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 手撕

作者:格子虫 |字数:1066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你一个不要脸的婊子,你还想要解释?好,既然你想要,那我就给你好了,你为了救你父亲,主动爬老男人的床也就罢了,你们居然怕冯耀成把这件事说出来,昨晚对人家下黑手,想弄死人家,苏静,别以为你爸有点臭钱,就什么违法犯罪的事都敢干,真以为这青云市是你们苏家的,杀人放火,无所不图?”

    林城的话确实是有点过了。

    但是,那一句婊子一出口,苏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冯耀成把什么都告诉林城了,甚至,还抢占了先机,把强暴她的事情说成了是她主动,这个男人,真是很好啊。

    她想辩驳,想告诉林城,说她是被迫的,可时机没了。

    而且,林城不一定会相信。

    她被人强暴的这件事,就这么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说她当时想跳楼自杀,想要死,结果真的跳楼了,却被人救下来,然后失忆了。

    冯耀成就这么逍遥了好些年了,也没为了这件事而付出点代价什么的。

    现在就是再告他,什么证据都没有,就靠一张嘴去告么?

    何况,冯耀成当年肯定把这件事处理的密不透风啊。

    这也是为什么,她的父母想与冯耀成私下解决这桩恩怨。

    可林城的话,真的是太过分了,什么叫他们苏家,杀人放火,无所不图?

    “林城,你别太过分了,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你怎能听冯耀成那个老狐狸的一面之词啊?”苏静想了许久,抬头替自己辩驳。

    她知道,跟林城是不可能了,可是这件事,她要是不替自己辩驳一下,她都觉得太对不起自己了。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现在却弄的她成了不要脸的那种女人。

    “这么说,你承认你跟冯耀成之间有关系了?”短暂的停顿后,苏静默认的态度,彻底激发了林城心中的怒火,“好啊,苏静,你这种女人,居然还敢跟我相亲,你也敢出来见人啊,我会让你还有你父亲好好知道知道,你们得罪了我们林家,到底有什么后果,现在,我一个字都不想听你说,你给我滚下车。”

    没心情吃什么火锅了,现在连跟苏静都待一秒,林城都觉得烦。

    苏静也不是那种厚脸皮的女人,或者说,她对林城,还没有到对邵正谦那种势在必得的地步。

    林城让她滚的时候,她除了觉得面子有点过不去之外,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苏静拿了自己的包,推开门,“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说的,毕竟是那个老头子先开的口,我是被他强暴的,你好好想想,左右都救不出我爸爸,我干嘛还要主动爬老男人的床,况且,还是冯耀成那么丑的糟老头子,我是有病么?这不是我的解释,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我也不需要跟你解释什么。”

    苏静下了车,林城直接开车走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彼此不过只是停留在有好感的阶段上,所以,真闹崩了,对彼此的伤害都不大。

    无非是双方的面子上有些过不去而已。

    被林城就这么撇下后,苏静就给闻倾打电话。

    闻倾听说了这件事,一张脸因为生气都泛白了。

    “静静,你别怕,妈妈马上过来接你。”闻倾说着,就挂了电话。

    苏德坐在手机上,刷手机,听到闻倾的动静,蹙眉问了声,“静静怎么了?”

    “冯耀成那个老家伙,竟然把他欺负静静的事情捅到林家去了,这个林城很生气,直接跟静静翻脸了。”闻倾说着,拿了包,装了车钥匙,“阿德,你跟我一块儿去吧。”

    苏德看了一眼自己的睡衣,“火锅城不远,你去把人给接回来,我在家等你们就好了。”

    闻倾:“……”

    闻倾看了一眼苏德,这个人跟过去还真的是不一样了。

    在她的感觉里,她认为,苏德在听说了这样的事情后,应该是主动要陪她去接孩子的,可是现在,她都主动开口了,可这人,还拒绝了。

    她心里很是不舒服。

    苏德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心慌,但是他现在不能去,他答应一会儿八点要过去看一下梦娜的。

    梦娜还跟个孩子一样,需要他更多的呵护与照顾。

    梦娜跟他在一起,特别的小女人。

    他觉得这感觉还蛮新奇的,他也愿意花时间多陪陪她。

    闻倾也没多说什么,此刻,还是苏静比较重要,不适合他俩吵架。

    闻倾走了,苏德直接给梦娜拨了一个电话,梦娜不知道在电话那端说了什么,苏德直接说道,他马上来。

    夫妇俩前后脚的离开。

    闻倾赶到火锅城,时间已经不早了,她跟苏德在家里随意的吃了点面,可这会儿,苏静竟然还饿着肚子。

    闻倾心疼的不得了。

    带她去西餐厅吃了顿好的,苏静没心情,其实闻倾也没什么心情,但是闻倾劝服苏静也安慰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吃顿好的,犒劳自己。

    女人就不应该太亏了自己。

    反正苏德都不在意她们了,不是吗?

    她感觉得到,苏德对她们的不在意,他们的女儿都被人欺负到这个份上了,他这个做父亲的,竟然可以不第一时间赶在女儿的身边。

    苏静吃了东西,心情就好了点儿。

    看到闻倾沉闷的样子,她诧异的问着,“妈,你是不是跟爸爸吵架了?”

    苏静现在真的是害怕了,她不想让父母吵架,父母也不能吵架。

    他们这个家,绝对不能散了,否则,这对她来说,那打击真的是太大了。

    她会受不了的。

    “没有吵架。”闻倾笑了一下,没吵架却比吵架还要糟糕,夫妻之间,如果还能吵架,其实没那么可怕的。

    “那我们回家吧,别让爸爸等太久了。”苏静说。

    闻倾苦笑,她猜,苏德不来,应该是要去别的地方。

    这会儿回去,必然都没人了。

    可是女人就是这样,猜得到跟亲眼看见,那感觉是不一样的。

    所以,闻倾没说出来,而是答应了苏静的提议。

    两人回到家后,苏德没在,闻倾那一刻,只觉得心沉到了谷底。

    真是凉透了的感觉。

    苏静也有点小失望,自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苏德竟然不在家。

    苏静回头去看闻倾,闻倾没什么反应,“别想了,早点回房去睡觉吧,林家这件事,不成就算了,我们再找更好的。”

    苏静知道这是宽慰她的话,但是现在,她能怎么办呢?

    除了相信,真没什么其他能够做的了。

    苏静上楼,闻倾都懒得叫佣人来问,苏德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她也上楼。

    她本来是想早点休息的,但是苏静的事情,是她心头的一道梗,可是身边连个商量这件事的人都没有。

    可这件事,除了让苏德想办法,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件事,怪不了林家。

    可是冯耀成,这个人是绝对不能放过的。

    到时候,还得请邵正谦帮忙。

    之所以去跟林城相亲,无非就是想要摆脱邵正谦,可这会儿又去求人家,那真的是就牵扯不清了。

    但是除了邵正谦,真的是没别的办法了。

    闻倾等到晚上十点,苏德还没有回来。

    她没忍住,给苏德打了一个电话,可是他手机关机。

    闻倾这心,简直就跟在火上烤一样的难受。

    她从来没有想过,苏德这辈子,还能这样背着她玩女人。

    她也没有想过,苏德玩起女人来,是这样不管不顾的。

    她真的是很好奇,那个女人到底多厉害,可以将她身边的男人给迷得团团转。

    所以,闻倾打算等。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一等,又是瞎等。

    苏德他再一次的,彻夜不归。

    翌日,清晨。

    苏德就从梦娜的被窝里挣扎了起来,坐起来的时候,他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怎么沾上梦娜这个女人,就跟沾上毒品似的,还戒不掉了。

    昨天晚上说好的过来就陪她吃个宵夜,看看她就好了。

    结果倒好,愣是像哄闺女似的,陪着她上床,然后抱着她哄她睡觉,最后,自己一个不小心还睡着了。

    半夜惊醒,那个时候也不可能再回去了,梦娜一双白嫩的如莲藕般的手臂搂着他的脖子,他又心猿意马像吃了春药似的,跟她来了一次。

    就把什么都给抛诸脑后了。

    这会儿醒来,想到苏静被林城那样对待,他这个做父亲的,不仅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去安慰她,这会儿竟然还夜不归宿。

    闻倾这次还能轻易的放过他么?

    想到闻倾这两日对他的表情,他心里就有点发麻。

    他是真没想过跟闻倾结束他们的婚姻,他们彼此都这么大把岁数了,真要是闹离婚,也不好看。

    再说了,梦娜比静静还小,梦娜跟他在一起,也就是图钱,又不图情,他也不可能把一个比自己女儿还小的人给整回去当老婆吧。

    所以,既然不能离婚,那闻倾那儿,就要有所交代。

    可是连着两日的夜不归宿,闻倾再好的脾气,怕是也不会太信任他的吧。

    苏德也想不了那么多了,不管怎么着,先回家总是要的。

    苏德转身就要下床。

    身后又让人给抱住了。

    “亲爱的,去哪儿啊?这么早的?”梦娜明显没睡醒的模样,是被苏德的大动作给吵醒的,不过,她并未生气。

    “时间不早了,我得先回家。”苏德也没推开她,那么娇软馨香的身子,他也舍不得推。

    不离婚,可这个香被窝,他也还是要的。

    不到二选一的那一步,他哪边都不会放弃的。

    这大概就是男人的通病了,以前的他,确实是不太了解的,可是现在,他完可以理解那些为了年轻女人着迷的中年男人了。

    也算是明白了,为何他们肯愿意拿着自己辛苦挣来的钱财,花费在这些年轻女人的身上,跟年轻女人在一起,哪怕自己的身体不会变年轻,但是心灵会跟着变年轻的。

    那种感觉,跟自己的老婆待在一起,是完不一样的。

    苏德现在感受到了,还非常的喜欢这种感觉。

    就像毒品一样,一开始没接触的时候,是可以抗拒的,可一旦接触了,就有点戒不掉了。

    “乖,你再睡会儿,我得空了,再来看你,这两天,女儿有点事,我就暂时不过来了。”苏德拍着梦娜的手背,慢慢的摩挲着那细滑的触感。

    “嗯,那你早点找时间过来看我哟。”梦娜娇声娇气的说道,也不为难他。

    她的这般懂事,为她挣来了苏德颇为怜惜的一吻。

    “好的,我有时间就会过来的。”苏德抱着梦娜,又压下来,狠狠的吻了一下,这才抽身走了。

    梦娜重新躺下来,苏德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又睡着了。

    只是,苏德离开后,梦娜就坐起来了,她从床头柜上,抽了一张湿纸巾,狠狠的擦着自己的嘴,那是刚才被苏德亲吻过的地方。

    然后她下床,找了衣服,干净的被褥,先换了床单,被套,枕套,然后又去浴室洗了个澡,洗的时间有点久,整整四十分钟。

    一身干爽后,她才躺回到床上,补眠。

    如果不是为了钱,她怎么会甘心伺候这样的老男人。

    可是她缺钱,需要钱,所以,活该她伺候这样的老男人。

    梦娜让自己不要去胡思乱想了。

    她只期盼着苏德的老婆可以早点发飙就好了,她这样的日子就可以早点结束了。

    苏德的钱虽然很好挣,这个老男人对她也很大方,可这么老的男人,需求还这么的大,她真的是服了。

    其实像她这样的女人,床上的技能不错,但是好多人其实是X冷淡的。

    她就是,不喜欢这事,却不得不靠这事赚很多的钱。

    再一次的,梦娜让自己闭上眼,不要去想那些恶心人的经历。

    苏德回到家里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了家里的低气压。

    佣人见到他,叫了他一声,就低着头去做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苏德下意识的就往客厅走,他以为闻倾会在客厅里坐等与他发飙的。

    但是他走到客厅,客厅却没人。

    “夫人呢?”苏德抓到一个正在做客厅卫生的佣人问着。

    “夫人在健身房。”佣人说道。

    苏德哦了一声,直接去了健身房。

    他推开健身房的门时,闻倾穿着运动装,在跑步机上跑步,跑得特别认真,额头都是大汗。

    他手在门板上敲了两下,闻倾没有回头看他。

    他其实推开门进来的时候,闻倾就知道他回来了。

    可是回来了又怎么样?

    她就该搭理他了么?

    被闻倾这么冷淡的对待,苏德的心里真是不好受。

    可这是他活该的,他又能怎么着呢?

    苏德叹口气,走到闻倾那边,按停了跑步机,让闻倾正面对着他。

    闻倾看了他一眼,他身上的香水味道,就这么蹿进了她的鼻子里。

    闻倾告诉自己要忍,但是这一刻,她真的是忍不住,苏德下巴那儿,竟然有个深深的吻痕。

    这人,真是玩上瘾,玩大发了,是吧?

    带着别的女人给他留下的痕迹,还有香水的气息,就回来了,他还真的是不把她给放在眼里了。

    他是不想要他们这个家了吗?

    再联想到女儿昨天的遭遇,闻倾觉得自己的心再大,这一刻,也有些承受不住。

    所以,她非常没有风度的给了苏德一巴掌。

    他们结婚以来的第一次。

    从谈恋爱开始,她强势归强势,但是从来没有打过男人的脸。

    她爱惜男人的脸,毕竟,那是她自己找的男人。

    苏德也没想到,闻倾一上来就是一巴掌。

    一时间,夫妻俩都没说话,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气息。

    ------题外话------

    八点的火车,格子四点不到就起来码更新,赶在九点发布,亲们感动么?o(╥﹏╥)o好困啊现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