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特别的戒指/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956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第114章:特别的戒指

    “那你喜欢么?”简然望着秦越,眼巴巴地问道。

    不知道是问他喜欢她,还是问他喜欢这里的风景?

    “喜欢。”秦越的回答,还是两个简短的字。

    不管是她,还是风景,他都喜欢。

    听到满意的答案,简然高兴极了,一把抓住秦越的手:“秦先生,我带你去挖宝。”

    “挖宝?”秦越怎么听怎么觉得这是小孩子才会玩的游戏,但他仍然没有拒绝,跟随着她的脚步前行。

    简然牵着他,边走边介绍:“其实这地方是妈妈发现的,后来她就带我来,再后来,她不愿意来了,就只有我来了……”

    提到过世的母亲,简然又有一刻的伤神,不过很快又扬起了灿烂笑脸。

    她会好好生活下去,并且还要比以前活得更好,这样才对得起那个用生命来保护自己的母亲。

    “以后,我陪你。”秦越微微加大了手上握着她的力道,轻声说道。

    以后,我陪你。

    简短的五个字,是秦越惯有的说话方式。

    字字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轻轻敲打着简然的心窗。

    以前,简然也听人说过,只知道花言巧语哄女孩子开心的男人不一定靠得住。

    其实那些从来不嘴上说好听的话,但是却用实际行动来表达的男人一定靠得住。

    而她的秦越!

    对,就是她的秦越,就是那么一个靠得住的男人。

    想着这些日子秦越对她的点点滴滴,简笑的笑容更加灿烂『迷』人。

    她又说:“妈妈还给这个冰湖取了一个名字呢。你猜猜看妈妈取的什么名字?”

    “然然?”以简母对简然的疼爱,秦越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名字了。

    然然?

    这两字轻轻地从秦越的嘴里说出来,低沉磁『性』又好听,听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自己的『乳』名被秦越这样说出来,简然的心砰砰地加快了速度,她又不争气地红了脸。

    妈妈叫她然然的时候,总是带着宠溺,仿佛她就妈妈的整个世界。

    凌飞语叫她然然时,那是将近十年的友情,谁都拆不散。

    而秦越却从来不这么叫她,或许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这个地步。又或许是他的『性』格使然,不习惯叫这种昵称。

    不过比起“然然”这个称呼,她还是更喜欢他叫她一声“秦太太”。

    秦先生,秦太太,这是他们对彼此身份的一种肯定。

    她『揉』了『揉』发烫的脸:“不是啦。你再猜猜。”

    秦越认真想了想,没有浪漫细胞的他确实想不到简母会给这个湖泊取一个怎样的名字。

    “你再猜猜,我给你五次机会。”简然又说。

    她好不容易拉着他一起出来逛逛,他却总是闷声不开口说话,只是她一个人说话多扫兴啊。

    秦越想了想,又说:“简然?”

    简然白了他一眼:“秦先生,咱们能不能往浪漫一点的方向去想?”

    秦越再认真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大笨蛋!”简然很嫌弃地瞪了他两眼,又说,“妈妈给冰湖取名叫【情海】。”

    母亲给冰湖取名为情海,并非爱情的情,而是包含了所有的感情,亲情,爱情,友情。

    不管是爱情,亲情,还是友情,其实每一种感情都应该是最美的最纯粹的。

    母亲给冰湖取名的时候,应该就是这个寓意。

    然而他们的家庭,丈夫不像丈夫的样子,父亲不像父亲的样子,姐姐也没有姐姐的样子,本该血浓于水的亲情早就被他们给磨灭掉了。

    “嗯。”秦越又是这么轻哼一声,表示知道了。

    嗯?

    就这么一个回答?

    难道他不问她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么?

    她好想狠狠咬他一口啊。

    “怎么了?”看到简然气呼呼的样子,秦越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哪里错了。

    “秦越,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什么取这个名字?”

    “为什么?”

    简然狠狠瞪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往前走。

    现在,她觉得秦越之前之所以没有结婚,一定是经常把交往的女孩子气跑,所以最后才遇到了他。

    想到他可能是因为这些原因才没有结婚的,简然心里又开始泛甜。

    就是因为他的情商不够高,所以他才没有在遇到她之前娶了别的女人。

    简然又回头走向他,抱着他的胳膊:“你也不要郁闷了,我不会嫌弃你的。”

    秦越:“……”

    两人十指紧扣,沿着湖畔慢慢走,走了好久,来到一颗大树下。

    简然找了两根树枝,递一根给秦越,找到记忆中的位置,拿起树枝就开始刨土:“秦先生,和我一起挖宝吧。”

    这种所谓挖宝的幼稚行为,秦越在很小的时候都没有玩过,如今都二十八岁了,却被自己的妻子拉着来玩。

    不过,他也没有觉得无趣,相反内心还有一种说不出来复杂的感觉。

    做一件事情无聊与否,取决的不是这件事情的本事,而是看你和谁做这一件事情。

    挖了好一会儿,一个铜制的盒子出现在他们眼前,简然一乐:“终于挖到你了。”

    “什么?”看到简然兴奋的模样,秦越也忍不住有一些好奇。

    “宝贝啊。”简然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盒子里面不还有一个木制的小盒子。

    打开一层又一层的包装之后,简然拿出一枚戒指:“你看吧,这就是我今天带你来找的宝贝。”

    秦越默默感叹一声,原来简然的童年还是和很多小孩子一样,爱玩爱闹还学会藏东西。

    “把手伸出来。”简然说。

    秦越依言把手伸给她,她抓住他的手就将戒指套进他的无名指:“这是我送给你的,你就戴着吧,以后别取下来了。”

    她没有跟他说,这枚戒指是母亲当年带着她一起埋在这里的。

    当时,母亲『揉』『揉』她的头,对她说:“然然,以后遇到真心待你,你想和他过一辈子的男人,就把它挖出来送给他吧。”

    当年,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想过挖出来送给顾南景。直到遇到秦越,她才有这个想法。

    所以她把这枚戒指送给秦越,其实就是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她要陪这个男人过一辈子的。

    秦越,我想和你好好过一辈子,你听到了么?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