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 报复毁容(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807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女神的贴身侍卫都市超级保镖今生有幸

    王父也只能沉默,这每个人都是不一样了,况且,别人如何选择,那是别人的事情,他们无法置喙,也不能断定对错。

    只能说,他们家阿启真的是太倒霉了,眼光也不好,就喜欢上了那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王父的叹气,王母的哭诉,没有得到缓解,她越想,心里就越难受。

    从沙发上起身,王母就打算出去。

    “老婆子,你去哪儿啊?”王父追着问。

    现如今,这个家里就剩下他们俩相依为命了,这个时候,他们俩谁都不能再出事了。

    “我出去散散心,待在家里,都是阿启的影子。”王母说道。

    王父只能由着她。

    家里没了一个人,但是这家里的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他们两个老人也是要吃饭的,一个人在家里也是无趣,王父拿了菜篮子,出门去买菜了。

    这样,老婆子散心回来,也就有饭吃了。

    老婆子煮了一辈子的饭给他还有儿子吃,如今儿子走了,他也退休了,也该为老婆子做点什么了。

    王母出门后,直接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苏静上班的药店。

    这家药店,去年才开起来的,可是老板资金雄厚,俨然成了青云市最大的药店,所有的药品都很齐。

    进口药,还有很多药店不敢卖,也卖不起的药,这里都有。

    甚至市一院的医生,他们医院没有的药,也会建议到这家药店来购买,生意真的是好到爆。

    王母站在门口,这药店一开门,这客人啊,就没断过。

    人来人往的,王母想了想,也随着这人潮走了进去。

    苏静是药店的主管,她一般都是在后面的办公室里工作的,可她喜欢经常出来视察下客流量,客人多,她这个老板之一的女儿也很高兴。

    苏静视察的时候,就看到王母了。

    王母站在老年人堆里,看到苏静出来,她的一双眼睛就狠狠的盯在苏静的身上,挪不开。

    她的儿子没了,可是这苏静,在这药店里当她的主管,当的好好的,笑得开开心心,这日子,看上去就过得无比舒心。

    苏静看到王母,想到之前她打电话威胁她,她心情就不好了。

    她吩咐了店长,就打算进后面的办公室了。

    就在这时,王母却突然直接倒在了药店里,随即很多人都围了上去,店长见状,自然得请示苏静。

    眼下,这店里也就她职位最高了,她爸还没有来。

    没办法,她得走过去,必须得了解下情况。

    她也是镇店医生,他父亲就是看中了她曾经是医生,给人以信服感。

    这也是他们药店生意好的缘故,好多有外伤的病人,不想去医院排队,就直接到她这里来了,药店旁边也设了处置室,有外伤病人的话,她的工作地点也会从后面移到隔壁去。

    “你们都让让,我来看看。”苏静说道。

    王母听到苏静的声音,按捺住了激动。

    直到苏静蹲下来,再给她检查的时候,她虚着眼睛,从外衣口袋里掏着她来之前买的东西,她其实没想到机会来得这样快。

    她今天就是想来多考察考察的,可偏偏看到苏静的那一秒,看着她穿着白大褂,跟她店里的员工说说笑笑的时候,她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刚才她倒下的时候,真的是头晕了,气急攻心引发的。

    真是让苏静给气的。

    就在苏静认真的翻着她的眼皮时,说时迟那是快,王母从包里掏出那瓶腐蚀性极强的液体处来,她也不怕伤了自个以及周边的人,反正,她认定了要对苏静进行报复。

    所以,她直接用手揭开了盖子,眼睛瞪大的朝苏静看着,“苏静,赔我儿子的命来。”

    液体悉数都朝苏静的脸上,身上喷过去。

    周围的人也有受到牵连,那液体,落到肌肤上,就损伤肌肤,周围的人叫了起来。

    围着的人太多,苏静逃不掉,她的叫声最凄厉,“啊,啊——”

    液体腐蚀肌肤的时候,好痛,她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痛,那种痛,简直撕心裂肺,是人都承受不住。

    她甚至都听到皮肤传来嘶嘶嘶的声音,她绝望透了,除了脸上的疼痛之外,她知道,自己这是被人毁容了。

    她是真没想到,自己对王启又没做过什么,倒是王启后来威胁她,敲诈她,她都忍受了,没有找人对王启进行报复。

    如今,王启没了,她也看王启的父母可怜,没有与老人家一般计较,可是她的几次退让,引来的却是王母这样的对待,她竟然报复的毁了她的容。

    这老太婆真是狠啊。

    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本事搞到的这些东西。

    苏静没空想那么多。

    店长也受了波及,但是她的手也就一滴,她顾不得痛,赶紧让店员报警,同时打120。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一下子发展成了这样。

    王母的手也被腐蚀了,她脸上甚至也有血洞,可是她仿若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似的,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看着苏静疼在地上打滚,捂着脸哀嚎,她笑得特别疯狂,“苏静,你害了我儿子的命,我要你这辈子都不好过,你家有钱,这科技再好,你回不到你原来的容貌了,就算你整容了,你也会记得今天的痛,我告诉你,你再痛都比不上我没了儿子的痛,你好好受着吧。”

    王母没走,她知道有人报警了,而她对付了该对付的人,她是该付出代价的,只要苏静余生不好过,她怎么样都没有关系。

    警察五分钟就到了,120十分钟内也赶到了。

    警察抓了王母,苏静被送到医院进行急救。

    整个流程很快,王母爽快的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现场因为波及而受了伤的那些人,王母在上警车前,朝他们深深的鞠躬并致歉。

    大家看到王母这样,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评断了。

    药店的员工赶紧给受伤的客人进行紧急处理,他们店内能冲洗的都尽量在店里解决,不能的,也送到了旁边的诊所,或者最近的医院去处理。

    店长给苏德打电话,苏德的手机还关机,联系不到人。

    她只好转而给邵正谦打电话。

    邵正谦接到电话就过来处理了。

    听说了整个过程后,他先带人分批去看了那些不同程度受伤的客人,给予了及时的慰问与赔偿,所有的医疗费,自然是由药店来支付。

    大家对药店的处理方式是满意的。

    安抚好了客人,邵正谦这才赶到医院,也是市一院。

    他在处理这些事的时候,齐桑自然是一路跟着他的。

    两人到了医院,关和他们都知道了。

    这一次,关和没有进手术室,而是听到有人告诉他,邵正谦来了,他才过来的。

    “你没进去看看?”齐桑直接问。

    “又不一定需要我进去打麻醉,我进去看,有意义吗?”关和反问。

    邵正谦也是头疼不已,他们班的同学,接连两个都出事了。

    一个没了,一个被人的母亲给毁容。

    现在,王母也被抓了,邵正谦想到王启的父亲,哎,家破人亡的感觉,不知道那个老头子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住。

    他真的没想到,有人会对苏静做这样的事情。

    他是不喜欢苏静,可是自从知道苏静被冯耀成那个老混蛋给羞辱了后,他觉得,做为一个女生,那件事的发生,对苏静来说已经是不小的打击了。

    可他还真没想过,如今的苏静竟然还会碰上被人这般毁容的境遇。

    “正谦,你很担心啊?”关和拍了下邵正谦。

    从前还不觉得,如今看到邵正谦因为里面的苏静,露出这样的神色来,身为童欣乐的准姐夫,关和是有些不太高兴的。

    他认定了童欣安,自然就把童欣乐当家人了。

    他不允许自己的好友,对别的女人这么的上心。

    “我是担心王启的父亲承受不住。”邵正谦直接说道。

    这件事造成的后果真的是太严重了。

    都是冲动不理智的人。

    “呃……”这话,噎的关和都不知道该不该兴师问罪了。

    闻倾得到警察的消息,赶到医院里来。

    在手术室外,闻倾就看到邵正谦,她本来整个人都发软,给苏德打电话,苏德的手机竟然关机,她真是恨啊。

    女儿都被人毁到这个地步了,苏德这个做爹的,真是杀千刀的。

    还有心思陪在别的女人的身边。

    闻倾整个人都承受不住,苏静早上出门的时候,她还叮嘱了她要当心,还说,等苏德回来,要与他商量给苏静找保镖的事情。

    可是她还没有等到人回来,苏静就已经出事了。

    那个女人啊,也真是狠。

    居然能想出让她女儿毁容的办法来。

    她真是恨不得见到王启的母亲,跟她厮打一番,不这样,都不足以发泄她的愤懑。

    “正谦啊,正谦,你进去救救苏静,你帮帮她吧,她不能毁容啊,不然,这后半辈子,就真的是彻底的毁了啊。”闻倾抓着邵正谦的手,就要跪下去求他。

    邵正谦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你别这样,阿姨,在烧伤科,医院最好的医生已经进去了,你就放心吧,那是青云市最好的团队,如果那个团队都帮不了苏静,我是外科的医生,我进去没有任何意义。”

    闻倾哭哭啼啼一番,但还是听懂了邵正谦的话。

    她稍微冷静了一点儿,眼下,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着,等着苏静从手术室里出来。

    邵正谦给了齐桑一个眼色,齐桑走过来,扶着闻倾,“阿姨,我先扶你去旁边椅子上坐着等。”

    闻倾没有拒绝。

    就在这时,苏德的电话回拨了过来。

    闻倾都懒得接,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她真的是绝望透了。

    苏德打不通闻倾的电话,又给邵正谦打电话过来。

    邵正谦看到是苏德的号码,又看了闻倾一眼,他转身接了苏德的电话,“喂。”

    “正谦,你找我,什么事啊?”苏德问道,声音很轻快,明显还不知道苏静让人毁容这件事。

    “苏静被毁容了,现在在市一院抢救,你最好先赶过来,闻倾阿姨已经来了一会儿了。详细的情况,等你来了再说。”邵正谦说完就挂了电话。

    邵正谦的声音不大,但是手术室外太安静,他的声音不大,闻倾也听的见他说什么。

    她也知道,电话是苏德打来的。

    可是她心如死灰,她盯着前面的某个点,眼神已经涣散了。

    她不明白,他们好好的一家人,为何突然变成了这样,她以为,苏德出狱了,她们娘俩就再也不会受到别人的欺负了。

    可是,谁都不曾预料,她们娘俩的日子比从前更惨了。

    苏静被毁容了,而她,被绿了。

    ------题外话------

    没人夸夸格子么?好吧,格子还是继续码字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