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有名的心理医生/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53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第110章:有名的心理医生

    现在对于顾氏和简正天来说,盛天的leoqin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只要他开口,顾氏的危机就能立即解除。

    而能帮他们拽住这根救命稻草的人就是简昕,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了简昕的身上。

    站在暗处的简昕听着两个男人的对话,嘴唇微勾,『露』出一个凄凉的冷漠笑容。

    客厅里的两个男人,一个是她的亲生父亲,一个是她这辈子都仰望着的男人,甚至还是她死去那个孩子的父亲。

    这两个男人,照理说都是她这辈子最亲近的男人,而此时他们竟然在合计着要怎样把她送出去。

    她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握,努力让自己笑得不要那么难看,再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他们身边。

    她看着顾南景,温柔一笑:“阿景,你来了。”

    “嗯。”顾南景抬头看向简昕。

    简昕今天穿的一件粉红『色』大衣,大衣里就穿了一件打底的冬裙,纤腰不盈一握,羞滴滴的模样,很是让人心动。

    他站起来,一手搂着将简昕的腰捏了一把,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道:“你这幅身体天生就是为了男人而生。”

    “阿景……”简昕的手放到他的胸前,娇滴滴地娇嗔了一声。

    “看本少爷今天不弄死你。”没等简昕把话说完,顾南景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来,大步往楼上走去,也没有把坐在客厅里简正天放在眼里。

    ……

    酒店临时办公室。

    许惠仪手拿文件,正在向秦越报告西部那边的事情:“秦总,西部那边传来消息……”

    “她吃了没有?”许惠仪的话还没有说完,秦越便看向一旁托着托盘走来的陈婶。

    陈婶摇了摇头:“少爷,少夫人喝了两口粥,又全吐了出来。”

    秦越完全没有心思理会许惠仪说了什么,立即起身,边走边说:“你再去准备一点其它开胃的,一会儿再送过来。”

    许惠仪看着他的背影,也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

    他们的秦总,接手盛天六年多的时间,工作永远是摆在第一位,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一件事情耽误工作。

    而如今,却是因为简然一而再再而三不理会工作上的事情,难道这是要做一个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商业帝王了?

    不过好在,这些年来,他用人得当,手底下聚集了各种精英型人才,他偶尔开开小差,其它人也能把事情做好。

    秦越踏进房门,便看到简然坐在窗户边,眼睛看着某一处,安静得仿佛随时都可能消失一般。

    “简然——”他走过去,从她的身后搂着她,她却一点回应都没有给他,还是静静地瞅着某一处。

    秦越又将她的头扳过来,让她看着自己:“简然,你在想什么,跟我说说?”

    “啊——”简然似乎这个时候才发现他的存在,又勾起唇角笑了笑,“你回来了啊。”

    “在想什么?”他柔声追问。

    “没有什么呀。”她望着他温柔地笑了笑。

    两天时间了,她还是不愿意开口跟他说,这让秦越有一些气恼,但是却拿她无可奈何。

    他又说:“那陪我一起吃点东西?”

    简然摇了摇头:“我不饿。”

    这两天她总说没有胃口,强迫她吃一点,她又马上吐出来。

    他想了很多办法,她却把她的心门紧紧关上,不让他靠近。

    “那陪我吃一点,吃了我带你去见一个人。”秦越动手将她抱起来,抱到餐厅去。

    “我不想出门。”她还是望着他笑得温温柔柔的。

    但是秦越这次却不愿意再任由她的『性』子胡来,他必须得找个发泄口让她发泄一下,不然再这样憋下去,肯定会憋出问题来。

    秦越带简然去见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是京都非常有名的心理医生,名叫萧擎河。

    萧擎河三十岁,大概一米八左右的个头,因为很瘦,看起来显高。

    “慕之,好见不见!”突然接到秦越的电话,萧擎河到是没有觉得惊讶,看到秦越带着一个女人来,这倒让他有些吃惊。

    秦越点头:“你好。”

    萧擎河的目光落到简然的身上,目中闪过一道难以察觉的复杂光芒:“你小子终于交女朋友了。”

    秦越认真道:“不是女朋友,是我太太。”

    “你太太?”萧擎河惊讶道,“我还以为你这辈子就知道忙你的生意,不知道娶老婆,没想到这动作还挺快的。”

    秦越没有说话。

    萧擎河看向简然,说:“秦太太,你好!”

    简然点点头,温柔地笑了笑:“萧医生,你好!”

    “不要叫我医生,我就是个卖鸡汤的。”萧擎河笑了笑,言谈举止很是风趣,给人的感觉很亲切。

    “那么秦太太是否愿意跟我单独谈谈?”秦越在电话里已经跟萧擎河讲了大概情况,他也知道秦越的时间宝贵,也不多扯。

    简然下意识看了一眼秦越,秦越对她点点头,示意她放心。

    她点点头,跟着萧擎河进了办公室。

    萧擎河请简然落座,再给她倒了一杯开水:“秦太太,你就当我是一个毫不认识的人,随便跟我聊聊,想聊什么都可以。”

    “你刚刚叫秦越慕之?”简然刚刚有注意萧擎河对秦越的称呼,这个称呼让简然有些不舒坦,因为简昕也是这样叫秦越的。

    “他的字。以前我们在学校里都这样称呼他。”萧擎河笑了笑,又说,“秦太太,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父亲应该是简正天吧。”

    提到简正天,简然深深吸了口气,放在大腿上的双手紧握着拳,目『露』狠光。

    她满脑子想到的还是母亲,想到的是简正天,想到的是顾家那些人。

    她的母亲过世了,可是那一群『逼』迫她们的人却过得很好。生活照旧,一切照旧,所有的一切都照旧,一切都没有受到影响。

    顾家,简正天,凭她绝对能让他们好过,而她的母亲却死得那么惨,她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身败名裂。

    萧擎河将简然的反应看在眼里,又说:“有些人,有些事,你不把他拔出来,他就永远会钉在你的心里。

    简然迟疑一瞬,问道:“拔出来?怎么拔出来?

    【ps:最后一章估计0点后了,大家别等了,因为可能没有人审核。0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