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 二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738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有过上次害得冉冉受伤,自己又受惩罚的事情后,邵彬是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这样的邵彬,得到了童启发夸奖。

    童启发这样的夸奖,自然是遭到杨瑞婷的一记白眼。

    杨瑞婷送邵彬去上车,他们走后,就看到邵正谦陪着沈燕,提着一包行李从中楼出来了。

    杨瑞婷笑着走过去,“亲家母,这是要去哪儿啊?”

    “妈,我妈她要回老宅住一段时间。”邵正谦直接的说道。

    “哦,是住不惯这里吗?你要是无聊了,可以到主楼来找我聊天啊。”杨瑞婷劝说道。

    “不是的,亲家母,不无聊,我在这儿也住的惯,就是我习惯了每天早晚烧香,在这边天天这样,孩子闻多了也不好。”沈燕应道。

    “既然你坚持,我也就不劝你了,但是别忘了,这儿子媳妇儿的家也是你的家,想回来了,随时都可以。”杨瑞婷笑着说。

    “好,谢谢亲家母。”沈燕点点头。

    “妈,那我们先走了。”邵正谦将沈燕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走过来对杨瑞婷说。

    “嗯,晚上到主楼吃饭吧,我一会儿让管家通知你们的厨娘,让他们不要做晚饭了。”

    “好的。”

    杨瑞婷转身回了主楼。

    邵正谦送沈燕回去之前,就提前通知了胡姨跟小汪,他们到家的时候,两个人将房间收拾了一大半,看上去整洁好多。

    沈燕到了家,就催着邵正谦去上班。

    邵正谦答应她了,出去的时候,格外的提醒了小汪,让她多注意下沈燕,并且,尽量注意下沈燕的通电话的情况。

    小汪答应了。

    这几个月,沈燕没有经常在老宅住,而是住在他们那边,邵正谦依然给他们从前的薪水标准,他们拿的也有些汗颜。

    如今,老太太总算是要回来了,自然是尽心尽力的照顾好她咯。

    “好,那我就先走了。”有了小汪的承诺,邵正谦就放心了。

    邵正谦开车直接回了实验楼,往常,他喜欢带着一杯咖啡,去天台上坐坐。

    今天,他就拿了一杯白开水,去了天台。

    默默的一个人站了好一会儿,他将一杯白水洒在地上,“爸,苏德这个小人,就要来陪你了,至于幕后的主使,我也一定会揪出来,到时候,你就可以瞑目了。”

    邵正谦自己一个人坐了一会儿,才下楼。

    他现在做实验其实很少了,在这座实验楼,他聘请了很多专业的人员来做相关的实验研究,他自己有个房间,里面都是小白鼠,他做的试验更多的还是给小白鼠做一些外科手术的试验,而药品试验,都是国内专业的药剂师等在这栋楼里工作。

    他想重新树立起他父亲的威望。

    这几个月下来,成绩是很显著的。

    越来越多的人回想起了邵天在的好,那个时候,药很便宜,很有效,现在的药,又贵又没效果。

    而且,邵天在的时候,他们天天制药厂还会免费给一些看不起病的孩子发放药品。

    现在医院,诊所开的都多了,可是一个感冒,有良心点的医生,几百块就搞定了,没良心的医生,动辄就上千。

    真心怀念过去看个病,十几块就解决了,有些小病,甚至才几块钱。

    物价飞涨的今天,自然是不能再让物价回归到过去,可是邵正谦想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他重新开回实验楼的目的,公益目的性更强,赚钱不是他的目的。

    但那是苏德的目的,他自然会在账目上做的漂亮,让他看到年终的时候可以领取一大笔钱。

    苏德这个人,钱还没有拿到手,就开始肆意的挥霍。

    所以,他这种人即便走投无路,那也是他自己逼的,不是别人逼的。

    邵正谦喂食小白鼠的时候,财政室的老魏找了过来。

    “正谦。”魏光耀叫着他,“这是这个月的进出表,给你过目一下。”

    “嗯,我稍后看。”他点点头,魏光耀做事,他都放心得很。

    “对了,正谦,还有一件事,上午的时候,药店的苏总打电话来,说想要提前支取今年的红利,他还说会给你打电话招呼一下,让我早点准备好。”魏光耀心中的老板就只有邵正谦一个人。

    虽然他们这次名义上是合作做生意的,但是魏光耀非常清楚,从牢里出来的苏德,能有什么积蓄跟邵正谦一起投资。

    “不用准备,我等他给我打电话。”邵正谦直接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先去忙了。”魏光耀走了。

    “好。”

    *

    京城,某郊外疗养中心。

    苏静自从被毁容了之后,就不愿意出门见人了,这几个月来,多住在这家疗养中心里面。

    母女俩住的是独立的公寓,平时也不跟人来往的。

    用苏静的话说,没有恢复到从前的容貌,她是不敢也不会出门的。

    闻倾疼她,自然是什么都依着她的意见来的。

    住在这疗养中心里面,因为人家的服务好,所以价格自然不会便宜。

    这也是苏德需要用钱的地方。

    苏德在这里跟他们母女俩挤了几天,每天都因为梦娜不肯归还房子的事情而烦心,经济也没了来源,尤其是这几天,闻白还在青云市,一堆的事情同时出现,可谓是烦不胜烦了。

    他这几天一直在抽烟,只是一包烟抽完也没用。

    这些事,根本就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了。

    闻倾从超市里买完东西回来,就看到苏德又在中心的小花园的里抽烟,他最近的烟瘾很大,人也过的不安生,晚上躺在床上都会翻来覆去的叹气。

    她并不知道他在青云市的麻烦,她只当他是去问那个女人要房子的事情不顺利。

    想想也是,这女人当初跟着他的目的就是为了钱,这房子好不容易到了她名下,她怎么可以轻易放手呢?

    她只是有些意外,那女人不要自己的孩子,可以这么的决绝。

    毕竟,她没有办法自己生孩子,不代表不渴望。

    “阿德,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闻倾低叹一口气,这么多年的夫妻,如今也是为了苏静的事情在想办法,所以,她过来问了一句。

    就算他们夫妻之间因为梦娜的事情而闹过不愉快,那也是他们夫妻间的事情,内部消化下就好,这会儿就该齐心合力的给苏静做手术。

    如果是差钱的问题,苏德不是梦娜的对手,她可以。

    女人跟女人之间,从来不怕吵架的。

    “没事,东西买好了?”苏德一时间也不想让闻倾担心,她这段时间,陪着苏静从一开始的不接受到现在慢慢接受过来,而且配合治疗,真的是不容易的。

    “真的没事?”闻倾挑眉,“我们夫妻那么长时间,你一举一动,我又怎么会不知道,有事不妨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解决?”

    “梦娜不肯把房子给我,一时半会儿,我还没找到合适的律师来打这场官司,另外,邵正谦这个提款机提不了钱了,他的钱都买了新设备,童欣乐的钱用来投资新项目了,我找过沈燕,沈燕不肯为了静静去求她的亲家母,所以咱们静静下期手术的费用,现在还没有着落。”

    苏德真是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一个大男人,这样的经济问题都处理不了,是他无用。

    把这事告诉老婆,让老婆操心,更是窝囊。

    苏德骨子里还是有大男人的思想的,所以男主外,女主内这块,他一直负责的都是养家这块。

    在他眼里,闻倾主内这块做的很好,将他们的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说,还把苏静带的这么好。

    眼下,也是尽心尽力的照顾女儿。

    “我猜到了梦娜不会给你房子的,这女人本来就是冲着你的钱,……算了,不说了,邵正谦那边也不可能永远是你的提款箱,这样吧,你们今年的分红不错,你不是说一季度的红利就够还邵正谦了么,既然如此,那咱们先把一季度的分红提出来,给静静做二期手术治疗,二季度的钱,你再还给邵正谦,你说呢?”

    闻倾想了一个主意。

    这个时候,让她放下苏静,回青云市跟梦娜争房子,她也不愿意。

    苏静在家里,除了必要的医护人员跟她,谁都不愿意见。

    她连在家里都要戴着一个面纱。

    这样一个身心受损的女儿,她如何放心得下让她一个人在这边待着。

    “好主意。”苏德眼前一亮。

    梦娜的那个房子,他迟早会找律师给要回来的,眼下先处理静静的手术。

    见苏德的愁云散去了,闻倾就先上去了,她要上去熬点猪脚汤给苏静喝。

    疗养中心的猪脚不够烂。

    苏德觉得这件小事,在邵正谦那儿绝对不是问题,所以直接给魏光耀打了这通电话,以另一个老板的身份,让他提前把这笔钱给他备好,让他随时去取。

    魏光耀只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把电话给挂了。

    魏光耀这人就这样,这句话,到底有没有答应,他也不确定,他在考虑,要怎么给邵正谦说提前支取一季度红利这件事。

    一季度的利润是好,可不代表后面三季度的利润也有这么好,所以,他知道,自己这想法有点不厚道的。

    可是没办法,他需要用钱啊。

    所以,咬咬牙,苏德还是给邵正谦拨了电话过去。

    只是,第一次,没有人接。

    第二次,也没有人接。

    响了第三次,在苏德以为还是没有人接的时候,邵正谦接了,他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貌似都没有看来电显示,“喂,哪位?”

    “是我,我是苏德。”苏德说。

    “哦,苏叔叔啊,有事吗?”

    苏德很仔细的在听,发现邵正谦的语调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把跟魏光雄说的话,说给他听。

    “魏叔跟我说了,苏叔叔,但是这件事不行,没有这样的规矩。”邵正谦直接拒绝了。

    苏德:“……”

    苏德一时之间,都没找到合适的词。

    他知道这不合规矩,可是这不是看在邵正谦很好说话的份上吗?

    之前,他养梦娜的时候,找邵正谦要钱,邵正谦可是从来没二话的,可是现在,他竟然跟他打官腔了。

    “正谦,我也知道不合规矩,但是现在,静静不是需要这笔钱吗?你苏叔叔暂时也想不到别的筹钱方式,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打个借条,先跟公司借,你说怎么样?”

    “苏叔叔,说到打借条这件事啊,你看,是不是应该先把之前欠我的钱给还了,再说这次借钱的事情,你都有过欠钱一直没还的历史了,我又如何放心把钱再借给你。”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