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3 这次谈话,算是崩了(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5937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在场的几个人都看着他,这人在喝水,然后噗的那一声,让他把嘴里的水喷的满地都是,实在是够恶心的。

    魔从兜里掏出了纸张,翘着兰花指,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那嫌弃的小表情,好像方言是什么传染病人,必须隔离起来的那种。

    另外两人的反应没有魔那么夸张,那也嫌弃不已。

    方言也挺郁闷的,幸好他手底下的人都出去了,邵正谦身边的暗卫,个个都跟哑巴一样,行动力超强,可这嘴巴就是不八卦的那类人。

    方言也挺放心的。

    他主要是没想到邵正谦会问的这么直接,你觉得我该死了吗?

    这样的话,他都问的出来。

    这让人怎么回答?

    该?然后他就真的要去死了吗?

    不该?那拂了人家的面子,他看他距离死也就不远了。

    被方言打断了一会儿,丧很快收敛了情绪,他看着邵正谦,“你跟着褚驰烈回去,是打算做褚家人了么?他褚驰烈能给你的东西可不多,你成不了褚家家主,你们一家几口人在那边就如同置身在水深火热里,除非褚老大有那个本事,一辈子坐在家主之位,否则,你想要的一世无忧,压根就做不到,他褚驰烈给不了。”

    “他给不了,你就可以给了吗?你这样的人,可是国际通缉犯,国际警察都要抓捕的犯罪分子。”邵正谦冷冷的反驳。

    这人说的话是实在,但是他似乎对褚家了解的太详细了。

    说明这人真的是把他调查的透透的,这种感觉,任何人都会感觉不舒服的。

    “哈哈哈,他们有本事,早就抓到我了。”丧狂放一笑。

    邵正谦却不认为这是他的本事,反正对于他这种人类祸害,他是不会选择的。

    只是,他发现,这人对他似乎有种莫名的执念。

    好像让他回去是要传授他本事,而不是想要纯粹的让他去当药人似的。

    邵正谦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

    总之,他就是觉得丧掩藏在面具下面的脸上,似乎并没有想要伤害他的意愿,当然,或许这只是他的错觉。

    能长年累月的将真实的自己藏在面具下面的人,真实的意愿,或许连他自己都感知不到。

    “这么说,我们也谈不拢了?”丧反问着。

    “如果你非得要求我跟你走,那不好意思,确实谈不拢。”邵正谦很直白。

    “你这性子,我是真喜欢,不愧是邵家的人养育出来的孩子,这要是从小就放在褚家,活不活得出来,这就得另说,活出来了,也不会让我这么欣赏,既然谈不拢,我还是得卖你个人情,周妍的弟弟周坤,三天后,我把人带到这里,人由你处置,你就当欠我个人情了。”丧轻笑。

    没有谈拢,他也不生气。

    魔整个人都要傻掉了,这人怕不是真病了吧。

    自己的要求,没有达到,他居然还把人质给还出去。

    这丧的脑回路,他真是想不明白。

    还是这邵正谦有什么特异功能,能让人这么的心甘情愿的吃亏。

    再说了,他丧这些年来,何时对一个药人这么慈眉善目了?

    太他么的奇怪了。

    不止魔觉得想不通,就连方言也没想通。

    分明他们跟丧之间没有任何往来,褚家的后代,谁敢碰丧的药,谁就得滚出去,褚家的下人,谁敢私下里跟丧有任何的交易,是绝对会被赶出去的。

    所以他们跟丧没什么交往,可丧一直致力于将他研发的毒品卖给褚家的人,褚家的后人不少经受不住这样的诱惑。

    褚驰烈是讨厌丧的,在他移位之前,警告过丧,让他不要再卖药给褚家人,可是丧那张嘴,是真厉害。

    他说他就一个卖药的,谁给钱就卖谁,他可不管对方是谁。

    褚驰烈当时想想,这话其实没错,人家是做生意,要的是钱,他能够做的不是去威胁一个卖毒品的,丧没了,还会有别的人卖。

    所以,消灭源头才是最重要的。

    褚驰烈让褚老大上位,就制定了一个规矩,但凡是他们孤岛的人,被人陷害的不算,但凡是主动吸毒,买毒的人,都将永远被驱逐出孤岛。

    现在,这个人居然还要跟褚驰烈抢儿子,这丧怕不是有毛病?

    人家是父子俩,有血缘关系的父子俩,他居然要把邵正谦抢到他那边去。

    被拒绝了,不是活该吗?

    邵正谦其实也有点想不通,这人,为什么总是逼着他去欠他们的人情呢?

    当初的苏德就是这样,他们家不需要他的恩惠,可是他就是要帮他们,他成绩好,学杂费免了,就给他生活费。

    让他被迫活的很没有尊严,被闻倾一直看不起。

    现在,又来一个这样的人。

    他不想欠丧这样的人情。

    可是周妍为了她那弟弟,哭的梨花带泪的模样,他还是觉得于心不忍。

    当初,在学校里,肯那么帮她,除了她有天分之外,不就是看在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很可怜么。

    她有个弟弟,两人相依为命。

    他其实能够理解,周坤对周妍的重要性。

    有这个机会,丧肯放了周坤,让他们姐弟俩团聚,就当是做一件善事了。

    “丧,你得想清楚了,这个人情,不是我要主动欠的,是你要给我的,我可以拒绝不要,所以,你坚持给我的话,我可是不还这份人情的,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邵正谦拒绝了丧的提议。

    人情这个东西,他不会再随便欠下来了。

    周妍恨他也无所谓。

    “你确定?要对那个对你一心一意的师妹,这般绝情么?”丧冷笑的反问。

    他给的人情,这人居然都不想要。

    他的人情,不是谁都给的。

    更别说,这还是他主动给的。

    “他们姐弟俩跟我没有关系。”邵正谦直接说。

    “学长,我求求你,求求你把我弟弟给带回来,我这辈子当牛做马都报答你,你对我的恨,让我立即去死,我都愿意,求你,帮我把阿坤带回来,我们周家不能没有我弟弟,学长,学长……”

    蓦的,丧的手机上,就这么出现了周妍痛哭流涕的声音,她撕心裂肺的在呐喊着让邵正谦帮忙。

    丧从提议让邵正谦把周坤给带回去任他处置的时候,他就拨通了周妍的电话,让她清清楚楚的听到她喜欢的这个男人是如何拒接她的。

    他又是如何给她机会的。

    邵正谦没有想到丧还留了一招,他也没想到,周妍会这么的撕心裂肺。

    不得不说,丧在玩弄人心上,真是有一招。

    这么一来,周妍肯定会因为他的拒绝,恨死他了。

    一个恨他的人,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就能成为一把利器,帮助那有心人达成目的。

    但是丧难道不知道,他跟周妍之间,因为她的有心陷害,之前他们学长学妹的情分,早就断了。

    所以,这件事,本来就与他无关。

    “那是你们三人之间的交易,与我无关。”邵正谦的声音依然冷漠。

    他不会再重蹈覆辙,对不相干的人多存丝毫的情谊,尤其是一个对他存有非分之想的女人。

    她要恨,就恨下去吧。

    这个世界,恨他的人多了,游家的人恨他,苏静也恨他,再加一个周妍,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丧就算要把他至于众矢之的,他也是不怕的。

    “学……”

    周妍刚冒了一个字,丧就把通话给掐断了。

    周妍的声音消失在了房间里。

    丧看着邵正谦,不无讽刺的说道,“不愧是流着姓褚的那老东西的血,对一个女人可以这么的冷血无情,我以为,邵家的热血,将你养大,会覆盖住你骨子里的冷血,看来,他们失败了,很好,这次谈话,算是崩了。”

    方言+邵正谦:“……”

    什么叫算是?难道不是已经崩了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