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情况不乐观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45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病人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又受了严重的外伤,导致暂时昏『迷』,我们必须马上急救。”

    病人身体本来就不好!

    又受了严惩外伤!

    都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了,简然的耳畔还反反复复响着医生进抢救室前说过的话。

    想着母亲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再想到母亲看着她时哀伤痛苦又悔恨的眼神,简然心疼得呼吸都快停滞了。

    这辈子,她的母亲是懦弱,是没有主见,但是从小到大母亲给予她的爱却并不比别人的母亲少。

    简然还记得,她小时候特别调皮,经常摔破膝盖,母亲常常一边帮她处理伤口,一边心疼得直掉泪。

    她的母亲就是这么一个爱哭的女人,一个动不动就用眼泪来解决问题的女人。

    就是这样懦弱爱哭的母亲,时常都不敢大声跟父亲说话的母亲,却是三番五次为了她跟父亲顶撞。

    简然记忆最深的是她答应跟顾南景订婚那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母亲第一次跟父亲吵架。

    就是因为母亲在简然的心目中一直都是爱着她的,所以后来发生那件事情时,从母亲的嘴里说出让着姐姐那样的话,简然才觉得她最不可原谅。

    别人背叛她,伤害她,对于她来说只是别人,她可以用同样的手段还击,甚至可以加倍还击回去。

    但是母亲是她最亲的人,她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是血脉至亲的人,母亲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简然捧着脸深深吸了一口气,母亲这次来江北到底是为了什么?

    真的会是像简昕说的那样,是听从父亲的意思来劝她回京都去替简昕和顾南景生孩子?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母亲可能也不会哭得那么伤心,也不会最后晕倒在路边。

    简然抱着头想了又想,难道是自己误会了母亲,或许这次母亲来并不是要劝她回京都的?

    简然正想得入神,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起,将她从沉思中叫醒。

    看到手机屏幕上“秦先生”三个字的时候,她却迟迟不敢接听,好担心听到秦越的声音时会哭出来。

    盯着屏幕上的电话号码看了一会儿,简然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了情绪之后才滑动手指接听,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跟他讲话:“秦先生,有事么?”

    没事难道就不能给她打电话?

    她看不到电话那端的秦越微微蹙了下眉头,却又当着什么事都没有,平缓而又低沉地说道:“中午了,别忘记吃午饭。”

    “好。”虽然秦越根本就看不到她,但是简然还是努力扬起笑容。

    简然没有主动找话题,秦越更不知道说什么,电话两端的人就一直沉默着。

    “简小姐,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虽然暂时醒来了,但是看她身体的状况随时都有可能再昏『迷』。”急救室的灯灭了,一名医生走出来,跟简然交待。

    听到医生的话,简然心里一着急,着急就忘记了手机还跟秦越那边是通着的。

    她一把抓住医生,急忙问道:“医生,什么是随时可能再度昏『迷』?我母亲的情况到底怎样?”

    医生拿开简然的说,叹道:“简小姐,你别激动。你母亲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在身体很不好的情况下,再被打又几个人能承受得了。”

    身体不好再被打?

    所以说母亲这次是因为违背那个人的意思,不愿意来江北劝她回去,所以那个人再次对母亲下狠手么?

    “简然,你在哪家医院?”刚刚在电话里,秦越已经从医生和简然的对话里把情况听得差不多了。

    “我……”本来就要脱口而出的字眼,在最后一刻,简然又顿住了,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

    其实她想要把事情告诉秦越,这个时候她需要他给她一点点的力量,但是又不想打扰到秦越工作,更不想秦越看到她的家庭里那么的不堪。

    “简然,告诉我,你在哪个医院?”秦越低沉的声音再次从手机听筒里传到简然耳里。

    简然又深吸一口气,说:“我在江北人民医院。”

    “简然,有医生在,岳母不会有事,你别害怕。”秦越柔声安抚道。

    “嗯。”简然用力点了点头。

    “那我挂了。”跟简然打过招呼之后,秦越挂掉电话,边走边说,“许特助,给我安排最快回江北的航班。”

    “秦总,你要回江北?”忽然听到秦越说要回江北,许惠仪也怔了怔才反应过来,“秦总,不是,下午的会议很快就要开始了。这次的会议关系到盛天在西部的发展,你现在走的话……”

    秦越完全不理会许惠仪在说什么,继续吩咐:“还有联系江北人民医院那边,让他们调最优秀的医生负责简然的母亲,把简然母亲的病历表在我登机之前发给我。”

    许惠仪又说:“秦总,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西部几个省的最高领导人都来了……”

    “我的话,你听不明白?”秦越停步冷冷看了许惠仪,声音不轻也不重,却有着绝对不容人抗拒的威严。

    “……”许惠仪张了张嘴,自己不敢再劝,悄悄看了一眼跟在秦越另一边的刘庸。

    刘庸接到许惠仪的眼神,快速跟上秦越的步伐,劝说道:“秦总,为了入驻西部,盛天花了三年时间准备,这是最关键的一个会议。倘若你走了,盛天这三年了花了那么多人力财力都有可能毁于一旦。”

    秦越却是不理会,抬起手表看了一下时间:“这里赶去机场要多长时间?”

    许惠仪说:“最快也要半个小时。”

    “订四十分钟后飞江北的机票。”吩咐完许惠仪,秦越又看向刘庸,“下午的会议让乔莫主持,你留下来帮他。”

    “秦总……”刘庸还想劝,但是对上秦越的眼神时,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他们的秦总从正式接手盛天,整整六年时间,没有一个失败的决策,也没有如此任『性』过。

    今天他会在如此重要的一个会议临开始之前说要离开,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做出如此离谱的决定?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