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拜祭父母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1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你是什么神史上最强赘婿特种兵王

    绑架事件之后,秦越几乎是寸步不离简然,连办公地点都改在了家里。

    简然认回亲生哥哥,想要去京都拜祭一下双亲,秦越自然二话不说便决定和她一起去。

    在回京都的途中,萧擎河给简然大概讲了一下萧家人脉关系,萧远峰的至亲仅有一个哥哥。

    萧远峰车祸遇难后,萧擎河便寄养在萧家伯父的家里,和伯父的女儿一起长大。伯父一家人待他很好,他和堂妹的关系也很好,就像亲兄妹一样。

    听了之后,简然也是感慨万千,其实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许许多多有爱的家庭。

    来到京都,简然先随萧擎河去拜访了父亲萧远峰,之后再来拜祭母亲。

    站在母亲的墓碑前,看着冰冷的石碑,简然不由得会想到过往,想到那张照片上笑魇如花的母亲。

    原来她的母亲也有笑得那么好看,笑得那么幸福的时候,那时候她的母亲也一定非常幸福。

    从小到大,简然对母亲最大的印象就是逆来顺受,被简正天打、被简正天骂时,母亲只知道躲在房间里默默流泪。

    简然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母亲有那么一段美好的恋情,曾经也有那么一个男人把母亲捧在手心里疼爱着。

    可是那些美好的日子太短暂,就在母亲快乐地准备着要嫁给青梅竹马的恋人时,被简正天那个禽兽强暴了。

    母亲想要报警却遭到家人阻止,他们觉得这是家丑不能外扬,让母亲把这件事情藏在心里永远都不要对别人说起,更不要对萧家人说起。

    但是『性』格懦弱的母亲,第一次违背了家人的意愿,悄悄找到萧远峰提出分手,更骗家人说她已经将自己失身的事情告诉了萧远峰,最后家人一怒之下『逼』着母亲嫁给了简正天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嫁给简正天之后,便是母亲一生噩梦的开始,过着度日如年的惨痛日子,最后为了母亲保护她不再受简正天威胁而跳楼『自杀』,结束了悲惨的一生。

    倘若当年母亲没有被简正天强暴,更没有被家人『逼』迫嫁给简正天,那么所有的命运都将改写。

    她的母亲现在应该还好好活着,跟她的亲生父亲长相厮守,过着夫妻恩爱的平淡日子。

    可是没有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在简正天对母亲伸出恶毒之手时给改变了,简正天改变了母亲的一生,也改变了简然的一生。

    但是简然比母亲幸运,她遇到了秦越,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或许是因为她的『性』格比母亲倔强,她的人生,她不会任由任何人来摆布,所以才有机会遇到秦越。

    简然深深吸了一口气,秦越的大掌立即伸出扶着她的腰,他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简然,你要过得幸福快乐,才是岳母最想看到的。”

    简然回头看着他,他仍然戴着金框眼镜,镜框下的眸子微眯,那张脸还是那么好看,浑身上下皆散发出优雅的气质。

    他是那么的优秀,优秀得让人过目难忘;优秀到拥了他之后,会让人觉得这都是一个美梦。

    简然握住秦越的手,再看向母亲的墓碑,又说:“妈妈,你看到了吧。这个男人一直对然然都很好,所以然然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我们都知道你很幸福,也知道慕之很疼你,所以你别在我一个单身狗的面前炫耀了。”站在他们身后的萧擎河突然出声。

    简然回头,扬眉轻笑:“那你快点给我找个嫂嫂吧,到时候你就可以在我面前炫耀了。”

    “女人都是麻烦的生物,我才不想给自己找罪受。”萧擎河瞟了秦越一眼,又说,“你看你身边这个男人吧,以前是多么高冷的一个男人,现在完全变成了妻奴。”

    “我乐意。”秦越淡淡地丢出这么一句话,模样还是高冷得让人不敢靠近,但是目光却柔和了许多。

    “好,千金难买你乐意。”前两天见识过秦越的阴狠手段,萧擎河的肩膀子现在还在疼,所以开玩笑时还是有些顾忌的。

    拜祭过双亲之后,他们夫妻又和萧擎河吃了一餐饭,便准备回江北。

    临别前,萧擎河拉着简然说:“简然,不管任何时候,只要用得着我帮忙的地方,随时找我。”

    “嗯,我会的,谢谢哥!”简然点了点头给了萧擎河一个拥抱,她在他的胸前蹭了蹭,眼睛一酸差点落下泪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好像越来越感『性』了呢。

    “别谢我,其实我就是闲得慌,总想有人找点事情麻烦我,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了,我应该感谢你才对。”萧擎河拍拍简然的背,将她从怀里推出来,不敢再抱着她不放手,看吧,旁边秦越那阴沉沉的目光又看过来了。

    “妹夫,以后照顾好我妹妹,我替我们的父亲,还有然然的母亲先谢过你了。”在秦越要来抢人这前,他把简然主动还给他。

    “简然是我的妻子。”秦越沉声说道。

    他的妻子,他自然会好好照顾,用不着别人来说。

    “你们两个人不是同学兼好朋友么?”简然瞅瞅眼前的两名男人,笑道,“现在听你们说话怎么火『药』味那么重?”

    “走了,快登机了。”秦越搂着简然就走,连招呼都不想再跟萧擎河打。

    简然回头挥挥手,边走边说:“哥,我们先走了,你改天来江北,我再好好招待你。”

    “嗯,我知道了。”萧擎河对她挥挥手,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

    把这个妹妹认回来,是他的父亲没有完成的心愿,如今他替父亲完成了,父亲也能瞑目了。

    “秦先生,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小气了呢?”简然拉着秦越,有些好笑地说道。

    那是她的亲哥哥呀,还是他把人找来让他们相认的,他『乱』吃什么飞醋啊。

    秦越:“……”

    不是他越来越小气,而是他越来越在乎她,在乎到只要一想到可能会失去她,他都觉得自己会无法承受。

    这些都是秦越心里的想法,他说不出口。

    尽管这段时间,他已经努力改变了许多,但是他的骨子里就是那个不懂得说甜言蜜语的秦越。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