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 逼得很急(3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4012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一整个上午,邵正谦就忙着应酬见客收礼,方言进行登记。

    丧送来的礼,褚家人向来都不收的,丧这次也没送礼物,倒是送了一个大红包,理由也不是给邵正谦的,而是给邵正谦未出世的孩子,以及邵彬的。

    这个理由,拒绝不了,邵正谦就接受了。

    魔也送来了一个大红包,但是他给方言准备了一个大礼,不过方言不是很相信。

    要的就是不相信,他就等着到时候,他们岛上一片喜庆。

    丧跟魔见过邵正谦后,就被带着去了礼堂,都是道上的人,自然也能谈得拢。

    其实从丧进了孤岛,还被列为贵宾,褚家人已经私下讨论起来了,从他们父亲开始,就不跟丧来往了。

    褚老大也是完全按照他们父亲的意思来的,其实很多人都不认同,丧在江湖上有这样的地位,证明他所做的生意也是有客人的。

    他们人在江湖,道义要讲,可那是在赚钱的基础上,才能有那个闲情逸致去讲精神层面的东西,毕竟经济才是基础。

    但是他们的父亲,却不这样认为。

    没办法,家主的一票否决制,丧经手的生意,他们褚家人碰都不能碰,这一碰就是死。

    但是这一次,丧的到来,他们父亲没有吭声,这意味着什么,邵正谦打算做丧经手的生意么?

    要是这样的话,他们可是会跟着邵正谦狠狠的大赚一笔横财呢。

    真要是可以的话,那跟着邵正谦发财还是不错的。

    只是这件事,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

    褚老三就是反对的,所以他在没人来的空隙,专门去了一趟邵正谦的办公室,“岛主,我有话想要跟说。”

    邵正谦点点头,“说。”

    “我们的父亲,还有上任家主,都是不跟丧来往的,但是岛主您,不仅不避嫌,甚至还把他当成了座上宾,我认为不合适。”褚老三也算是耿直了,他觉得不对的事情,就会直言相谏。

    “他是我的朋友,我欠他人情,他要来参加宴会,我只能答应,不过可以放心,他的生意,我不会碰的。”邵正谦知道他的意思,所以也是很直接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朋友?岛主把这样的人当朋友?”褚老三反问。

    他觉得这事听起来,就有点不可思议。

    “那是私事了,无权奉告,谢谢三哥的劝谏,不过三哥放心,违背岛上原则得事情,我既然是岛主了,我自然会做好带头作用的。”

    褚老三只好先走了,他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应该是可以了。

    金老五跟金老三也送来了贺礼,名贵的珠宝,金子,还有现金,都是钱,金家有钱,不缺钱,这些还只是贺礼。

    他们这次来,除了送贺礼之外,还要谈生意,谈之前褚老大没有谈完的生意。

    所以还会在岛上住两天的。

    这个时候过来,自然只是奉上他们的贺礼跟祝福。

    邵正谦都接受了,褚老八看着一屋子的东西,这些可都是钱啊,如果今天是他坐在岛主这个位置上,那这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他一个人的了。

    褚老八真是羡慕得很啊。

    然而,想想现在,他之前承诺金老五的,什么都没有做到,还差了金老五一大笔钱,没得还,他这人的把柄被人捏着,真的是谁都不敢得罪啊。

    金老五对他简直是虎视眈眈的,而且,逼得很急。

    “祝贺九爷生日快乐。”金老三诚恳的说道。

    “谢谢您,三爷。”

    金老五也说了句祝福的话,今天的他,倒是没有说那些酸唧唧的话来。

    “五爷客气了,方言,带三爷跟五爷去娱乐。”邵正谦唤道。

    方言是他身边最重要的人,让他伺候他们金家俩兄弟,是他真的给面。

    金老五竟然还说他这是没干人事。

    他要是没干人事,他会让别人来招呼他们的。

    “是。”

    “不用了,听说八爷海钓的技术不错,要是八爷有时间的话,陪我跟三哥一块去钓海鱼吧?”金老五说道。

    “这个时间,钓什么海鱼啊?我不去。”金老三直接就拒绝了。

    “三哥不去,我去,到了孤岛,自然得去海钓了,孤岛外海的海鱼,可是品种最丰富的,九爷,可好啊?”金老五扭头问着。

    “既然五爷这么有兴趣,八哥,那就麻烦陪陪五爷了。”邵正谦对褚老八说道。

    “是。”

    褚老八应的时候,心底也是发颤的。

    这金老三不去的话,就他一个人面对金老五,他这心底还真是发怵。

    可是金老三说了不去了,那也没办法了,不想面对也得面对。

    ------题外话------

    推荐:香菜牛肉饺子/《亿万甜妻:厉爷宠上天》

    父亲破产后失踪,江丝楠成了落水凤凰。

    她回国当天,过去的仇人都在机场等着看她被讨债的落魄模样——毕竟债主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厉九爷。

    众人等啊等,终于等到黑色劳斯莱斯停在江丝楠面前,债主从车内走出,高大挺拔、冷峻漠然。

    债主开口,寒冰凛冽:舍得回来了?

    江丝楠低下头,闷声道一句:小舅舅。

    债主似笑非笑:不对。重新喊。

    江丝楠不情不愿:老公……

    一片哗然。下巴满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