正谦把告诉铁灵云的那两个问题,同样的跟朱瑶说了。

    好半晌,朱瑶大叫了一声,“不,我不相信。”

    如此尖锐,那样的歇斯底里的不相信的吼叫,听的铁灵云心都彻底碎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