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有药,未必也能上

作者:格子虫 |字数:10061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邵正谦抬头看向那个替代自己的人,见他一副随时准备替他们英勇就义的样子,也不好说什么了。

    那人在约定好的时间,就去了周妍所在的包厢。

    邵正谦起身要离开,被方言给拉住了,“嘿,你就不想看看,那个女人是不是想对你霸王硬上弓了?”

    邵正谦瞪了方言一眼,“你最近这恋爱谈的你很开心啊,既然这么开心,赶紧给人家的女孩负责起来,把这婚礼给办了?”

    “放心吧,那迟早的事情。”方言倒是承认的蛮坦荡的。

    “看你一脸春心荡漾的日子,你这要结婚了,我就给你放一年的大假,让你把孩子也一并给生了,怎么样?”邵正谦就觉得男人还是要有女人才会比较有人气味儿。

    “我这新老板对我就是好,给我这样的福利,放我一年大假,那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方言感叹着说。

    邵正谦瞪眼,“噢,你这是对我爸他不满啊,要不要我把你的投诉告诉他呢?让他好好的反省反省。”

    “得了吧,你这是想要剥我一层皮啊?行了,看看吧。”方言让他留下来。

    他让他留下来,不是想要恶心他,而是让他见识下女人的直觉到底有多厉害,童欣乐跟齐桑不是都觉得这个女人对他有不轨龌龊的心思吗?

    邵正谦留下来了。

    不知道是方言找来的人所做的人皮面具太厉害了,还是因为周妍的眼睛太拙,总之,她真的一点儿都没有怀疑过她面前的那个人。

    方言找来替代他的那个人,也很专业,他把他跟周妍过去的相处,整理好了的资料,都背熟了不说,还能与周妍想谈自若。

    甚至,他在周妍的面前,说话的方式跟态度,拿捏的真的很好。

    可以说,一点儿错处都没有。

    不过那酒红色的药粉,药效很的很厉害,褚家培训出来的人,邵正谦相信,那自制力跟控制力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很快,周妍便将那个‘邵正谦’扶到床上去了,在那个房间里,他们也装了摄像头,只是没有那么高清而已。

    但是,镜头里,周妍的动作很明显,脱了衣服,就直接上床了。

    两人在被窝里,那动作幅度很大,除非是瞎子,否则,没有人不知道那床单底下的两个人在做什么。

    邵正谦眼底渐渐发冷,他的失望很明显。

    如果他真的对她没有任何的防备,那么,周妍做的这些事,真的是会彻底恶心到他。

    他这辈子没有得罪过她吧?

    并且,他所记得的,他对她还算好。

    可是,她却这样恩将仇报,用这么恶劣的手段来恶心她。

    那就活该她有这样的下场了。

    “我先走了,找人把那瓶酒里的酒给取点出来,我想要研究下。”邵正谦临走之前,又吩咐了一件事。

    “得咧,这件事你不交代,我也会做好的。老板,我今天的工作,结束了么?我家那小女人等我很久了。”

    “回去吧,什么时候带出来一起吃饭?乐乐肯定对能入你眼的女人,特别感兴趣。”邵正谦难得将自己的八卦脸展露出来。

    “老板,我说您能别丢分么,太八卦了。”方言无语极了。

    他现在是没有从前那么冷了,能开玩笑,能八卦,也像个正常的男人,而不是执行的机器了。

    “八卦点,有什么不好,至少有血有肉,有激情啊。”邵正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得得得,好有激情啊,走吧,回了。”

    邵正谦拿到了红酒的液体后,直接回了。

    到家后,童欣乐一直在等他回来,他回来后,童欣乐就一直在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冷静自持,可童欣乐并不认为他这样的反应是什么好现象。

    “怎么了?今天让你失望了?”童欣乐柔声的问着,就是想要安慰他。

    “她得到了应有的下场。”邵正谦平静的说着,他相信,如果周妍对他真的有感情,那么,她知道那个人其实不是他,她所做的一切都付诸东流后,她想她会失望吧。

    “那就是失望了,好了,别多想了,明天之后,她的真面目大概就会慢慢的显露出来了。”童欣乐安慰着他。

    邵正谦点点头,他总有个预感,他们的生活不会太平静了。

    这也是他当初犹豫着要不要认褚驰烈父亲,认了,是有很多的好处,孤岛的资源很好,他们夫妻在青云市的地位稳固,有褚家撑腰,他们就是青云市的大鳄。

    青云市的那些小鱼小虾就不敢欺负他们。

    但是,那仅限于是青云市,可褚家所接触的圈子,不止是青云市的,还有很多未知的人跟圈子,这些人跟圈子,会不会因为褚驰烈的关系而来找他一家人的麻烦。

    对他来说,那是一个更大更未知的世界,他在那个世界里,简直渺小的就跟个小虾米似的。

    他原本以为,认了父亲,他跟童欣乐的生活,依然会跟从前一样,甚至还过的很好。

    可是,他完没有想到,这样的麻烦会找上门来。

    现在是已经暴露出来的周妍,那些没有暴露的人,到时候又会不会将焦点放在他们一家人的身上。

    他是不怕,但是他老婆孩子呢。

    他必须得保证他们的安。

    这个圈子,他似乎逃不掉了。

    邵彬,他的大儿子都送到了孤岛,就算为了彬彬,他似乎也不该这样坐以待毙。

    这次周妍的突然出现,让他开始有了警醒。

    那些人,可不会在意,他是不是姓褚,那些人要对付他,肯定有他们自己的理由。

    “老婆,你说,我认这个父亲,我到底是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啊?”邵正谦的情绪低落了起来。

    “不就是一个周妍嘛,怎么就让你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啊?”童欣乐将他抱着,不理解他心里所担心的。

    邵正谦抿唇笑了下,“是啊,毕竟她曾经是我挺看重的一个学妹,一个天分很高,前途也不错的人,就这么走了歪路,你能够理解那种心情吧?”

    童欣乐点点头,“嗯,我能够理解,甚至能够感同身受,好了,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她要选择那条路,谁都阻止不了啊,只要她没真正的伤害到你,她怎么样,我一点儿都不在意,你说我自私也没办法,我就自私了。”

    邵正谦点点头,他才不会说她自私咧。

    他喜欢她的这份自私。

    “好了,时间不早了,孕妇要睡觉了。”

    这次,童欣乐没有拖延,乖乖的站起来,“好吧,睡觉了。”

    此时此刻。

    酒店的房间里,周妍幸福的裹着一条浴巾,深情款款的看着邵正谦的那张脸,想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她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她原本以为一切不可能这么顺利,但是却真实的发生了。

    这张脸,是她朝思暮想的,那双漂亮灵巧的手,刚在就这样在她身上不受控制的探索着,她想想就觉得心颤,这会儿身子都在抖。

    她不得不承认,丧的那款药,真的是太厉害了。

    邵正谦这人有多克制,自制力有多高,她是知道的。

    能够让这么一个自制力高的人,可以销魂到这个地步,她简直佩服那款药的药效。

    她见过那些被下了春药的人,似乎都没有这么厉害的。

    眼下,足足五个小时过去了,她身上都是甜蜜的痕迹。

    如果不是要立即汇报结果,周妍真想与他一同睡到第二天,然后通知童欣乐。

    只可惜,这个心愿完不成了。

    她看不到童欣乐脸上精彩纷呈的表情了。

    周妍俯身,在‘邵正谦’的脸上,深深的亲吻了一下,然后强迫自己立即起身,去浴室洗澡,稍后,丧就要来了。

    周妍刚洗完澡,丧就来了。

    周妍还穿着睡衣,就出来见丧了。

    丧看到她穿着性感的睡衣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坐在那儿,他身边都是穿着黑衣黑裤的手下,比黑西装还有气势。

    “事情成了?”周妍走过来,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丧就蹙眉的问着。

    “成了,人就在里屋躺着,您要去看看吗?”周妍知道他不相信自己,所以直接提议让他进去亲眼看看。

    她这样的女人,不是自己看上的男人,那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不可能会是此刻这种闲适轻松的心境。

    一个她不喜欢的男人,她是不可能让他碰她的。

    只有邵正谦,才能让她如此心甘情愿的躺在他的身下。

    “不用了,我对裸男没有丝毫兴趣,只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成的太顺利了,你不觉得吗?”丧反问道,他这人向来疑心比较重。

    “丧,我大概没有告诉你,我跟邵正谦之间的关系,他是我大学的学长,我是他最重视的学妹,况且,在他眼里,我是一个天使般的存在,哪怕我们今天晚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切只会归咎于酒后做错事罢了,所以,丧,这件事成的并不是你所想的那么顺利,我之前所付出的努力,你就算没有看到,也该听说了。”

    周妍与他之间,是一场交易,而不是主人跟仆人之间的关系。

    她并不像他的手下那些人,需要对他毕恭毕敬的。

    她之所以会替他办事,不过是因为他抓了她的命脉来威胁她,她需要完成这次交易来换取她弟弟的自由。

    现在,她做到了,她觉得,也到了该丧履行他的承诺的时候了。

    “行吧,那就等他醒了,我再来。”丧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丧,什么时候放了我弟弟?”周妍追问着。

    “等你这个宝贝学长进了我实验室的那一秒,周坤就可以得到自由。”丧冷冽的一笑。

    周妍:“……”

    周妍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用邵正谦的自由去换她弟弟的自由。

    当初可不是这样说的。

    “丧,当初……”

    周妍不服,追了上去,想要讨一个说法,只是,她才跑了两步,就让人给拦了下来。

    她压根就不能靠近丧。

    丧转身,冷眼看着周妍,“我还没有见到人,也没有威胁到我要的人,所以,这件事还不算成了,等到成了的时候,我自然会兑现我的承诺,否则,你弟弟就是我最需要的试验品。”

    周妍气急:“你……”

    这人简直就是恶魔,她怎么就跟这么一个恶魔做上了交易了呢?

    周妍气闷。

    丧冷笑,无关紧要的人,他从来都不会多给一个眼神的。

    邵正谦居然真的跟周妍发生了关系,他知道,邵正谦是一个自律性非常强的人,况且,他还是褚家的后人。

    这样的一个人,在吃了他最新研发的药丸后,都控制不了自己,那么,他对自己的这款药还是挺有信心的。

    当然,还得看接下来的效果。

    如果达到了他的预期,那么,他会打量生产,这样,他将又赚一笔。

    他的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赚钱。

    除了赚钱,任何人跟事情,在他眼里都是渺小的,不值钱的。

    他能让周妍帮他做事,也是因为周妍跟邵正谦之间的学长学妹的关系,如果不是有这么一层关系,这个女人,压根就没有机会与他做交易。

    没人敢这样跟他叫板,他没跟周妍计较,无非是因为她做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否则,她很有可能会被他给掐死。

    丧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周妍却拿他没有办法。

    她不确定丧最终是不是能够放了周坤,这会儿,她有点后悔,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她也没办法了。

    人,她已经毁了,也喂了他那种药,眼下,她除了进不能再退了。

    丧走了,但是他还留了几个手下在这儿看管着他们。

    ‘邵正谦’所在的房间,周妍不能再进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连再看一眼邵正谦的机会都没有,她要进那个房间就被拦着,她真的是瞬间就炸毛了,“你们干什么?”

    “主上的指令,这个房间,你不能再进了。”丧的手下冷冷的回复,声音冰冷的就像是一个没有丝毫温度的机器。

    这些回复,就跟他们是机器人似的,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周妍的表情有些抽搐,她不能再进了。

    也就是说,她现在连看他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了,是吗?

    看着那些僵尸人的僵尸脸,周妍知道,她这是问也白问。

    眼下,只能等‘邵正谦’醒过来。

    周妍丝毫没有睡意,这会儿到天亮不过也就两个小时的时间。

    她给庄昕打电话,让她过来,并且帮她带了一套衣服。

    庄昕赶来,周妍换好衣服,天就亮了,天亮了没多久,丧再次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像个魅影似的,简直无声无息。

    要不是这人会说话,周妍肯定会以为他是一个戴着面具的活死人。

    “人还没有醒?”丧的耐心不够,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也没听到房间里有任何的动静。

    “来人,把人给我弄醒。”丧直接下令。

    周妍不舍得,“别,再给他一点时间,让他自己醒。”

    她知道,丧让人弄醒人的方式肯定是不好受的,她舍不得,他受这样的折磨。

    “你倒是挺心疼人的,只可惜,人家对你可没那么用心,如果没有我的药,你以为你能爬上他的床么?”丧的怨怼,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周妍不吭声,这是实话,但是她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她如今心愿完成了就成。

    “有药,未必也能上。”蓦地,房间内的‘邵正谦’不仅醒了,还走了出来。

    这个邵正谦看着他们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

    周妍跟丧两人一时都不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就在这时,‘邵正谦’一把摘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

    ------题外话------

    今天就一更了哈,今天要去医院,这边小吃节开始了,格子要浪几天,明天估计也是一更,尽量字多哈,么么哒,爱你们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