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 峰回路转,公开羞辱(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87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钟思琪已经绝望了,这时候,她简直觉得羞愤难当,不敢睁眼去看童欣乐。

    她知道所有的人都会瞧不起她的。

    就连她自己都瞧不上自己。

    觊觎一个有妇之夫,自己暗,那倒没什么,这么被公开,大庭广众之下,被众目睽睽的盯着,那种难堪,没有体会过的人还真的是不知道。

    萝尔瞄了钟思琪一眼,看她那么难堪,她这心理简直无比畅快。

    她又回头盯着童欣乐,她倒想看看,童欣乐在知道这么一件事后,又能如此坦然面对。

    刚才还笑话她的男人被人觊觎,反正她们都习惯与人分享男人的,所以被觊觎了也没关系。

    倒是她,他们不是奉行的一夫一妻么,既然如此,这背后有女人YY自己的丈夫,这心里面能痛快吗?

    童欣乐的确一时之间没有想到,钟思琪竟然在暗邵正谦。

    然而,很快她就想明白了。

    连褚心雅都知道,可想而知,这个人暗邵正谦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这会儿,钟思琪因为自己曾经的好友当众戳穿这件事,已经羞愤难当了,可见,钟思琪这人最起码是有道德底线的。

    有些人喜欢,才不管对方是否有妻子,有家庭,就会想方设法的勾引,甚至还会使出下药这种卑劣的手段。

    可钟思琪没有,她怀孕的时候,钟思琪必然就对邵正谦有了旖旎的心思,虽然现在,她还是又肥又丑,但是那个时候因为肚子里的有两个孩子,肯定不能像平时那样满足老公。

    这时候,可谓是男人的躁动期,很多成功的小三,都是在这时候对男人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诱惑。

    成功率非常的高。

    但是钟思琪没有。

    虽然邵正谦是比较难诱惑成功,但是钟思琪喜欢却没有任何勾引的手段,她认为这女人至少道德感是很强的。

    至于喜欢一个人,那个是感情层面的,这种感情,有时是没办法的。

    喜欢就是喜欢了,哪怕知道不该,但是感情上,压根不受主观大脑的控制。

    在童欣乐沉默的时候,三个女人都在看着她。

    萝尔是幸灾乐祸。

    钟思琪是羞愤难当。

    褚心雅是心疼愧疚。

    她要是早知道萝尔会这么做,她就该一早先给她九嫂打个预防针,免得她当众这么难受。

    自己的老公被人这么惦记,是个人都会不高兴的。

    而且,这段时间,九嫂一直说是她状态最不好的。

    容易自卑。

    钟思琪呢,光鲜亮丽,这样一个女人说喜欢自己的男人,对任何女人来说,无形里都是一种压力。

    童欣乐盯着那堆灰烬,总算明白了,钟思琪焚烧的大概是日记本之类的东西,是一本承载了她对邵正谦的心路历程的日记本。

    在这之前,钟思琪必然是很宝贝这个东西的,现在焚烧了它,可见,是想要烧了这段不该存在的感情的。

    “九嫂。”童欣乐的沉默,对褚心雅来说是一种煎熬,她不想童欣乐这么难过。

    萝尔嘴边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了。

    然而,峰回路转。

    童欣乐笑着看向似疯似癫的萝尔,“我老公这么招人喜欢,那证明我眼光很好啊,大概不知道,他魅力大,可不是来了岛上,当上岛主魅力才大的,在来这里之前,他就有很多桃花劫呢。”

    萝尔笑容尬在了嘴边。

    都这种时候了,老公被别的女人惦记,是个正常的女人都该又哭又闹才对,找老公质问,撕了那偷窥女人的心都有。

    童欣乐居然还能笑的出来,笑的还是这么的淡定自若。

    她一个又肥又丑的女人,到底哪儿来的这样的自信?

    “……就不怕?”萝尔瞪着她,她就不怕没了男人的庇护,她童欣乐就什么都不是了吗?

    “我要怕什么?”童欣乐反问。

    萝尔:“……”

    萝尔也不知道,她应该说她怕什么。

    她怕的东西,钟思琪好像都不怕,她担心一个人的生活,可钟思琪一个人生活的也挺好的。

    是她魔怔了么?

    “萝尔,教唆人去钟思琪家纵火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知道她暗我老公的这件事,是吗?”童欣乐忽然开口问着。

    萝尔一愣,好在她听到了童欣乐的指控。

    “胡说,我什么时候教唆人去思琪家纵火了?”萝尔狡辩,她看着那堆灰烬,“我只是凑巧看了她有那么一个日记本。”

    “嗯,凑巧看到了日记本,那也不能认定,这堆灰烬就是那个日记本啊,除非找人一直盯着她呢,知道她今天烧了这个日记本,怕到时候再说出来,就没有日记本给当证据了,所以干脆让人纵火,反正那个时间点,引发了火灾,家家户户都有人,老人小孩都有人照看,也不会出现大事故,但是却能让钟思琪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童欣乐语速很快,说这么长的一段话,愣是压根没有给萝尔一丝一毫的反驳她话的机会。

    萝尔几次张嘴,发出的音符,都盖不了童欣乐的一字一句。

    童欣乐这个人,似乎能看透人心,因为她现在分析出来的,还真是她当时所想的呢,她确实只想报复钟思琪,没有想过伤害别人。

    但是,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承认的。

    “我没有,岛主夫人,这是赤裸裸的陷害,我是不能认定那灰烬是日记本,我是猜的,是不是,让人验证一下不就行了?”萝尔转移话题。

    她还是想把话题转到钟思琪跟邵正谦身上来,童欣乐

    童欣乐勾唇一笑,“不用验证这灰烬到底是不是日记本了,的目的是什么,我已经很清楚了,教唆人纵火,萝尔,说我该怎么惩罚?”

    她手上已经收到证据了,萝尔以为这有钱能使鬼推磨,她的钱,有他们两口子多么?

    她找的人,确实是仇恨邵正谦的人,但是对商人而言,商场上,是没有永远的敌人的,只有相对的。

    一旦付出的东西,承诺的条件很优渥,让那个人出卖萝尔,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这人既然能听萝尔的话,必然能留下证据的。

    童欣乐以前就是跟人打交道的,只能说,萝尔让褚老五豢养习惯了,跟人合作的时候,连对方的心理都不曾了解,就这么相信人了。

    还是太傻。

    邵正谦他们出去才几分钟,就抓到了那个人,才开口威胁了两句,那人就什么都说了。

    童欣乐都哑然,那个人居然那么菜。

    “有什么证据吗?”萝尔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卖了。

    在她看来,她手上握着那个人的命脉呢,那个人必须得听她的。

    殊不知,那个人之所以听她的那么去做,看上的并非是萝尔自认为的命脉,而是萝尔给出的钱。

    而且,他录音,也是为了手握证据,如果萝尔成功了,他日后就可以拿着这个证据,继续要挟萝尔,自己也可以做到衣食无忧。

    二来,万一萝尔没有成功,自己手上的这个证据还能为自己减轻惩罚,何乐而不为。

    萝尔却傻傻的相信了别人。

    “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童欣乐挑眉。

    把自己的手机放在桌上,阿七上来,将手机拿走了,连接了数据线,然后那人录下来的视频以及两人之间的对话就这么曝光了出来。

    巧的是,今天萝尔穿的衣服,就跟那天她找那个人的衣服是一样的。

    现场一片哗然。

    萝尔没有想到,他们这么的厉害。

    刚才,他们夫妻俩一唱一和的转移权力的时候,感情已经有了对付她的策略,这边童欣乐拖延时间,那边给了邵正谦去找那个人。

    这两个人,配合的会不会太默契了?

    她这边只想着如何让钟思琪陷入凄惨的境地,然后她深信不疑,钟思琪喜欢邵正谦这件事一旦曝光,他们几个人肯定都不好过。

    可她哪里知道,哪里知道,童欣乐压根就不按套路出牌。

    一直盯着纵火的案子。

    还有了这样的铁证。

    “萝尔,还有什么话说吗?”童欣乐反问。

    萝尔低垂着头,“……”

    她还能说什么,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她还能睁着眼睛狡辩什么嘛?

    “教唆人纵火跟纵火罪是一样的重罪,可认啊?”童欣乐继续问。

    萝尔冷笑,“事情既然都这样了,那就随处置好了,有什么好问的?”

    萝尔的态度轻蔑。

    在她看来,她认与不认,还不是难逃一死。

    “好,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大家投票好了,我毕竟是第一次处理岛上的事情,咱们民主点,让死,与不让死,哪个票多,我们按照民意来。”童欣乐笑着说。

    她这人也是邪,明明可以一锤定音的事情,非得折腾出这么多的花样来。

    她就喜欢折磨人。

    倒不是因为她教唆人纵火,而是,她对自己的朋友,手段竟然这么的凶残。

    她也要让她好好的尝尝这种被众人口水给咽了的事情。

    不管结果如何,就这过程,都得让她煎熬难受不少。

    萝尔诧异的看着她,明明就可以由她自己决定的事情,她还非得弄一个民主投票,萝尔搞不懂这人的脑回路。

    “来人,给思琪小姐还有心雅小姐松绑。”童欣乐身子往后一靠,对着他俩的时候,笑容温柔和煦。

    钟思琪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排斥。

    那边两人刚松绑,童欣乐又开口了,“给萝尔夫人捆上,把五爷给请来。”

    童欣乐第一次宣判一个人的结果,还是要方方面面都要做得恰当才行,不能落人口舌。

    “把投票器发下去,今天来的人,每人一个投票器,麻烦玲玲姐,让的团队帮忙给做个统计。”童欣乐客气的对褚玲玲说道。

    褚玲玲跟她老公也是负责岛上事务的人,发生火灾这么严重的事故,他们自然是要出现。

    “是的,夫人。”褚玲玲应道。

    投票器发放下去,然后每个人进行投票,速度都很快。

    但是对萝尔来说,这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另外,如童欣乐所料,萝尔做出这样的事情,褚老五嫌丢人现眼,自然是不会来的,发了话,说萝尔这个女人不再是他褚老五房子里的女人,让童欣乐按岛规处置。

    这话传过来的时候,萝尔真是字字句句听得扎心,这个男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居然就是这样对她的。

    直接休了她。

    童欣乐冷笑,一副料事如神的自在模样。

    萝尔看着她唇边溢出来的笑意,瞬间明白了,这童欣乐分明就是在报复她。

    她说呢,明明一件简单到不行的事件,非让她弄得这么复杂,分明就是在羞辱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