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撕咬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96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北宋大丈夫最强无敌熊孩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当鬼帝

    一个没有过去记忆的人,该是一件多么忧伤的事情。贰伍捌中文

    但是说着说着,简然又笑了起来,仍然是她惯有的温柔笑容,眉『毛』轻挑,嘴唇微微上扬,浅浅的淡淡的笑容,很是好看。

    以前,秦越一直觉得她这样的笑容很好看,直至今日,他才明白,这是简然在掩饰自己内心真实情绪才有的笑容。

    看着她的笑容,秦越只觉得有人拿着刀,一刀刀地划过他的心口,疼痛已经不是他唯一的感知。

    “简然,你的父亲不懂你,但是我懂你。我知道你的内心有多么不安与害怕。”他说。

    因为他也跟她一样害怕过,害怕这辈子再也找不回她,无数个夜晚也要靠『药』物才能入眠。

    “你懂我?”简然摇了摇头,『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他懂的人应该是他的那个“简然”吧,而不是她。

    “简然,相信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时候她不相信他可以对付顾南景,现在她也不相信他能体会她所受的痛苦。

    “真的可以相信你么?”嘴上还在问,但是简然的心里却告诉自己相信他吧,他值得你相信。

    忽然,简然又想到了今天逛街时脑海里突然浮现的画面,想到了出现在画面里的秦越。258中文阅读网

    那个秦越戴着跟这个秦越一样的眼镜,身高体型看起来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那个秦越身穿银灰『色』的西服,而抱着她的这个秦越穿的白衬衫。

    秦越?

    她为什么会看到那样的画面?

    简然还想要细想,可是身体却越来越难受,心里越来越害怕,急燥,无力,许许多多的感知向她袭击而来,让她惶恐,让她不安。

    她恨不得抱着秦越咬两口——

    才有这个想法,她的动作又比她的思想快了一步,张嘴就咬在秦越的肩头,隔着薄薄的白衬衫,咬住他,又撕又咬,像是一头发狂的小野兽。

    没过多久,鲜红的血迹染红了秦越的白衬衫,同时简然也尝到了腥甜的血腥味。

    可是,她并没有停止,她还在咬,用力咬,大力扯,似乎在向他发泄她内心的孤独与害怕。

    鲜红的血『液』越流越多,慢慢地晕染开,将秦越白『色』的衬衫染成了红『色』。

    明明很疼很痛,可是秦越连眉头都没有蹙一下,心甘情愿让她咬他。

    比起她被人剖腹取子,比起她失去过去的记忆,比起她这三年过着的日子,她咬他这一点点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258中文阅读网

    抱着简然上了车,她的撕咬动作也没有停下来,秦越仍然没有阻止,吩咐司机开车之后,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她,目光温柔得如同照在头顶上的月光。

    他不阻止也就算了,还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仿佛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兽。

    “简然——”我再也不会让你害怕,再也不会让让你独自承受黑夜的寂寞,再也不会让你感觉到孤独与害怕。

    过了许久,久到都快到家了,简然才将秦越放开,而她也因为太累在秦越的怀里睡了过去。

    秦越一手将她紧紧搂着,一手轻轻抚着她蹙到一块的眉头,一声声在心里呼唤她的名字。

    在遇见简然之前,更准确地说在简然消失之前,他都不曾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爱情。

    在他看来,两个人结婚那就是选择一个跟自己一起过日子的搭档,只要『性』格合得来,长相也看得顺眼,生活中没有太大的『毛』病,不管是谁成为他的妻子,他都是可以接受的。

    直到三年前简然突然从他的世界里消失,在听到噩耗的那一刹那间涌上心头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时,他才知道,在遇到简然之前之所以没有时间去谈恋爱,并不是真的没有时间,而是没有遇到自己想要去关心的那个人。

    他明白到,当初会选择简然一起领证结婚,不仅仅是因为两个人的『性』格合得来,而是他不想她被别的男人领回家。

    如若不是这样,他又何苦处心积虑赶走她的相亲对象,自己去坐到了她的对方。

    只是他的情商低,等他想明白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了,他满世界找她,找了三年,却是一无所获。

    现在,他已经非常明白自己的心,这辈子除了简然,他谁都不要。

    ……

    简然对吗啡的依赖情况,比秦越估计的要严重得多。

    此时躺在床上的简然不仅出了一身的冷汗,神智还很不清晰,嘴里时不时会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今天给简然做了全身的身体检查,也抽检了血『液』,专家给秦越的建议是自然戒断法。

    自然戒断是指强制中断上瘾者的毒品供给,提供跟常人一样饮食与一般『性』照顾,使瘾者戒断症状自然消退而达到脱毒目的一种戒毒方法。

    这种方法的特点是不给『药』,缺点是较痛苦。

    秦越也听了其它几种戒断方法,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采取专家们的建议。

    这种方法过程虽然痛苦,但是只要坚持下来,戒掉之后不会再上瘾,对身体之后的恢复也更有帮助。

    他拿着『毛』巾不停地给简然擦拭额头上的冷汗,一只手紧紧抓住她的手,仿佛在用这样的方法给她力量。

    看到她这么痛苦,秦越多希望承受这一切的人是他,而不是那么瘦弱娇小的简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简然的情况才好一些,她无力地睁开了双眼,意识渐渐回拢,她也看清楚了身边的秦越。

    看到他衬衫上染的血迹时,简然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心莫名地又疼了起来:“你受伤了么?伤得重不重?怎么受伤的?”

    “我没有受伤,这是不小心染到的颜料。”他对她笑了笑,伸手『摸』『摸』她的头,“还难受么?”

    简然轻轻摇了摇头:“不难受,就是感觉没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秦越抽回手,又说:“你闭上眼躺一会儿,我让人弄点吃的。”

    简然虚弱地笑了笑:“好。”

    “嗯。”秦越拉起被子将她盖好,起身便走。

    “秦越——”

    “嗯?”

    “没事。”简然又赶紧摇了摇头。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