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 你觉得我该死了吗?(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5532

人气小说:丹道宗师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骨王的万能杂货店食鬼猎人娇宠之名门嫡妃呆萌双宝:首长大人的惹火妻大夏纪九霄赤灵传

    “这么说,就是谈不拢咯?”方言嘻嘻笑着问。

    魔抬头看他,很清楚,方言这笑的背后,是要定了那四个女人。

    他也知道,对付一个方言,这么几年下来,他是一点进展都没有,那四个女人,还各有各的绝技,他们联合起来,他更不好对付了。

    “不是,方言,四个女人给你,你吃得消吗?”魔轻笑着反问,“你要是都吃下去,我就部给你,另外,你以后要多少绝色,我都给你送,如何?”

    方言脸色变都没变,“鼎鼎大名的魔,为了我跑去拉皮条,不太合适吧?再说了,你对我这么好,我怕人家误会你对我有意思,所以才对自己的女人这么狠,但凡是个男人的,对跟过自己的女人,都下不了那样的狠手,不是吗?”

    魔脸色大变,他做不到方言这样的云淡风轻。

    这一番话,他被讽刺的简直是一无是处,一会儿说他是拉皮条的,一会说他是同性恋,还说他不是男人。

    厉害,真是厉害。

    他以前只知道,方言的手上功夫厉害,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家伙,嘴上的功夫也不赖。

    只是,妈的,他是钢铁直侠男,怎么可能会对男人有意思。

    这种不要脸的话,这个方言到底是怎么说出口的?

    他有病啊,放着肤白貌美的女人不要,去要一个浑身上下都坚硬,腿毛比头发还粗的粗壮男人?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方言,太混蛋。

    魔被气得脸色发青,脑袋发晕,他有一肚子反驳他的话,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倒是旁边的丧,听的嘴角上扬,有面具遮掩,别人自然是看不到的,他自己却知道,方言是这个道上,他挺佩服的一个年轻人。

    不是这个环境里出生的,但是被褚驰烈带进来后,特别的上道,做事很有自己独特的风格。

    魔没说话,丧倒是拍了巴掌。

    魔回头,整个人都气急败坏,人家两个人团结一致,他这是找了一个猪队友吧?

    居然给对手鼓掌,这人怕不是脑子有问题?

    也是,丧之所以丧心病狂,那就是脑子有病啊,一个脑子正常的人,能天天戴着面具么?

    据说是连睡觉都不肯摘的那种,他就不怕哪天把自己给闷死在面具里面?

    “方总的这张嘴,果然厉害啊,魔,既然你们双方谈不拢,那我就谈我的了?”丧看到魔对他不满的表情了,但是他不介意。

    他对魔,并非那么欣赏,他们双方除了交易,也基本是互不来往的那种。

    这次之所以走在一起,无非是因为他们的目标在一块而已。

    他可没打算跟魔长期合作。

    尤其是魔在借着对付邵正谦,实则是要报跟方言的私仇后,他对这个人,就更不抱希望了。

    “我的问题都没谈拢,你以为你的就可以?这两人压根就不好说话,你没发现啊?”魔坐了下来。

    今天是来谈判的,谈判失败,那就日后见真功夫了。

    只是,魔觉得这个丧真是天真,他的问题,方言跟邵正谦都没答应,丧想要让邵正谦心甘情愿的跟着他,那岂不是更是天方夜谭?

    丧没有看他,而是直接看向邵正谦,“你的事情,我都查过了,你为了养父的事情,做到了这步,你是一个孝子,是邵家的福分,邵家兄弟没有养错你,只是,你如果愿意跟着我回去,我可以帮你把游家的余孽,一网打尽,如何?”

    邵正谦知道他说的邵家兄弟是他父亲邵天跟他那完没印象的小叔邵青。

    其实,他母亲当年拜托的人是邵青,他母亲跟邵家没什么太多交集,反倒是因为邵青当时在他外公那儿学医,才有了他母亲跟邵青之间的深情厚谊。

    邵青跟他母亲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外公还曾一度想要撮合他们,奈何他母亲对邵青除了师兄师妹之情,再无其他。

    后来外公家出事,他母亲在外逃的过程中,遇见了褚驰烈,被褚驰烈相救,总之他们三人之间,据说还有一段情感纠葛。

    他父亲褚驰烈很长的时间,都把邵青当成情敌来对待的。

    后来,郑心怡是真的交付了身心后,他也就不把邵青当情敌了,这样才有了这之后,他出生,郑心怡就把他交给了邵青。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邵青出事了。

    而他从有记忆以来,就对这个该是他养父,后来成为他小叔的人毫无印象。

    邵青不喜欢拍照,在家里,出了他小时候的照片之外,以及他十八岁那天拍的证件照之外,就再没多余的照片了。

    在邵正谦这里,这些恩怨,在苏德死后,游家分崩离析,再也爬不起来后,他觉得已经够了。

    他没有觉得游家的那些人是余孽。

    毕竟,当年的事情发生后,跟游子明同辈的游家后人,都是无辜的。

    他们当年也只是孩子,什么都不懂。

    游季选才是罪魁祸首,他德高望重了一辈子,到快死的时候,让人给趴出了当年的真想,让他这辈子的荣誉,瞬间化为乌有。

    为此,他人都倒下来了。

    现在还躺在床上成了一个痴呆呢,游家也因此大乱,这些年,因为游季选所敛的不义之财,也被国家查封,游家的财产还在接受调查。

    他相信,背着这些丑闻的游家,再也起不来了。

    那就够了。

    游季选是整件事情的主谋,是他在背后策划着这一切,可是真正害的邵天跳楼的人是苏德。

    苏德这个人最坏的地方就是,害死了人,还跑到他们家来装大尾巴狼,让他们祖孙三代都把他当恩人来对待,还想撮合他跟苏静。

    杀了他的养父,却想把他变成女婿,这种歹毒的心肠,才是最可恨的。

    游季选追逐名利,只要害的邵天声名狼藉,翻不了身,他的目的就达到了,对他来说,未必要邵天死。

    邵天死了,对他没什么更好的好处。

    这才是苏德必死无疑的原因。

    而游季选呢,将他最渴望的东西,给摧毁了,对他就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了。

    “我跟游家的恩怨,已经解决了。”邵正谦开口说道,拒接了丧的提议。

    丧狠狠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邵正谦就这么决绝的拒绝了自己。

    他以为他是个孝子呢。

    难道是他看错了?

    “他可是害的你一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啊。”丧说道,“你想想,他的后代孙是如何长大的,你又是如何受尽了委屈长大的,你心里难道能够平衡的了?”

    丧比较擅长观察人的心理变化,他说的话,总是比较准确的直击对方的心脏。

    只是,他没想到,邵正谦的内心无比强大,强大到,压根就不能用对付普通人的那种办法来对付他。

    “我觉得游家现在遭受到的一切,已经够了。”所以,他这心理是平衡的。

    丧抿唇,冷哼了一声。

    这人,简直固执的可怕。

    “行,你这意思是,不管我做什么都讨好不了你,是不是?你决定要跟那个姓褚的老头回去了,不再考虑下我?”丧挑眉问着。

    方言都听的挑了一下眉,这可不像丧的风格啊。

    丧要看上谁可以当他的药人,向来都是直接掳了去,可是这一次,居然这般对邵正谦说话。

    不过,跟褚驰烈抢儿子,这丧莫不是疯魔了吧?

    还是跟魔待在一起,被魔给带偏了?

    邵正谦抿唇,他其实也蛮吃惊的,“考虑你?给你当药人?我还不想死,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你觉得我该死了吗?”

    噗。

    方言实在是没忍住,喷了出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