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 第一次交锋,折损一大将(16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30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女神的贴身侍卫都市超级保镖今生有幸

    睚眦必报?!

    这能是什么好词啊?

    褚驰烈坐在那儿,面露冷笑,最近怕是对方言越来越好了,这小子现在在他们面前,什么话都敢说。

    而且,邵正谦可是他的亲儿子,还是他最宠的那个,这个人现在竟然敢这么戏谑他,真的是胆子肥了不少啊。

    “小子是不是嫌我们外海的鳄鱼跟鲨鱼的粮食不够,想要去给它们添点有营养的?”褚驰烈冷哼出声。

    是谁允许他这么洗刷他们一家人的?

    方言被褚驰烈这么一吓,真是心肝脾胃肾五脏六腑都在瑟瑟发抖啊,他跟着褚驰烈这么多年,褚驰烈就算老了,也改变不了他曾经是叱咤风云的嗜血魔鬼。

    没有惹毛他的时候,他对谁都笑的生蓄无害,但是一旦惹怒他,那他可是一点都不会客气的。

    就像邵正谦,人家不过是催眠了一条狗,让那条狗差点咬上了他老婆而已,这人就要反击回去,还直击人家的要害,一招就刺对方的心脏,直接让对方的一员大将折损。

    他用睚眦必报来形容邵正谦,他不认为有错啊。

    “不敢,不敢,老爷,我错了,少爷,我错了。”方言赶紧低头道歉,态度诚恳。

    他对付人可以,但是那种冷血毫无感情的生物,他可是完全不愿意去接触的。

    就算明知道有老胡的护身符保他,他也不敢去尝试,那些东西朝他靠近,他都觉得晚上回去会做噩梦的。

    没有必要的话,他是不乐意去跟这些东西亲密接触的。

    “好啦,正谦都没有与他计较,他不过是开玩笑而已,还真与他计较啊。”郑心怡说道,然后看着阿九,颇感慨的说,“还是咱们的阿九有本事,方言如今能变得这么活泼,都是的功劳,不知道,以前的方言,简直没有人味儿。”

    方言苦着一张脸:“……”

    不得不说,还是郑心怡的嘴厉害啊,这还没有生气吗?

    都说他没有人味儿了,他要是没人味儿的话,那他是什么,冤鬼幽灵么?

    这一家三口都是睚眦必报的主儿,看来不需要问了,邵正谦这是遗传了两个人的,难怪出手更狠,更绝,那嘴上也是一个不饶人的。

    这样的问题,他都问得出来,确实是傻缺了。

    阿九也是一脸懵,这好端端的,一下就波及到她身上来了。

    不过,她没敢应声,这氛围,分明就不对味啊,她也就抿唇笑了笑。

    因为大家都隐瞒的很好,再加上这方言扮演逗逼,演得也挺像的,这阿九也是乖巧,怕自己说错话,就干脆让自己变成哑巴,不吭声。

    所以,邵正谦设计的大戏,就连褚驰烈都被瞒下去了。

    一切,就等夜深人静的时候,那边伸出罪恶之手了。

    如果他们暂停的话,一切或许还会有转机,而邵正谦也不会暴露自己。

    吃过晚饭,童欣乐就去客厅看综艺节目了,她看的都是国内的相亲节目,她觉得自己比电视上的那些红娘厉害多了,她这是实打实的撮合一对是一对啊。

    现在,她又在准备撮合了,就等褚心雅开口了。

    只要褚心雅被允许出岛,她那边就立即通知老毛。

    郑心怡他们都不知道童欣乐有了这样的打算,而童欣乐也不会知道,她撮合的这对,原本是想让老毛到孤岛来做上门女婿的,可最后,遭到了老公的强烈反对,并且在两人真的走在一起后,邵正谦拿了很丰盛的嫁妆给褚心雅,将她送出岛,让他们夫妻俩在外面双宿双栖。

    后知后觉的童欣乐,那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这老毛原来对她是有特殊的情感在的,在邵正谦的眼里,老毛就是他致命的情敌。

    童欣乐那时只剩下唏嘘不已,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老毛对她的感情会是那样的,难怪那么多年,他都不找女朋友。

    幸好,幸好,在这个世界里,让她遇见了褚心雅,她还将褚心雅给送到了老毛的身边。

    这都是以后一切都尘埃落定后的事情了。

    回到今晚,时间到了,童欣乐就去睡了。

    郑心怡跟褚驰烈也去睡了,都十点了,六七八三个人还没有回来,童欣乐问过一下,毕竟她们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童欣乐对她们三人的感情不是纯粹的当她们是下属的那种。

    没人的时候,她会让她们三人坐下来,四个人一起聊天说地的,其实她一点都不无聊的。

    邵正谦的回答是,说了让她们好好地放松下的,活动活动筋骨没有那么快。

    童欣乐不理解,但是也没追问了。

    她是真不理解,有什么筋骨是需要活动到半夜三更都不回来的。

    但是童欣乐没有想到的是,不过是睡了一个晚上,这岛上的天,就真的是不一样了。

    不止童欣乐没有想到,宋倩茹也没有想到。

    以往,红果办事没有这么长时间都不跟她联系的。

    可是今天晚上,从入夜开始,她这眼皮就在跳,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然而,她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没等来红果的回复。

    她这个时候自然不能给她打电话的,因为以前的默契,都是红果主动联系她,如果没有联系,那就是事情出现了意外。

    这个意外,具体是怎么样的,谁都不清楚。

    她这时候打电话过去的话,就证明她事先知情,并且是授意红果这么做的,如果按捺住,不联系,那到时候,她们都可以辩解,红果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保全宋倩茹。

    凌晨两点,这个时间点,宋倩茹都没有等到红果发来的捷报消息,宋倩茹躺在床上,这心已经在一点一滴的往下沉了。

    她必须隐忍,再隐忍不了,也得忍。

    不管怎么样,一切都得等到天亮了再说。

    宋倩茹一夜没睡,就这么一分一秒的挨着,简直度秒如年。

    这些年,就是跟陈宝玲斗智斗勇的时候,都没有这般煎熬过,到底是谁,在跟她玩这场游戏?

    等她知道了,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想着这些问题,宋倩茹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手指都捏的泛白了。

    宋倩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终于,窗外的天空亮了起来。

    天亮的时候,她从床上跳起来,朝着外面大喊,“来人啊。”

    外面进来的自然不是红果了,看到不是红果,宋倩茹自若的问着,“红果呢?”

    小女佣低垂着头,摇了摇,“不知道,早上就没看到红果姐。”

    “是吗?派人去找找。”宋倩茹坐起来,直接说道。

    现在让人去找红果,或者是给红果打电话,都有借口解释了。

    “是,那夫人您这里?”小女佣还是想先伺候她。

    “我这里不需要伺候了。”一晚上了,红果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她都不知道,她这心里无比的焦灼,哪儿还有心情让别人杵在这里。

    莫名看到人就心烦。

    小女佣赶忙就退出去了,这夫人今日的起床气实在是太大了。

    宋倩茹赶忙起来,先洗了个脸,然后着装完毕,还没有出门,就给红果打电话。

    红果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倒是没一会儿,褚驰烈给她打电话过来了,“小茹,现在方便的话,就赶紧过来一趟,我家。”

    “好,爸……”

    宋倩茹的话还没有说完,褚驰烈就把电话给挂了。

    宋倩茹这心急如焚的,红果那边没有消息,这大早上的,褚驰烈就找她,这口气极度不好,难道是……

    宋倩茹没有想那么多了,从房间出来后,就让司机备车,直接去了褚驰烈那儿了。

    到了那儿后,宋倩茹发现褚老八的车也停在外面,褚老二的车也在。

    通知了这么些人,宋倩茹这心,揪得紧紧的,看样子,这是发生了大事啊。

    她不敢多做停留,快速的走了进去。

    管家在门口等她,见到她,直接将她领到了大客厅那边。

    到了那边,宋倩茹看到岛上的几个能说话的重量级的人物都在,他们围坐在一起,褚驰烈与褚老八坐在首要位置上,这阵势,还真是有点像三堂会审。

    除了这几个人,她也暂且没看到别人,没有看到红果,但是红果这时候都没有联系她,肯定是事情进展的不顺利。

    她只希望,红果没事,至于陈宝玲,有没有死,她反倒是没那么关心了。

    “爸,八弟。”没有外人,宋倩茹就开口招呼了这两人。

    她现在的身份毕竟是当家主母,褚驰烈是父亲,褚老八是代理家主,所以,在场的人,也就这两人的身份地位比她高,她应该尊重的。

    “坐吧。”褚驰烈叹口气,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对眼前这个人。

    今天早上发生这样大的事情,陈宝玲蓦的一身狼狈的被方言给带到了家里,陈宝玲看到他,就爬着过来,又是磕头又是哭喊的,求他保她性命,说有人要杀她,那个人就是宋倩茹。

    然后红果,宋倩茹身边的贴身管家,就让方言的人给五花大绑的捆着进来了,那红果自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

    陈宝玲一直在求他做主,哭哭啼啼的说什么如果孤岛容不下她的话,她可以离开,但是这人要她的命,她要跟宋倩茹对质。

    那时候,正好遇到褚老八按照褚老大的要求,准时过来请安,就正好遇见这么一出,褚老八知道了,褚驰烈就把这件事交由他来定夺。

    本来可以早早得把人给叫过来,褚老八却说,还是等嫂子打电话过来找人再告诉她这件事,毕竟红果后来说话了,她说,暗杀陈宝玲这件事,是她自己的主意。

    她气不过陈宝玲从前那样欺负主子跟她,她这是要替自己报仇。

    “宋倩茹,这当家主母的位置,这屁股坐热了吗?还没有坐热,就开始惹事,真以为我们岛上没规矩了,是不是?”开口说话的是褚老二。

    他这心里原本就因为宋倩茹昨天说了要一拍两散的话而窝着火呢,这会儿,宋倩茹倒霉了,他自然是要落井下石,踩上一脚的。

    听闻褚老二的质问,宋倩茹扭头看过去,就看到褚老二眼底的嘲讽与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宋倩茹装糊涂的反问,“恕我没听懂,敢问二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装糊涂,身边的红果要杀人,难道不是在背后撑腰么?”褚老二一巴掌拍在桌面上,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好像他自己有多大义凛然似的。

    宋倩茹心里很乱,可表面功夫做的好,她淡定的继续反问,“红果要杀人?二爷,怕是早上睡糊涂了,这会儿还说胡话呢?”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