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 嘴唇破了

作者:格子虫 |字数:9001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一听到赵希媛的叫唤,童嘉晟整个人直接跳了起来,“怎么了?是不是痛的受不了了,我们剖,不痛了,咱不痛了。”

    童嘉晟一边说,一边摸着赵希媛的头,安抚道。

    他最近专门研究过顺产跟剖腹产,他不明白那些人到底在纠结什么,总之,他会选择不让老婆受苦的方法就好了。

    杨瑞婷看见了,只觉得老脸都要丢完了,她先前还夸他成熟稳重呢,结果马上就被打脸了。

    这人简直就跟当初他爸一个样,爱老婆是对的,这没有错,可这种时候,咱理智点,好不好?

    她当时也是痛,本来就已经痛得险些要受不了了,童启发当时也是啥忙都帮不上,还在那儿瞎哔哔,真是让人受不了。

    医生会有最好的判断,这产检都是在这做的,既然选择了这儿,就应该相信医生的专业。

    生孩子也是个过程,剖腹产也不是就不痛了,再说了,顺产是媛媛一直想要争取的方式。

    “不,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想剖。”赵希媛直接拒绝了,“你放心吧,这还没开始痛呢,你要是受不了,你就回家等。”

    赵希媛要赶人了。

    这些日子,童嘉晟比她纠结,到底是要顺产还是剖腹产,他听说顺产很痛,一直建议她剖。

    可是她不想剖,她想紧跟着生孩子,剖腹产要两三年,顺产只需要半年就可以了。

    反正都是一起带,孩子年龄差不多刚好。

    反正她是很羡慕杨瑞婷生了这么多的孩子,她没有生双胞胎的福气,她可以一胎一胎的努力。

    “我不回家,我受得了,我就在这儿陪着你。”童嘉晟自然是不肯走了,他说什么都要留下来。

    “老童,看好你儿子啊,别让他跟你当年一样在医院里丢人。”杨瑞婷提醒道。

    童启发:“……”

    他这是躺着都中枪啊。

    再说了,他怎么就丢人了,他那么紧张,还不是因为担心她吃苦受罪,这没良心的女人,不接受他好意也就罢了竟然还这么说他。

    哼,老头子不高兴了!

    扭头就走了,一副傲娇的模样。

    “嘿,惯的一身的毛病!”杨瑞婷被气的不行!

    童欣乐实在是无语了,这老两口,临老了竟这么作,也真的是可爱的很啊。

    童欣乐走到床边,对她大哥说:“大哥,我来陪会嫂子,今天晚上,你还有的忙呢,你要不先回家去拿点换洗的衣服来,这个房间可以洗澡的,还有专门的陪护房。”

    这是高配置的VIP贵宾房。

    童嘉晟犹豫着不愿意离开,可是童欣乐说的是对的,这生孩子了,他们就要在医院里住好几天了,他总不至于也要坐月子,不洗澡不洗头的吧。

    拿点衣服来备着总是对的。

    “好,我先回一趟,乐乐,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这样太见外了吧?”童欣乐抿唇。

    童嘉晟走了,赵希媛也对童欣乐客气了下,毕竟童欣乐也是有身子的人,这么急着到医院来,是算奔波了。

    “没事,我这好好的呢,你多休息,别把力气浪费了,这顺产可是很耗费力气的呢。”童欣乐安慰着她。

    赵希媛点点头,这人到了医院她就不怕了。

    门外的两个护士,就是负责她一个人的,所以她这一有点风吹草动,肯定能得到最快的处理。

    医生也是忙进忙出的,过来检查的时候杨瑞婷也让童欣乐出去等着,她在里面陪着。

    韦小珍得到消息后,作为娘家人第一时间就过来了。

    这赵家现在的人,童嘉晟没有通知,他知道赵希媛也不想他们来烦她。

    他也不乐意跟赵家打交道,等孩子先生下来了再说。

    对杨瑞婷来说,她也喜欢韦小珍,韦小珍对赵希媛是真的好,他们一家觉得韦小珍才是亲家。

    两个人一起在里面陪着赵希媛,韦小珍还专门去买了一个汤煲过来,就是让赵希媛喝的。

    童欣乐在外面的客厅坐着等,邵正谦要下班过来接她。

    晓舟来的时候也是急匆匆的,她跟铁灵云一块过来的。

    三人打过招呼后,童欣乐就被晓舟这戴口罩的行为给吸引了。

    “晓舟,你这是怎么了?干什么戴口罩?”童欣乐关心的问道。

    中午吃饭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难道被她二哥给弄感冒了?

    她二哥也不是那么心不细的人啊!

    陈晓舟有点小尴尬,她假装的咳嗽了降嗓子,“咳咳,今天中午睡觉的时候贪凉了下,有点着凉。”

    她尴尬的解释着,本来她是计划着不出门了,可谁知道,赵希媛这个时候发作了呢。

    这么重要的时候,她要是不来,不是更让人怀疑了么?

    所以,斟酌了一番,她决定戴着口罩出门,这年头,有各种各样的戴口罩的理由,也不足为奇。

    “着凉了,吃点药就好了呀,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传染病,不用戴口罩吧,摘了,你这样戴着舒服吗?”

    童欣乐是真的替她着想。

    陈晓舟不乐意,也不肯摘。

    “不要了,你现在是最大的宝贝,我要是把感冒传染给你,师父肯定不会饶了我的。”陈晓舟摇头,拒绝的很彻底。

    “说的好像你很怕他一样!”童欣乐才不相信的,然后凑过来,“其实我有个办法,让你不用那么怕他,你要不要试试?”

    “什么办法啊?”陈晓舟并不知道这又是童欣乐的套路。

    铁灵云看到童欣乐那狡黠的样子就知道她这是又在给晓舟下套了,她要不是多年熟悉了乐乐,她也经常莫名其妙的就被她给暗害了。

    晓舟还是太天真了。

    不过,她没提醒晓舟,童欣乐那心眼,想的是什么,她清楚的很。

    果然――

    “就是你给我做二嫂啊,以后他还得喊你一声嫂子呢,怎样,威风吧?”童欣乐喜滋滋的问着。

    陈晓舟觉的更加尴尬了。

    今天中午那家伙不知道犯什么毛病了,突然就认定了她在吃醋,然后对她说了很多肉麻的话,还说今天晚上,他们出去过二人世界,吃烛光晚餐什么的。

    她其实心里乐滋滋的,可是这人说完了话,就抱着她亲,她哪里肯就这样让他给欺负了呢,就反抗,然后他也用力,最后他们彼此都没控制好力道,两个人的嘴巴都破了。

    童嘉晨向来不要脸都习惯了,他顶着一张破嘴唇就出去了,她不好意思,即便是不得不出门吧,她也要戴口罩。

    现在想来,童嘉晨今天发疯之前,肯定是听童欣乐说了什么。

    再联想之前,她总算是明白了,童爷爷就没想过要再帮童嘉晨相亲,这都是在套路她来着。

    她也太不争气了,竟然就上套了。

    “乐乐姐,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吧。”

    童欣乐见她这么害羞也就不说了,反正,他们这件事要是不成,她还有后招。

    总之,她这个二嫂啊,她是认定了。

    下午五点半,邵正谦提前下班过来了,提前的还有靳睿博。

    靳睿博也是看到了童欣乐稍后群发的短信,他从公司那边出来,就往医院里跑了,他知道,铁灵云肯定在这儿的。

    人来得多了,房间被挤的满满的,最后杨瑞婷开始赶人了,她让这些无关紧要,又暂时帮不了忙的人先回去。

    她跟韦小珍留下来,加上童嘉晟,这边还有护士,就算半夜生孩子,他们人手也够了。

    童欣乐他们也就不推辞了,听了杨瑞婷的劝就回去了。

    在医院门口,碰上捧着一大束红玫瑰的童嘉晨,童欣乐这才满意,这人总算是开窍了。

    “二哥,这是不是该请客吃饭啊?”邵正谦看了一眼脸蛋微红的陈晓舟,问了一句。

    他这也是按照老婆的要求,给他们的感情升温加热。

    童嘉晨无语,都是些没眼力见的人,他当然要请客吃饭了啊,他追人也有点时间了,这回好不容易有点进展了,他当然要好好的庆祝下了。

    “能改天么?我今天订了浪漫晚餐,两人份的。”童嘉晨白了他一眼,这时候讨什么赏啊,他童嘉晨好歹是童氏的二少爷啊,能是那种欠人账的人么?

    “噢噢噢,我们懂了,那不打扰你了。”童欣乐盯着童嘉晨的嘴看了一下,嘴唇破了,那就真的是这样了,“你嘴怎么破的呀?上火了?”

    童欣乐故意这样问。

    然后难得的,她二哥露出了羞涩的表情,陈晓舟那没让口罩挡住的皮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泛红。

    不言而喻。

    “上什么火啊,你们赶紧回吧。”童嘉晨嫌烦的说道,没看到晓舟脸皮薄的很么。

    童欣乐一行人嬉笑的离开了。

    他们走了后,童嘉晨看着晓舟的装扮,也没忍住笑了下,“你说你这是干嘛呢?这不起欲盖弥彰么?来,我给你摘了,咱们好好的,整这玩意干什么?”

    晓舟躲开了他的手,她自己摘了下来,看着陈晓舟嘴角那儿还红红的,童嘉晨还是有些自责的。

    他没跟女孩亲过嘴,这第一次就亲的那么忘我,还把人给伤了,真是造孽。

    “不好意思啊,我以后就有经验了,我可以保证,以后这种事情了绝对不会再发生了。”童嘉晨举着手认真的做保证。

    陈晓舟瞪他一眼,“你有病啊?没有下次了,再有下次,就不是咬你了。”

    陈晓舟气的要死。

    在她看来,就算她同意做他女朋友,那也没这么快的速度啊。

    这就马上亲人了,那下一步,是不是就要上下其手了?

    他敢,他要敢这样做,她保证得把他的手给砍了。

    “好好好,你放心,下次,我肯定得征求你的意见,你要不同意,我绝对不乱来,把花先收了,我亲了你,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你放心,那是我的初吻。”

    童嘉晨说完,脸蛋也忍不住红了。

    一个大男人,初吻居然留到现在,也真的是绝了。

    这要是被他那圈子里的朋友知道,准会被他们给笑死的。

    这种丢脸的事情,他都跟她说了,可见是对她有多重视了!

    陈晓舟收了花,这么大一束玫瑰,她是女孩,自然喜欢的。

    况且,她真的很意外,那竟然也是他的初吻。

    她一直以为,以他这个年纪,加上他跟外面的女人,经常被传出绯闻来,别说初吻了,怕是初夜都没了。

    可是,童嘉晨说这话的时候,脸蛋红了,耳根子都红了,她相信他的说辞。

    不是有人说过,有些纯情的男人怕被别人笑,经常故意装出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出来,就为了不被人嘲笑罢了。

    依她看,这种可能性出现在童嘉晨的身上是绝对有可能的。

    “好了,走了。”

    “你不去看看你嫂子么?”晓舟被迫跟上他。

    “等她生了来看小宝宝就好了,先过二人世界。”

    “……”

    ------题外话------

    推荐友文《萌妻入怀:谭总,须节制》

    作者:嘉霓

    简介

    婚宴现场,蓝忆荞持凶挟持人质,成功破坏了未婚夫和小三的婚礼。

    并再次入狱。

    以为自己会老死狱中,人质却把她捞了出来。

    她费解的看着人质:你是在以德报怨吗?

    人质叫谭韶川。

    是一个跺跺脚能让青城地震的男人。

    传闻他是奸商!

    奸商从不做赔本买卖,她得去他家为奴为婢抵消欠他的债务。

    起初她不情愿,几日后却窃喜。

    因为她的奴婢生涯惬意的像女皇。

    在她睡遍他家大床、沙发、露台观景榻后,无聊下,她把他也——睡了。

    事后她很负责:“我不赖账。”

    “那就领证去!有了证你想赖也赖不掉!”他是个利益最大化的商人,既睡了他,就一定要对他负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