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人世界/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68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第130章:二人世界

    似乎觉着自己过分了,简然的吻蓦地软了下去,变成了小兽一般的吮吸,而后,慢慢抽离。

    简然放开了秦越。

    她有些歉疚地看着他,红着眼眶可怜兮兮地望着秦越被她咬破的唇——唇上鲜血娇艳,透着股说不出的『性』感。

    “疼么?”她问。

    秦越点点头,微弯的唇角温柔得令人惊心,他捧着简然的头,轻声道:“够了么?”

    简然咬咬唇,低声道:“不够。”

    话音一落,秦越浅浅一笑,狠狠地吻住了简然。

    他的吻不同于简然的,凶猛又霸道,仿佛是一头雄狮,具有强大的攻击力。

    简然又有一些胆怯,本能地想要躲避,但是她不准自己躲避,她无助的双手紧紧拽住他的衣角,逐渐赶上他吻她的步骤。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吃起醋来,还是吃小宝的醋,吃陈婶的醋,吃他身边所有人的醋。

    他身边的那些人,每个人都跟在他的身边很久很久,小宝十八年,陈婶三十年,刘庸和许特助十几年。

    他们每个人都那么了解他,了解他的饮食习惯,了解他的一切,而她身为他的妻子,对他的了解却一无所知。

    想到这些点点滴滴,她突然就心慌起来,害怕起来,总觉得自己要失去他一样。

    其实,简然特别不喜欢这样『乱』吃醋又胡思『乱』想的自己,特别不喜欢自己太多地依赖秦越。

    可能是刚刚受过伤,伤未痊愈,又没有正式进入新的工作,所以她会担心,会焦虑,会害怕。

    她这样给自己解释,但是她又知道并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太多太多的因素让她害怕了。

    结婚这么久,她过往经历的所有的一切,是那么赤『裸』『裸』地摆在了秦越的眼前。

    他知道了关于她的一切不堪,而他的一切,她仍然一无所知。

    就是这种情绪,让她觉得很憋屈,想要找个发泄口狠狠发泄……

    简然思绪回来的时候,人已经被秦越抱回房间躺到了床上,他健壮的身躯俯身而来,将她紧紧控制在他的怀里。

    “简然——”

    他的目光深邃幽深,他的声音低沉暗哑,仿佛是埋藏了十八年的醇香女儿红。

    她抬头,望进他深邃得如同浩瀚星空的目光中,听着他磁『性』低沉的声音,不自觉地伸手缠上他精瘦强健的腰。

    她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她愿意接受他带给她的一切。

    她一个细微的动作,一个小小的眼神改变,一一都被秦越看在了眼里,感受在心里。

    “简然——”

    他再次哑着声音叫着她的名字,再次将她吻住,与她唇齿相撞,由轻到重,慢慢地越吻越深。

    他用最温柔却又最强势的方式,带着她引领着她跟他一起到达仅仅属于他们二人的欢乐世界。

    他的力量,他的灼热,他的温柔,他的强悍——

    他的一切的一切,简然都深深地感受到了,深深地体会到了。

    小宝,陈婶,许特助等等,他们是跟在秦越身边的时间很长,可是那又怎样?

    此时此刻他们的世界里容不下任何人,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只有她,她也只有他,谁也无法闯进他们的二人世界。

    “简然——”秦越叫着她的名字,用最直接最原始的方式,一遍又一遍疼爱她。

    从最初她有小小的不适应,秦越的用心呵护她;到后来,身与灵的结合,让他们一起到达了属于他们二人的极乐世界。

    漫长的两次过后,简然已经累得动动手指头都成了困难,趴在秦越的身上喘息连连。

    秦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什么好听的话没有说,仅是那样紧紧地搂着她,仿佛想要把她『揉』入他的身体里。

    简然已经不记得他要她的细节,唯一让她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抱着她的力度,那么紧那么大力,似乎害怕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

    “简然,告诉我,今天怎么了?”

    简然都快趴在他的身上睡着了,又听得他用低沉『性』感的声音问道。

    她都告诉他了,她在吃醋,他还问,难道非得让她一五一十把什么都交待出来么?

    她不回答,秦越勾起她的下巴微微抬起她的头,轻声道:“简然,告诉我?嗯?”

    “我都说了我在吃醋了。”简然咬咬唇,扮出一幅凶恶的模样,吼他,“你还问什么问?”

    他『揉』了『揉』她的头,半晌后说道:“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这是谁也不能改变的事实,你要明白。”

    “嗯。”简然点点头,突然张嘴在他的胸前咬了一口。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咬,硬是在他的左胸口咬了一个牙齿印。深深的,冒着血丝的牙齿印。

    “疼么?”她问。

    “不疼。”他答。

    她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在他的身上烙下属于她的印记,他就随她吧,只要她高兴就好。

    “怎么会不疼?”她说。

    左胸口在心脏之上。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去咬他,是想把这个印记烙在他的身上,一辈子都不要消灭掉。

    “因为我也让你疼过。”他又说。

    他的声音还是低低沉沉的,『性』感又『惑』人,却也让简然听出了他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其实她一点都不在意他让她疼痛过。

    因为身体的疼痛对于她来说并不是痛,那是他们真正属于彼此必须经历的非常重要的一步。

    虽然她此时咬他的做法很幼稚,但是秦越不在乎,甚至他喜欢看到她幼稚的一面。

    他喜欢看到她感『性』的一面,不需要她在他的面前还要像工作中那么理智。

    在他的面前,她可以无所顾忌地放开所有的伪装,只需要做一个小女人,由他来守护她就好。

    “简然——”

    他又沉声叫她的名字,却没有再得到她的回应,他低头一看,她已经累极趴在他的胸前睡了过去。

    她睡得那么沉,睡得那么甜,尤其是微微扬起的唇角,让他明白,她心里的阴霾已经走远。

    看着看着,秦越又低头吻住她微扬的嘴唇,浅浅品尝。

    夜——

    正要开始。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