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 提醒

作者:格子虫 |字数:10215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闻倾第一次瞧见苏德对她这么不耐烦,她愣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可是好长时间过去了,苏德脸上的不耐烦还在,她真的是被伤到了,起身离开。

    苏德瞅了一眼,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不止如此,他把自己的肚子填饱了后,接了一通电话,就让司机去备车了。

    这么晚,而且还是大过年的,先生要出去,家里的佣人也不敢说什么,司机悄无声息的去备车去了。

    这一晚,苏德自结婚以来,除了必要的出差之外,还是第一次彻夜不归。

    闻倾在房间等到了午夜,都没有等到苏德进来求和。

    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从房间出来,佣人已经收拾完房间,先前还乱糟糟的桌子,这会儿早就清理干净了。

    大厅里就留了一盏壁灯,昏黄的灯光下,偌大的房间里,孤零零的就她一个人,她显得特别的孤寂凄凉。

    翌日。

    闻倾基本上没睡,半梦半醒之间,她好几次听到房间门被人推开的动静,然而,她一睁开眼来,却是什么动静都没有,除了她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她的幻想而已。

    直到天蒙蒙亮起来的时候,门外有了佣人来回走动的轻微动静声的时候,她就醒过来了,下意识偏头往旁边看,没有痕迹,可见,苏德是一夜未归。

    心尖上的某个地方,有点刺痛。

    然后,越来越强烈。

    她疯魔的那段时间,她人变得比较敏感,对周遭事物的感知都很明显。

    仔细想来,她昨天也没做错什么,说错什么啊,甚至,沈燕对她说那些话,她也没发飙,甚至都没怨怼回去,不是吗?

    不还是想着,苏德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倚靠邵正谦的么?

    但是当年,他们家对邵正谦的资助,换的邵正谦今日对他们家这样帮衬,难道不应该吗?

    顶多就是两不相欠罢了。

    他们也不至于要这么受气吧?

    苏德就因为这样与她置气,真的是太过分了。

    闻倾想到这儿,就觉得心伤,她醒了也不想起床洗漱,就这么坐在床上发呆,想着从前苏德对她的好,对她无底线的宠。

    可如今,他竟然就忘记了他们当初相爱的承诺了么?

    她以为,谁都可能忘记,但是苏德不会。

    闻倾也不知道自己发了多久的呆,久到苏静都穿戴好,从房间里出来,在楼下等了她好一阵,没等到人,才跑到楼上来叫人的。

    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闻倾这才回神。

    “妈,您醒了吗?我可以进来吗?”苏静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进来。

    闻倾慌乱的往脸上一抹,擦了下脸上的眼泪,抿抿唇,“哦,进来吧。”

    苏静进来的时候,闻倾假装伸手在头上拢了拢,翻身下床,双脚套上拖鞋,“不好意思啊,静静,妈起迟了,你等妈一下,几分钟就好。”

    苏静摇摇头,“没事的,妈。爸呢?我在楼下没看到他,还以为跟您在一起赖床呢?”

    闻倾勉强一笑,“你爸有点事出去了。没事,反正逛街也是咱们女人的事,他忙就忙吧。”

    苏静自然是看出了闻倾脸上的不自在,但是她没有戳破闻倾的谎言。

    她在楼下的时候,就听佣人说过了,说她爸昨天晚上就出去了,一夜都没有回来。

    后来,她还叫来了晚上送她爸出去的司机,司机说将人送到了夜来香,她爸就让他先回来了。

    她知道,夜来香是她爸以及她爸那几个老家伙儿们最喜欢的酒吧之一。

    几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还都特别喜欢夜来香新来的那几个妞儿,她爸跟他们不一样的是,她爸喜欢夜来香里面的酒。

    但是,喝酒就喝酒吧,不至于连家都不回了呀。

    从前,她爸可是从来不会这样冷落她妈妈的呀。

    她妈妈很会驾驭男人,该强势的时候是非常强势的,但是该柔弱的时候也是尽显女人特有的温柔的。

    这样的女人,撩起男人来,应该是非常准的。

    只是,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听到声响,苏静抬头,闻倾出来了。

    大概是一夜没睡好,闻倾眼部的黑眼圈很明显,她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里给自己护肤化妆的时候,苏静才发现,她妈的皮肤,保养的再好,也出现了皮肤松弛的状态,头发丝里,也飘了几根白头发出来。

    她妈妈老了,那一刻,苏静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闻倾瞅着苏静站在那儿,没动作也没声音,不放心她,看了她一眼,就看到她发呆的模样,她笑了一下,“怎么了,静静?”

    “哦,我没事。”苏静摇头否认,“妈,爸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回来,是不是啊?”

    闻倾愣了下,也知道瞒不过她这个宝贝女儿。

    自己的女儿,瞒着也没啥意思。

    “嗯,你爸他也不容易,这辈子,嫁给你爸,家里的吃穿用度,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爸在外面拼搏回来的,我在家里享福,他在外面分餐露宿,受尽旁人的白眼,是我该体谅他。”

    苏静:“……”

    苏静发现,闻倾也变了。

    从前强势的闻倾,在面对她父亲彻夜不归的事实时,她以为,闻倾肯定会大吵大闹,不闹它个天翻地覆是绝对不成的。

    可是听听,闻倾在说什么,父亲做错了,但是她妈妈还在为她爸爸找理由,说该体谅他的辛苦。

    哪个男人不辛苦。

    只要结婚成家的男人,哪个不的承担一家人的开销呢?

    苏静越发的不理解闻倾起来了。

    那一刻,她对闻倾的表现有点失望。

    当然,这是她并不知晓,昨晚她回房间后,苏德对闻倾说过的那番话。

    苏静没反驳,但是闻倾却瞧见了女儿脸上的表情。

    “静静,等你结婚嫁人了以后就会慢慢明白,没有什么,比家和万事兴更重要。”闻倾叹息一声的说着。

    年轻的时候,她也曾幻想过,如果将来,真的有朝一日,苏德夜不归宿,且还背叛了她,背叛了他们的婚姻,她会怎么办?

    年轻的时候,她肯定想的是要让他付出代价,要么离婚,要么毁了他。

    但是,就在她刚刚进去洗脸的时候,她的手机收到了一张从苏德手机里发出来的照片,一个昏暗的酒店房间里,一双黑皮鞋,一条花内裤,那都是苏德的。

    没有旖旎不堪的男女肉搏的画面,但是苏德年龄大起来的时候就喜欢穿花内裤,况且,那花内裤,还是她给他买的,她看到那条内裤的时候,她就知道是苏德身上的。

    你想想,一个男人的贴身裤子都离开了男人的身上,还被人给拍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她以为她会在浴室里尖叫,但是她没有,她平静的删了照片,就走出来了。

    她也不知道,为何内心平静。

    反正有件事,她非常的确定,那就是他们的家不能散,绝对不能散的。

    那一秒,她就想明白了这点,所以她很干脆的就把照片给删了。

    闻倾化好妆,一张精致细腻的面容就出现了,化妆确实是很神奇的一件事,她能让一个睡眠不足的老女人,变成妖精。

    两人吃过早饭,闻倾补了下口红,叫上司机,母女俩就准备出门了。

    打开门的时候,苏德匆匆的赶了回来,见母女俩都化了妆,要出门。

    看到闻倾的时候,他还神色不自在的回避了下,足以想见,他是有多心虚。

    闻倾倒是淡定的站在那儿。

    “你们要出去啊?”苏德都忘了,他昨晚上交代她们出去买点好看的衣服,让苏静准备今晚的相亲。

    “爸,你不是让我晚上打扮漂亮点去见林公子么?”苏静反问道。

    苏德想起来,点点头,“是是是,看爸这个记性。去买,账都算在爸爸的头上。”

    苏德说完,又打开包拿了一张卡出来。

    闻倾接了过来,看了他一眼,“阿德,瞧你一身的酒味,年纪这么大,还这么拼命的应酬,真是辛苦了,去好好补个觉吧,醒了,我们在外面吃顿好的。”

    “好好好,那就这样说定了,爸先进去了。”瞧见闻倾神色无异,苏德放心了许多进了屋。

    母女俩则坐到了后车座,司机开车走了。

    苏静看了一眼闻倾,“妈,您就这样原谅了爸的夜不归宿啊?”

    她是觉得,她爸这么轻易就得到了原谅,以后会不会变本加厉啊?

    闻倾没吭声,以沉默应对。

    苏静没得到答案,也不知道她妈妈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爸身上的酒味是很重,可里面浓烈到刺鼻的香水味儿,也夹杂其中,她都闻到了,她不相信她妈没有闻到。

    平日里,她妈妈的鼻子,可是比她灵。

    但是闻倾不想聊这个话题,她就闭口不谈。

    苏静也就不好再追问了。

    到了商场,闻倾就让司机先回去了。

    两人先是去买了衣服,苏静买了好几套,然后挑了一套最合适的衣服穿,闻倾也给自己买了好几套。

    一口气刷了六位数。

    好久没有这般酣畅淋漓的买过东西了。

    以苏德当初的条件,一天花费七位数都是可以的,但是现在,苏家虽然不像苏德刚出狱的时候那么难过,而且,短时间内,苏德就积累起来了财富,但是闻倾都是省吃俭用的,简直跟贤妻良母差不多了。

    贤妻良母受了气,自然得买东西才能消气。

    闻倾刚才不发飙,只是她打算用实际行动让苏德知道,她这一气啊,那就要铺张浪费,他赚钱不是不容易吗?

    那就最好少惹她生气为好。

    买完东西,闻倾往家里打电话,佣人告知说先生还在房间里睡觉,闻倾也就挂了电话了。

    她也不是非要苏德起来跟他们吃饭。

    母女俩在商场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去了美发沙龙。

    自然是青云市最好的那家美发沙龙。

    她们一进来,值班经理就过来招待,“苏太太,苏小姐,来了?来,里面请,今天哪位洗头啊?”

    “我女儿,给她弄的知书达理一点。要斯文秀气的那种。”闻倾交代着。

    其实这是苏德的交代。

    “好的,里面请。”值班经理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苏静跟着值班经理,先去里面的洗头室洗头按摩去了。

    闻倾在专门的VIP贵宾休息室里坐着,从洗手间回来的童欣乐,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闻倾了。

    两人皆是一愣。

    闻倾率先开口打破沉默,“哟,乐乐也在啊。”

    童欣乐坐下来,轻唤了她一声,“阿姨。”

    闻倾唇角勾了一下,童欣乐拿出手机来刷,闻倾则低头看杂志。

    她这个年纪,能看的也是时装跟娱乐八卦方面的了。

    有童欣乐在对面,她这看的也不专心,时不时的抬抬眼皮打量童欣乐,童欣乐这是自己弄头发呢,还是在等人啊?

    她在这休息室里待着,应该是在等人吧。

    这是,美发沙龙中心的工作人员,给闻倾送来了一杯咖啡,放下来的时候,还同时对闻倾说道,“苏夫人,咖啡来了,请慢用,小心烫。”

    “好。”闻倾点点头,又叫住了人,“对了,我们苏静要让托尼弄头发的啊,不要别人。”

    工作人员听闻,瞧了童欣乐一眼,“苏夫人,不好意思,托尼现在在忙,怕是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空,您要是不赶时间的话,我们帮你安排下,可是您要是赶时间的话,这次先安排别的理发师,好吗?杰瑞的口碑也不错啊。”

    “托尼一直是我们用的啊,这杰瑞差点感觉啊。”闻倾不是很乐意。

    “闻倾阿姨,托尼在帮我妈洗头呢。”童欣乐直接说道。

    闻倾闻言,笑了下,“哦,原来是童太太啊,那就算了吧,今天……”

    “不是,是我婆婆妈。”童欣乐说的是沈燕。

    闻倾愣了下,这个沈燕,如今还真的是日子过好了呢?

    这种地方,她那样的农村女人,居然都能进来,还享受了比她们优先的待遇,真是让人羡慕嫉妒啊。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选杰瑞吧,我们赶时间,等不了。”闻倾回复了旁边站着的工作人员。

    “好的,我马上为您安排。”

    工作人员走了,闻倾看了童欣乐一眼。

    童欣乐抿嘴笑了下,“听说,苏静今天要跟林家的二公子,林城相亲啊?”

    闻倾点点头,这件事,苏德之前就很张扬,在昨天他们来的时候,也透漏过,只是,闻倾不太明白,童欣乐这时候多这个嘴,是什么意思?

    “真好啊,苏叔叔就是挺有本事的呢,连林书记的儿子,都能找来给苏静做相亲对象,真是厉害。”童欣乐很客观的说道。

    闻倾听了却变了脸色,总觉得童欣乐这话怎么听,怎么刺耳。

    他们家难道配不上林家么?

    再说了,这林家,不过也就是给市长当书记的么,他们家静静就是跟市长家的儿子相亲,都是够分量的。

    这林家,一点儿都没高攀。

    可这事,让童欣乐这样说出来,还真是变味儿了。

    “乐乐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闻倾按捺住脾气,好言好语的问着。

    “闻倾阿姨,我就是觉得吧,你跟苏叔叔大概还不太了解这个林家,林书记这个人呢,我们家早些年与他们打过交道,他这人挺古板传统,还守旧,尤其是林家的那个老爷子,要求进他们林家门的女人,得身家清白才行,所以,我只是好心的提醒下,阿姨跟叔叔有没有把一些不好的事情给遮掩好了呢?”

    闻倾:“……”

    闻倾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这童欣乐说话,太不中听了。

    什么叫不好的事情?

    他们家,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