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 让人难为情!(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848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劫天运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都市天龙至尊

    整整对视了一分钟,金老五在心底冷笑,这邵正谦,不是道上的人,但是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谁人不知他金老五是笑面虎啊?

    这人与他对视的这一分钟,竟一点缩回去的阵势都没有,他挺服他的。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是值得提倡,但是那是无知无畏,无知的人,往往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请自来?九爷,这请柬自然送到我们金家来了,咱们金家叫谁来,是我们金家自由吧?”金老五问着,他比邵正谦虚长几岁,他叫了他一声九爷,给足他面子,但是以后,他保管得让他还回来的。

    “是们的自由,但是素闻金家老大都是挺会做人的,金家的人际面布五湖四海,幸好这金家当家作主的人,不是五爷,否则,这金家怕是没这么恢弘吧?”

    邵正谦怼人,可是压根就不客气的。

    这金老五的伤疤在哪儿,他藏身在暗处,早就把他脸上的表情给看穿了。

    他们金家也像他们褚家一样,人多,所以取名困难,就按照排行来的。

    他刚才走在金家老三的前面,分明就是不尊重兄长之徒,在金家那样的家教下,能够养出金家老五这么不尊重兄长的人出来,可见这人的野心不小。

    再加上他刚才什么话都喜欢抢着说,并且压根不把兄长的训诫放在眼里,可见这人的人品。

    这金家要是真的落在此等人的手上,也真的是悲哀。

    好在金家的老头子,有眼光,没有选择这样的人掌管他们金家的一切。

    他不现身,并且故意让方言在褚老八的面前说他是因为疼老婆才没有来,就是为了观察这些人的反应。

    他倒是没有想到,褚老八这个时候都敢出现,当然,他也不是全然没有脑子,能说服褚老四他们一起来,也难怪他能靠着他这张嘴,就能博得老大那么深厚的信任。

    金老五的脸色骤变,他眯着眼睛看着邵正谦。

    邵正谦看着他却淡然一笑,然后收回了视线,“三爷,们老大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三爷您来了,这边请。”

    对着金三爷,邵正谦可以说算是如沐春风,慈眉善目了,跟面对金五爷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态度。

    这让金老五胸腔中的怒火更是燃烧的剧烈,这人怒怼他了不说,这会儿又来区别对待,把他金老五凉在这里,这邵正谦可真是做得出来。

    他没有得罪过他吧?

    他就说方言是他身边的一条狗?这就护犊子上了?

    可邵正谦对他的不满,他怎么看着不像是因为这件事的呢?

    他还做了什么事,让他这么看不上他,当即就甩了脸子?

    金老五眯着眼睛在想。

    邵正谦却陪着金三爷朝前走了,金老三看着自家老五没有跟上,就叫了他一声,顺势给他台阶下。

    “老五,还不快走?”金老三喊道。

    金老五埋头跟上,虽然生邵正谦的气,但是要了解一个人,得凑近了才能把一个人给看清楚。

    邵正谦今天准备了晚宴,算是答谢上次褚老大在他们金家附近的海域落水,金老大派了很多人下水搜救。

    虽然人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但是这对他们褚家人来说,已经是无比巨大的恩惠了。

    不管怎么样,这份心意得表达到了。

    所以,晚上这餐,邵正谦在他们两兄弟入住的酒店备下的,只单独宴请了他们两兄弟。

    金老五不过是沾光。

    邵正谦自始至终没有把这人给放在眼里,对金老三倒是客气有加,一会儿又主动敬酒啥的,弄的金老三反倒是不好意思起来。

    “别,九爷,这次我们过来,是为了替您庆贺的,您这一直敬我的酒,回去后,我们当家的该说我不懂事了。”

    邵正谦再次举杯敬他的时候,金老三赶紧给拦了下来,这都好几杯了。

    金老五见不得金老三这么的客气,对邵正谦这么一个小他好些岁数的人,居然还用上您这样的敬词了。

    这是把自己放到尘埃里去了啊。

    凭什么啊,他们金家跟褚家现在在江湖上可以说是不分伯仲的,他家三哥姿态放这么低,这是自贬身价,自贬他自个的身价也就罢了,可别连带的把他们金家也给搭进去啊。

    金老五敲着桌子,“别这么说啊,三哥,人家九爷敬的酒是表达他的诚意呢,毕竟,他们家老大落水的时候,我们可是出了不少人力的,我们损失可大呢,是吧?九爷。”

    “对啊,金老大的那份恩情,我褚老九会铭记一辈子的。”邵正谦点头,认可了他们金家的损失,只是目标是金老大。

    他欠的情也是金老大。

    至于这个金老五,他还是该不屑就是不屑。

    “褚老九,这要铭记一辈子的恩情,除了我家老大,还有我金老五,可以去问问,金家所有的水手,都是我金老五培训出来的。”金老五洋洋自得的说道。

    他在金家,可是号称水鸭子,他水底下的功夫最厉害,现在是年纪大了,以前年轻的时候,他能在水底下憋气长达十二分钟。

    即便不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但是在金家却是唯一一个能做到的。

    后来经他受培训的过的水手们,以前在水下憋气也就五分钟以下,后来都能做到五分钟以上了,当然跟他比差得远。

    反正金家的水手也算是厉害得了,也没多少人能做到憋气十分钟以上。

    大家都对他很佩服。

    金老五这是想傲娇的表达他有多厉害,殊不知,邵正谦的脑回路,与他所想的是有差距的。

    因为邵正谦的脑回路,此刻他所想的是,难怪下海了那么多人,都找不到褚老大,就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这么看来,要么就是褚老大的尸体被金老五的人在水下处理了,要么就是褚老大自己就逃生了,金老五的人是真的没找到。

    不过,看金老五的样子,邵正谦猜第二种的可能性比较大,他对褚老大的死其实不是那么的关注,否则,如果他针对的是褚老大,那么他一定会让他的人找到褚老大的尸体。

    那么,既然针对的不是褚老大本人,那么,他想要的是什么?

    邵正谦还在沉思,金老五看到他就这么的发呆起来了,真的是相当不满,他敲打着桌子,“我说褚老九,请我们吃饭,却自己发呆,什么意思?”

    邵正谦收回思绪,抱歉一笑,他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多,也有点远,可他不认为自己的方向有错。

    “抱歉,这几天有点累,精神容易恍惚,不好意思。”邵正谦随便的找了一个借口。

    这借口合情合理,准备这些东西,确实不易。

    金老五也没办法怪罪,就是觉得气闷。

    这个家伙还真是挺鸡贼的。

    到了后面,金老三就一直让邵正谦赶紧回去休息了,至于金老五插话进来,邵正谦要么就是爱搭不理的,要么就是完全放任,或者直接把话题给转移走了。

    金老五完全没料到,自己无意间暴露了自己。

    邵正谦本来就怀疑金家有叛贼,现在,他有五成的把握,这个人就是金老五。

    一个有野心,又有实力做到的人。

    等他有了证据,证实老大的失踪,跟金老五有关,他一定会让这家伙后悔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

    此刻的金老五,还一点都没有被猎豹给当成猎物的自觉。

    晚宴吃到八点半就结束了,邵正谦说他们旅途劳累,让他们兄弟俩好好休息,金老五却找茬,“褚老九,这个主人当的真是不称职,就没有安排什么夜生活吗?”

    “有,外海沙滩,烧烤啤酒,任君选择,不过,我得提醒金五爷一下,褚家的人都护短,我褚老九尤其护短,如果有不雅的行为,那么,我会派人亲自送金五爷返航回去,并且跟们当家的说清楚。”

    所谓的送,自然是押送。

    金老五:“……”

    麻痹的,这是什么意思?

    威胁他呢?

    邵正谦看着他,咧嘴笑了一下,一点儿都没有要回避的意思,他就是威胁他了。

    金老五顿时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这个邵正谦真的是惹毛他了。

    他真是第一次见这么狂妄的家伙。

    真绝了都。

    今天从见面到现在,才短短的数小时,他就被这家伙给气得好几次说不出话来。

    金老五咬牙切齿的说道,“够了,们可以滚了。”

    “晚安,做个好梦。”邵正谦很平静,与金老五的炸毛,简直就是深深的对比。

    “……”

    金老五砰的一声,大力甩上了门。

    那门关上后,都还在颤,可见金老五有多生气了。

    邵正谦依然淡定,就连旁边的方言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他发现邵正谦很针对这个金老五,可是又对金老三很好,很客气。

    邵正谦这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他不得不说,他这天资聪慧的脑子,都想不出来。

    方言刚要开口,邵正谦就挥手阻止了他,“有任何不明白的,上车再问。”

    说完,邵正谦转身走了。

    方言立即跟了上去。

    两人上了他们自己的车,方言就问了,“这金家当时为了找老大,出了不少力,这样对金老五,不合适。”

    邵正谦为了感激金家,所以才特地为这两兄弟设了晚宴,而且,一直以来,他们褚家跟金家的关系都比较交好。

    邵正谦这么怼金老五,这是打算让他们两家关系交恶?

    他们褚家人是护短,但是人家金家何尝不是?

    这个金老三算是脾气好,性格好,自个五弟被这么怼,也没有跟他们计较。

    可这件事一旦让别人知道了,这褚老二怕是要集合人来针对他了,他这段时间,好不容易集齐的人心,要散了,可真是不太好。

    方言说的直接,也是关心他。

    邵正谦自然知晓了,“嗯,合不合适,我自有分寸。”

    目前只有一半的猜测,再没有多一分的把握的情况下,他不打算把这份猜测告诉方言。

    他手上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今天又被金老五这样羞辱。

    “暗影,给我盯着金老五。”蓦的,邵正谦对着身旁说了一句。

    空气里悄无声息。

    方言瞪大眼睛,“还要盯着他?这是多不待见他啊?”

    这人该不会真的要跟金家撕破脸吧?他们两家的关系还算和睦的。

    “我说过我护短,他羞辱了我的人,我能让他那么好过么?”邵正谦转过脸来看着方言,盯着他看的眼神,炯炯的。

    方言一时都有点受不了。

    麻痹的,能不要这么煽情么?

    什么叫他的人?

    虽然是这么个意思,但是这话能别这么说吗?

    让人难为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