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 我看上的人(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640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午夜十二点,金老五坐在房间里,看着时针分针合并,他等的人却还没有来。

    耐心不够,金老五拨了电话过去。

    那边褚老八看了下,直接把电话给挂了,然后躲在被子里。

    他不能接电话,他本来是要找机会去找金老五的,但是他发现自己被监视了,幸好当时褚老大有跟他说过,怎么发现自己的身边有没有暗卫,那是褚家家主才能知晓的秘密。

    他努力了很久,才换取了褚老大的信任,对他,褚老大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虽然他不会把褚家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他,但是

    金老五真是气得够呛,没多久,金老五就收到褚老八发来的短信。

    然后他盯着某个地方看了一眼,最后眯着眼睛,总算是明白了这褚老八的担心了。

    邵正谦盯上他们俩了?

    褚老八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为了唬他,找理由回避他,不想还他钱。

    毕竟,这褚家发明的暗卫,就算他们的技术再厉害,这能在褚家人的身边,那毕竟是得到允许的,这不被允许的陌生人,他们能够这么随意的近身么?

    怕是不容易的吧。

    最后,金老五直接回了一个短信,让褚老八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机会来见他,因为有些事当面说清楚更好。

    否则,他不会让褚老八好过的。

    褚老八被赤裸裸的威胁了,再为难,也只能答应了。

    翌日。

    是邵正谦的生日宴跟岛主昭告宴合并在一起的宴席。

    他早上起来,郑心怡就煮了两碗长寿面,一碗给他,一碗给了童欣乐。

    惹得褚驰烈分外眼红,也没办法。

    “谢谢妈。”夫妻俩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用谢,赶紧吃。”郑心怡笑着说。

    那边,邵彬跟褚六八依然照常去训练基地培训,对孩子们来说,没有长成之前,岛上的宴会,是不必要出席参加的。

    吃过早饭,邵正谦就去办公了。

    童欣乐跟着郑心怡去化妆,这种重要的场合,作为唯一的岛主夫人还是要出席的,即便不需要全程陪同,也是需要露个脸的。

    让大家都认识下。

    不过,午宴,童欣乐可以不去,所以她有很多时间准备,化个淡妆就可以了。

    邵正谦刚到办公大楼,下车就看到了时时刻刻都戴着面具的丧。

    邵正谦微微挑眉,这人,还真是等不得啊。

    这么早就来了这里堵他。

    “进来吧。”邵正谦也没有回避。

    方言刚准备跟着进去,紧跟着丧来的魔,就过来挑衅了,“方特助,升职了啊?”

    方言看着魔,直接给了身边人一个眼神,他们就过来拦着魔了,魔压根就靠近不了方言,“不好意思啊,魔先生,我就是打工的,现在是我工作的时间,没空陪您,告辞了,送魔先生回酒店。”

    “是。”几个保卫围着魔,齐声说道,“魔先生,请。”

    魔无语的耸了下肩膀,看着方言,“方言,又要开始玩游戏了,三天内,找出我放在岛上的炸弹,算赢。”

    “又开始唬人了,魔先生,您可是坐我们的飞机过来的,就算是别人开来的私人飞机,也是要经过层层叠叠的检查,以为您可以?”方言不接受吓唬。

    这个时候放炸弹,这人怕不是个疯子。

    “咱们就拭目以待呗。”魔挑眉阴笑。

    转身走了。

    有人开始慌了,问方言怎么办?

    “加大巡逻的力度,不需要慌张。”方言冷冷的下令。

    “是。”

    招待室内,邵正谦与丧相对而坐,这次来,丧戴着的面具比从前还要可怖,胆子小点的,简直不敢看。

    “为什么不肯听我的?”坐下来后,邵正谦还在桌面上烧水泡茶,丧就已经迫不及待问出了口。

    邵正谦挑眉看他一眼,“当时我是承认,欠一份人情,但是要我做的什么事,不违背道义,也不能违背我的意愿,可还记得吧?”

    丧:“……”

    不能违背意愿,那这邵正谦分明是在给他下套啊,而他,就是这么中计了。

    那也就是说,邵正谦是欠了他,但是他要邵正谦做的事情,却得猜测邵正谦的心意,他要是不乐意,他提什么要求都白搭。

    这小子,藏在这儿跟他耍心计,不得不说,真是厉害啊。

    “小子,行啊。”丧冷笑,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这样过,但是他就是这么的胆大妄为。

    他是笃定了,他不敢拿他怎么样吗?

    “这是笃定了,我不会拿怎么样?”丧端起邵正谦刚给他倒上的一杯茶,喝了起来。

    茶水清香沁口,实在香甜,流寇余香。

    是一杯好茶。

    褚家的地盘,好东西自然是多的。

    褚驰烈那老小子,挑东西原本就很挑。

    “没有,我只是遵守了我们之间的承诺。”邵正谦也喝了一杯。

    他放下茶杯的时候,邵正谦掀了下眉毛,然后抬眼看着丧的眼睛,他的容貌全都隐藏在这个面具的下面。

    这人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传言说过,丧的那张脸,比他脸上的面具还要吓人,胆子小的,真能让他给活活吓死咯。

    可是他还是很好奇,那面具下面,到底是怎样一张脸。

    他有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眼珠很黑,很亮,不过,只有一颗眼球是好的,而另一颗眼球,不是他自己的。

    他应该是遭遇了惨烈的毁容,甚至为此没了一颗眼珠。

    “看什么?我右眼,是狼的眼睛。”丧直接告诉了他。

    邵正谦没发表意见,在公开的医学史上,还没有这样的案例,一个人眼球坏了,一般维持美观,眼科医生会建议他安装义眼,可义眼毕竟不是真的眼睛,所以看起来还是不太舒服。

    有人以为义眼是狗眼。

    但是目前临床学,还没有移植眼球的技术,如果丧是在正常人的环境下做的眼睛手术,那只眼睛绝对不是狼眼。

    可非正常的情况下,他不敢下定论。

    毕竟什么特例的事情都有。

    一个普通人,能够活成像丧,像魔那样的人,原本就不是人生的正常轨迹了。

    就连他现在走的人生,他都不觉得是正常的。

    至少,是他在经历之前,从未想过的。

    “不信?”丧很固执,非得要邵正谦在这件事上表一个态似的。

    “无所谓信与不信,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今天很忙,其实我没太多时间跟在这儿扯眼睛的问题,至于我没听的,的疑问,我已经给了答案了,所以……”

    “所以,也是一个背叛者,而我对背叛者,不会客气的。”丧站起来,指责道。

    “背叛者?我背叛谁了?吗?”邵正谦真是听的糊涂了,他真不懂,为何丧会用背叛者三个字来形容他呢。

    “背叛的人是父亲,奶奶,而我,替天行道。”丧冷冷的说道。

    “替天行道?丧,我们认识吧?或者,我不认识,但是认识我。”邵正谦也站起来,与丧面对面,他一瞬不瞬的看着丧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点什么。

    毕竟,丧的脸全都被面具给掩盖了,他压根就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但是眼底的波动,他却是能看到的。

    他不想看漏了。

    然而,丧的瞳孔收缩了下,可是眼睛的变化却不明显,他的眼睛有病,不像正常人的眼睛,所以邵正谦任何波动都看不到。

    “呵呵,哈哈。是啊,我认识。”丧大方的说道,“是一个人才,身体里面,有我需要的特殊特质,我要让做我的药人,现在,哪怕是岛主了,我看上的人,我也会想办法得到的。”

    “……”

    这人怕是真的疯了?

    甚至入魔了。

    ------题外话------

    推荐香菜牛肉饺子/《亿万甜妻:厉爷宠上天》

    父亲破产后失踪,江丝楠成了落水凤凰。

    她回国当天,过去的仇人都在机场等着看她被讨债的落魄模样——毕竟债主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厉九爷。

    众人等啊等,终于等到黑色劳斯莱斯停在江丝楠面前,债主从车内走出,高大挺拔、冷峻漠然。

    债主开口,寒冰凛冽:舍得回来了?

    江丝楠低下头,闷声道一句:小舅舅。

    债主似笑非笑:不对。重新喊。

    江丝楠不情不愿:老公……

    一片哗然。下巴满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