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8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看到简然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一样,秦越放开她,笑了笑:“还是那么可爱。”

    还记得有一次,她喂他吃点心,他也含住了她的手指,她也是这幅害羞的模样。

    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小然然,现在小然然都三岁多了,她骨子里害羞的『性』格却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坏蛋!”简然伸手就掐了他一把,但是没有太用力,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他这三年受的折磨一定不比她少。

    从真挚的眼神也能看得出来,他是发自内心关心她。

    不过她的父亲又何尝不是,她每每看到的,都是父亲慈祥的眼神,仿佛她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人,可是最后呢?

    简然摇了摇头,不愿意再去想。

    时间可以验证一切,秦越对她的关心是真是假,她无法验证,那么就让时间来帮她吧。

    他能装得了一时,却装不了一世吧。

    简然又坐回到餐桌前,剥了几粒炒粟子吃下。

    在厨房忙碌的秦越时不时探头看她,看她时而紧蹙眉头,时而轻声叹息,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简然,你到家里四处看看吧。”找点事情让她忙着,就没有时间让她胡思『乱』想了。

    简然早就想四处看看,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听到他这么说,她立即同意了。

    简然在客厅转了一圈,这里的装修布局跟诺园差不多,只是面积空间没有那么大。

    而瞬间就吸引住她的目光的是靠近阳台处的小房子,隐约间,简然仿佛看到了一只雪白的博美犬在那里打滚嘻闹。

    “汪汪汪……”似乎发现了她的存在,博美犬抬起头对她汪汪叫了几声,亲热地摇着尾巴,似乎在欢迎她回来。

    “绵绵?”记忆深处的名字脱口而出,可是当简然再仔细一看,只有空空的小屋子,根本就没有“绵绵”的存在。

    绵绵?

    是小然然经常带在身边的小绵绵,还是在她记忆里的另一个绵绵?

    简然不知道,越想脑子越『乱』,越想心里越慌。

    “简然,你过来帮帮我。”

    秦越的声音再一次及时把简然从那个暗黑的世界拉了回来,她深吸一口凉气,向他走去:“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秦越担心地看着她:“简然,刚刚想到什么了?”

    简然摇了摇头:“没什么。”

    她肯定有事,肯定有想到什么,只是她不愿意对他说罢了。

    秦越盯着她,犹豫半晌,还是开口说道:“简然,把脑子里想到的,有疑『惑』的都说出来,我帮你解答。”

    “秦越,能给我说说小然然的事情么?”她想知道关于小然然的一切,她这个做妈妈的已经错过了孩子三年多的成长时间。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生下了她……多希望能够把以前没有给孩子的爱全部都补上。

    秦越:“是不是觉得小然然很可爱?”

    简然:“是啊。第一次见到小家伙的时候,我还在想谁家能生出这么漂亮可爱的孩子。”

    秦越笑道:“当然了,因为她是我们的孩子。爸爸这么好看,妈妈这么漂亮,孩子怎么会不好看。”

    简然白他一眼:“哪有这样夸自己的。”

    秦越耸肩:“我只是不小心说了实话。”

    简然听了忍俊不禁,轻笑道:“秦先生,以前你也是这么逗秦太太开心的么?”

    听到简然的话,秦越心中忽然一酸,以前他就是太死板,从来都不懂得说好听的话给她听。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多数都是她在说,她在想办法逗他开心,而他,只是一味的接受着她的温暖。

    以后,就由他来负责说话,他来负责逗她开心吧。

    秦越又说:“那……秦太太开心么?”

    他说的时候特别小心翼翼,生怕秦太太三个字会触及简然的逆鳞。

    “开心。”可没想到,简然爽快地点了点头,可又有些遗憾地说,“可是,我现在还不能当秦太太。”

    她顿了顿,举目看向秦越,目光盈盈如水:“秦越,要是秦太太一直想不起过去,你会介意么?”

    “不会。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只要你在我的身边就好。”第一次,他把话说得这么直白。

    简然愣了愣,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略带慌张地移开了眼,看向了窗外,却道:“诶,下雨了。”

    五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刚刚还晴空万里,忽然雷声响起,紧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

    道路上许许多多来来往往的路人都淋成了落汤鸡,不过大家都迅速往周边的建筑物跑去,找地方避雨。

    简然远远望着窗户对面的行人,仿佛看到自己也走在雨中,淋着大雨,一直走,一直走,不知道要走向哪里,不知道哪里才是她能停留的港湾。

    因为她没有家,她没有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简然——”

    身边再次传来秦越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就像外面的雨滴敲打着她的心。

    简然蓦然清醒过来,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又失神了。”

    “简然,别把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别什么事情都自己担着。”秦越拍拍胸膛,“这里随时都是你可以停靠的港湾。”

    “秦先生,我饿了。”

    没有找回过去的记忆,他对于她来说还是陌生的,有些话,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开口对于他说,只能生硬地转移话题,只能对秦越眼里闪过的心痛无能为力。

    她很想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给她喂毒?很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失去记忆?而这些,秦越应该也不知道的吧。

    她还记得他说过,三年前他出差回来,她已经不见了,只见到她的骨灰。

    三年前事发的时候,小然然从她的腹中取出来的时候,秦越是不在场的,所以他应该也不知道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而想要知道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想必只有她想起过去,才能够完全明白。

    这三年的时间里,她只要不去想自己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日子过得倒也平静。

    而失去妻子的秦越是怎么度过的这三年呢?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