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 肮脏的苟合(2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934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都市绝品仙医拜师九叔

    事情很糟心,过了一夜后,郑心怡就想明白过来了,这人啊,是自作自受。

    因为他们自己没出大事,所以邵正谦这还算是心慈手软了,只是给了宋倩茹一个教训罢了。

    而且这个教训还是宋倩茹她们自己本来就有邪念造成的,也算是自作孽不可恕,郑心怡觉得自己的儿子没有做错。

    她本来还想去找宋倩茹对质,问问她为什么会这么狠心,为了跟别的女人斗智斗勇,就怎么能对无辜的人下这样的狠手?

    然而,她最后想了想,也不打算去问了,她又不是才来到这里的,当初,她什么都不争,不是一样有很多人看她不顺眼吗?

    那个时候,男人忙着在外面打江山,稳定地位,这岛上的女人呢,也是拉帮结派的,热闹得不得了,多少无辜的人也没办法幸免于难。

    她可以理解宋倩茹为了上位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她是真没办法接受,这人把主意都打到他们身上来了。

    甚至,这还是连环计,这一计不成,还有一计,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郑心怡考虑了良久,她打算等老大回来了,得把这件事告诉老大,让他知道,这女人,可不能留在身边。

    谁知道,将来会不会为了她自己,而对老大做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把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给留在身边,那简直就如同是在自己身边安了个定时炸弹啊。

    今天还是不想那不高兴的事情了,邵彬要回来了,这小子出去这么一个星期,一准回来就会被晒成非洲蛋了吧。

    想到自己这个宝贝的孙子,郑心怡阴郁的心情就这么被缓解了。

    她早早的就起来了,一是为了这些烦心的事情给闹得没有睡好,二是她要早起去菜市场挑最新鲜的食材回来给邵彬做好吃的。

    邵彬喜欢吃的大虾跟蟹,褚驰烈早早的就跟渔船那边的人说好了的,到时候直接过去拿东西回来就好了。

    郑心怡刚出门口,就看到绿乔等候在外面,这么早,她也不敢敲门影响别人的清梦。

    看到郑心怡出来,绿乔赶紧扑了过来,“老夫人,您去瞧瞧夫人吧,她今天还是不肯吃不肯喝啊,您给劝劝,她估计就肯听您的了。”

    郑心怡听了后皱皱鼻子,“不肯吃不肯喝,们去找医生,找我做什么?对了,回去看好们家夫人,不要让她再胡作非为了,不要来找我。”

    郑心怡说完,她身边的保镖将人给赶走了。

    刚才也是一个没注意,才让绿乔给逮到机会,近了郑心怡的身。

    郑心怡上车,车就开走了。

    绿乔一时有点懵,昨天这老夫人明明还好好的呢,今儿怎么忽然就不待见他们家夫人了呢?

    还说这么严肃的话。

    她家夫人都快要病入膏肓了,她还能胡作非为么?

    绿乔悻悻的走了。

    回去后,她才发现,宋倩茹在吃东西了,昨天还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就连她刚才过来,她叫了宋倩茹好几声,宋倩茹都没搭理她。

    她原本还以为宋倩茹还没有过去这个坎,所以就托海鸥跟紫兰守着宋倩茹,自己出去搬救兵。

    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郑心怡,昨天郑心怡是苦口婆心的劝了夫人很久,字字句句都说道人的心坎里去了。

    所以,她想着让老夫人再过来给劝劝,说不定就好了呢。

    谁知道——

    算了,这件事还是先别说,夫人肯吃东西就好。

    红果姐姐走的时候,可是千交代万交代要她们把夫人给照看好,只有夫人好了,她们才会有好日子。

    “绿乔,帮我化妆。”宋倩茹推开海鸥喂过来的芝麻糊,她不吃,就表示够了。

    她今天早上吃的够多了,一小碗蛋羹,还有一碗八宝粥,还有几个黄金饼,海鸥还给准备了小碗芝麻糊,她吃了一半,肚子就觉得很撑了。

    “是。”

    绿乔拿了化妆盒就去给宋倩茹化妆了,她替她化了一个很精致的妆,宋倩茹已经换上干练的小西装了。

    浅色系的套装,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干练又清爽,妥妥的女强人形象。

    昨天一天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加上悲伤过度,她整个人的脸色看起来苍白的很,绿乔画了腮红,也难掩,她眉目间的憔悴。

    人的精神不好,再精致的妆容,也遮掩不住。

    宋倩茹拿了一个黑框眼镜戴着,没有度数的平光眼镜,就是为了遮掩一些她不想让人一眼就看穿的东西。

    看这镜子里的自己,宋倩茹逐渐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来。

    “去找老夫人了?”宋倩茹突然开口问着绿乔。

    “是,老夫人急匆匆的,就没有过来。”绿乔不敢转达郑心怡说的那番话,这话她要是真的跟宋倩茹说了,估计又有一番闹腾。

    为了夫人好,还是不多这个嘴。

    “她今天自然是要忙的,孙子要回来了,她不得亲自下厨弄几样好吃的让她孙子好好吃一餐啊?”宋倩茹想象得到郑心怡急匆匆的样子。

    今天邵彬要回来,别说她这病没好,就怕她就是要病死了,这人还是会先顾忌着她宝贝孙子的。

    人都自私的,她自然理解。

    “没事,我们先出去。”

    宋倩茹不甚在意的说着。

    她出发的时候,就给褚老二发了条短信:“老地方等,不见不散。”

    褚老二收到宋倩茹发来的短信时,嘴角轻抿,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强悍,自己身边最贴心的人就这么死了,昨天都还要死不活的模样,这郑心怡是忧心不已,叫了好几拨医生过去,可人家是躺在床上挺尸,不吃又不喝。

    谁知道人家第二天就没事了,还约他老地方见。

    这女人,确实厉害,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刮目相看。

    “好。马上来。”褚老二回复了,当即就从他的办公室出去了。

    他主要负责岛上的账目,所以不需要时时刻刻的待在办公室。

    他跟宋倩茹的老地方算是他的一个秘密基地,这个地方是他无意间发现的,宋倩茹是他第一个带过去的人。

    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他自然是不例外的。

    当时褚老大带她回来,多少人羡慕褚老大啊,可岛上的规矩就是,觊觎兄弟女人的褚家人,到时候就是自戳双眼,驱逐出孤岛。

    所以也就心里YY下,他也不敢真的对宋倩茹太放肆。

    随着后来,褚家的男人成人后,有了女人后死的也多,好多女人年轻貌美,褚老大就废除了规矩,只要是情我愿就行。

    没有了这条规矩的束缚,褚老二对宋倩茹的意淫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想得到三个字就跟种子似的,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了起来。

    褚老二到达的时候,宋倩茹站在小山丘上,孤独的像一只被孤立的小可怜,她抽着烟,哪怕她背对着他,褚老二也能想见她的那张我见犹怜的脸蛋上,是个什么表情。

    他想冲过去,从后面抱着她,可想到之前才被她给拒绝了,褚老二又停止了动作。

    “怎么突然又想到约我出来了?我还以为不想再见到我了呢。”褚老二轻笑。

    虽然宋倩茹才跟他说了很多不中听的话,但是她一召唤,他还是屁颠屁颠的过来了。

    “我今天没心情跟杠,找出来是有要事跟商量的。”宋倩茹语速极快,说的严肃又认真。

    “让我猜猜看。别急。”褚老二心情很好。

    她开口,他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褚老二,我真没跟赖玩笑。”宋倩茹扔了手上的烟。

    “我知道。我这也没跟开玩笑。我猜人心有一套的,这是知道的。”

    褚老二笑得有点猥琐,宋倩茹真是不想面对他,但是又不得不面对。

    除了褚老二,她也找不到别人了。

    “想让我帮报仇,对不对?红果的死,当真这么伤心么!”褚老二说着,还想上去摸人的脸。

    宋倩茹躲开了。

    “是,褚老二,我知道对我的心思,我是要报仇,只要能帮我对付邵正谦,我……我就陪睡,如何?”

    宋倩茹咬牙,承诺了这么一件让褚老二听了都会激动的血液翻涌的事情。

    “此话当真?”果不其然,褚老二心花怒放的问着。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话果然不假,男人的劣根性,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对男人来说,钱、权、色是男人一生中最美妙的三件事。

    宋倩茹要是真的愿意跟他睡,精虫上脑的时候,他自然什么都愿意帮她做了。

    “褚老二,我宋倩茹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过,只要帮我对付了人,我肯定陪睡。”

    褚老二很激动,摩拳擦掌的,恨不能现在就先谋点福利啥的,迟迟没动手,全都是因为害怕宋倩茹生气。

    “好,不就是邵正谦嘛,想他们怎么死?”色欲熏心之下,褚老二直接问着。

    “怎么死,我不在乎,反正就得让他死。”宋倩茹已经红了眼。

    邵正谦不是说,弄了红果是给她一个教训吗?

    那好啊,她就让他为红果填命。

    其它的,她都不要。

    “让他死?”褚老二眯着眼睛,总觉得这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办到的事情。

    “怎么?害怕了?不敢了?”宋倩茹故意激将法。

    “不是,就是觉得这任务可不比之前,这里是不是得先让我谋点福利,咱们有诚意点,说呢?”褚老二邪魅的看着宋倩茹,一双眼睛色咪咪的,很明显。

    宋倩茹嘴角轻挽,为了让邵正谦死,他愿意吃这个亏。

    她咬紧牙关,朝褚老二主动靠近,忍着恶心让他占便宜。

    褚老二料到宋倩茹恨邵正谦,可没料到她这么恨邵正谦,居然这样让他占便宜。

    其实就算宋倩茹不来找他,邵正谦那个人,他也不会放了他的。

    现在,一样是要对付人,还能得到美人,想想就觉得太划算了。

    褚老二一点没觉得自己吃亏。

    “咱们以后可得好好合作,小茹,说呢?”褚老二舒服的问着。

    宋倩茹见差不多,就将自己被褚老二掀起来的衣服放了下来。

    冷脸说道,“是。这一次,我不会在中途撤退了,上次是我错了。”

    她宋倩茹之所以能走到今天,也事因为她这能屈能伸的性子。

    她从来不会认为道个歉,认个错是有什么不对的。

    “没事,不用道歉,以后咱俩齐心协力的就行,不跟我闹别扭就好。”

    宋倩茹看了他一眼,不得不说,褚老二的事情没褚老大多,这人哄女人更厉害。

    “还有件事,邵正谦知道我们合伙催眠了陈可琴跟她的狗,所以,他不仅盯上了我,也盯上了,我们注定要合作,还要好好合作。”

    褚老二:“……”

    ------题外话------

    所以,咱们的主母,还是没学乖啊!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