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作者:格子虫 |字数:8297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你们俩这么深情款款的,什么意思啊?当我不存在啊?”童欣乐粗枝大叶的看着两个大男人彼此对视,不满的质问。

    何薇:“……”

    何薇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她那个一向精明得不得了的乐乐姐,到底是怎么看出这两个男人之间的眼神是深情款款?

    邵正谦跟毛景轩也各自收回自己的眼神。

    毛景轩已经让口水给呛到了,刚才的火光四射,他已经感觉到邵正谦眼神里的警告了。

    也是啊,刚才那一幕,如果没有被邵正谦看到也就算了,可是让人家老公看到了,他这行为就是有些过分了。

    哪怕他的目的是为了不让童欣乐受伤。

    邵正谦帮她夹了一个汤包,还插上吸管,递到她嘴边,“小心烫。”

    童欣乐将汤汁给喝了,然后说道,“好了,你也别去查人家的车牌了,不过就是个小意外而已,你也别弄的人心惶惶的,好像人家针对我似的。”

    跟邵正谦说完,童欣乐又转头对毛景轩说道,“你也是,跟个八婆似的,还跑去记人家的车牌号。”

    毛景轩无语,“你这是好心没好报啊,你除了谈判桌上精明点之外,哪儿都糊涂啊,那种人,管他是不是针对你,就该得到教训的。”

    童欣乐翻了个白眼,她也知道,她就是不想麻烦而已。

    再说了,什么事都去追究,这世间那么多事情,哪儿追究的完?

    “那些事,你就别瞎操心了。”邵正谦说道。

    童欣乐被怼了后,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了。

    吃过饭后,邵正谦将他这边的同事暂时抛下了,亲自开车送童欣乐回去。

    何薇也很自觉,就跟毛景轩坐一辆车回去。

    上车后,何薇一脸纠结的看着毛景轩,有些话想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话就说,做这副样子给谁看啊?”毛景轩拴安带,瞪着一脸八卦的何薇说道。

    “毛哥啊,我就是想说,你要不还是去相亲,谈个恋爱吧,不然到时候,真的让别人误会了就不好了。”何薇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误会?误会什么啊?这清者自清。”毛景轩知道何薇在说什么,但是这种事,他不会因为童欣乐结婚了,就会改变什么的。

    况且,当时的那种情况,他离童欣乐最近了,童欣乐有危险,他自然是第一时间冲出来的。

    他这人向来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的,除了童欣乐。

    当然了,邵正谦是童欣乐的老公,他知道,他也需要在意下他的看法,但是那种情况,他觉得邵正谦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毛哥啊,这有些事,他不是清者自清就可以……”

    “行了,一个黄毛丫头,懂什么啊,我自己有分寸的,不需要你提醒,把你的心放到肚子里去,我要是会影响他们的感情,童欣乐走的那三年,我就追过去跟人告白了,有些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你相信我,我肯定比你以为的更了解我自己跟童欣乐,既然那么好的机会,我都没有把握,现在他们的感情这么好,这么的稳定,你觉得我是有病,才要去他们的婚姻里插一脚啊?”

    何薇:“……”

    相处这么久了,何薇自然明白了,可是她就是担心别人不明白嘛。

    这种事,一旦误会了,很难解释的。

    但是,毛景轩都不在意了,她这个太监或许真的是在意过度了。

    也许,邵正谦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呢。

    不过是因为她突然间发现了毛景轩的心事,所以变得敏感了些。

    另一辆车上,邵正谦都开车出去都好一会儿了,童欣乐一直看着他,带着点狐疑,又带着点审视的目光。

    “你为了送我,把那么多的人都给留下了,你不怕他们说你重色轻友啊?”童欣乐笑着问,小嘴甜蜜得就像一值偷了腥的猫。

    其实,她很喜欢他这么在意她的样子。

    不是她格外矫情啊,她也是女人嘛,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

    尤其是邵正谦,从前她都完感觉不到他是这么的将她放在心上的,如今,他都能够将那么多人撇下,就为了送她,而且还是她可以回公司的情况下,他都还要亲自送,那这份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爽啊。

    “重色轻友?他们爱说就让他们说好了,反正啊,我不止送你,下午也陪着你,好不好?”邵正谦问。

    “你下午没事做啊?”童欣乐惊吓到眼睛都瞪大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人居然要把一个下午的时间空出来。

    “干什么啊?不想我陪你啊?”见她那么惊讶,邵正谦反问,神情凌冽。

    “想是想,就是怕你无聊,我下午跟毛景轩要去见市场见几个卖海鲜的老板,跟他们谈租金的问题,你要是不嫌闷的话,你就一个人在我办公室等我吧。”童欣乐很遗憾的说道。

    她也很想下午就在办公室里办公了,有老公陪,她自然是乐意的,只是,那几个卖海鲜的老板生意好,忙的很,今天终于有空了,约了他们,她也不想错过了。

    这件事要一直不解决的话,就会一直拖着。

    一直拖着,也就会影响他们部门的业绩的。

    其实,跟那些老板收租金的问题,不需要她这样的领导出马,但是派了好几拨的人过去了,都搞不定,让毛景轩一个人去也是没问题的。

    可现在是和谐社会,收钱也是需要和谐的方式。

    毛景轩脾气太暴躁了,她要不去的话,怕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直接就把合约给砸了,那几个老板,生意不错的,也是他们市场的招牌啊。

    总之就是得罪不得,又不能放任他们一直拖。

    “我也可以一起去啊。”邵正谦说道。

    “还是算了吧,你可是穿白大褂的绅士,那么脏的地方,你还是别去了。”童欣乐是心疼他。

    不管是医院,还是实验室,邵正谦工作的地方,都是干净的,甚至是一级消毒的。

    菜市场那种地方,尤其是那些卖海鲜水产之类的地方,真的是又臭又脏的,如果不是非去不可,她也不想去的。

    “毛景轩可以去,我不可以去,你区别对待啊?”邵正谦故意把脸蛋垮下来,盯着她看了一眼。

    他发现自己很迟钝,好像现在才发现这两人走的那么近,距离近到让他都有些吃味了。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吃味有点不合时宜,可是刚才瞅见她被别的男人楼在怀里,那画面还真的有点刺激视觉神经。

    “可不是要区别对待么?你是我老公,他呢,是手下,也是好朋友,老公是用来心疼的,手下跟好朋友呢,是一起打拼的嘛,再说了,他也习惯了,那种地方不怕脏。”童欣乐还是没有发现他话里的不对劲。

    邵正谦听了她这话,也没觉得开心。

    “反正你看着办吧,今天我跟定你了,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你干什么都要带着我就对了。”邵正谦打定主意就要这么赖着她了。

    童欣乐实在是无语了,“行吧,行吧,你要去就去吧。”

    邵正谦点点头。

    两辆车一前一后到了童氏,童欣乐先去办公室忙,今天还有几个文件,需要她过目签字。

    邵正谦没有去她办公室,倒是先去旁边的奶茶店,问了何薇,他们部门有多少人,他就买了多少杯奶茶,给他们送过去。

    邵正谦拿了一杯奶咖,给毛景轩送过去。

    毛景轩正在填表,他们业务部,这些表格很多,手上填完,还要输入到电脑的,他以前什么都不懂,就是学电脑,都学了半年的时间。

    才略懂了一些皮毛。

    否则,他现在都没办法用电脑,就要被时代给淘汰了。

    当时,这些技能,也是童欣乐逼着他学的。

    都是有用的。

    邵正谦敲门的时候,毛景轩也猜到了,他说了声请进,邵正谦推开门,“没有打扰你吧?”

    “没事啊,进来坐。”毛景轩赶紧把手上的工作给收拾起来。

    “何薇说你喜欢奶咖,给你买的奶咖。”邵正谦将手里的奶咖放在毛景轩的桌上,他自己手里捏着的是他从别处买的咖啡。

    “嗯,谢谢,男人喜欢奶咖,是不是很奇怪?”毛景轩打开了话匣子,他知道,邵正谦这时候过来找他,肯定是有话想要跟他说的。

    就像他对何薇说的,他心里坦荡,不瓜邵正谦找他说什么,他都坦荡的很。

    “个人喜好而已,没什么好奇怪的,再说了,也没规定奶咖一定要女人才能接受啊。”邵正谦坐下来。

    “今天早上那件事,如果你需要我解释,我可以解释的。”毛景轩也就开门见山了。

    “早上的事情不需要解释,我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今天在她身边,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呢。”邵正谦诚恳的道谢。

    “举手之劳而已。”毛景轩抿唇。

    邵正谦看着他,看着他说这话,坦荡又神情毫不躲闪。

    “那中午想吃什么,请你吃大餐。”邵正谦问着。

    “好啊,吃鱼吧,童欣乐喜欢吃,她走的那三年,我也喜欢上了,邵医生,童欣乐是个好女人,我会喜欢她是正常的,但是请你放心,我这人也是有底线的,你们分开那三年,我都没有采取行动,你们现在和好了,我也不会,因为我知道,不管你在不在她的身边,她的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任何人都取代不了,我不会去碰这个钉子,她也不会给我机会,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坦白。”

    “以后要发生这种事,我还是会以她的安第一,还是会这么的保护她,如果你要是觉得这样也不合适的话,我……”

    “不,有你在他身边,我也会放心很多,我只是来确定一些事,但是不代表我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放心吧,我这边没事的。”

    邵正谦也坦白了自己的想法。

    男人之间处理的方式就是这样坦白的,两人之间既然坦白了,也就啥事都没有了。

    邵正谦也不会多此一举的把这件事告诉给童欣乐的。

    两个男人说开了,邵正谦也就不打扰毛景轩的工作了,他手里还有一杯奶茶,是给童欣乐准备的。

    童欣乐在办公室里,把几个文件都签好了,邵正谦才迟迟的进来,手里还拿着奶茶,童欣乐就懂了,“买了喝的去贿赂我的那些同事啊?”

    “贿赂?老公给你个机会,重新组织用词。”邵正谦一步一步走过来。

    “别闹了,你去那边坐会儿,我把这两份文件签了,叫上何薇,在附近找家店吃饭,然后我们就去市场,晚上就去天府渔庄吧,干爹跟干妈什么好吃的东西都吃过了,那家的鱼做的是真好吃,让他们去尝尝吧。”

    童欣乐脑子里想的是晚上的大餐。

    中午的饭,随便吃点就好了。

    “好啊,老婆安排好了就行。”邵正谦觉得这个建议很好。

    褚驰烈跟郑心怡什么好吃的都吃过了,吃点老婆爱吃的鱼,也是可以的。

    再说了,除了鱼,还有别的东西可以吃。

    “什么都听我的,你今天简直乖得不像话啊。”童欣乐笑了一下,就开始埋头工作了。

    邵正谦也不打扰她了,坐在休息区那边,喝着咖啡,刷手机。

    其实就这么会时间,关和跟齐桑就给他打了很多个催命call,还发了短信,他都没理,最后就回了一条短信,让他们各忙各的,中午他不去老霍那边了。

    关和直接愣了。

    齐桑拍了他一下,“没什么啦,以后回来上班,天天都去老霍那边了,这没得说,现在是有人觊觎乐乐啊,他当然得要护着自己的领地啊。”

    “有人觊觎乐乐,你胡说八道什么啊?”关和无语的很。

    这两口子感情好得很,而且马上就要生二胎了,谁能觊觎得了啊。

    “我可没胡说啊,乐乐身边那个叫毛景轩的,刚才乐乐过马路有危险的时候,你不知道那个姓毛的有多紧张呢。”齐桑想到刚才那一幕,还觉得心有戚戚焉。

    刚才邵正谦说要走的时候,她就猜到他不会回来啦。

    关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