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竹篮打水(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920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周妍的眼睛都瞪大了。

    这个房间,她还有丧的手下一直在这儿守到现在,所以,她很清楚,这人是不可能凭空消失不见了的。

    而且,刚才还是邵正谦的人,这会儿摘了一个白白的面具下来,马上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个事,周妍脑子里很快就有了脉络,只是,她不愿意接受罢了。

    所以,昨天晚上,跟她在床上纠缠了那么久的男人,压根就不是邵正谦,是不是?

    答案是。

    可是,她接受不了,她真的接受不了。

    周妍很激动,她激动的冲上前,抓住那个人的衣领,恶狠狠的问道,“你是谁?你他妈的到底是谁?我学长呢?我学长人呢?”

    她要奉献初夜的男人,不是眼前这一个,从来,都只有邵正谦。

    不管他现在是单身,还是已婚,她要的男人,从来都是他,没有别人。

    但是,现在的事实告诉她,她的心愿彻底毁了,她没有了初夜,她的身子,被别的男人给玷污了。

    她完了,什么都没有了。

    她连一件小事都做不好,她真的是很没用。

    弟弟也没有救出来,自己还失身于陌生人。

    周妍此刻觉得无比的绝望。

    她抓着人的手,在这时候,也越来越没有力气了,男人的衣领在她手心里渐渐的滑了出去,她人再也吃撑不住,滑了下去。

    丧看的很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他现在已经清楚明白了。

    不过就是仙人跳,周妍被算计了。

    他也被那人算计了。

    初次交锋,这人就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他不仅是他需要的人才,他还有一个高智商的头脑,令他十分钦佩。

    他们俩要是能够成为朋友就好了,可这要是成了对手,似乎也是蛮有趣的。

    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是怂货,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也是一脸的坦然淡定,似乎压根就不怕他似的。

    丧开始佩服起了这个人,不过褚家培训出来的人,有这样的淡定跟素养,也是正常的。

    男人足够平静的同时,也足够冷血,周妍都要崩溃了,他还面不改色,冷眼看着。

    “你是谁?”丧用着流利的Z文问着这个摘了面具的男人。

    “名字只是代号而已,告诉你们,你们也没用,所以,我只需要说的是,不管你们什么计划,都失败了,失败的人还能成为主宰吗?”男人很张狂。

    丧却没生气。

    他冷冷的笑了下,“你很英勇,我很欣赏你,但是,你可知道你昨天喝的酒里,那是我最新研发的新型春药,它的药效可比现在流传在市面上的要厉害多了,我想你昨天亲自体验了,你应该最有发言权,它的效果如何,不妨你来告诉我一下?”

    男人的脸上的清冷,让丧这番话给瓦解了,昨天他是如何不受自己的控制,他很清楚。

    他过去接受了自制力方面的测试,能够从那儿走出来的人,其实不多,但是他是其中之一,然而,昨天晚上,他依旧没有逃过去。

    这个药,要是真的被销售出来,喜欢这种事的男人肯定会很喜欢,但是不喜欢的人,却要遭罪了。

    “它不止是春药,还是一款毒药,会上瘾的毒药,吃了它,会让你兴奋,难以自制,感受过它带给你的销魂滋味了后,你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接受别的春药了,只喜欢我这款,它又跟那种纯粹性的毒品不一样,就是以后你但凡只要想那事的时候,你都想先来上一颗,这就跟咱男人们钟爱的香烟一样,你说是不是很好?”

    周妍:“……”

    周妍停止了哭泣,她从来不知道,丧给她的这个助兴的药,竟然不止是助兴,还是一种新型的毒品。

    只要男人想那事的时候,就会想它。

    这可真可怕。

    这药,要是真的让邵正谦给吃了,这后果,她简直难以想象。

    丧这人,怎么可以这么可怕。

    “你走吧,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我也不怕你跑了,回去告诉邵正谦,他这次别以为逃过一劫,可以享受到这别样的销魂滋味,那可真是他的遗憾了,而你,是上天挑中的幸运儿。”

    丧咧嘴一笑。

    因为他戴着丑陋的面具,所以他这笑,也是十足的难看到了极点。

    男人看了周妍一眼,然后走了。

    周妍整个人都呆滞了,她被丧利用的这么惨。

    丧看了一眼瘫坐在那儿的周妍,无奈的摇头,这次没能成功的将邵正谦变成他的傀儡,真是有点可惜。

    不过,没关系,这次失败了,还有下次。

    既然傀儡的合作方式不适合他们,他可以再想别的更适合他们的合作方式。

    他这人向来不怕失败的,如果他害怕失败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丧了。

    而他,多年的做事经验告诉他,这人一旦不可靠了,那就没有再利用的必要了。

    他对周妍就是如此,这人,再没有可利用的价值了。

    周妍见丧就要走了,她爬起来,追过去,想要拉住丧,却让丧身边人给一掌劈了下来,周妍觉得自己的手臂都要断了,可见这掌力有多大。

    “丧,你不许走,我弟弟呢,你答应过要放他的。”周妍红着眼睛,她此刻,手臂痛的很,可是她不敢哭。

    “我的承诺向来建立在双方的互惠互利基础上,你是一个失败者,失败者没有资格要求别人的承诺。”丧留下这句话,然后利落的走了。

    竹篮打水一场空,周妍在此刻,就这么一个感受。

    她被邵正谦算计了,就是说,邵正谦对她的信任都消失了。

    现在,她也没能把她的弟弟给救出来,周妍此刻,觉得心脏都揪紧了。

    心好痛,她都要痛木了。

    *

    此时此刻,邵正谦正在实验室里专心的研发他从红酒里面提炼出来的粉末,里面有让他提炼出来的与普通春药一样的成分,也有罂粟这样的毒品成分,但是含量都不是太多。

    还有更多的是连他都不知道的成分。

    邵正谦蹙着眉头,看样子,研发这药的人,胆子可真大。

    这种未知成分的药物,竟然可以随随便便拿出来给人吃,就不怕把人给吃死了么?

    而这人的对象是他,他让别人替代了自己,这要是那人被他害死了,他这辈子都良心难安。

    现在天亮了,他相信,周妍那边应该什么事情都结束了,周妍与她背后的人,都该知道,他们被他给反算计了。

    他现在最挂心的不是周妍,而是那个吃了此药的人。

    他拿出手机,要给方言打电话。

    方言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猴崽子回来了,你有没有时间,过来一下?情况有点不对。”

    方言的语气不是很好。

    “好,我马上过来。”邵正谦放下手上的活儿,脱了白大褂,就直接往外走了。

    邵正谦开车直接去了帝王殿,猴崽子在方言的办公室汇报完毕,就被方言留在这儿休息了,猴崽子将丧的话转述给方言听,方言听了就觉得很不好。

    所以,给邵正谦打了这通电话。

    邵正谦过来后,猴崽子又重复了一遍,邵正谦越听眉头蹙的越深。

    “那人是谁?你们有眉目了吗?”

    “面具狂丧。”方言直接给了他答案。

    在外面的世界打过交道的方言,知道这号人物是非常正常的。

    猴崽子回来说,周妍背后的那个人是戴面具的,他就知道是那个丧了。

    那个丧,从他名号打响后,就几乎没有人看见过他的真面目,他每次见人都是戴着面具,他又酷爱戴那种丑陋到极点的面具。

    胆子小的人,怕是都容易被吓得心脏骤停的那种。

    敢跟丧对视的人,都是胆子极大的人。

    从这一方面,方言还挺佩服邵正谦那个小学妹,看着瘦瘦小小的一个小女生,竟然有胆子跟丧这样的人打交道。

    不过,能被丧看上的,怕是这个女人还有点小用处吧。

    可是丧一直在西方瞎转悠,活动范围也不是普通人,这次来他们Z国,第一个下手的目标就是邵正谦,这个人要干嘛?

    莫非是要对付他们孤岛?

    “这人跟你还有点相像呢,他也喜欢实验室,只是他的实验室里养的都是活人,你的实验室里都是小白鼠,他把人的价值看成跟你的小白鼠是一样的。”

    方言又说了一点丧。

    他对这人的了解其实不深。

    他们褚家跟他其实没什么利益往来,丧的手段偏于那些下三滥,他们孤岛出来的人,还是偏向于英雄的手段的。

    虽然走的都不是什么光明正途,但是即便他们混的灰色世界,也是有英雄跟卑鄙之分的。

    “你亲眼看过他的实验室?”邵正谦问了一下。

    “没,听说的。”

    “我今天去实验室,化验了下,化验不出什么成分来,除了有些类似合欢散这样的成分之外,还有罂粟,其他的成分都不是常见的,至少我分辨不出来那是什么。”邵正谦将他在实验室里化验的结果说了出来。

    他在做外科手术是比较天才,分析药品,研发药品,也都有一手,毕竟他是邵家养大的,邵家祖传就是研发药品,他从小耳濡目染,对这方面也是有研究的。

    所以,他都不知道的成分,可见,对方在这方面,比他要见多识广。

    尤其是现在的人,研发的催情药物,是一款比一款厉害,用的成分还不一样,配方的比例也不一样,所以药效也是不一样的。

    但是丧可以如此大言不惭的说,用了他这一款,就不会再去想别的了,那不只是狂妄了,他这简直是要打算独吞这个市场。

    所以,一切都是钱作祟。

    他可以理解,可如果他单纯的为了钱,那么,不需要把他列为第一目标才是,任何人都可以让他感受到试验药品的效果。

    可他为什么就盯上他了呢?

    “你都分辨不出来,那这药真的很厉害啊。”方言咂舌。

    邵正谦没有否认,他看了下猴崽子,“你现在情况怎么样啊?”

    “目前还好,邵医生。”猴崽子恭敬的回答。

    “嗯,那就好,方言,你把他照顾好,让人陪着他,有任何情况随时通知我。”邵正谦准备离开。

    不离开也没有其他办法,药的后遗症,是需要点时间才能发现的。

    “丧说了,这药,要在他想那事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方言提醒他。

    猴崽子听了后,脸色就爆红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还是成年男人,想那事,不是很正常的吗?

    可是被方言这么一说,他怎么感觉,这么的龌龊。

    ------题外话------

    今天会上苹果精品推,所以是万更,目测有三更哈,亲们开心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