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我是谁?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3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简然——”

    简然听得稀里糊涂的,完全不明白大妈在说什么,直到身后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才将她模糊的意识拉了回来。

    回头,简然便看到秦越迈步向她走来,他的步伐急促但也优雅,看着她的目光含着深深地担忧与无法言说的心疼。

    心疼?他是在心疼她么?可是……他为什么会知道她在这里?

    她才刚刚到这里,秦越怎么也来了?他是在她身上装了gps么?

    简然想不明白,只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她不能明白的事情——她就像是在无垠大海里沉浮飘『荡』的孤魂,没有过去,自己所能看到的一切都像是海市蜃楼,飘渺虚无,不能相信。

    她能相信秦越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这个世界上,她到底还能相信谁?

    连她唯一的亲人,她那个慈祥的父亲对她的好都是装出来的,他嘴上说着吃『药』是为她好,但是给她吃的却是毒『药』。

    她是他唯一的亲人啊,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相信的人,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他都可能欺骗她,伤害她,那么这个世界上的人又还有谁能够信得过?

    要是早知道真相这么残忍,她宁愿不要发现真相,还是像以前一样傻傻地过日子。

    秦越走到了简然面前,看着她神情恍惚,眼里有泪,却迟迟没有低落。她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绝望与怀疑。

    心狠狠抽痛了。

    他知道,简然已经知晓了自己有毒瘾的真相……心细如简然,必然也会想明白毒瘾从何而来,事实就这样剖开,鲜血淋漓,毫不留情。

    秦越想抱住简然,想告诉她没事,我就在。但此时,简然的神情太过于绝望,让他伸出的手顿在了半空之中,无处安放。

    半响,他才将简然『揉』进了怀里。

    简然没有反抗,顺从而乖巧,可秦越却能感觉到她在颤抖,恐慌害怕犹如初降人世的婴孩。

    “简然,”他喊她,声音柔和,“我在。”

    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所以只能告诉她,我在,我在这里,我的肩膀,我的怀抱,随时都能供你依靠。

    怀里颤了颤,好一会儿,简然才轻轻开口道:“我可以信你么?”

    她的声音那样的脆弱,仿佛一触即碎。

    秦越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抽搐,他将下巴抵在了简然的发顶,低低地应了一声:“嗯。贰伍捌中文.258zw.最快更新”

    “呵,”简然笑了,“可是,我不敢信。”

    秦越一僵。

    “连我的父亲都骗我,害我,我还能相信谁?”简然越说越快,声音似乎有些哽咽,“我没有记忆,我认。可是你们不能这样随意扭曲我,我父亲当我是什么?棋子?工具?而你们又把我当什么呢?”

    简然控诉着,字字泣血。

    秦越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你就是你,我从来没有想过把你当成任何人。”

    “那我是谁?”简然挣脱出秦越的怀抱,目光凛凛地望着秦越,声嘶力竭地质问。

    秦越被这四个字问得一愣,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是谁?

    是他的妻子啊,是他此生的挚爱。

    可三年前的阴谋,毁了这一切。

    见秦越没回答,简然冷笑着摇了摇头:“你看,你说不出来。你把我当你的妻子,可是我记不得了啊。”

    “不记得也没关系,”秦越再次强行把简然拽到怀里紧紧拥住,不顾简然的挣扎,“你不愿回到过去,那我们便重新开始,其他都不重要。”

    只要,你我还在,那什么都不重要。

    秦越不放手,他怀里的简然挣扎不开,对他又踢又踩,又抓又打,把身上的怒火等等所有的情绪全都发泄到秦越的身上。

    不管她怎么打怎么抓,秦越抱着她的手臂都没有松一丝一毫,他站得笔直,就像一座能够为她遮风挡雨的大山。

    打累了,实在没有力气了,简然攻击的动作才停下来。

    良久,怀中的简然才闷闷地道,声音在经历了声嘶力竭的哭喊后,透着无尽的疲惫:“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知道我染上了毒瘾,知道这幕后黑手,是我的父亲?

    虽然简然没有说清,但秦越很清楚简然是在说什么,他沉『吟』片刻道:“是。”

    简然咬了咬唇,强行把眼眶里的泪花压下去:“那为什么不告诉我?是想看我的笑话么?是想看看我有多傻?”

    秦越将她头按在胸前,让她的脸紧贴在他心脏的位置,说:“我没有想要看你的笑话,我只是想要保护你,不要再让你受到伤害。”

    “呵,”简然蓦地笑了,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良久,她又问:“所以其实其实我就是你的那个简然?那个你出差之后回来却只看到一盒骨灰的妻子?”

    秦越身体一僵,装着星海的眸子有巨浪翻腾,身侧的手松了又紧,紧了有松,良久良久,他才低低地道:“是。”

    听到这一声简单的音节,简然突然就忍不住了,泪水滚滚而下。

    原来一切的猜想都是对的。她真的就是那个本该死去的“简然”……她是凌飞语的挚友,是秦小宝口中的嫂子,是小然然的亲生母亲,是他的……妻子。

    他们并没有把她当成那个死去“简然”的替代品,她就是简然啊。

    只是她忘了一切……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还要弄一个什么亡妻的故事来骗我?”简然不想哭的,却忍不住落下了眼泪,一边抹泪一边说,“秦越,你明知道我什么都记不得了,你还跟我玩故弄玄虚的把戏,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有多害怕?”

    【ps:今天更完了。绵绵是一个泪点很低很低的人,其实写的时候大家可能没有哭,但绵绵自己会先哭成狗。可能这有点夸张,但绵绵就是这样的一个泪点超级低的人。还在跟小伙伴们说一声,更新的每天都是晚上。小伙伴们还是第二天上午看比较安全,天天都有的。么么大家。】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