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秦家酒会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79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都市天龙至尊快穿系统之女配上位记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一起过日子。

    仅仅是一起搭伴过日子而已。

    有没有爱情都无所谓。

    或者没有爱情更好,那样就会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秦越找到简然结婚时的想法。

    而如今,秦越却不这么想了。

    他想要的比当初更多了一些,不仅想要得到简然的人,他还想要得到她的心。

    而她的那颗受过伤害的心,是否愿意再次为他而敞开?

    因为猜不透简然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秦越总会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很脆弱,或者因为一个个小小的风浪,就会瞬间崩塌,溃不成军。

    “怎么不说话?在想什么呢?”简然扯了扯他的衣袖,柔声问道。

    “我在想,你可不可以敞开心扉和我谈恋爱?”可是这样柔情的话,秦越说不出口,只能默默地注视着她。

    “看你,不想逛,咱们就回去吧。”秦越不想说话,简然也没有继续逛下去的心思。

    “不是不想逛。”秦越一把拽住她的手,将她拽了回来,低头便将她狠狠吻住。

    说不出口的话,他就用行动来表示。

    简然用力捶打着他的胸膛,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喘息着说:“秦越,别这样,家里长辈都在呢。”

    要是让家里长辈看到他们两个这样,多不好意思啊。

    “抱歉!”他说。

    “不是。咱们要做什么回房去关起门来做啊。”这话一出口,简然的脸蛋儿又红了。

    而秦越心中的阴霾也因为她这句话而散开了,低低沉沉地笑了起来。

    她啊。

    明明那么害羞,说出来的话却又是那么大胆。

    接下来的几天,秦越又开始忙了,秦家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

    秦家在美国定居多年,国内的亲朋好友并不是很多,但凡还在来往的,那都是交情匪浅的。

    大年二十七这天,秦家举办了一个小型的酒会,宴请的都是至亲好友。

    而在这些人当中,关系最好的莫过于秦妈妈的娘家——战家。

    战家是江北最有名的军权之家。

    秦妈妈闺名战嫣,她的爷爷曾是开国功臣,当年立过赫赫战功的大将。

    他的父亲,从小便展现出过人的才能,先是在中央任职,后来被委派到江北掌管一方军权。

    之后几十年,战家便在江北牢牢站稳了脚,地位任谁都无法动摇,可以说是权倾一方。

    而与战嫣年龄相差整整二十岁的弟弟——战念北。

    他如今更是混得风声水起,是多少人都想要高攀的高枝。

    战念北仅仅三十岁的年龄,便早已靠自己的能力拿到许多人奋斗一辈子都不可能拿到的高级军衔。

    如今的他,掌管着江北军区,名燥一方。

    战家父母前两年已经去世了,战嫣已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如今战家算起来只剩下战念北一人。

    三十岁的年龄,至今未娶妻,更别提为战家传宗接代了。

    眼看战家就剩下战念北这么一根香火,秦妈妈也是着急,但是着急又有什么用?

    她那个弟弟非常有自己的主见,结婚成家为战家延续香火,在他看来或许远远不及他手底下的那些兄弟重要。

    每每到过年的时候,秦妈妈都会摇头叹息,而秦爸爸也要为妻子着急了。他的妻子身体不好,最不能想那些纠结的事情。

    今天,秦越和简然打扮得非常正式。

    秦越西装革履,看起来更英俊挺拔。

    简然身穿打底的针织长裙,配了一双长筒靴,外面再搭配了一件红『色』大衣,头发高高扎起,看起来更加明艳动人。

    秦越带着她一起在家门口迎接宾客的到来,也算是正式把简然介绍给大家认识。

    每到一位宾客,秦越都会认真介绍:“这是我的妻子,这位又是……”

    差不多相同的话说了大半个上午,而他却没有一丝丝的不耐烦,甚至眉目之间还有非常难得的浅浅笑意。

    看着他,简然不由得会想,他今天一个上午说的话,估计能比他一年所说的还要多。

    这样的秦越,更接地气了,不再是那个高冷得让人不太敢去触『摸』的男人。

    简然真的好喜欢这样的他,不由得又往他的身边靠了靠。

    “脚会不会不舒服?”趁着空闲,秦越看向她,关心道。

    “不会。”她摇摇头,将手交在他的掌心之中,“今天我很开心。”

    正式以他妻子的身份来接待家里至亲好友,怎么能不高兴不开心呢,哪里还有心思去顾及脚会不会不舒服。

    “累了就先去坐一会儿,这里有我。”反正中午还会在酒会上正式介绍简然给大家认识,也不一定要她陪着他站在这里吹冷风。

    “不累。”简然摇摇头,又小声说,“我想要陪在你的身边,跟你一起。”

    “好。”他说。

    仅仅是一个好字,却也是说得那么有力。

    简然笑得更灿烂了。

    秦小宝一改往日的活蹦『乱』跳的形象,一大早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时不时到大门口晃一晃。

    差不多晃了一个上午,所有宴请的宾客都到齐了,她的脖子也伸长了,但是她想要等的那个人还是没有来。

    她最喜欢过春节了,但是跟别的孩子喜欢的不一样。

    别的孩子盼着过春节,那是能够拿好多好多的压岁钱,而她盼春节的到来,是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跟那个人多呆两天时间。

    去年过春节的时候,他明明答应过她,今年一定会早些时间来的,可是为什么宴会都快开始了,还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又等了一阵子,迎接的宾客的父母和哥哥嫂嫂都回去了,那就证明会来的客人都来了。

    也就是说,她等的那个人应该不会来了。

    “妈妈,战念北今年不来了么?”秦小宝跑过去抱着秦妈妈的手臂,撒娇问道。

    “傻孩子,那是你的小舅舅,怎么能直呼名字,没大没小。”秦妈妈捏捏秦小宝的鼻尖,虽然说的是斥责的话,但是语气却很温柔,没有一点斥责秦小宝的意思。

    “他到底来不来嘛?”

    “军区有事,他今天来不了了。”秦妈妈说。

    她那个弟弟各个方面都很优秀,就是对工作太过负责,过年过节都不给自己放假。

    【ps:五章完。小伙伴们晚安。】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