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 我认(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543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女神的贴身侍卫都市超级保镖今生有幸

    “邵正谦这举动,无非是在逼我们去找他,既然如此,我们就去找他好了。”闻倾考虑了几分钟,对苏德说道。

    “但是你记得,他说在哪儿等我吗?实验楼的天台,那个地方,我真是不想去,这几个月,我实验楼都没有去过。”苏德摇头,他不要去那儿。

    闻倾:“……”

    闻倾看着他,她完没有想到,邵天跳楼这件事,让苏德都有了阴影,他不止连实验楼的天台都没有去过,甚至连实验楼都不肯去。

    “那我陪你去见他,这件事不解决,我看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闻倾沉重的说道。

    房子没了,苏静的手术又在半途搁浅,他们家今年还真是流年不利啊。

    手上的钱也因为苏静突然被人这样对待,给弄的没钱了。

    苏静的事情不是邵正谦计划里的,那只能说明是老天真是帮邵正谦不少。

    否则,不会让他们现在这么的被动。

    之前,苏德就隐藏了不少的财产,但是他们的财产,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让人掏空了,邵正谦不光是有谋略,还挺有运气的,否则,他怎么可能在这么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逼得苏德去邵天跳楼的天台。

    可是这件事,他们根本就没得选,要是不按照邵正谦所说的,一无所有的日子,他们真的过得下去吗?

    就算是过得去,但是他们静静要怎么办?

    手术才动了一期,紧跟着这二期,三期,该怎么办呢?

    还不如把苏德推出去,这样可以挽救静静。

    她现在什么都没有想,就想静静还可以有个平静稳定的未来。

    虽然梦娜的事情,是别人的谋略,故意使出计谋针对他的,但是苏德的这个选择,实在是让她很失望啊。

    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对男人失望了,那要再拾起信心,就真的没有那么容易了。

    况且,他们之间还有个孩子呢。

    他们也老了,人生的旅途已经过了一大半了,一只脚都踩在棺材里面去了,另一只脚什么时候再踩进去,也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她现在所考虑的,第一个自然是苏静,至于苏德,他们当年做了什么,现在该回报就回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所以,她说服苏德去还邵正谦的债,到时候,她希望邵正谦可以看在这点的份上,可以帮助她,救苏静啊。

    “你说的是啊,这件事不解决,这么一直拖着也不好,现在分明是想拖也不能拖了。”苏德也知道这件事很急。

    很明显,邵正谦就是不想给他任何拖延的时间,就是逼的他立即去解决这件事。

    “那就给邵正谦打电话吧。”

    苏德想了想,给邵正谦打了这通电话。

    邵正谦同意了,双方约定了隔天的上午十点半。

    邵正谦把这件事给沈燕说了。

    沈燕特别的激动,她等这天,真的是等了很久了,眼下终于是等到了。

    她只是没想到,苏德这个人,竟然也有份。

    哪怕害死邵天的主谋不是苏德,是另有其人,但是苏德做的这些事,也真的是太过分了。

    如果没有他暗中做的那些手脚,邵天不不会在面对公众的时候自圆其说,被人给板上钉钉的弄得无法答辩。

    所以,苏德有今天的报应,真是他活该啊。

    至于背后的主谋,那个人是谁,沈燕真的是没心力去关心了,苏德这件事,简直让她心力交瘁,这两天她心脏犯病的频率更多了,她自己偷偷的服药。

    她就希望苏德可以将当年的事情说清楚。

    眼下,时间确定了,沈燕觉得,这件事结束了,她也真的是死也瞑目了。

    一天一夜过的很快。

    转眼就到了跟苏德摊牌的那一天,邵正谦跟沈燕早早的就到了天台,沈燕还准备了很多祭祀的用品,摆了很多邵天喜欢吃的东西在这里。

    沈燕还准备了纸钱,做完这些事的时候,两人坐下来,母子俩说起了从前很多事情,两人聊天说往事的时候,就跟从来没发生过这么多的事情一样好。

    聊着,聊着,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十点半,苏德跟闻倾准时到了。

    那个时候,烧纸钱的味道还没有彻底退尽,闻倾都被这一幕给吓了一跳,觉得这对母子俩简直就是神经病。

    苏德更是恐慌,从他刚才下车进实验楼的时候,一进这个门,他就心慌的很。

    到了这个天台,苏德心里的恐慌到了极限。

    两人进来的时候,又看到沈燕给邵天准备的祭祀品,那感觉就更糟糕了。

    苏德每走一步,这内心都是颤抖的,这种内心的折磨,真的是一秒一秒都是煎熬的。

    邵正谦看到他脸上的反应了。

    原来这人,也是懂得心虚的。

    邵正谦在天台,就准备了两把椅子,一把椅子,他坐的,另一把椅子,是沈燕坐的,这两人今天来这里,他什么准备都没有,因为他们不是他的客人。

    他们是他的仇人。

    “正谦,沈燕……”苏德来到两人的跟前,抬头叫道。

    “你什么都不需要说了,当年的事情,你肯认吗?”邵正谦的手放在桌上,他对苏德此刻做出来的忏悔表情,一点感觉都没有。

    一个人做错事这么多年,现在被人逼到了绝境才露出忏悔之意,那真的是太晚了。

    “……我认。”苏德耷拉个头,邵正谦手上的证据,他还没有看到,可他真的是瞒不下去了。

    沈燕瞳孔收缩,她激动的站起来,“还真的是你做的,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苏德看着她,沈燕的激动与此刻复杂的心情,他其实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在沈燕的心里,他是一个好人。

    一个好人,对她的家人做出了这种不可饶恕的事情来,她会这么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邵正谦倒是很意外,他是真没想到,苏德这么快就承认了,他还以为要等他拿出那些证据来呢。

    看来,一个人被逼到绝境这种地步后呢,还挺明白的。

    “很好,你认就好了。”邵正谦站起来,不等苏德为自己辩解,他就开口了。

    “既然你认了,杀人偿命,你知道该怎么做了?”邵正谦也不想与他废话。

    苏德却在这个时候,对邵正谦说道,“正谦,这件事你得讲讲道理,你爸爸邵天是自己跳楼的,不是我杀的,我是害了他,没了名誉地位,可是他自己承受不起这样的结果,他自己跳楼的,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我说的杀人偿命,是你当年更换了药品成分,害死两名婴儿的命,婴儿在妈妈的肚子里成型后就是一条生命了,更别说是几个月大的孩子了。”

    苏德:“……”

    苏德简直没想到,邵正谦连这事都知道是他做的了。

    他一直以为,他顶多是知道,他在跟邵天名下的药店合作的时候,就跟何凯一样,收买了药店的人员,然后以次充好,或者是用过期临期的药品来取代新出的药品,以此换高额的利润。

    他以为顶多就是这件事暴露了,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邵正谦会说这件事,这件事的证据,他记得自己早就销毁的非常的干净了。

    为何邵正谦会如此肯定是他更改了之前的药品成分?

    甚至,之前他在别的实验室工作过几年,也有学过这方面的资料,他也都想办法销毁了,这件事,他是百分百的肯定自己没有遗漏。

    “正谦,这件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说的这件事,我可是不懂,况且,你爸爸的实验楼,我也没去过,我从来都是跟他名下的药店打过交道,跟何凯一样,我也不过是以次充好,来换取利润而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