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太尴尬的帮忙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749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酒鬼醉天九龙圣祖

    秦越这么说,简然竟无言以对。

    她是想上洗手间,但是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他帮忙。

    很尴尬,很害羞的好不好!

    秦越仿佛看不到她的尴尬,抱着她往洗手间走去,简然的脸都快烫熟了:“秦越,不行。”

    秦越还是不理会她,将她放在马桶上坐着,说着就要动手帮她脱裤子……

    “秦越——”简然一把抓住他的手,慌张道,“我自己来,真的不用你帮忙。”

    难道情商低的男人都不知道害羞这件事情么?

    再怎么说她也是女生,这么尴尬的事情怎么能当着他做,很损形象的好不好?

    “你真的可以?”秦越一脸严肃地反问。

    他只是想帮她,根本没有往其它方面去想,然而看这个小女人脸『色』红成这样,估计又是想到那些有的没的了。

    “我真的可以。”简然就差举手发誓了。

    就算自己不可以,她也不愿意让他帮忙啊。

    听简然如此肯定,秦越看了看她,才转身走了出去,随便还把门给带上:“好了叫我。”

    他的声音还是一贯的低沉『性』感,面『色』清冷,根本就没把帮她上厕所当回事,可是简然却恨不得躲在洗手间再也不要出去。

    这个男人啊!

    简然解决完之后,轻咳了一声,秦越的声音立即从门外传来:“是不是好了?”

    “嗯。”简然好小声应道。

    想到自己上厕所,秦越在门外守着,她脸上的温度是怎么都没有办法退了。

    秦越推门进来,动作轻柔地抱着她去洗了一个手,再抱着她回房将她放在病床上。

    他又说:“头还会不会晕?”

    简然点头:“有点,但是不严重。”

    秦越『揉』『揉』她的头:“那先吃一点东西,吃了再休息。”

    她身上多处擦伤,左腿受伤最严重,头部受到重击有轻微脑震『荡』,必须留院观察几天。

    要不是昨天那辆车子被路旁的花坛挡了一下,冲过来的时候方向偏了一些,不然后果……

    想到昨天那一幕,秦越又将简然紧紧搂了搂,以后他再也不会让她受到这样的伤害。

    吃过饭之后,简然又睡下了。

    许惠仪敲门进来,刚要开口说话,秦越立即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又和许惠仪一起到病房外才让她开口。

    “秦总,你猜得没错,确实是顾南景指使的。”说着,许惠仪看了一眼秦越,见他脸『色』没变,又继续说道,“他想要针对的人是你,而不是太太。”

    听着这话,秦越金『色』镜框下的眸子微眯,冷冷地出几个字:“他想找死,那就成全他。”

    许惠仪又说:“警方那边……”

    “这件事情不需要警方。”丢下这么一句话,秦越又转身回到病房。

    秦越没有说得更明白,但是许惠仪是明白他的用意的,把顾南景交给警方,最多也就判个几年,那是最轻的惩罚了。

    既然顾南景要玩阴的,那么他们就陪他玩阴的。

    这些年来,秦越掌控整个盛天集团,也不排除在某些事情上使用特殊手段。

    至于顾南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是他亲手把顾氏推向破产灭亡的漩涡的。

    ……

    简然觉得秦越嘴上不会说好听的话,但是真的是一个很体贴入微的人。

    她腿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用人帮忙能慢慢走路,可是他还是在她的身边照顾着。

    此时,他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文件,神情专注而认真。

    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有魅力了,她家的秦越也不例外,每每看到他认真的时候,她总是移不开目光。

    她盯着他看了许久,他终于抬头看过来,深邃的目光与她清澈的目光撞在一起。

    他沉声问道:“怎么了?”

    简然想了想说:“我想出院了,我想回江北了,我想绵绵了……”

    来京都快半个月的时间了,她真的很怀念江北的天气,想念江北的绵绵,想念江北的美食,想念江北的好多好多东西。

    而让她迫不及待想要快点离开京都的原因,是因为京都是顾家势力最强所在地。

    前几天车祸的事情,秦越没有对她说,但是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那件事情一定跟那些人有关系的。

    唯一庆幸的是受伤的是她——

    “绵绵有人照顾。”秦越放下手中的文件走到她的身边坐着,又『揉』『揉』她的头,“下午再做个检查,确认脑袋没事了我们就回家。”

    “好。”简然笑着点头。

    他说的是我们回家。

    难怪她这段时间总想着要回江北,原来她已经把那个地方看成是她的家,她和他的家。

    咚咚——

    敲门声响起,许惠仪推门走进来:“秦总,萧先生来了。”

    “你让他等等。”秦越拉了被子给简然盖好,“好好休息,我去去就来。”

    “恩。”简然点头。

    秦越走出去,萧擎河就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脸上少了惯有的笑容,目光深沉地看着秦越。

    秦越没有说话,只是冲着他点了点头,自顾走到一旁,尽量远离了简然的病房。

    萧擎河明白秦越的意思,只好恋恋不舍地看了眼病房,便跟了上去。

    “她现在怎么样?”待站定,萧擎河才故作轻松地问道。

    秦越看了他一眼,而后转过头,看向窗外:“还好。”

    秦越的冷漠,萧擎河看在眼里。他们本来是多年的同学,关系一向不错。

    秦越这人虽然话少,但对朋友同学还是可以的。

    现在突然这么冷淡,要么是觉着自己越界了,要么就是……他知道了什么。

    思及此,萧擎河无奈地笑了笑:“你都知道了?”

    秦越毫不客气的点头。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萧擎河无奈地摊手,又道,“那你想怎么办?”

    秦越点燃烟抽了一口,缓缓说道:“你要跟她相认的话,我不会阻止,但是我希望那件事情不要让她知道。”

    简然刚从失去母亲的阴影中走出来,倘若再让她知道二十几年那件事情,他不敢想象她会怎样,所以他会尽一切努力护着她,不让她再受到伤害。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