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 冷冽,嗜血,不好惹(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731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邵正谦简直有点郁闷,这就是他师父给人治病的方法么?

    虽然是挺有道理的,但是万一这半年后,那给朱挺的打击不是更厉害么?

    他明白,他给人说的半年后准能好,也是一种心理暗示,但是半年时间的暗示真的够吗?

    他当时怎么就不打算给一年的时间呢?

    胡松柏就跟会读心术一样,在邵正谦还没有开口问,就主动告知了,“一年的时间太长了,半年就够了。”

    邵正谦朝他比了个大拇指,“师父,您是真厉害,我们都被您给忽悠了。”

    连他都被忽悠进去了,邵正谦是真的佩服他。

    难怪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看来人们的选择还是有点道理的,这要是活马,指不定真的能让他给医死。

    “能说出这种话,证明我给看的书,还没有看完,等看完了,就不会说这种话了,好了,我这里不需要了,赶紧回去陪老婆吃饭。”胡松柏挥手就赶人走。

    邵正谦还能说什么,他什么都没办法说了。

    “哦,对了,我为什么要坚持让做我的徒弟,那是因为我知道,拥有别人没有的东西,所以,不管心里在想什么,坚信自己就行了。”

    邵正谦:“……”

    这没来由的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没一会儿,邵正谦就反应过来,他师父在说什么了。

    “师父,谢了。”

    邵正谦回头看着他,胡松柏正在专心的试着每个碗里面的药汁的味道,闭着眼睛,什么反应都没有。

    邵正谦一走,他就睁开眼睛,扬唇笑了下。

    “老顾,给我把卦拿来。”胡松柏对着手机里喊。

    没一会儿,他的管家就把他要的东西给带了过来,他就在厨房里的小桌子上,卜了一卦,然后叹口气,摇摇头。

    命中注定的事情,还真是不能更改了。

    他原本还以为……

    算了,算了。

    邵正谦回去的时候就看到褚心雅跟钟思琪两人从别墅里出来。

    迎面走过,邵正谦脚步停下,主动开口问:“不吃了饭走?”

    褚心雅是受宠若惊,摇头应着,“不了,萝尔嫂子请我们吃饭。”

    邵正谦点点头,但是人还没有走,而是站在那儿。

    褚心雅觉得邵正谦人站在这里,就是在给他们压力,在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她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要怎么放了。

    邵正谦瞄了她一眼,也发现了她的紧张,不过,让他直接给忽视了。

    他看向了钟思琪,被盯上的那一秒钟思琪呼吸都屏住了,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这人,真的是给人太大的压力了。

    之前还觉得褚心雅的感觉有点夸张,原来近距离相处,真是这样的。

    钟思琪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这人好像是与生俱来就跟普通人之间有种疏离感。

    当时,童欣乐为何对这样一个男人产生了一见钟情,又是哪儿来的胆子,这么的主动去靠近他的呢?

    “钟思琪,单独聊两句?”邵正谦开口问道。

    褚心雅眼球都要瞪爆了,她这个高冷又禁除童欣乐以外的异性靠近的哥哥,竟然主动要求跟钟思琪聊两句?

    太不可思议了,真的是太诡异了。

    “……好,好啊。”钟思琪也挺意外,但是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除了意外之外,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欣喜。

    虽然她明白,邵正谦找她聊天,肯定不是她所想的那样,但是她还是很高兴,很开心。

    邵正谦在她答应后转身朝一旁走去,在确保褚心雅不会听见后,他停下来。

    褚心雅远远的看着,微微蹙了眉头,她不太懂,什么时候,这个钟思琪跟她正谦哥之间,都到了需要这样单独聊天的地步了。

    这还是在家门口,这乐乐姐要是突然出来,看到这一幕,还不得吃醋啊?

    褚心雅这样想着,然后就见两人已经聊完,转身回来了。

    邵正谦压根就没过来跟她多做解释,人直接回家了。

    褚心雅看着钟思琪,“正谦哥跟说什么了?别拿不能说来敷衍我啊?”

    “是真不能说。”钟思琪无奈摊手。

    虽然邵正谦没有交代她要保密,但是她也不能跟褚心雅说,不然的话,褚心雅就会知道她背着她,去找童欣乐,让童欣乐帮陈宝玲这件事了。

    陈宝玲跟宋倩茹之间的恩怨纠葛,本来就跟她没什么关系,她之所以答应陈宝玲去试着求助一下,无非是因为当初确实欠过陈宝玲一份情。

    她刚来那会儿,褚老八对她宠爱过一段时间,但是岛上的女人就是这么的可悲,喜欢为难女人。

    把得宠的女人当成仇人一样,群起而攻之,就跟宋倩茹一样。

    那个时候,她正被那些所谓的前辈给欺负的时候,是陈宝玲过来拉了她一把,只可惜帮了她也没用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了,因为她是属于宫寒体质,原本就不容易受孕,这次小产后,医生就宣告了她再也不能做母亲了。

    褚老八对她也就日益的冷淡了起来。

    没了褚老八的宠爱,她的日子倒是也平静起来了,没有了宠爱,相应的也就没了欺凌。

    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男人的不宠,倒成了女人的保命符了。

    所以,她这次就是为了还陈宝玲的人情,才在童欣乐面前多嘴的。

    其实,按理说,像宋倩茹与她,都是受男人的喜欢,然后被女人敌对,她该宋倩茹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才对。

    但是,偏偏的,她就是对宋倩茹那个女人喜欢不起来。

    一个女人柔弱一点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她的柔弱真的柔弱的让人同情不起来,很装,很作。

    可能是因为她曾经混演艺圈的关系,看过太多那种惺惺作态的人了,所以宋倩茹这样的人,她似乎一眼就看出来了。

    直到陈宝玲这次栽了大跟斗,她才醒悟,宋倩茹这个女人,指不定背后做了些什么呢?

    她在童欣乐跟前说这件事,她只是不想宋倩茹把这个岛的风气给破坏了,陈宝玲当主母的时候,对他们这些女人倒也是按岛上的规矩来的。

    不冷不热是最好了,可是宋倩茹对她们都太讨好了些。

    一个主母,真的不需要做到这样,别人都笑呵呵的接受了,但是在她这里,她觉得瘆得慌,有点像那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

    “正谦哥让不说的?”褚心雅继续追问。

    钟思琪被问烦了,挥挥手,“好了,别问了,问了我也不会说的。”

    褚心雅:“……”

    褚心雅嘟嘟嘴,又回头看了两眼,最后还是跟上了钟思琪的脚步。

    *

    邵正谦这边。

    进了屋,童欣乐看到他,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他快速的走到她跟前,“着什么急啊?”

    “去师父那儿,是替朱挺找师父的?”童欣乐挑眉问。

    邵正谦点点头,“是,他让我负责,铁了心的考我,所以我得多请教下他,才会更有想信心。”

    “说的是,还有,师父真的不能帮褚家人之外的人看病啊,朱挺这次过来麻烦他,这件事,怕是已经泄露出去了,说,会不会给师父带来麻烦啊?”童欣乐还担心这个问题。

    她最怕给好人添麻烦了。

    “没事,不用担心,得相信,这个岛规的存在,不是现在才有的,很早就有了,师父在这岛上不是一年两年,可他还是给了我们药,就说明肯定没问题的。”

    邵正谦安抚着她的情绪。

    童欣乐点点头,邵正谦的分析能力一直比她厉害,她现在又是怀孕阶段,她真的感觉自己的智商减退了好多。

    哪里还是当年那个可以抢邵正谦状元的黑马?

    刚才郑心怡跟褚驰烈过来的时候,她都没把早上的发生的事情说出来。

    这件事,就算要说,也是邵正谦去说,轮不到她去说。

    “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吗?”邵正谦低头,在她圆圆的脸上啄了一口。

    看她眉头还没舒展开,就知道她这心里啊,还有问题来着。

    “我就是觉得好奇怪,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啊,为什么会泄露出去呢?褚老二又是听谁说的,这么言之凿凿的跑过来就说要搜查飞机?”这个问题,童欣乐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

    可事实就是,褚老二知道了,而且他说了是听说的,那也就是说,他们的身边肯定有人把这消息故意放给褚老二知道的。

    褚老二听那人一说,就这么深信不疑的,这个人,肯定是褚老二很信任的人。

    否则,也不会脑袋一热,就这么跑来了。

    可是问题又来了,如果那个人都知道师父给朱挺配药了,那这个人肯定会告诉褚老二朱挺他们飞走的准确时间啊,可偏偏褚老二又是飞机都走了才跑来。

    说的好像是因为触犯了规矩这件事,可现在细细想来,这人好像是借这件事在敲打的人是她跟邵正谦啊。

    邵正谦就这么看着童欣乐一双眼珠子,贼溜溜的直转,知道她脑子里在分析着这件事。

    那个人,太自以为是了。

    他自以为自己做的很好,很多人都被他玩的团团转,他是挺成功的,但是这一次,他的对手是他跟他媳妇儿。

    所以,他们俩任何一个都不会被他的把戏给玩的团团转的。

    邵正谦也没阻止童欣乐的小脑袋瓜里继续分析,他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的摸头杀,直接打断了童欣乐的思路。

    她伸手将他作乱的手给抓了下来,“不是,就没有任何的怀疑吗?”

    童欣乐眉头紧蹙,看这人的神情,一脸的闲适,难道就真的不曾怀疑过?

    “有啊,其实我去找师父,主要是为了了解这个人的情况。”邵正谦说道,顺势将某人的小手给放在手心里,他的小丫头喜欢上了猜谜游戏。

    童欣乐愣了会儿,也就没跟他计较了,“那这不是怀疑,已经确定了啊。那这人是谁啊?”

    童欣乐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来。

    当然也有想过,只不过到最后,又让她给否决了。

    “把陈可琴的事情一起联想下。”邵正谦没有直接告诉她答案,而是给了她提示。

    他相信,当年把他班主任都威慑到的黑马老婆,不会因为怀孕了就真的智商退化到完全没救的地步。

    动动脑子也挺有趣的。

    猜错了也没关系。

    反正,他自己也是需要求证的。

    在没有证据之前,他也不想冤枉了任何一个人,然而,一旦他掌握了证据,他会让那个人后悔来招惹了他。

    邵正谦眼神收紧,甚是凌厉,特别像年轻时的褚驰烈。

    冷冽,嗜血,不好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