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1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5904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钟思琪带了好吃的蛋糕过来,知道童欣乐喜欢,所以专门带了两盒过来。

    蛋糕是手工蛋糕,老板是限量定制的,有钱都不好买,得花时间排队,是费时费力,还费钱。

    老板别出心裁,为了让更多的人品尝到蛋糕的美味,每人每次限量两盒。

    想多吃,就得重新去排队,或者换家里另外一个人过来。

    即便要求很多,甚至有人觉得苛刻了,但是蛋糕店的生意,非常的好。

    只能说,老板很有做生意的窍门。

    “思琪姐,来了。”褚心雅先看见她,她这改口也是快,直接从嫂子变成姐了。

    “嗯,小雅。”钟思琪笑着看向褚心雅。

    她跟宋倩茹不一样,这褚老八死了,她直接从褚老八的家里搬了出来,也不会给他守丧。

    她对褚老八没有什么感情,孤岛从前也没有规范的婚姻制度,所有的一切,都是靠人的自觉自愿来遵守的。

    邵正谦马上要给孤岛建立像Z国那样的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所以,她现在是自由的单身狗,钟思琪还蛮喜欢这自由的感觉。

    没人约束,没人管制的感觉,挺好的。

    童欣乐跟毛景轩走了过来,“思琪来了,介绍一个人给认识,这是毛景轩,叫他老毛就好。”

    “嗯,老毛,好。”钟思琪也是不客气的。

    “好。”毛景轩回道。

    “这是想要吃的拿破仑蛋糕,留一盒给大家吃,另外一盒,冷藏起来,给彬彬他们吃。”钟思琪把蛋糕递过去。

    “谢谢啊,还让排队,真是不好意思。”童欣乐也知道买这家店的蛋糕,那是真不好买。

    “夫人,您就别客气了。”钟思琪挑眉,这童欣乐让邵正谦暗地里帮了她不少,她都知道的。

    对童欣乐,她还是蛮感激的。

    “时间不早了,走吧,过去吃东西了。”童欣乐这会儿肚子是真饿了,可她现在不想吃蛋糕,吃了甜的东西,一会儿就吃不了太多别的东西了。

    “好,走。”

    童欣乐让佣人去叫邵彬跟褚六八下楼来。

    褚心雅知道褚六八在学吉他,存了心的要考考他来着,“小六八,给我们弹一首吧。”

    褚六八看到这么多人,也不怯生,再说了,这个小姑姑对他也是很疼爱的,她要求的,他自然不会拒绝。

    褚六八让人给他取来了吉他,这吉他还是邵正谦请了专业的老师帮他挑选,买来送给他的。

    他很珍惜。

    褚六八拿到吉他,就给大家伙儿弹奏了一首后来,边弹还边唱了起来。

    唱得还不错。

    童欣乐是听过的,所以她不觉得惊讶。

    可褚心雅他们都没听过,褚六八现在的年纪,也就是一个上三年级的小学生罢了,这人居然把这首歌,还唱出了它应有的感情。

    真是让人惊叹。

    一曲终了,褚心雅实在是感动,专门给褚六八烤了一个鸡翅作为奖励给他。

    这边热热闹闹的进行着他们的烧烤大餐,邵正谦那边,四个人坐在一桌子上,饭菜都上了有一会儿了,可就是没人主动说话。

    丧今天来吃这餐饭,是特意打扮过自己的。

    他穿的特别的帅气,就连面具,也挑了一款看起来最为平和的。

    在丧看来很平和的面具,在郑心怡的眼里也不是那么平和的,这张面具几乎把这个人的一张脸都给遮住了。

    她很疑惑,这人的面具把嘴都给挡住了,这要怎么吃饭?

    褚驰烈坐在郑心怡的身边,看着对面的丧,恨不能瞪穿了这张面具,去看下这个丧,到底是不是他们所猜测的什么故人。

    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

    邵正谦看了一圈,最后打破了沉默,“今天故人相逢,要不……”

    邵正谦的话还没有说完,丧的脸就转了过来,一双犀利的眼神盯着他,似乎不满他这故人的用词。

    “咳咳,丧先生,您不需要这么激动,我说的故人,意思其实是想说,这次,咱们孤岛能够这么快的抓住内鬼跟外敌,也是靠了您的帮助啊,还有魔呢,解了方言的后顾之忧,也得感激啊。”

    丧:“……”

    这分明就是强词夺理,这个邵正谦,还真是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来,我敬一杯。”邵正谦起来,给他们三人斟酒。

    在这里的四个人,只有他是晚辈,他们三个人都是长辈,看丧的样子,也知道,这人不会太年轻的。

    酒倒好,邵正谦坐回位置上,郑心怡端起酒杯,用手碰了下旁边的褚驰烈,“丧先生,谢谢这么帮正谦,帮我们,来,我们两口子跟正谦一起,敬一杯。”

    “褚夫人,客气了。”丧清了清嗓子,说道。

    喝完酒之后,就是吃菜聊天了。

    丧时不时的会瞄向郑心怡,她跟褚驰烈之间的小互动,真的是甜蜜幸福。

    有些幸福是不需要说的,一个小动作,一个小眼神就能很好的诠释了。

    他知道,她过的很幸福。

    其实这样就很好了,他从前一直信誓旦旦的认为,褚驰烈这样子的人不能给与郑心怡最大的幸福跟快乐。

    他才能。

    但是现在,事实打脸。

    如果郑心怡当初跟他在一起,她不一定过能过的这么好,这样的年纪,还神采飞扬,像个年轻的女人。

    “丧先生,这么盯着我媳妇儿瞧,认识我媳妇儿?”褚驰烈是真的看不下去了,他还在这儿呢,这人就这么盯着自己的女人瞧。

    当真不怕他把他眼睛给戳瞎吗?

    褚驰烈的口气不好,说的也是相当的不客气,郑心怡都没有忍住伸手掐了他一下,让他胡说八道。

    “都在胡说什么呢?”郑心怡真是一张老脸臊的慌。

    他是宝贝着她,当谁都宝贝她呢?

    她又不年轻了,又不是年轻的姑娘,一张老脸,满脸的皱纹滋生,谁还爱看啊?

    也就他看不腻罢了,毕竟他比她还老。

    郑心怡是这么想着的。

    “我可没胡说,是吧?丧先生。”褚驰烈可不怕郑心怡掐。

    掐得越疼越好呢,说明爱。

    丧躲在面具里,咧嘴笑了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褚夫人这个年龄还这么漂亮,可想年轻的时候了。”

    郑心怡被夸的实在不好意思了,她都这把年纪了,哪能还用漂亮两个字来形容啊。

    看着郑心怡因为别的男人的夸奖而露出娇羞的神色来,这褚驰烈更生气了。

    同时,他心里更加否定了,这人绝对不是邵青,当年的邵青,人木讷就不说了,这样好听的话,那人压根就不会说。

    要是会说,指不定就没他什么事了呢。

    毕竟他跟郑心怡,人家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

    他这赢了人过来,也是险胜啊。

    “丧先生,当着人家老公的面这样夸别人的老婆,不厚道啊。”褚驰烈不是那种会吃哑巴亏的人。

    这人让他不爽,他自然是要说出来的。

    “是吗?我以为是光荣了呢。”丧冷笑。

    他可是还记得,那个时候,他们把身手重伤的褚驰烈给救回来后,那人醒过来,跟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就把郑心怡夸得天上少有,人间绝无的天姿国色。

    他当时什么好听的话都不会说,他师父常常说他是木头。

    他不太明白,现在明白了,可是老婆已经是别人的了。

    当时的自己,也不喜欢褚驰烈这么夸人,给他指了出来。

    这人就是这么怼他的,他说,他夸他师妹,他应该感到荣幸,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么漂亮可人的师妹在身边的。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就是那次好心做善事救回来的人,将他的人生,推向了另一个轨迹。

    他真的恨了他一辈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