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 褚老头装醉(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582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真武世界大唐之最强帝王

    褚心雅的车停了,一直在悄无声息关注他们的童欣乐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小雅踩刹车了,他们俩没事吧?”

    童欣乐有点担心。

    “放心吧,没事的,时间不早了,我先送回去休息。”邵正谦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不以为意的说着。

    这个时候都两点多了,有些人已经从家里出来了,准备在褚老八游岛的时候,狠狠的教训下这个心思歹毒的男人。

    所以待会儿人潮涌动,车子在路上就不方便了。

    “是啊,反正既然决定撮合他们俩,就要多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郑心怡发表意见。

    童欣乐点点头,她这会儿困的不行了。

    到家后,她就直接去了房间。

    头挨着枕头就睡着了,邵正谦晚了一丁点上来,他去帮她冲了杯蜂蜜水,拿了水推门进来,他媳妇儿就睡着了。

    邵正谦坐在床边,看了她一下,他心里还有点疑问,帮她掖好被子,空调调到最合适的温度后,就离开了。

    老八过来接班,在房间里小床上陪着睡。

    邵正谦直接去了楼下,郑心怡大概是去楼上房间看了下,没有看到褚驰烈,正在问佣人。

    佣人说老爷上午出门,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郑心怡也是生气了,不回来拉倒。

    她转身就看到了下楼来的邵正谦,“怎么没有陪乐乐睡觉?”

    “哦,我不困,爸还没有回来?”邵正谦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明知故问了一遍。

    “谁要管他。”郑心怡口是心非的说道。

    昨天肚子还痛的那么厉害的人,今天就能出门大半天的不见人影,郑心怡是真不想管他,可偏偏又好担心他。

    他年纪大了,身体毛病一大堆。

    虽然在岛上,应该没什么事,可是没看到人,总是让人忧心的。

    邵正谦知道他妈这是口是心非来着,也不戳穿她,他想问的是,昨天她是不是没有去见丧。

    “那昨天晚上,们就没有去见那个人?”邵正谦这时才有时间来关心下这件事。

    丧没有见到他母亲,可是他又没有来找他闹,难道是他猜错了么?

    可是,他觉得不应该才对啊。

    “爸都那样了,我们哪儿还有时间去见啊,对了,给那个人打个电话,让他别生气了,重新再安排一次好了。”郑心怡说道,这心里也是觉得抱歉的。

    邵正谦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妈,去睡会儿吧,爸可能一会儿就回来了。”

    “嗯,爱回不回。”郑心怡故意的说道,然后上楼去了。

    邵正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掏出电话给丧拨了一个号,只是,一个铃声都完了,丧也没有接。

    邵正谦正疑惑,褚驰烈就从外面回来了,喝的醉醺醺的。

    一身的酒味,这味道浓烈刺激到邵正谦都嫌弃的皱了下鼻子,这大白天的,跑到外面去喝的这么醉的跑回来,是真不怕挨收拾了啊。

    邵正谦心想,管家已经过去扶着褚驰烈了,“老爷,夫人都回来了,您这样子,夫人要是看到,准会生气的,我先带您去客房吧。”

    褚驰烈也知道自己喝成这样,郑心怡是会生气的,可是没办法,他这心里不舒服,不喝点酒就过不去。

    “夫人回来了?我要去找夫人,我不要去客房。”褚驰烈发着酒疯,歪歪倒倒的就要往楼上走。

    管家一直在阻拦,急的满脸通红。

    邵正谦走过来,扶着褚驰烈另一边胳膊,“这里交给我吧。”

    “好咧。”管家自然是乐意的。

    邵正谦扶着褚驰烈去了大客厅那边的躺椅,又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给他喝,“爸,我知道没醉,到底怎么了?不知道这身体,妈是最在意的了吗?结果自己这么糟蹋,是想一个人独守空房了啊?”

    本来余生就没有多少年了,这过一天就是少一天的,难道不应该好好珍惜的吗?

    褚驰烈故意装醉被儿子给拆穿,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

    他也不知道这心里为什么这么恐慌,大概是源于之前胡松柏替他算的那一卦吧,说他晚年的时候有可能会跟心爱的人分开。

    他心爱的人,说的就是郑心怡。

    年轻的时候,那么难,那么难,他们俩都没有分开,现在人老了,该享福了,却有可能要面临分别。

    他怎么接受得了。

    邵正谦说让他去跟丧吃饭,他跟这个人八字不合,反正就是看着丧那双藏在面具后面的眼睛,他就整个人都不舒服。

    一个好端端的男人,干什么天天整那么一副面具来戴,不是有病么?

    他不想去吃饭,也不让郑心怡去,就装病了。

    不想让郑心怡发现自己装病,就跑出去了,跑出去后,就收到一条短信,“褚驰烈,年轻的时候,就阴谋诡计用了不少,到老了,还一样。”

    这个短信,莫名的让他读出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人认识他,他应该也认识他。

    但是会用这种语气说他的那个人,不是早就死了吗?

    难道……

    褚驰烈觉得不太可能,他的家人都认了,难道还会弄错?

    然后深受短信刺激的褚老头,就让人拿酒过来,他本来只是想要宣泄一下的,结果这一口喝下去,就不自觉地喝多了些。

    但是他没醉,他清楚的很。

    褚驰烈喝了邵正谦递过来的白开水,眯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刚才说妈什么?”

    “我说妈想要跟白头偕老,最紧张的身体了,自己身体那么多小毛病,就要克制,少喝酒。”邵正谦无奈的重复。

    他最清楚,这个老头子爱听什么了。

    褚驰烈眼睛发光,对,郑心怡是爱他的,他们俩是相爱的,就算他当初用了点手段,但是他赢了郑心怡的心啊。

    现在,这颗心对他是真心的。

    他不该让人左右,这么长时间了,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还不需要别人来说三道四的。

    邵正谦看着刚才还一脸委屈,现在又变成傻乐的糟老头,顿时有些嫌弃。

    这人,真的是当初那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我去洗个澡,睡一觉,就没酒气了。”褚驰烈最终没有跟邵正谦说他收到短信的事情,从沙发上起来就很自觉的去了客房。

    邵正谦摇摇头。

    他本来还想追问下这个老头子,关于与丧吃饭的事情,看他现在这样,邵正谦打消了念头。

    就在这时,金煜权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约邵正谦见面聊。

    邵正谦当即就答应了。

    他走之前,把褚驰烈又交给了管家,同时让一个女佣去楼上跟郑心怡说一声,说他爸回来了,喝了点酒,在客房睡下了,让她别担心。

    郑心怡听褚驰烈喝了酒跑回来,就赌气不去看他,避免了褚驰烈被发现,他其实喝了很多酒。

    所以,邵正谦还是一个靠谱的儿子。

    此刻,外面,褚老八被剥了衣服,就留了一条内裤在身上,他赤身裸体的被关在笼子里,在他知道自己要被游岛示众,接受这么一个羞辱的时候,他想立即死去。

    但是他的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他知道,他必须得接受这个羞辱。

    他闭上眼睛等着。

    然而,他哪里知道,邵正谦的命令是真绝,在他闭上眼睛的时候,方言就让人去拿了小木棍过来,硬生生的撑开他的上下眼皮。

    褚老八恨很的瞪着走过来的方言,方言轻笑,“八爷,做的出那么下作的事情,就要受得了今日之辱,懂吗?”

    褚老八想要张嘴说什么,可是太久没有进水了,他的嗓子眼干涩到不行,张了半天的嘴,才艰难的发出几个字,“我……要……喝……水……”

    方言双手合掌,爽快的答应,“好,来人,给八爷上水。”

    ------题外话------

    褚老八这种阴险的连老大那么好的人都要害,一定要好好的削他,再削他,对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