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 你确定?不确定,我错了(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662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最后,邵正谦僵硬的应着,“我身体好得很,不劳您如此费心。”

    说完,邵正谦就率先回去了,他是要面子的人,也是有脾气的人,不是让人随便这么编排的。

    褚驰烈挑眉,哟,这还生气上了。

    褚驰烈知道这件事后,回去就跟郑心怡说了这件事,“媳妇儿,我可算是替你打听到了,正谦那小子这几天干什么心情不畅了。”

    “为什么啊?”郑心怡挑眉,这儿子长大了,看着儿子这几天比较郁闷,这当妈的都是比较操心的,就派老公出去探听了。

    她倒是蛮意外的,这居然还真的让他给探听出了什么来。

    “就是婚后男人都会遇到的问题,被你儿媳妇儿给赶出房间了呗。”褚驰烈非但没有丝毫的同情,反倒是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郑心怡一时哑言,愣了好半晌才说道,“这乐乐看起来不像是会做这事的人啊,你儿子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褚驰烈眉眼直接横了起来,“什么我儿子?这难道不是你儿子么?”

    这女人啊,孩子不好的时候,那孩子都是男人的,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你儿子,你女儿啥的。

    这孩子到底还是从女人肚子里的出来的啊。

    郑心怡气闷,“你确定你要在这个时候与我抬杠吗?”

    郑心怡真是搞不懂他,非得这时候与她抬杠,而且,她刚才那话的重点是什么,是儿子的归属问题么?

    “不确定,我错了。”褚驰烈立即承认错误,求生欲非常的强。

    这么多年了,如何讨好老婆,他还是深有体会的。

    郑心怡挑眉,等着他继续说下文。

    “还不是咱儿子把人给欺负狠了,让人第一天上班就睡过头呗,这儿媳妇自然是生气了,折腾他也挺好。”褚驰烈猜的就是这件事。

    郑心怡也知道那天的事,无奈的摇摇头。

    这种事,也没啥好说的,乐乐孕期这么长,儿子也一直憋着,这总算是开荤了,没有节制,是可以理解,但是她不给予支持的。

    何况,人家乐乐那天是有正事要做,这人怎么能这样没有克制呢。

    “你不打算帮帮咱儿子,我看他挺憋屈的呢。”褚驰烈凑上来问着。

    “该,我还帮他呢。”郑心怡直接撂下这句话就走了。

    邵正谦吃早饭的时候,郑心怡把他的那份端过来,重重的摔在桌上,“长能耐了哈,这媳妇儿惩罚你,你就该受着,居然还半夜溜进去,我可告诉你,别跟着你这个不长进的父亲学那些乱七八糟的。”

    一旁的正在喝早茶的童启发,一时没有回神,然后喷了。

    半夜溜进房间,是他教的,刚才邵正谦进来的时候就跟他说了,那方法没用,他女儿把惩罚的期限又延长了一个星期。

    他当时就有点傻眼了,这俗话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难道每个事情,都可以用这句话吗?

    这么看来,他这女儿真是厉害啊。

    最主要的是,这亲家母的嘴可真是毒啊,他这样做了后,这怎么就不长进了?

    那事也不是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童启发嘴角抽搐着,可也不好意思上前说,这被邵正谦指控为馊主意的主意,是他给出的吧?

    那‘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他做的,这不长进的人也是他。

    杨瑞婷抱着孩子过来,伸出脚就把人给踹了下,活该这下尴尬了,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这种事,他这辈子还真是没少做的。

    童启发挨了踹,抬头看着媳妇儿,“这乐乐就是让你给宠坏了,你得告诉她,这老公还是要多宠宠的,不是这么虐待的,外面虎视眈眈的妖精多着呢,她这就不怕把老公给虐跑了。”

    “要跑早就跑了,不用您在这儿瞎操心。”在楼下乐园房喂完奶就出来的童欣乐,直接怼上自己的父亲。

    童启发又是一阵尴尬。

    这话是没有错的,他们曾经离过婚,还分开了三年。

    这么长时间,这人要是跑,那个时候就跑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女儿对自己的婚姻这么的有信心,身为父亲也是该高兴的,可是被人这么又踹又骂的,童启发这心里不舒服。

    看着乐乐脸上洋溢的自信,还是告诫了一番,“有自信是好事,这婚姻也是需要用心经营的。”

    听的杨瑞婷又是一番嫌弃,装的跟个好有经验的老好父亲似的,这人也就这时候,装装来维持面子罢了。

    “你少说两句吧,免得一会儿被打脸。”杨瑞婷推搡了他一下,不无嫌弃的说道。

    “我……”

    童启发彻底黑脸了,没有这么嫌弃他的啊。

    “我出去走走,被你们气的我都饱了。”童启发站起来,背着手就走了出去。

    “别理你爸,他爱干嘛就干嘛。”杨瑞婷一点儿都不在意老男人这心碎了。

    “嗯。”童欣乐爽脆的应了一声。

    童启发这就更加郁闷了。

    抬头望天,他到底是怎么活成这媳妇儿不疼,女儿不爱的样子的?

    那边,郑心怡听到童欣乐的声音,就热情的招呼她过去,“乐乐,来,你昨天说想吃皮蛋瘦肉粥,这不,炎鹰带回来的皮蛋还不错。”

    让炎鹰去Z国买皮蛋,也是她叫的。

    她也是爱吃皮蛋的主,说到这茬的时候,童欣乐说她也很喜欢吃,婆媳俩自然就对胃口了,昨天晚饭,还吃了凉拌皮蛋呢。

    杨瑞婷则不喜欢,童启发也不喜欢,年轻的时候喜欢,现在年纪大了,那些黑不隆冬的东西,他还是很排斥的。

    “谢谢妈。”童欣乐瞄了一眼邵正谦。

    邵正谦也是忧伤,他一直不想让大家知道他这被赶出房间的事情,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他这真是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算了。

    吃过早饭,该上班的上班,马上就要到二月十二了,郑心怡一直在替两人筹备他们的婚礼细节,每天都要跟婚庆公司的人进行商量,有时候还要开个视频会议啥的。

    反正大家的日子都很忙。

    早饭还没有吃完,童欣乐就接到了电话,褚心雅打来的,这岛上要给方言跟阿九举办婚礼,她也想回岛上来凑个热闹。

    她把画室培训的时间挪了下,周末的时间,部给挪到了晚上来上。

    这样就可以有一周的时间。

    她想让老毛也来,毕竟两人现在处于热恋中,时时刻刻都想黏在一起,不想分开那么久,可这童二哥就跟故意使诈一样,愣说老毛这休假额度用光了,不肯给老毛批假。

    老毛呢,又不肯搬救兵。

    弄得她都要以为,这老毛是否在一些事情得手了后,就不珍惜她了。

    她是比较开放的女孩子,虽然认识老毛前,很纯粹,但是她是那种认定了,那就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后悔的人。

    况且,大家都是成年人,她已经跟老毛同居了。

    她的理由也很正当,正是同居才能知道彼此到底合适还是不合适。

    可老毛不一样,有些事发生了,那就是一辈子了。

    所以,她是不许褚心雅打退堂鼓的。

    这一次,他答应跟褚心雅到孤岛来凑个热闹,也是想跟褚心雅的家人说下他们俩的婚事,他在他们发生关系的第二天,就已经决定,这辈子会娶她了。

    可谁知道,童老二这边出幺蛾子了,故意折腾。

    “你别担心了,我到时候会跟我二哥说的,老毛是我部门的人,又是业务经理,他的假,我批。”童欣乐直接让褚心雅安心。

    “谢谢九嫂。”

    “不客气。”

    童欣乐挂了电话就先给童嘉晟打了电话,问了下这二哥什么情况,为什么扣着人家老毛的假不给批。

    童嘉晟告诉了她原因后,童欣乐才知道,原来是老二想当爸爸了。

    结果没有如愿,这不最近正闷着呢,等这几天过了,就会想通的。

    童欣乐了解后,不厚道的笑了,那边的童嘉晟也是无奈。

    敢这样嘲笑老二的,怕也就只有他们这个妹妹了。

    知道缘由后,童欣乐也没有给童嘉晨打电话,她不是不打,而是得找一个合适的时候。

    吃过早饭后,童欣乐不等邵正谦开口,就主动说道,“一会儿我坐你的车去上班,你等我下。”

    童欣乐去洗手间了下,没几分钟就出来了。

    邵正谦坐在客厅里等她,她走出来,很自然的挽着邵正谦的胳膊出门了。

    见及此,郑心怡就不满的瞪了褚驰烈一眼,“你看,你又瞎说八道了吧,人家两口子的感情这么好,你非得编排人家的是非。”

    褚驰烈也是意外,想当年,他们那个时候被赶出房间,老婆大人是白天也不爱搭理他们的啊,冷战的时候,那是一句话都不肯说。

    现在的年轻人这是什么操作?

    还有,说自己被赶出来,也是邵正谦自己说的,可不是他编排的。

    这个坑爹的臭儿子。

    “我真没有编排,是早上出去跑步的时候,儿子亲口告诉我的。”褚驰烈无奈的很。

    刚才那一幕,也真的是很扎他的眼睛啊。

    他哪里就知道,事情会如此充满戏剧性呢。

    “懒得理你,你就是见不得你儿子好,你这臭老头。”郑心怡说完就走了,她今天要出门,去礼堂那边试菜,来了好几位大厨,她还没有挑定主厨来着。

    那边杨瑞婷也准备好了,接受了郑心怡的邀请,陪她一起去试菜。

    两个孩子就交给两个老头子了,在守孩子这个问题上,两个女人还是蛮放心的。

    褚驰烈跟童启发,两人又是惺惺相惜一番。

    不过,没多久,俩老头子就吵了起来。

    一开始,是褚驰烈不满的对童启发咕哝了两句,“你家乐乐是怎么回事啊?欺负我家儿子,就让她欺负的彻底一点啊,不让回房睡,白天也不要勾肩搭背的呗。”

    童启发也是典型护短的老爸,一听这褚驰烈张嘴就是说他女儿的‘不是’,顿时就红脸了,“我家乐乐什么时候欺负你儿子了,分明就是你儿子先欺负我家乐乐的,这不活该挨收拾么?”

    其实童启发要是仔细听,就能听得出褚驰烈压根就不是在责备乐乐,而是在吐槽乐乐这收拾人,就应该收拾的彻底点才对。

    这两人既然在闹冷战,那就一句话都不要说才对,这还勾着胳膊走来走去的,这是闹的啥冷战啊。

    最后还让他被媳妇儿误会,是他在造谣生事,编排儿子媳妇儿来着。

    就因为不够细心,俩老头吵着吵着,吵了个面红耳赤,而且说的话也是越来越过分,揭的也是对方的老底,反正什么能伤人,就来什么,直到龙凤胎的哭声传来才停止。

    来回经过的佣人们,一开始见这两人吵架也是震惊,后来发现,俩老头就跟俩孩子一样,也就摸摸鼻子,默默的走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