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顾氏危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5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秦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简昕的男朋友,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简昕甩了。

    简然不是不愿意相信秦越,而是秦越的这个解释太牵强,很难让人信服。

    她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侧头看向车窗外。

    简然不说话,秦越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看着她的背影,伸手将拽到怀里。

    简然用力推他,但他的力气太大,她推不开,她又抡起拳头狠狠捶了他两拳。

    “简然,相信我。”他说。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又有一些无奈。

    简然不再挣扎,咬了咬唇,轻声问道:“那你来和我相亲真的只是偶然?”

    秦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当初他莫名其妙就被人说成是简昕的男朋友,后来又莫名其妙被甩了。

    三年前,就是因为还挂着简昕男友的身份,所以他来到江北,准备把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彻底做个了断。

    却是万万没有料到,他来江北的时候正赶上简家和顾家上演的一出年代大戏。

    姐姐和妹妹的未婚夫有了孩子,妹妹还被陷害成抢姐姐男人的坏女人,被人骂,被人堵,最后只得狼狈离开。

    在离开江北的前一个晚上,简然去了酒吧,喝得烂醉如泥。

    那天晚上要不是他陪在她的身边,简然这个蠢丫头被人拐走了肯定都不知道。

    此时,他多么庆幸那次来了京都,也多么庆幸简然遇到了他,多么庆幸他没有让那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就是因为有三年前那一面之缘,三年后再见到简然时,他一眼就认出她了。

    那次她在咖啡厅与人相亲,还被人说得很难听。

    在得知她还要继续相亲时,他也不知道怎么的,花钱让她的相亲对象走了,他去代替那个男人和她相亲。

    相亲那天,她来得比较早,他则是一分不晚一分不早,非常准时,随便聊了几句,两人留了联系方式就走了。

    之后他便派人去查了关于她的一切,将她的所有资料了解过后,便决定娶她。

    秦越做事向来果断,决策快准狠,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婚姻也会是这般的神速。

    那时候对简然,他并没有多的心思,只是想要呵护这个曾经被深深伤过的女孩,想要替她抚平心底的伤。

    “秦越,你这么久不说话,是打算想个故事来骗我么?”久久没有等到秦越的回答,简然抬头问了他一句。

    简昕是简然心头的一根刺,她害怕这根刺刺到她与秦越的婚姻生活中来,破坏原本属于他们的宁静。

    她是打算好好跟秦越过一辈子的,并且她也能感觉到他的真心,他也说过想要和她过一辈子。

    “不是偶然,是我把和你相亲的男人赶走了。”秦越据实以答。

    他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简然才爱听,或许告诉她真相就是最好的吧。

    秦越深邃的眼神非常真诚,看不出一丝的虚假和隐瞒。

    每个人都有过去,她有,难道就不准秦越有了么?

    如此一想,简然也不再纠结他和简昕的过去了,她依偎进他的怀里,伸出抱着他精瘦的腰。

    她说:“那你不准再和她有丝毫的瓜葛。”

    现在母亲走了,她就只剩下秦越这么一个亲人,她好害怕哪天他也走了,留下她孤伶伶的一个人。

    那么她该怎么办呢?

    秦越搂着她,想要开口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加重了搂着她的力道。

    ……

    简母的葬礼由简然亲自打理,并不奢华,也没有请什么人,但是每一个小细节都是简然用心去准备的。

    她在京都最好的墓园,给母亲选了一块墓地,选地视野开阔。

    这辈子母亲活着的时候,被关一个牢笼里,都没有出去好好走走。

    她也没有好好照顾母亲,只能在母亲的身后做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事情,希望母亲之后去的是天堂。

    看着新立起的墓碑,看着墓碑上署名“不孝女简然”几个字,简然又是一阵心酸与难过。

    从今以后,她再也看不到母亲那慈祥的笑脸,再也听不到母亲说“我的然然”。

    秦越陪在她的身边,不知道要怎么劝她,干脆什么都不说,静静地陪着她就好。

    与他们这边的宁静相比,顾氏总部已经『乱』得炸开了锅。

    盛天永远不与顾氏合作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很多企业不得不重新审视顾氏。

    因此顾氏在很短的时间里便陷入危机,连续三天时间,顾氏的股票开盘之后不到两个小时便跌到停牌。

    “顾总,leoqin的回答还是一句话,不见顾氏的任何人。”总裁助理小何将刚刚得到的消息报告上来。

    顾氏的当家人顾世安狠狠地看着长子顾南景,抓起办公桌上的茶杯就向顾南景砸去:“没用的东西!”

    “爸——”顾南景被茶水泼了一身,但是动也不敢动,垂着头说,“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去找leoqin好好谈谈。”

    “你去?你去还能做什么?”顾世安恨不得狠狠踹这个不中用的东西两脚,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盛天的leoqin。

    顾南景:“……”

    顾世安又说:“你这个没有用的东西,你到底是怎么得罪leoqin的?”

    顾南景看了一眼发怒的父亲,知道躲不掉,只好将怎么得罪leoqin的前前后后老实交待清楚。

    顾世安听了之后,差点气晕过去,上前狠狠甩了顾南景一巴掌:“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一天到晚除了女人,你还能不能想点别的?”

    顾南景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顾世安又说:“去找简正天那个老东西,让他给简然施压,简然再怎么说也是他简家的女儿。我就不信她能眼睁睁看着简家也跟着顾氏倒霉。”

    “爸,难道你不怕简正天倒戈?”顾南景说。

    简正天是一个唯利势图的人,为了利益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一旦让他觉得有了更大更稳固的靠山,那么他随时都可能丢掉顾氏。

    顾世安冷笑一声,道:“你去找他就好,其它的事情他知道该怎么做。“

    简正天是什么样的人,顾世安比顾南景还要清楚。如果没有百分百的把握,顾世安又怎么会冒这个险。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