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丈夫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2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能陪

    简然回过神来就急忙跟上去,却被许惠仪拦住:“简然,秦总这里有我们照顾,就不麻烦你了。你该上班就去上班。”

    许惠仪的话,简然听了非常不舒服,那是明摆着把她当成外人看待。

    自己的丈夫生病了,自己连边都靠不上,简然心里郁闷得仿佛被人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她才发现自己从来都不曾真正走进秦越的生活,秦越的身世,秦越的工作,秦越的一切的一切,对于他来说仿佛都是触碰不到的。

    如今连秦越生病了,她都不能以妻子的身份在他的身边照顾他。

    她都快要怀疑,秦越真的是她的丈夫么?

    简然咬着嘴唇,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一是因为担心秦越,二是心里堵得慌。

    “汪汪……”懂事的绵绵感觉到了简然心情不好,在她的脚上蹭了蹭,又汪汪几声来安慰她。

    简然蹲下来,轻抚绵绵的头:“绵绵,秦叔叔生病了,可是妈妈都不能在他的身边照顾他。你是不是觉得妈妈很没用?”

    “汪汪……”绵绵汪汪叫了几声,又『舔』『舔』简然的手,用它的方法安慰简然。

    “谢谢绵绵。”简然拍拍绵绵的头,“宝贝儿,你去玩吧。妈妈准备一下去上班了。”

    创新科技现在正是多事之秋,顾氏与星辉那边的事情还没有消停,秦越又生病了。

    决策方面的大事情轮不到简然去管,但是她能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好好完成,也算是为替秦越分担了一些责任。

    最近因为创新科技的业务再创新低,创新科技的员工心情都有受到影响,大家上班的情绪都不是很高。

    简然不知道秦越是无法对抗顾氏,还是在以静制动,想要找到准确的时机反扑。

    办公室的同事们有的在聊天,有的在刷微博,就没有一个认真上班的,这样的情况很是让人担忧。

    悄悄叹息一声,简然把情绪收拾好,打开工作电脑,又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先查看了几个客户资料,她再一一打电话跟对方联系,看能不能争取到见面的机会,再跟客户好好谈谈合作项目。

    几通电话打出去,对方都以工作忙为由挂了电话,让简然碰了一鼻子灰。

    大半个上午的时间,简然就是在碰鼻与担心秦越病情中度过的,上午十点过左右秦越的电话打了进来。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那串逐渐熟悉的电话号码,简然握着手机的手轻轻颤了一下,滑动接听键时因为太着急,几次都没有滑动。

    好不容易接通了,便听到电话里传来秦越低沉得有些沙哑的声音:“简然,你在哪里?”

    “在公司上班。”听到秦越的声音,简然紧绷了一个上午的神经终于得已松懈。

    简然的话一出口,电话那端是许久的沉默,秦越似乎没再打算说下一句了。

    简然等了等,正要开口,又听得秦越说:“那你继续上班。”

    “秦越……”简然叫住他,抿了抿唇,“你好些了么?”

    “死不了。”

    秦越冷漠得过份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到简然的耳里,令简然又委屈又有些生气。

    她咬了咬嘴唇,有些赌气,道:“死不了就好。先这样了,我还要继续上班。”

    “嗯。”那边的男人冷漠地轻哼了一声,率先挂了电话。

    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简然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掐住,有些透不过气来。

    她担心他的病情担心了一个上午,担心得坐立不安,这会儿话还没有问到他的情况,他竟然把电话挂掉了。

    简然死死盯着手机屏幕,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这次打电话来的是许惠仪。

    许惠仪来电,让简然赶去盛天医院。

    盛天医院是非常有名的私人医院,据说医疗设备比江北第一人民医院还要高级齐全,消费自然也是贵得离谱。

    虽然简然还有些生气秦越刚刚说话时的态度,但是不可能一直跟他置气,她要亲眼看到他好好的才能安心。

    结束与许惠仪的通话后,简然请假回家煲了青菜粥,高烧过后的人应该要吃一些清淡的食物。

    简然从公司回到家煲粥,再从家赶去盛天医院已经快到下午一点了。

    盛天医院门卫森严,一般人进不去,因此许惠仪早早便在保安室外候着。

    看到简然,她笑着迎接上去:“秦太太,早上因为担心秦总的安危,我说话有些没有注意分寸,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没事的。”简然在意的并不许惠仪对她的态度,在意的是秦越生病的时候,自己身为他的妻子却什么都帮不了。

    她与秦越是夫妻,该是关系最亲密的两个人,可是今天早上却让她感觉到自己跟秦越其实什么都不是。

    走了十多分钟才来到秦越的病房,许惠仪说:“这是秦总的病房,我就不进去了。”

    简然点头:“给你添麻烦了。”

    房门虚掩着,简然从门缝里看进去,看到一名大概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正在帮秦越准备食物。

    『妇』人从一个精致食盒框里拿出各种各样精致的小食盒,一一摆放在餐桌上,每一个动作都很熟练,看得出是经常做这些事情。

    看到已经有人给秦越准备了这么多吃的,简然再看看自己手中提的这个保温盒,不自觉地藏到了身后,不想让秦越看到她给他准备的吃食如此寒酸。

    简然推门进去,『妇』人立即看了过来,看了她一眼,目光便落到她手中的饭盒上,带着几分探究。

    病房是一房一厅的套间,厅里是休息区域,布置得很温馨,家具家电一应俱全。

    厅里没有看到秦越,简然也不能肯定秦越就在房间里。

    简然望着『妇』人尴尬地笑笑:“请问秦越是住这里么?”

    『妇』人看着简然打量了好一会儿,才指了指里面的房间:“少爷在里屋。”

    “谢谢!”简然笑着对『妇』人礼貌点了点头,把自己带来的饭盒放到一旁茶几上,这才去房间看秦越。

    内间是病房,身穿白『色』病人服的秦越靠坐在病床上,左手打着吊针,右手拿着报纸看。

    “秦越。”简然叫他,他却头也不抬,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