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不幸的消息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50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顾南景在江北的时候想尽各种办法都没能见到盛天的当家人leoqin。

    这会儿刚回到京都,盛天的人竟然主动联系上他,并且要求他带简家二小姐去见leoqin。

    简然一直在江北,传闻leoqin也在江北。今天简然刚赶回京都,leoqin也到了京都。

    顾南景认为这件事情绝对不会是一个巧合。

    他猜想,应该是leoqin早就看上了简然,但是念及简然是他下属的妻子,不好在江北动手。

    眼见简然离开江北来到京都,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一个好女『色』的男人是不会轻易错过的,所以leoqin就跟来了吧。

    跟来之后,又不好自己直接约简然见面,那么通过他顾南景来搭这条线,那就再合适不过了。

    就算以后leoqin的下属发现了这件事情,他也可以推托说毫不知情,别人送来的礼物,他从不问出处。

    顾南景不管leoqin到底看上简然哪一点,也不管leoqin对简然的兴趣能持续多久。

    他只记得一句话,只要他把简然完完整整地带过去,他想要做什么事情leoqin都会答应他。

    顾南景想做的事情并不多,就是想要盛天跟顾氏合作,让顾氏的各大股东再也不能小瞧他,让他真正接手掌管顾氏,掌管实权。

    虽然他内心对简然还是有一些留恋,但是比起跟盛天合作,顾南景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后者。

    ……

    简家并不大,就一栋两层楼的小洋楼,比起顾家的豪宅来说,还没有顾家佣人居住的地方宽敞。

    简正天看中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是京都的富人区,他觉得从这里走出去就能比普通人高贵一些。

    可是就是这么点大一个地方,简然找了好几遍还是找不到母亲。

    她也明白到,是自己太冲动了。

    简正天既然是为了诱她来此地,那么肯定会将母亲提前送到别的地方去,不会让她再见。

    简正天是不可能告诉她母亲的下落了,那么她只能想别的办法。

    简然闭上眼吸了一口凉气,再睁开眼睛时眼前一道白光闪过。

    她定睛一看,看到几步远的草丛里躺着一个发光的东西。

    简然走近捡起来一看,是一枚铂金戒指。

    简然记得这枚戒指是她当年赚了第一笔设计稿费给母亲买的,这些年母亲一直戴着身上,从未摘下过,昨天简然还在母亲的手上看到过。

    戒指怎么会掉在这里?

    简然用手抹了一下,手指抹到了鲜红的血迹。

    难道母亲出事了?

    简然因为心中有了这个想法而心慌。

    这时,简正天正好领着顾南景来了,顾南景看着简然笑得非常献媚:“然然,你去收拾一下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简然把戒指握在掌心里,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简正天,我的母亲到底在哪里?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简然宁愿相信母亲是被简正天藏起来了,甚至被打了,也不愿意是自己刚刚脑海里冒出来的那个可怕的事情。

    “然然,只要你跟顾少去见一个人,你回来就能见到你的母亲。”只要是顾南景让做的事情,简正天从来都不会问做什么,只知道把自己的女儿推出去就好了。

    “你先让我跟她通一个电话,我只要确认她还好好的,你们想让我去见谁,我就去见谁。”说道,简然咬了咬唇,又握紧了手中的戒指。

    “二小姐,太太今天早已经走了。”一名在简家工作了十几年也是看着简然长大的老佣人实在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

    简正天厉声喝斥:“梁伯,你胡说什么?”

    梁伯敢站出来说,肯定就是没有打算再干下去了,他指了指简然站的位置,又说:“太太从三楼跳下来,就摔在这个地方,当场死亡,尸体已经送到殡仪馆去了。”

    三楼跳下来,当场死亡,尸体已经送到殡仪馆去了……

    简然的脑海里来来回回就是这么几个字,除去这些之外,她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看不到任何的人……

    她的心像是掉进沸腾的油锅里一般,疼得她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

    她的母亲,昨天还能笑着跟她说话的母亲。

    昨天母亲还对她说,今后要跟她一起好好过日子,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却与她变成了阴阳两隔,今后再也见不到了。

    而她的这个好父亲简正天,连母亲已经去逝的消息都不肯告诉她,甚至还『逼』着她答应别他别的条件。

    妻子,儿女,对于他来说到底是什么?

    只是为他攀上权贵可以利用的工具么?

    简正天啊简正天,真是好狠的心,他的心连猪狗都不如吧。

    他既然那么贪恋权势,那么简然发誓,她一定要毁了他的一切,让他永不翻身。

    “二小姐……”

    “梁伯,谢谢您告诉我!”简然向梁伯深深地鞠了一躬,再抬起头来看望向简正天。

    简然没有哭,没有吵,就安安静静地看着简正天。

    她看向简正天,勾起红嫩的嘴唇儿,明明是在笑,但是又让人觉得她的目光阴冷骇人,带着刺骨的冷意。

    简正天也不由得一怔,心中有些忐忑,张了张嘴,却是没有说出声音来。

    顾南景说:“然然,伯母的事情,你节哀顺变。反正人死不能复生,你就先跟我去见一个人,见了之后我们再好好地给伯母发丧,让她风风光光地走。”

    “见谁?”简然平静地问。

    “盛天的leoqin。”顾南景也不想瞒着简然。

    毕竟一个男人如果有了leoqin那样的身份,怕是没有女人会看不上他的,在顾南景的眼里,简然也不例外。

    果然,简然笑了笑,点头答应了,一分迟疑都没有。

    要是早知道简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顾南景觉得自己早在江北就该对她下手,也不用等到今天再能见到leoqin。

    简然并不是真的想跟顾南景去见那个什么leoqin,她真正的目的是借顾南景离开简家,离开那个冰冷没有一点点人情味的地方。

    她的母亲,她的母亲……

    想到母亲,简然握紧两只拳头,眸子闪过一道阴冷的光芒。

    简正天,好好等着!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