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五章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作者:南极蓝 |字数:418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吃神至尊重生

    想到憋得就剩下两层布的钱袋子,想起还欠着秦日爰的那笔银子,想到马上要回乡的秦氏母女,陈祖谟一阵阵地心焦气躁,真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马上要四月了,若是四月他还不回去还账,已经返回济县的秦日爰定会跑到京城来要账的,若是到时他还没钱还,不被人笑话死才怪!

    陈祖谟沉吟片刻,低声道,“夫人,咱们到京中拜年已滞留多日,也该返乡了。”

    若是刚来的那几天陈祖谟说返乡,柴玉媛定会毫不犹豫地打包回去,因为那会儿她受尽了众人的白眼和冷漠,难受又窝火。现在好不容易度过了最艰难的正月,进入她熟悉的生活节奏中,她可不想再折腾一次了。柴玉媛立刻祭出充足的理由,“再有两月二哥就要成亲了,咱们现在回去到时也得回来,不如等到二哥娶了亲再回?”

    “父亲的忌日与二哥的大喜之日离得太近,咱们得早些回去准备着,到时再赶回来也无妨。”太后给柴智岁定的日子是六月初八,陈老爷子的忌日是六月十五,离得确实非常近。

    柴玉媛才不在乎什么忌日,最好回不去,回去了也是在脏臭的村里遭罪,“七八天的功夫,总是能赶回去的。”

    话虽如此,但六月本就多雨,若路上遇雨,他们被耽搁在客栈中无法及时赶回,怕是会被人说不孝的。陈祖谟沉吟片刻,“为夫先回去一趟,待到二哥成亲时我再回来。”

    柴玉媛一听就觉得不对劲了,“你什么时候走,不会是想跟小暖她们一起走吧?”

    陈祖谟点头,“她们有晟王府的侍卫护送,路上也安稳些。”

    “不行!”柴玉媛立刻跳了起来,脸上的肉颤抖着叫嚣道,“你跟她们回去算怎么回事儿,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你不是说大伯待你亲厚吗,如果嫌弃孤身回去没面子,那就让大伯派人送你回去啊!”

    陈祖谟皱眉,就算柴梓里待他不错,但也到不了派人送他回乡的程度。不过,若有柴梓里的人送他回乡,绝对是够风光了。晟王是王,贺王也是王……

    不如,去试试?

    第二日,陈祖谟到柴梓里的府里后,隐晦跟柴梓里提起自己要回乡,又怕路上不太平的事。正春风得意的柴梓里闻言笑道,“听闻小暖也要回乡了,晟王必会派侍卫保护,你不妨与她一路归去,便无须担忧路上有匪患了。”

    陈祖谟吞血含笑应下,“伯父所言甚是,前两日祖谟的二女儿还问我要不要同归呢。”

    “小草确实是个好孩子,你可曾给她订了人家?”柴梓里笑问。

    陈祖谟心中一抖,“尚无,小草年纪还小,祖谟想等小暖成亲后再考虑她的亲事也不迟。”

    有宫里的贵人们喜欢,又有晟王那样的姐夫,小草定会成为很多想跻身一等富贵的人家的首选,待到晟王娶妃后,定会踏破陈祖谟的门槛,柴梓里点道,“你也该想一想了。”

    想是想,但想了有用么?没有晟王护着的时候小暖都不听他的,现在有了晟王,小暖更不可能把他放在眼里。不过陈祖谟还是很有自信地躬身行礼,“伯父放心,祖谟明白。”

    “那个小和尚便是你提起的圆通?”去羽林卫的那车上,三爷问起方才在第四庄见到的圆脑袋小和尚。

    小暖点头,“嗯,他每隔一两日便会出城砍柴或挑山泉水,若是回来的早了就会到第四庄与小草和大黄玩一会儿,或者帮着收拾农田。三爷觉得有何不妥?”

    “这小和尚的师傅是谁?”既然是永福寺的,就该是慧清的弟子徒孙了。

    小暖早就查过圆通的事了,“是慧清的大弟子智信大和尚,智信还算是慧清坐下十八弟子中不错的一个。”她师傅师无咎收了九个弟子已经不少了,人家慧清一口气就收了十八罗汉,小暖想想就来气,过两天一定要说服她七师兄收上三十六个弟子!

    三爷点头,“你们与圆通来往也不无可,算是佛门之间多了个可从中斡旋的人。”

    小暖点头。

    三爷深深地看了小暖一会儿,低声问道,“我处处考量得失,可让你觉得烦了?”

    小暖忍不住笑了,“三爷觉得呢?”

    三爷翘起嘴角,很是满意。

    “三爷,昌郡王已经到了。”马车外的玄散低声道。还不等三爷说话,小暖就钻出马车,规规矩矩地坐在玄散身边。

    玄散……

    小暖板着三爷身边人惯有的严肃脸,转头木然道,“玄散大人有事?”

    玄散……

    羽林卫军营大门口已是人山人海了。不过见到晟王来了,大伙还是自发地让出一条路让晟王的马车进去,因为这正主不到,他们也看不成戏不是?

    小暖顺着通道向里望去,见到柴严昌穿着一身常服,顿时失望了。他为毛不背着荆条?不是说自从廉颇之后,每个请罪人都会赤身背着荆条请罪么?白让她期待了一个晚上。

    小暖吐槽着也没忘了正事,她用余光打量着各色围观百姓,查找可能存在的危险。待到营门口时,她利索地随着玄散跳下马车,规规矩矩站在一旁,随行的八个侍卫立刻有四个战到她身后。

    三爷撩起车帘出来时,人群中传来阵阵惊叹。

    早就听说建隆帝的三子晟王柴严晟貌若天神,众人心中本已有了底,但第一次见他的真容,他们还是忍不住说一声:这晟王也太冷、太好看了!

    与他的冷然超脱比起来,古铜脸双炯目突颧骨的柴严昌不再显得英俊,只让人觉得锐利而跋扈。

    如此一站,高下立判。

    小暖挺直了腰杆一脸的骄傲,因为这个让众人惊叹的男人,是她陈小暖的呢,这感觉该死的好极了!

    待三爷走到营门口,柴严昌才挂记几分愧疚,抢步到了三弟面前,拱手弯腰,“三爷,大哥着实惭愧。”

    为啥惭愧?

    众人拔长了脖子支棱着耳朵听着,生怕错过一个字。

    三爷亲手扶起昌郡王,客气道,“大哥请起,你我兄弟之间,不必说这些。“

    柴严昌挽住三爷的手,四目相望,深情交流。三爷邀请道,“你我兄弟多日不见,大哥进去吃杯茶?”

    没想到老三会请他进羽林卫的柴严昌立刻点头,莫说去羽林卫,现在就是叫他进贼窟他也去,只要能立刻摆脱这尴尬的场面就好。

    见这俩兄弟就这么进了军营,门外围观的百姓立刻暴走了。就这样就完了?到底为啥惭愧,又不说些什么?这不是要急死人吗!

    听着门口吃瓜群众们的抱怨,小暖忍不住翘起嘴角,他们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柴严昌的目光忽然落在三弟身后这容貌稀松的小丫头身上,“三弟,这是你的丫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