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 桃花劫?(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5301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胡松柏自然是不相信,他就是过来看看他的说法。

    他偏头将他打量了一下,然后蹲下来,调整几个砂锅的火势,“今天都见过谁了?怎么一脸被桃花撞了的样子。”

    “我老婆啊。”邵正谦听与桃花有关,自然而然想到的就是童欣乐。

    胡松柏直接拿勺子敲了下他头,邵正谦被烫了下,但是没吭声。

    胡松柏哼笑了下,还知道不吭声,“乐乐是的正桃花,天天见都正常,脸上都不会是这样的神色,今天碰到的是桃花劫。”

    桃花劫?

    邵正谦不动声色的暗想着,指的是钟思琪?

    蓦的,胡松柏拍了邵正谦一下,神游的邵正谦回过神来,就看到他家师父一脸嘲笑他的模样,“跟开个玩笑,看吓成这样?真做亏心事了?我可告诉,要是真做了亏心事,我可是乐乐那边的,铁定不饶。”

    邵正谦:“……”

    就没见过这样套话的人。

    他能是那种会做亏心事的人么?

    再说了,他哪只眼睛看到他受了惊吓啊?

    真是胡说八道。

    邵正谦给了他一个白眼,意思很清楚,他实在是太无聊了。

    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成天都跟这些药材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鬼画符打交道的单身老男人,是挺无聊的。

    “师父,昨天我们吃饭的人里面,觉得谁是最有可能把我们的谈话内容往外泄的人?”邵正谦不跟胡松柏拐弯抹角了,他这个时候过来就是找他师父帮他做分析的。

    虽然,他脑子里已经有线索了,但是他毕竟初来乍到,对这里的人脉网,还有哪些是人,哪些是鬼,他还不是分辨的那么清楚。

    但是今天褚老二带着老五跟老六过来吓唬他们,他确信,这件事不会是那么简单的。

    必然是有人指使的。

    可是能指使得动褚老二的人,这人是真不简单。

    “发生什么事了?”胡松柏一听就知道有问题发生了。

    “今天送我们家客人走的时候,褚老二来了,带着老五跟老六,说是听了可靠人说的,您替外姓人看病了,还给了药,要搜飞机,不过我们飞机已经走了,老二吓唬我们让老五开直升机去追,我老婆被吓倒了。”

    邵正谦冷冷的说道。

    虽然最后给安抚过来了,但是这件事,邵正谦心里记下了,他们来了这里,也就半个月的时间吧。

    或许还没有。

    就已经接二连三的出幺蛾子了,先是差点被狗给伤到,紧跟着就是他认了师父,让人给堵在了半道上,再然后就是他们家来客人了,然后吓唬他老婆。

    这三件事,是直接发生在他们夫妻两口子身上的,还别说岛上这段时间因为这些事而延伸出来的事情。

    这要是换做别人,可能不会把这些事放在一起想,但是他是邵正谦,不会割裂开来的,这些事,无论是直接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还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都是有关联的。

    其实,如果不是三番几次的直接弄到他家宝贝身上,他也不打算追根究底的。

    但是有人想借刀,借到他头上,得先问问他愿意不愿意才行。

    “乐乐被吓倒了?现在怎么样,要我去看看吗?”胡松柏听了后都紧张起来,乐乐可是超级大宝贝啊,况且这大宝贝肚子里还有两个小宝贝呢。

    其中一个还会一辈子牵扯住他这大徒弟的心肝呢。

    当然得重视了。

    “她要有事,我会是这样的吗?”邵正谦反问,他不明白,为何他这师父要跟他装傻,他说的很明白了,不是吗?

    “心里有人选了?过来不过是找我给确认一下的,是不是?”胡松柏也是聪明人,他知道邵正谦很聪慧,不然,也不会选他当他的徒弟了。

    他毕生的心血都交给邵正谦了,只要邵正谦用心将那一书柜的书,抽空看完,他绝对可以当半仙。

    到时候,他再手把手的教,哈哈,就算将来,他要离开孤岛,在外面也可以行医,绝对是有名的神医。

    这辈子,可以说是绝对吃喝不用愁了。

    邵正谦点头。

    胡松柏叹口气,“岛上的局势,我从来都是不插手的,我在这里的责任,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这岛主的命,然后给褚家该活不该死的人看病就诊,其他的,问我也是白搭。”

    胡松柏不打算给出意见。

    不管邵正谦这心里想的是谁,他都不会给予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

    “责任划分的如此明确,您这是怕惹祸上身?”邵正谦问的认真。

    如果是这样,那他不会再追问了,他不是那么没良心的人,他肯定不会替自己的师父招惹事端。

    邵正谦这个问题,引来了胡松柏的一阵轻笑,“师父我要是怕惹祸上身,我就不会答应爸来这座岛,为他以及他的孩子们服务了。”

    听到他师父这么说,邵正谦不禁抬头朝他看了过去,看来这人跟他老爸是真有渊源,他老爸在外被人当做神话传奇一样的传说人物存在,他想,他老爸之所以活到现在,还活的这么好,估计就是他师父的功劳。

    要没有他师父,大概褚驰烈这三个字,也不可能成为传奇了。

    是他的问题不够尊重。

    “对不起,师父,我不问了,您这里还需要帮忙吗?不需要的话,我就先走了。”邵正谦不打算找他师父求证了。

    他相信,这人既然做了,那么,他肯定不可能就此罢休了,他们这么好用,那人借刀也借的很舒服,日后肯定还会再借的。

    既然这样,他就守株待兔好了。

    “正谦,药熬好了,帮师父装起来。”胡松柏突然说道。

    “是。”

    邵正谦用大勺子,按照他师父的要求,每个黑色砂锅里舀一勺放在对应的碗里面,黑乎乎的,完全看不出来里面是什么草药。

    孤岛这个地方,有很多动植物都是他们平常见都没见过的。

    “这就是朱挺吃的药。”不等邵正谦开口,胡松柏主动说道。

    邵正谦诧异的抬头,他倒是没想到,胡松柏给的朱挺的药,竟然就是这样子的药。

    不是,他更奇怪的是,他师父干什么没事的时候都要熬这些药啊。

    “其实这就是补药,没什么其他的,的哥哥们,每个月都会来我这里拿这样的药补身体,女人越多,吃这药的频率越大。”胡松柏解释的更为详细清楚。

    邵正谦算是听懂了。

    但是那是人家本来就行,吃了补药,是为了更行。

    可是朱挺的情况不一样啊,他是不行,这补药可以乱吃吗?

    “朱挺那情况,吃这个真的可以?”邵正谦疑惑的问。

    “朱挺的情况,我个人认为是外面医生的误诊,我猜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朱挺受伤住院的主诊大夫呢,在做全身检查的时候,也做到了这项检查,但当时大概是没什么反应,从而给出了这个医疗判断,具体是不是,们要想了解的话,可以直接去找那家医院的主诊大夫问清楚。”

    “被下了这样论断后,朱挺自己比较信任医生的话,然后就认定自己不行了,加上身边的朋友也给了他这样的心理暗示,再加上他双腿的神经也是用了一段时间修复的,所以时间,空间,环境,造就了他最后真的不行。”

    “是擅长外科的,所以可能对心理疾病方面了解的不是很多,一个人常年被某种心理暗示自己,那个人就真的会出问题,我认为就是这样,半年后就知道,我判断的到底对还是错。”

    邵正谦:“……”

    ------题外话------

    爆更倒计时,不到两个小时啦,O(∩_∩)O哈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