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 一脸懵,他就吹了个金口哨(36)

作者:格子虫 |字数:8073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四面八方围过来的鲨鱼,让众人的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上。

    邵正谦在水下不紧不慢的朝它们慢慢靠拢,他还让人准备了一套特别高清的拍摄器材,他要把水下的五彩绚烂都拍给邵彬看。

    当时他要这些东西的时候,被索要的人都吓了一跳,这人的心态未免真的是太好了吧。

    他们被邵正谦心大弄的心服口服的。

    邵正谦摆弄着这些器材,昨天已经有专业人士教过他怎么用了,他掌握技能的能力向来都很快,有时候看一眼就会,更别说是让人手把手的教了。

    他在水下拍摄着,然后最先游过来的那一只鲨鱼,顿时张开了血盆大口,在镜头前,非常的清楚。

    然而那只鲨鱼就在靠近他的时候,突然闭上了嘴巴,一个转身,从他面前跑了。

    它身后的鲨鱼还在朝他靠拢过来,反正那些鲨鱼一只一只靠近,又一只一只跑了。

    他不知道海面上是什么情况,他也听不见海面上来自童欣乐跟邵彬的尖叫与放松,两种别样的情绪,就这么来回的交替。

    他就这么茫然的看着那些鲨鱼靠过来,又游走。

    他要的照片还没有拍够呢,邵正谦忽然想到了六给他的金口哨,然后他摸索着拿了出来,放在嘴边吹。

    这一吹不得了,邵正谦发现那些游走的鲨鱼,都游了回来,甚至还有很多海洋生物也朝他身边聚拢。

    它们将他围绕在中间,开始了一场盛大的海洋演出。

    邵正谦愣了下,然后他很欣喜,打开了摄像的,开始将这场盛大的海洋演出给拍了下来。

    岸上的观众,听不到金口哨在响,他们就莫名的发现海面上有了这样的一出花式演出,除了鲨鱼,还有七彩的小鱼,它们自发的每种颜色聚在一起,在海面上围绕成了彩虹圈。

    它们在跳舞,小尾巴荡来荡去的。

    就像是被人操控了一样。

    褚老二看到这一出的时候,正在喝水,一口水含在嘴里还没有咽下,当他看到这样的奇观时,噗的一下,嘴里的水都喷了出来。

    这都是什么操作啊?

    不仅褚老二,褚家的几个兄弟都惊呆了,就连褚老八都没想到,事情发展到现在,竟成了一场演出。

    这个邵正谦,本事还真不小。

    褚驰烈也是无比震惊,他本来想喝点水,也让自己宽心宽心的,这水杯刚握在这手上,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他不禁撞了下胡松柏的胳膊,“嘿,老胡,这些年是不是又研发了什么宝贝,没让我知道啊?”

    胡松柏脸蛋一僵,“我……我又不是驯兽师,我能有什么宝贝。”

    驯兽师三个字一出口,站在旁边的六,只觉得脸蛋发烫,她其实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们分明看到那些鲨鱼攻击上去,然后又转身走了。

    之后又个个都跑回来,愣是围成一个圈。

    然后开始跳舞,他们都暂时称那些家伙表现出的动作为跳舞。

    她其实想说,走了就走了呗,这些家伙为什么又会回来,她不作他想,就想到了昨天她给邵正谦的金口哨。

    莫非这人吹了那个金口哨?

    然后就这样了。

    她估计八九不离十,就是这样的。

    她真的觉得没眼看,她站起来,走到童欣乐跟郑心怡的跟前来,“夫人,少夫人,我……我尿急,出去一下。”

    “嗯,去吧。”童欣乐点点头,都没多看她一眼,自然没发现六的异常。

    六走之前,还往海中央看了一眼。

    然后实在没脸看,还是彩虹圈呢,怎么不把自己弄成彩虹糖呢。

    她穿越人群的时候,还听到人群里都在对这件事发表自己的意见,有人甚至把邵正谦给吹嘘成神的化身。

    她更觉得没脸了。

    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稀奇的事情,但是神,如果真的有的话,那就先保佑她听不到这人些人说的话好了。

    十分钟后,众人陆陆续续的回过神来。

    总之,这次闯关,惊险刺激是没有的,有的是差点没被这一波骚操作给闪瞎了眼睛。

    邵正谦在下面待的时间早超过了半小时,有人通知他可以上岸了。

    邵正谦听到了,他把最后的拍摄完成后,才慢慢的游会到岸上来的。

    自然的毫发无损。

    童欣乐虽然被这一幕幕的惊喜给弄得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总归在看到他完好无损的时候,这颗悬起来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

    邵正谦去更换衣服,方言在更衣室等着他,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嗯,不错,邵医生,真是没想到,除了当医生有天赋,这当驯兽师的天赋更好,居然都不需要培训,真是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啊。”

    邵正谦脸一抽:“……”

    这是讽刺,绝壁的讽刺。

    邵正谦白了他一眼,把那个摄像机丢给了他,“把这个东西给我媳妇儿还有彬彬送去。”

    “哦,好。”方言听令,因为实在是太服气了。

    这个新主子,他跟的心服口服。

    方言走到门口,想到什么,又折返回来,“对了,刚才我叫错了,不该叫邵医生,我应该叫一声九爷。”

    邵正谦特么的想掐死他。

    他重新过来的时候,他这湿湿的内裤都脱到膝盖弯了,他没有被同性给偷窥的心理准备,这个臭家伙。

    方言倒是自若,而且也没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心里又是一番惊叹。

    真是人不可貌相。

    接下来,过鳄鱼潭的时候,那就是小意思了,今天鳄鱼来的比往常都多,十只鳄鱼在石堆上晒太阳,软绵绵的样子,那眼睛也是一半睁开,一般闭上。

    六选择了一个制高点,然后开始对这十只鳄鱼同时进行催眠。

    邵正谦刚跳下去,鳄鱼也算是警醒,抬头看了邵正谦一眼,身子都开始动,要朝邵正谦爬过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十只鳄鱼突然就趴下来,然后睡觉了。

    刚才在水下,不会有人知道他吹了金口哨。

    因为这个比赛,只是看邵正谦完好无损的回来,至于过程不重要。

    有本事,有手段的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是他们欢迎的,正可以向大家力证自己的足智多谋。

    邵正谦顺顺利利的在那十只鳄鱼的背上走了个来回。

    六站在上面有点看不下去,这邵医生真的是太嘚瑟了。

    也是,该他嘚瑟哇。

    闯关就是这么简简单单,顺顺利利的度过了。

    所有的人,从一开始的紧张,到最后像是看了一场表演的错觉。

    闯关结束,褚老二就率先离场。

    他感觉这邵正谦就是故意在给他们打脸,他这里压根不敢下海,可人家偏偏搞成了一场大型又热闹的演出。

    实在是打脸。

    他这气不顺,自然不会留下来,给他庆功了什么的。

    水碾见状,紧跟着上去。

    褚老二坐上车,看着好多人为了讨好邵正谦那边,都围着他们,在替他们欢呼。

    褚心雅也在,那老八的媳妇儿钟思琪,还有老五家的萝尔都在替童欣乐高兴,这三个女人,因为童欣乐的关系,还能跟邵正谦说上两句话。

    水碾坐在旁边,不等褚老二开口问,“二爷,鳄鱼潭那里,邵正谦那家伙肯定是请了催眠大师来帮忙的。”

    水碾观察过,只有催眠大师,在能在那一瞬间让那么多鳄鱼,同时进入睡眠状态。

    只是他环顾了下四周,都没有发现谁有这样的能力。

    这个人的催眠功夫,百分百要在他上面。

    “催眠大师?可是我们岛上唯一的催眠大师,现在这么说,想跟我说什么,有个比还厉害的人居然到了我们岛上?”褚老二嗤之以鼻的问着。

    邵正谦那人,他们调查过的吧。

    就是成长在普通家庭里的一个普通人,即便他的出生是不同,但是那又如何,常年在那么普通的家庭环境里成长,也就只能是普通人了。

    所以,水碾的这番话,让他完全相信不起来,就凭邵正谦过去的资质,他居然能接触到那么流逼的人。

    怎么可能呢?

    水碾是因为他以前的师父,教过他一些异能的,虽然他并未学成其最精湛的技能,但是那也足以让他的人生够精彩了。

    而外面的那些催眠大师,本事有限,大多是比较厉害的心理师罢了。

    “二爷,我们自己还是当心点。”水碾提醒道。

    “我要当心什么?又不是我要跟他抢家主之位,要当心的人也不是我,是那些想与他一较高下的人,咱们啊,就等着看戏吧。”

    褚老二说完,手一挥,就让人开车走了。

    今天的他备受打击,不想留在这个伤心地。

    宋倩茹并没有围过去,她远远的看着邵正谦跟他身边的人一起高兴。

    她眼里有光,不得不说,邵正谦这人是真的厉害。

    在跟那么冷血的大家伙相处的时候,竟然可以完好无损,甚至,把那些家伙当成玩物似的。

    这场闯关,谁都没有使小动作,没法使。

    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所以他们就旁观就好了。

    然而,邵正谦真是厉害了。

    海鸥看着褚老二的车开走了,她凑到宋倩茹的耳边,“夫人,二爷走了。”

    “嗯。”宋倩茹应了声,什么都没有说。

    明天就只剩下一天了,后天,要再没老大的消息,家主就是别人的了,而她这个主母夫人,直接就成了过去式了。

    到底是谁,要在这个时候,将老大害到这步田地。

    那个明明对家主丝毫没有兴趣的人,突然就要成为了褚老九,不怕死的要闯关,还要跟人抢家主的位置。

    如果让他抢赢了,那获利最大的人就是他,她倒要看看,这个邵正谦的屁股是不是干净的,要是让她查到,老大的失踪跟邵正谦有关,甚至,他就是主谋的话,那她就是拼死也要替老大讨一个公道回来的。

    褚老八这心里也是非常的不顺,褚老二走后,他也没心情留在这儿了。

    他走的时候,他身边的人提醒他,“要不要叫三夫人一起走?”

    褚老八瞥了一眼钟思琪,他那天放了钟思琪的鸽子,让人给钟思琪送了一束花,但是他回去的时候,那束花就已经在垃圾桶里了。

    这个时候去叫她,她怎么可能会跟着他一起走。

    “不用了,走吧。”

    褚老八走了,老三,老五,老六都没有走。

    邵正谦搂着童欣乐,看到六的时候,很难得主动的朝她露了一个赞赏的笑容,六咽了下口水,她还是更加的习惯邵医生的冷颜。

    突然对她这么的和颜悦色,她有点吃不消。

    ------题外话------

    名词解释:

    流逼:就是很厉害的人,意同牛逼,格子家乡人喜欢说流逼求的很。

    (*/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